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老妈要跳楼来阻止我结婚,背后竟然隐藏着这个秘密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老妈要跳楼来阻止我结婚,背后竟然隐藏着这个秘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好阳光
2020-11-18 11:00


陈旭阳前脚刚出门,我妈后脚就发飙了。

“不行!什么人这是?你要是嫁给他,我就丢人丢大发了!我是你亲妈我还不是希望你嫁个好人家轻松过日子,你倒好,找这么个要房没房要车没车只有一个好皮囊的男人来!和他断了,不断我就死给你看!”

说完,她就冲到阳台上,一只脚踏出了窗外。

我愕然,怎么,这次还上升到寻死觅活的高度了?

我知道她这是在吓唬我,所以我没打算去拉她下来,一边悠悠然地削苹果皮一边问她:“陈旭阳哪一点不好了?你当初怎么跟我说的?你是不是想让我老死在家里你才甘心?”

我妈义正言辞地说:“反正我说不行就是不行,天下三条腿的蛤蟆不多,两条腿的男人多得是,你眼瞎了找这么个玩意儿!”

我“砰”地一声摔上门,把自己关进卧室里。

就在一个小时前,我第一次带陈旭阳回家见我妈,可了不得了,我妈哪像是未来丈母娘见女婿,活脱脱就是警察盘问户口。

你家几口人,你爸姓啥名啥,你妈有没有退休金,你几个兄弟姐妹,工资多少,买了多少商业保险?家里预备了婚房没有?

陈旭阳脾气好,他一一回答了我妈的问话,我妈非要追着问他爸的名字,陈旭阳说:“陈立松。”

我妈“哦”了一声,脸色一变,终于停止了盘问。

空气突然有点尴尬,这时,我妈起身揉了揉脑袋说自己累了,要休息。

这逐客令下得让我措手不及,陈旭阳有眼力见儿,说他还有事先回单位了。

我正躺在床上生我妈的闷气呢,陈旭阳微我:“徐丽,我丈母娘是不是更年期着呢?她是不是看我不顺眼?咱俩的事你到底怎么想的?”

我回复:“她更没更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和我的态度,夫妻同心其利断金,我就不信谁还拦得住咱俩好!别说她是我亲妈,就是王母娘娘也不行!你说明天结婚,我绝对不拖到后天!”

陈旭阳说那就好,他不想再等了,结婚的事如果我没意见,那就该提上日程了。

我发了个“OK!”

这边聊人生大事聊得正痛快呢,屋外传来一阵比一阵高的哭泣声,“又来了!”我不耐烦地跑出去看,只见我妈那只脚还搭在不锈钢窗棱上不肯下来,眼泪糊了满脸。

“妈,你到底想咋样?你也不掰着手指算算,你女儿今年多大了,再不嫁人就四十了!你不怕出门被人戳后背啊?陈旭阳现在是没房没车没钱,可他是公务员啊,你不是一直希望我找个这样的吗?”

当初可是她立的规矩,找男人一定要找个有正式工作的,必须是和她一样吃皇粮的,因为她最讨厌现在那些小年轻在一个个公司间跳来跳去干工作没有长性,有个铁饭碗,旱涝保收。

我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符合条件的陈旭阳,可她又要出啥幺蛾子?

我妈抽抽搭搭停止了哭泣,终于把脚拿下来,坐在沙发上一边揉着腿一边语重心长地跟我说,她觉得陈旭阳面相有问题,据她多年对于面相的研究,这种男人是个花心大萝卜,不靠谱,以后结婚了有我受的罪。

“妈不想看你往火坑里跳,所以,你要理解妈的一片苦心,和他断了吧,再找。”

我“腾”地站起身,去放文件的抽屉找户口本,没想到户口本不翼而飞。

我妈悠悠然地说:“别找了,除非我点头,你这婚就结不成。”

苍天啊大地啊,这是亲妈吗?

我今年37岁,大龄未婚,说出来我都怕难为情。

几个闺蜜的孩子要么小学都毕业了,要么会打酱油了,甚至还有生了二胎的。

我长得不丑,工作也不赖,凭啥我就被剩下了?

