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看到老公搂着大肚子的闺蜜,我笑了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看到老公搂着大肚子的闺蜜,我笑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翠脆生生
2020-11-18 17:00


办完父亲的丧事,孟繁星像是死了一场,她给单位请了假,在家里躺了整整三天。
这三天里,她睡了吃,吃了睡,把平时不敢吃的垃圾食品挨个吃了一遍。
等到她昏沉沉下床准备洗澡的时候,婆婆卢秀玲的电话来了。

小星,我心脏不舒服,你陪我过去看看?你爸爸的事儿别多想,老人走了,你得好好活着。
婆婆叹了口气。
结婚8年,孟繁星和婆婆的关系一直不错。比起丈夫范祺锋,婆婆卢秀玲似乎更加关心儿媳的心情和身体。

哦,好。妈,我马上收拾好了开车过去接你,范祺锋出差了,过几天才能回来。
孟繁星蔫蔫地说完,进了浴室开始洗澡。
水珠温柔地打在脸上,她像是卸下重任一般四肢酸软,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

8年前,是父亲逼着孟繁星嫁给范祺锋的。
范家是本城新贵,嫁给范祺锋可保衣食无忧。主要是范祺锋的父亲范玉成性格沉稳,为人大气,不会亏待儿媳。
孟繁星和范祺锋从小认识,可是,少了一点感觉。

她和他在一起没什么话可说。
他问一句,中午吃什么?
孟繁星说,随便。
范祺锋眉头一皱,说,哪里有卖随便的啊,牛排吧。
她也只能答,好。

人和人之间的相遇没法用时间来界定,有的人刚认识便会一见如故,有的人认识几十年,很有可能都是话不投机。

孟繁星想要的场景是她说随便,他刮刮她的鼻子,嘻嘻笑着说,牛肉面?米饭?米线?西餐?来,跟我挨个吃一遍,让你胖十斤。
她夸张地大叫,哇哟,胖十斤,太可怕了,还是简单点,吃个牛肉面吧。
不过,她和范祺锋之间始终不来电,就连新婚之夜也例行公事一般。

他趴在她身上,深深吸了一口气,说,真香。
她勾住他的脖子,想说点什么,可最终不过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一切都是淡淡的。

孟繁星口味清淡,喜欢鱼虾之类的,要么是蔬菜沙拉。
范祺锋喜欢麻辣火锅,要么就是川菜。
可能一开始就是错误的,直到今天,两个人也掀不起多少水花。

闺蜜胡娇娇经常劝孟繁星,买情趣内衣嘛,把你的口红换个热烈的,烫一头大波浪,改变一下啦。要不,男人会腻的。
自从孟繁星嫁给范祺锋之后,范家在生意上对孟繁星家诸多帮助,她还能说什么呢?
有时,离婚的念头冒出来,回家一看父亲眉梢的喜色,又吞了下去。

多少人的婚姻不都是欲言又止,一地鸡毛,凑合了一辈子。
算了,就这么过吧。

孟繁星有时莫名想起林森,这孩子15岁就上高一,作文却怎么都写不好。
她上大学时兼职做家教,第一次见面,他满眼炙热地盯着她上下打量,反倒把她闹了个大红脸。
到书房,她一脸正气地翻书本,讲解文章结构。
一抬头,他在一张白纸上画画,再一看,画中人眉眼颇为熟悉,不是孟繁星是谁?

好看吗?林森问。
孟繁星拿出当老师的威严,认真学习,对得起你父母付给我的工资可以吗?
林森歪头,良久,笑了,我是高中生,孟老师像初中生,说起来我比你大。

学习!孟繁星狠狠白了他一眼。
林森竟伸手揉揉她的头发,说,小姑娘好厉害,怕死了。
她想笑,却憋红了脸。
他一直盯着她,让她脸颊发烫。

说起来范祺锋也不是什么坏人,不抽烟不喝酒,也不家暴。
就是缺了点温度。
结婚8年,孟繁星的肚子始终没动静,这让范祺锋颇有微词。
她也头疼,因此加倍做些煎炸烹煮的活儿,像是赎罪似的。

