诅咒宝石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诅咒宝石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长庚指南
2020-11-18 21:00


季楚然从小便喜欢亮闪闪的东西,她跟着母亲去超市,见了贴满亮片的发卡便走不动步子。

无论母亲如何斥责也死死抓着不肯放手,如果母亲用了力气拖拽她便高声哭闹起来,急了还会在地上打滚,一定要母亲掏出钱包才罢休。

回到家后季楚然喜滋滋地将发卡戴在头发上,站在镜子前转来转去,觉得自己美极了。

待年纪再长一些,季楚然会用水晶贴在手机壳后面贴出各种形状,美甲也要一层层的亮钻叠上去,到了后来,就连购买的眼影口红,季楚然也要选择添着细碎闪粉的款式。

但是渐渐的,季楚然开始不满足于这些人造光芒,她将目光瞄向了更昂贵也更美丽的石头。

她开始频繁地购买各种珠宝,珍珠耳环,祖母绿手镯,皓石戒指,季楚然买来各种亮晶晶的饰品,将小小的首饰盒装得满当当。

季楚然经常会利用闲暇时间去逛集市,一个一个摊位仔细看过去,希望能淘到一些与众不同的设计。

“光好看不值钱没用啊……”季楚然将一对绿玉耳环丢进垃圾桶,她最近迷上了去夜市捡漏,期待着能用低价买来值钱的珍品。只可惜她看宝石的眼光不行,买到不少玻璃制成的假货,白花了好些冤枉钱。

季楚然在手机上敲了几下,她在与同事肖娜聚餐时一眼相中了对方脖颈上的钻石项链,那颗小巧的白色石头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闪闪发亮,衬得肖娜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想要拥有一条钻石项链。”这样的念头立刻占据了季楚然的脑海。

但是不管季楚然如何询问,肖娜都不愿意与她分享商品链接,季楚然在各大购物网站上搜索了很久,依旧没能找相似的款式。

“难道没有牌子,只是不知从哪里淘来的地摊货?”想到肖娜日常的穿衣打扮均不过百元,季楚然对这份猜测更为肯定。

“既然不是什么值钱的物品,借过来戴一下也应该没什么问题。”

“有一说一,那项链可比她本人漂亮多了,”季楚然对着镜子摆出各种姿势,想象着自己带上那条项链之后的样子。


虽然季楚然已经做好了“借后必还”的打算,但肖娜对那条项链很是宝贝,从不离身,季楚然等了很久才寻到一个绝佳的机会。

公司组织职员们去海边的一家民宿团建,肖娜晕车得厉害,不得不经常下车呕吐,季楚然上前搀扶,手指却搭在肖娜项链的金属扣上,而正处于难受状态的肖娜根本想不到季楚然这看似关切的动作后面所包含的心思。

趁着没有被肖娜发现,季楚然飞快地将项链塞入口袋,心脏激动得碰碰直跳。

肖娜的脸色很难看,回到座位上也是迷迷糊糊的不在状态,直到下车放置好行李后才发现自己的项链不翼而飞,她着急地与司机取得联系,询问对方有没有在车上发现一条项链,得到否定的回答之后她赶忙翻遍了行李,每一个夹层和缝隙都找过了,却一无所获。

心急如焚的肖娜饭也顾不上吃,一直寻到晚上,夜间光线不佳视力受限,她便打着手电蹲在地下细细地寻,民宿周边的草丛也是来回走过几遍。

季楚然象征性地陪着肖娜在民宿周围转了两圈,说了些安慰性的话语。

“说不定是你将项链放在哪里,自己忘记了呢?”季楚然有意将项链丢失的原因归咎于肖娜自己的不小心。

“不可能的,那条项链对我而言有着重要意义,我不可能会将它摘下来!”

肖娜捂着头痛苦地回想着,“难道是链子断掉我没察觉?是掉在公司还是掉在上班的路上?我还能找到它吗?我不知道……”

看着被回忆折磨的肖娜,季楚然的心里不由得生些罪恶感,但她转念又一想,左右不过是一条普通的项链,即使肖娜对它的感情再深也不可能一直记挂着,最多三五天便会忘干净了。

肖娜依旧没有放弃寻找项链,季楚然随便找了借口躲回房间,她将门窗都锁好了,这才将项链掏出来看。

凑近了看才发现,这条项链比季楚然想象中更美,小块的切石从不同的角度看去都折射出璀璨的光,用中性笔在上面画一条线,线条清晰可见,是真的钻石。

季楚然不由得为着自己捡到宝而欣喜,迫不及待地将项链扣在了自己的脖颈上。

“果然,相比于她,这条项链更配我呢。”季楚然在镜子前不停地转换角度,观察着钻石折射出的光彩,她简直爱死了这份天降大礼,就连睡觉也舍不得摘下来。

“放心吧,你这么漂亮,我会比肖娜更珍惜你的。”季楚然对着项链说道。

但是让季楚然想不到的是,自从她拿到这条不属于自己的项链后,她原本平静的生活也被打破了。

只要带上项链季楚然就能看到一个长发女人在自己身边徘徊,“你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女人迷茫地看着季楚然,“请将我送回去,我不属于这里。”

季楚然被莫名出现的女人吓了一跳,但她并未将女人的话放在心上,只当做是自己拿走项链的愧疚感产生的幻觉,并没有在意。

“这条项链这么好看,我为什么要还回去呢?”

女人开始只是蹲在季楚然床前哭,说着想要回到原本的地方,想要回到家人身边去,在得不到季楚然的回应之后女人渐渐地恼了,她尖啸着砸碎能触碰到的任何物品,又掐着季楚然的脖子质问她为什么要将自己带到这里来。

“我不属于你!”

季楚然花了大力气才挣脱女人的牵制,她跑到洗漱间一看,脖子上有数道醒目的勒痕。

在之后的日子里,只要季楚然一闭眼,就能看到女人红着眼披头散发地朝自己冲过来,泛着灰白的两只手大张着,似乎想要将季楚然的眼睛挖出来。

不堪其扰的季楚然只能找专家做了鉴定,得出的结论是这颗钻石是用人类骨灰制成的。

听闻这话的季楚然背后冒出一声冷汗,好像那个疯女人还站在她面前。

季楚然寻了个没人的机会,将钻石项链放回了肖娜的工位。

说来也神奇,在肖娜的钻石项链失而复得之后,纠缠着季楚然的长发女人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季楚然心存疑惑,借着下午茶的机会问起了肖娜项链背后的故事

原来肖娜有一个因病去世的妹妹,在妹妹离世之后,肖娜出于对亲人的思念,托人将一部分骨灰制成了钻石项链,每天戴在身上,就好像亲人还未离开。

肖娜向季楚然展示了妹妹的照片,果然和季楚然见到的人一模一样。

当季楚然和照片中的人对上眼时,她突然觉得颈部一凉,好像肖娜妹妹那冰凉的手指还压在她脖颈上一样。

经历过这件事后季楚然再也不敢随便触碰他人之物,也在二手交易网站上卖掉了所有的宝石饰品,用她自己的话说,谁知道每一块宝石之后都藏着什么离奇的故事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