说到底,还不是因为我妈太事儿了。

从第一任男朋友开始,我陆续谈过三个,陈旭阳是第四个,前面三个都被我妈亲手搅黄了。

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我认识了男友一,他是个公司小职员,身高长相都不错,对我挺好的,知冷知热,情商也高,我和他非常谈得来,沐浴在爱情的春风里我幸福得找不着北。

我以为第一次处对象就能修成正果,正准备带男友一回家见未来丈母娘,我妈那边却闻风而动了。

她不知用了什么法子,打听到男友一有两个弟弟一个上初中一个上高中,那天我一回到家,我妈就让我站墙角了。

“你在谈恋爱?”她不露声色地问。

我点点头承认。

她分贝突然提高了十八度:“这个男生我不同意!你趁早和他拜拜,家里两个拖油瓶,你是找对象去结婚过自己的日子,不是去扶贫!虽然他家里有多余的一套房,但你想想,房子让你们住了,以后家里两个老人两个弟弟,都得你俩养!”

我惊诧地下巴差点掉下来,我妈不去做侦探真的太可惜了!我告诉她,我和男友一情深意浓,再过段日子就想结婚,我妈哼了一声:“不可能!”

过了几天,男友一来找我,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徐丽,我真是瞎了眼了,你真是个小人啊,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脚踩两只船你把我当备胎呢!分手!”

我像是被一根棍子敲了一下脑袋嗡嗡响,我问他到底咋回事,谁脚踩两只船了,男友一气愤地甩给我一句:“回去问你妈!”

我问我妈到底跟男友一说了什么,她喝了一口茶,说:“是我编造的。你和他不合适,长痛不如短痛。”

直到一个月后,深陷在失恋痛苦中的我亲眼看见男友一手挽着新女友,我才勉强接受自己第一段感情黄了的事实。

等我悲伤的心情平复后,我妈告诉我,她希望我的未来老公是个吃皇粮的,这是底线。

现在这社会,还讲究吃皇粮?还有比这更奇葩的吗?有。

眼看着闺蜜们纷纷踏入了婚姻的殿堂,我在机缘巧合下认识了男友二,他是一个健身教练,小麦色的肌肤,六块腹肌,高高大大的很有安全感。

我和男友二一个在城东,一个在城西,为了不让我妈知道我在谈第二场恋爱,我每次都辛辛苦苦去城东和男友二见面。

那次,我头昏脑热发高烧,打电话给男友二取消约会,他开车过来看我,没想到被我妈撞个正着,我妈盘问许久,得知男友二是健身教练她竟噗嗤笑了:“原来是健身教练啊,那还不是吃的青春饭,等上了年纪干嘛去?有退休工资吗?”

我悄悄告诉她,现在健身教练可吃香呢,我妈怼我一句:“吃香顶个屁用!要结婚眼光就要放长远,别眼皮子浅只看眼前,你就是傻!”

说完她就拉下脸,告诉男友二,她的闺女她做主,请他离开我,这事没商量!

第二天,我收到男友二的短信:“你妈太奇葩了,你也是个奇葩的妈宝,我们分手吧!”

被我妈搅黄了第二场恋情,我很是郁闷了一阵子。

我明确告诉她,以后爱咋咋地,我也不谈男朋友了,以后我就在家当老姑娘。

我妈赶紧劝我别对婚姻失去信心,要相信好男人就在路上,只是缘分未到。

三年前,我在一个闺蜜的生日会上认识了男友三,在闺蜜的撮合下我俩试着交往,男友三是事业单位编制,这一点倒是符合我妈的需求,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个子比我矮七公分。

34岁的我哪里还有资格挑来捡去,人家不嫌弃我就烧高香了。

可还没等我俩培养出感情呢,我妈就给我判了死刑:分手!

那天,男友三的父母邀请我妈见个面,说说我俩的终生大事。

没成想,那边来了俩爸俩妈,菜还没上齐呢,男友三的亲妈和后妈就撕扯在了一块儿。

亲妈说,儿子结婚那天她要坐在母亲席上接受儿媳妇的敬酒,后妈不依不饶,说凭啥把那个位子让给离婚的亲妈,毕竟酒席是她老公摆呢。

我妈一看这阵仗,拉着我站了起来,呵呵笑了两声告诉那俩爸俩妈:“我女儿不嫁了,你们的家庭情况太复杂,我女儿头脑单纯我怕她嫁过去受欺负。”

男友三追出来,向我保证他会摆平家里的事情,我妈云淡风轻地回答:“一个离婚的家庭就是不完美的家庭,这种家庭出来的男生少不了人格缺陷。你还是算了吧。”

男友三瞪我一眼,拧身就走了。

也就是在那一天,我打定主意不嫁了。

没成想,后来我遇到了陈旭阳。

陈旭阳玉树临风不说,还有个公务员的身份,我想,这次我妈无论如何也不能鸡蛋里挑骨头了吧?