不过,父亲去世了!
老人一走,孟繁星肩上的担子似乎一下子卸下来,她再也不用再这段温开水似的生活中煎熬了。
胡娇娇说,范祺锋一个月才碰你一次,他的生理需求怎么解决?肯定外面有人了。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孟繁星打算和范祺锋谈谈,问问他到底怎么想的。

孟繁星陪着婆婆卢秀玲到了医院,她去找个熟人加号,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她看到出差的范祺锋搂着大肚子的女人从电梯间下来。
大肚子的女人戴着墨镜,不过孟繁星一眼就认出是闺蜜胡娇娇。
她和胡娇娇认识了10年,熟悉她的穿衣打扮乃至于走路的姿势。

我要喝水!胡娇娇娇憨地指着前方不远处的自动贩卖机。
范祺锋啊哟一声,忙不迭上前拉住她,我的姑奶奶,小心我儿子。
孟繁星的身子摇摇欲坠,她两手发抖。
卢秀玲问,怎么了?

话音未落,卢秀玲也发现了人群中的范祺锋!
范祺锋,你个渣滓,这是啥情况?卢秀玲大怒,上前揪住范祺锋。
范祺锋愣住了,他知道老妈和孟繁星关系好,却没想到在医院撞个正着。

孟繁星没发火,她倒是想笑,不管是苦笑还是心酸的笑,像是如释重负一般。
终于可以离婚了!

老妈于秀芝拉着孟繁星的手,说,你爸爸去世了,我们家不行了,范祺锋没啥坏毛病,你一定要好好和人家过。赶紧给人家生个孩子。

孟繁星灵魂出窍似的呆呆地对着范祺锋和胡娇娇出神,周围看热闹的都在议论,天呐,摆出正室范儿啊,窝囊废啊!
对啊,看到老公搂着三儿还不上去撕?
换了我,打死这对狗男女。
……

倒是婆婆卢秀玲上去扇了胡娇娇俩耳光,骂道,你个不要脸的东西,从我儿子身边滚出去。我只有一个儿媳妇,那就是孟繁星!你算哪根葱!
胡娇娇不气也不恼,轻声说,妈,我怀了范祺锋的孩子。孟繁星不爱他,这谁都看出来了。
范祺锋涨红了脸,对着那些拿手机拍的,低声议论的人一顿臭骂,散开,散开,让我发现谁敢拍视频发网上,请律师告你们啊,别多管闲事,谁家没点事儿啊。

对不起,繁星,我!范祺锋走到孟繁星跟前,小声说,娇娇怀了孕,咱俩又怀不上,我好歹给我爸妈一个交代啊。
她大脑一片空白,努力维持着自己最后一丝尊严,陷入婚外恋里的男人就像一坨屎,难道自己扑上去滚得浑身都是臭味吗?

沉默片刻,孟繁星耸耸肩,说,不用了,我们离婚吧,痛快点。明早悄悄去办手续,房子是你家的,车子也是你家的,我带走自己的陪嫁就行了。
范祺锋搓着手,说,别啊,弄得我心里怪难受的。我不和她结婚,我只想生个孩子。

明天早上见!孟繁星已经不想再听了,她转身就走。
没想到离婚这么简单,孟繁星翌日穿戴一新和范祺锋不吵不闹地把离婚手续办了。
她想找个地方喝杯茶,一个人看个电影,找到活下去的勇气。

父亲去世了,只剩下一个老妈。
万一自己抑郁了,怎么办?

手机嗡嗡响着,是单位领导的电话。
孟繁星头疼欲裂地跑出医院摁下接听键,王总,我,啊?

王宇在电话里循循善诱,繁星啊,我也累了,把公司给了铁哥们的大侄子。以后呢,我们不用出去揽活儿了,听总公司的。哈哈哈,分配给我们的活儿,干得好给我提成。这条件真是太棒了,我老婆再不用骂我了!晚上有饭局,你是我们的颜值担当,一定得来哈哈哈哈。我知道你爸爸刚去世,不好叫你,不过,成败在此一举。按说我是应该把我老婆拉出来的,关键这臭娘们长得丑,脾气臭,我担心给我搞砸了……

王宇一堆废话,孟繁星早不想听了。
关键成年人的世界,哪里有随便放弃的道理。
工作敢辞职吗?
家里又没矿。

父亲去世了,老公跟闺蜜搞出了孩子,他么的,自己还得吃饭拉屎吧?
那领导的话能不听吗?

