我就是白眼狼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来自原生家庭”我就是白眼狼“

作者:黑玉米
2020-11-16 09:00


素素是我见过最拼命生活的女孩。

素素出生在南方临海小城的一个小乡村,她排行老二,家里还有个哥哥和妹妹。

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有着最质朴简单的头脑,他们也会在农闲时外出务工,留下三个孩子给爷爷奶奶带。

老一辈的爷爷奶奶也有着最“质朴”的头脑,家里最重要的当然是可以传宗接代的男孩了。

父母会按时打生活费回家,奶奶每每都会嘱咐去镇上领钱的爷爷买上一盒小镇里特有的牛奶,对,只买一盒。

接着,奶奶都会和善地半蹲着还算硬朗的身子对素素说:

“咱们素素那么乖,咱们不喝外面买的那玩意,咱们喝粥水多好,而且老话说得好‘喝盐粥,肥周周’,妹妹也不喝,对吧?”

快要走出门的爷爷再确认一遍:

“木木喝一盒够吗?又不是经常买得到,要不多买点吧。小孩馋时喝不到,到时候可不知道怎么缠你哟。”

木木是素素的哥哥。

“那行,那你就买上一星期的量吧,也别买多了,天气热,可别坏掉了,两块钱一盒呢。”

奶奶又抱起妹妹芒芒说:“芒芒啊,咱们就让哥哥喝那难喝的牛奶,咱们不喝啊。”

芒芒点了点头,脸颊上的婴儿肥晃了一下。

素素想,妹妹听得懂奶奶话里的意思吗?可素素知道,她自己懂。

农忙时在城里务工的父母赶不回来那么早,庄稼人又不可能让庄稼坏在土里,这是最大的罪过啊。

趁着清晨凉爽能多干点活,最重要的是能赶回来给木木做饭。

奶奶常常会摇醒睡梦中的素素,接着素素就像机器人一样起身去烧柴做早饭,叫醒妹妹,哄好啼哭的妹妹,再给她喂饭。

素素说,妹妹是在她背上长大的。

接着素素就得跟爷爷奶奶去田里开始一天的劳作了,当然了,她中午可以回家,毕竟哥哥在家里等着她做饭呢,爷爷奶奶则吃早晨带去的冷粥和咸萝卜丝。

素素抬起手打开门帘,哥哥拿着奥特曼的玩具坐在电视机前看奥特曼,素素好像习惯了这样的场景,她径直往米缸走去,淘米做饭,喂妹妹。

素素感觉自己好像懂得自己和哥哥的不一样,又好像不懂得。

豆腐是素素在童年时期唯一的零食,可这种零食也是一种奢侈。

在父母寄钱回来的当天,爷爷奶奶会让素素去村口买村头二娘自己做的豆腐,妹妹没人照顾,所以素素常常背着妹妹一块去。

哥哥有时会提出一块去买豆腐,奶奶总会说:

“让你妹妹去买就可以了,太阳那么大,余温也很毒的,咱们乖,奶奶给你看奥特曼。”

所以哥哥有时去,有时不去。但素素宁愿哥哥在家里看奥特曼。

素素仍记得哥哥提出偷吃豆腐时的恐惧感,她紧紧捉住装豆腐的白色塑料袋,摇着头说:“奶奶说这个是菜,不能吃的。”

最终哥哥还是吃到了素素手中的豆腐,哥哥在吃完他手中的半块豆腐时怂恿素素也尝一口。

素素起初不敢,但哥哥竟然说她不吃就要跟奶奶告状说是她吃完那半块豆腐的。

素素最后尝了一口,妹妹在背上晃着,素素也喂了妹妹一口。

快到家时,哥哥突然加快了脚步跑着回家了,素素到家时才明白过来。

奶奶拿着扫帚在门口等着她。

“还说不是你,偷吃也要学会擦嘴啊,你妹妹嘴上还沾着豆腐渣呢,除了你,谁还会喂你妹妹吃东西。

好啊你,家里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啊,竟然还威胁你哥哥不准说出来。”

家里除了素素,确实没人会喂妹妹吃东西了。

但家里除了素素,却是每个人都可以吃上晚餐的豆腐。

素素成绩中等偏上,可以进到县城的第二中学,但奶奶一意孤行地要她去读职业高中。

奶奶说:“咱们素素都那么大了,奶奶也老咯,以后照顾不了素素了,但咱们素素要照顾哥哥,这可不能忘记。”