陈旭阳大我一岁,这些年也是没遇到合眼缘的姑娘,一路下来就耽误成了大龄剩男,我俩谁也不嫌弃谁,我发誓,如果这次又被我妈搅黄了,我就真的宁愿出家当尼姑,也不贪恋这人间烟火了。

第二天,我就和陈旭阳住到了一起,我拉黑了我妈的微信,打算等生米煮成了熟饭,再去找她要户口本,她总不至于让她的外孙儿落个黑户吧?

我妈开始打电话轰炸我:“徐丽,你去哪了?你给我回来!”

“徐丽,你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丽丽啊,妈心脏病犯了你快回来看看……”

前面的电话我毫不犹豫就给挂了,最后这一次,我妈的声音气若游丝把我吓了一跳,我宁愿相信她是装的,但心里不踏实,还是拉着陈旭阳往家赶。

一进门,我妈躺在地上,身旁是碎了的玻璃杯和散落一地的药片,陈旭阳二话没说背起我妈就下楼,一路开车疾驰到了医院,医生抢救完擦了把汗说,有惊无险,幸亏送来及时。

陈旭阳交了住院费,不放心,又跑前跑后找医生让再给我妈好好瞧瞧,我刚好轮值夜班,都是陈旭阳连着三个晚上一眼不眨陪在病房里,医生在我妈面前直夸:“您这女婿可真贴心啊,把自己都熬成了熊猫眼,我们让他眯会儿,他坚决不。”

我妈打着哈哈,说他不是我女婿。

这时我刚好走进病房,我把一张早孕化验单拿给我妈看,我妈看完,叹了口气:“丽丽,你真不听妈话,也罢,也罢,我是管不了你了。”

我捶了陈旭阳一拳,“喂,你要当爸爸了,什么时候结婚?”

我妈身体康复得差不多了,那天,她支走了陈旭阳,说是有事要和我单独说。

她喝了口水,给我讲了一个在我听来相当遥远的故事,对,属于她的青春期的故事。

那年我妈和陈旭阳的爸爸陈立松是初中同学,陈立松一表人才,典型的校草一枚,我妈也是大家眼里公认的校花。

陈立松喜欢我妈人尽皆知,他送了我妈一支英雄钢笔,不巧的是,那天一个总和陈立松对着干的男生借用了那支钢笔。

就因为一支钢笔引发的飞醋,陈立松和那个男生打架了,谁也不知道陈立松从哪摸出了一把小匕首,谁也不知道怎么会那么巧,打个架竟然把那男生刺死了。

陈立松作为少年犯被劳教了。

我妈拉着我的手,眼睛有点潮湿,她说,那件事成了她心头的阴影,因为她认为那个男生是因她而死的,很长一段时间,她无法原谅陈立松,即使她转学也无法忘记那场黑色的青春印记。

那天,当陈旭阳第一次去我家拜访的时候,我妈一眼就看出他的长相太熟悉了,简直和少年的陈立松如出一辙,在她听到陈旭阳爸爸的名字后,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个世界,怎么会这么巧。

她不允许我嫁给陈旭阳,因为她无法面对要和陈立松成为亲家。

虽然年少的喜欢只是喜欢,虽然他们各自成家各自安好,但那道青春的暗伤就像一条难看的疤痕一样,怎可轻易抹去。

听完故事,我很是唏嘘。

我告诉我妈,其实陈旭阳真的挺好的,但是如果她不同意,我就和他分手,我不愿意我这辈子唯一的亲人因为我而不开心。

母女亲情相比爱情,我选择亲情。

说这话的时候我是违心的,心一抽一抽地疼,以前和男友一二三分手,我都没这么难受过,我知道,这次我是真的爱上了陈旭阳。

许是母女连心,我妈摸着我的头给我吃了定心丸:“既然已经怀上了,那就结婚吧。这些天我也看见了,那小伙对你是真心的不错,对我也没说的,人实诚,这很重要。”

这时我不好意思继续骗她了,红着脸告诉她其实我没怀孕,我就是想用这招逼她同意我和陈旭阳的婚事,我妈戳戳我的脑袋:“小样儿,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弯弯肠子?”

我实在忍不住了,问她以前为啥搅黄我三次,害得我37岁还没嫁出去。

我妈意味深长地告诉我,她这些年吃的盐可比我吃得饭还多,她不过试试而已,那三个就跑得比兔子还快,那样的男人,她把我交出去不放心。

我心里突然一暖,到底是亲妈。

其实,谁都有过去,谁都有懵懂的青春,谁的过去都不是一张白纸,放下过去,和现在的生活握手言和,虽然不易,但也是一种豁达。

我不怨我妈把我耽误成了大龄剩女,她的所有用心良苦在如今看来,都是送给我的最好的嫁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