孟繁星火速回家洗澡化妆,收拾了好半天,这才开车赶过去。
王宇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和老婆离婚之后,目前是二婚状态。
二婚娶了小娇娘,被老婆每天骂得狗血淋头,总说他没出息,挣不上钱。

其实,公司已经两个月没发工资了。
孟繁星作为老员工,不好说什么。
王宇早急得火烧眉毛了。

她穿了一条香云纱的旗袍裙,化了淡妆,显得稳重而不失女人味。
珍珠耳钉是林森送她的。
知道孟繁星结婚的事儿,林森跑到她家找她。

都晚上了,赶紧回家,你爸妈该着急了。
其实也就晚上7点钟,不过,孟繁星把林森当小孩子,总怕他出来不安全。
街角的路灯透出昏黄的光,林森黯然伤神地说,你就这么着急结婚?

孟繁星捕捉到了他的言外之意,却刻意忽略。
姐姐到了结婚的年龄啊,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你以后也会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也会结婚,生小孩。

我想和你生小孩。
林森挑挑眉,歪着头认真地说。
孟繁星大惊,流氓,胡说什么,快点回去。

林森无奈地耸耸肩,把一个盒子塞到她手里,喏,给你买的结婚礼物,心都快碎了。孟繁星你快离婚吧,等我大学毕业娶你。
他说完,骑着自行车拼命往前飞去,像是知道这话大逆不道一样。
孟繁星对着林森的背影大笑,这小子太逗了。
她比他大7岁,怎么可能!

孟繁星把林森当成生命中的过客,小屁孩一个。
可他买的珍珠耳钉却正和她意。
小巧精致,发出莹润的光芒,样式简单而明快。

这么多年,她不曾买过什么耳饰,每次有重要的活动,孟繁星下意识地都戴着林森当年买的耳钉。
而林森,那个说要和她生小孩的男孩子,随着结婚、搬家,世事变迁,他逐渐和她失散在人海。

包间门口,孟繁星还没走近,就听到一阵哄笑声。
哇哟,林总原来有梦中情人啊。她在哪里?我帮你搞定!
哦,叫……

她推开门的一瞬间,包间里一个眉眼熟悉的年轻男子一笑,指着她说,喏,就是孟繁星!
是林森!

孟繁星的身子微微发颤,她不敢置信地望着林森。
多年不见,他的脸上已经褪去青涩,眸子熠熠生辉,唯有嘴角带着狡黠的笑容。

什么是我啊?孟繁星装糊涂。
林森大咧咧地说,装糊涂是吧,我喜欢的女人是你啊。
哇哇,老总王宇睁大双眼激动地说,天呐,这才是爱情,我又相信爱情了,啊哟啊哟,来,碰一个!

别胡说,我们不认识。
孟繁星咕咚一声,不知为什么,平日里内敛而沉闷,见到林森的那一刻,她竟然有点小激动。
我不认识他,不,我不认识!孟繁星最后一句话没说出口,已经被王宇灌了一杯红酒。

王总你再这样,我就辞职!孟繁星被逼急了。
林森说,哦,太好了,辞职来我们公司吧。
王宇叹了口气,说,你离了婚,又辞了职,谁养你啊?傻乎乎的。

孟繁星在众人面前想装一下,起码保持一点面子,都是一个行业的,以后还得见面的呀。
关键林森像是脑袋进水了一样,居然毫不顾忌地说,离婚了啊?太好了,我养你啊,我喜欢你好多年了。

哈哈哈哈,周围人一阵爆笑,这什么年头,还有人谈爱情?爱情一斤多钱?
孟繁星羞红了脸,真想挖个洞钻进去,她端了一杯酒走到林森面前笑眯眯地说,林总好,老阿姨敬你一杯!

林森低头,用细小的声音恶狠狠地说,孟繁星,再敢说什么老阿姨,信不信我这就亲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