素素最终读了半工半读的职业高中,工作的大部分钱都被奶奶要去了。

素素也知道这钱最后都到了哥哥请同学吃饭的卡上。

过早见识到社会险恶的素素认为学历越来越重要,她背着家人报考了本市的一所大专院校。

可学费无疑是一个问题。

工作时认识的一位大哥跟素素说可以供她上大学,但是呢需要一定的条件。

素素知道是什么条件。

素素最后只能寄希望于父母,本以为父母会同意,但爸爸只是丢下一句:

“你哥哥读书也要钱,但你如果硬要读,我又不能不给你”便阴着脸离开饭桌,剩下的人都直戳戳地看着素素。

素素没想到奶奶会哭着打电话给三位姑妈,三位姑妈轮番上阵,来到家里劝说素素跟她们北上打工。

最后以大家的那句“女孩子读那么多书干嘛,还不是别人家的”以及奶奶的绝食结束。

素素跟同学去了苏州打工,没多久素素就和在同一家奶茶店打工的大卢在一起了。

触动素素的可能是那种不同于南方扭捏的豪爽东北气概,也有可能只是那句:

“不都是自己的孩子吗,我们东北就不讲究,反正咱们以后要是有个闺女,我能把她宠坏。”

再后来,素素和大卢一起攒钱,终于通过大卢同学的介绍承包了苏州一所大学的其中一个食堂窗口。

素素每天七点左右睡觉,夜里三四点起来,两人骑着一辆二手的电动车,风毫不留情地刮着素素依然稚嫩的脸。

她今年也才22啊。

素素喜欢学校这个环境,面对和她同龄的学生,她却常常表达出超乎年龄的慈爱。

这些学生似乎正在过着素素梦想中的生活,素素给他们打的早餐似乎也比其他窗口的多,素素觉得那是她打给求学的自己的。

不久素素就记住了常来打饭的学生的口味,有时还会说一句“还是老样子吧”引来学生的受宠若惊。

他们说“没想到姐姐会记得,谢谢姐姐。”

卖完早餐的平凡的一天,素素闲了下来。她看着手机里那张录取通知书的照片陷入了沉思,她的思绪又飘远了。

图片上有学校的标语——向阳花开的地方。

素素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地决定参加成人高考,幸好那个大她五年的东北糙汉充当了人生中第一个支持她的角色。

素素睡得更晚了,起得更早了。但精神头却更足了。

她会拉着大卢的手走在校道,带着大卢溜进教室,她说她想真真正正地体验大学的生活。

素素说“大卢,我才22岁你知道吗?我想为自己而活,你懂这种感觉吗?”素素的泪水浸透了大卢胸前的白衫。

素素不再寄钱回家,就连过年也只是打了一通电话回去。

她说:“以后我不会再让我哥来压榨我了,你们需要什么东西我直接帮你们买,我不会再让他经手我的一分钱。”

那一个春节,家人和亲戚都大骂素素不孝,除了在她背上长大的芒芒。

素素考上了苏州的一所大专,大卢私自决定将早餐窗口开到素素就读的那所也有向阳花的大学。

素素感动了好久好久。

素素一毕业就和大卢领了证,他们攒的钱刚好够在学校附近加盟一家奶茶店

大卢说,我们在奶茶店相识,那就让我们住在飘着奶香的房子里。

素素还是得四五点起床,但她似乎有了更多的选择,她好像可以也正在治愈她的童年。

其他人可能羞于说出自己大专的学历,但素素每次都自豪地说自己就在母校旁边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奶茶店。这个学历是她拼了命得来的啊。

后来啊,素素有了第一个孩子,是个可爱的小女孩。

素素说:“我们只要一个孩子吧。”

素素又回到了拼命赚钱的时候了,女儿的任何要求她都尽力去满足。

当然了,素素可不会答应她无理的要求,毕竟女儿苏苏已经有了一个快要将她宠坏的爸爸了。

苏苏寒假时跟爸妈回外婆家过年,素素的侄子在饭桌上闹着要苏苏碗里的那块肉。

席上的大人都异口同声地说服着不到五岁的苏苏把肉给表哥。

见苏苏毫不动弹,苏苏的外婆几乎要冲上来将肉夹走了,幸好被芒芒拦住了。

芒芒将肉喂到苏苏嘴边,就像当年姐姐喂她吃饭一样,芒芒说,苏苏和姐姐长得真像。

苏苏从小就被教育男女平等,她很感谢妈妈没有让她童年的不幸发生在自己身上。

素素尊重苏苏的决定,力排险阻,支持苏苏去学了喜欢的建筑。

可能素素很平凡,但她可是我见过的最伟大的女人了。

“对吧小姨?”

“对”我答道。”

“而且她也是我见过的最拼命生活的女人”我心里补充道。

“姐,你回来了!”素素拿着采买回来的食材进了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