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从此再无娘家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从此再无娘家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安小雅
2020-11-18 09:00


前夫王亮毛带女儿找上门的那一刻,我长吁了一口气。
看来,我托人捎给周寡妇的话,起了作用。王亮毛,这是来和我谈条件了?

回想起这半个月来,自己可怜兮兮哀求他让我见见女儿时,他那丑恶的嘴脸,一股热血直窜上我脑门。
我忍着眼泪,暗自咬牙,王亮毛,你真不是个人!

王亮毛是我前夫,我俩是相亲认识的。
那年我26岁,在农村属于超大龄剩女,村里人见到我都是满眼嘲笑,更不会有人上门提亲了。
无奈之下,我妈对外放出话来:谁能给我闺女说成婚事,年底送一头羊。

果然,这股风一吹,已经许久不登我家门的媒人又纷纷打起主意。

就这样,我遇到了附近镇上的王亮毛。
油嘴滑舌痞里痞气的王亮毛,我是压根没看上,回到家我就让媒人捎话给他们说不同意。

老妈指着我脑门骂道:
“你是傻了还是疯了,都多大了还挑三拣四的,你再不出嫁,我和你爸脸往哪搁?你弟弟的婚事都被你耽误了!他家在镇上,家里还有超市呢!”

我鄙视地看着我妈:
“我被剩下还不是拜你所赐?要不是你让我辍学打工供弟弟上学,一拖就是这么多年,我能剩下吗?你说那超市就一小卖部吧。”
我妈明显理亏,骂骂咧咧地离开了。

就在我以为这事到此为止的时候,却出事了。
媒人说王亮毛在相亲回家的路上,遭遇了车祸,一只胳膊没了,目前正在医院抢救。

听到我家不同意的消息后,他妈哭得死去活来,到处和人哭诉,说她儿子是和我见面的才出事的,他们要讨个说法:要么我嫁过去,要么赔偿他们家医药费。

当然,我妈毫不犹豫选择了前者。
那一刻,我只觉得天都塌了。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也很难过,可因此就要赔上我的一生吗?
想到这里我就不寒而栗,可我妈说这都是命。

婚后,不出所料,王亮毛将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到我身上。
家里的卫生打扫不干净他会冲我吼,饭菜咸了淡了会冲我吼,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他时也会冲我吼。
我敢怒却不敢言,毕竟所有人都说这是我欠他的。

可我没想到,隐忍却换来了他的变本加厉,他开始酒后对我使用暴力,我身上的乌青,左一块右一块就没好利索过。

再待下去,我恐怕要变成和他一样的残废。我索性收拾东西回了娘家,并提出离婚。
可偏偏这个时候肚子里有了孩子,我妈生拉硬拽地将我送回了婆家,说什么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离了婚的女人没人要。还警告我要是再敢提离婚,她就不认我这个女儿。
那一刻,我的心凉的像块石头。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不久之后我便生下了女儿。婆婆一看是女孩,冷哼了一声便从病房消失了。

月子里,我不仅要用冰凉的水洗尿布,还要备好一家人的饭菜。不知是劳累还是被凉水激着的缘故,我开始回奶,女儿饿得大半夜嗷嗷直哭。
王亮毛一拳闷在我头上:
“连个孩子都搞不定,你还能干什么?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被打之后的我脑瓜嗡嗡作响,摇晃着抱起女儿冲他吼:
“我受够你了,离婚吧,这日子没法过了!”说完之后,我夺门而出。

“长本事了你,吃我的喝我的用我的,现在还敢说离婚?你走啊,走啊!带着个未满月的孩子,我看谁收留你!”
背后传来王亮毛气急败坏的叫骂声。

我抱着女儿一头扎进冰冷的黑夜,冷风吹得我瑟瑟发抖,怀里传来女儿嘶哑的哭声,我那“发热”的脑瓜瞬间冷静下来。
王亮毛说得对,我能去哪呢,娘家回不去,女儿这么小难道要跟着我颠沛流离吗?
想到这些,我无奈的擦了把眼泪,咬咬牙,转身回去。

我感觉自己像寄生在腐肉上的蛆,明明那是一块让人作呕的烂肉,可我就是离不了。

“呦,回来啦,你不是要离婚吗?我告诉你,想离婚?门都没有!这辈子你都休想逃过我的手掌心。”
见我回去,王亮毛冲上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之后对我冷嘲热讽。

我从地上爬起来,边流泪边走入卧室,放下怀里弱小的女儿。
那段时间,我经常会想到自杀,要不是实在狠不下心让女儿这么小就没了妈妈,我早都死了几百回了。

我咬着牙,忍。
我想等女儿稍微大一点,我哪怕逃也要离开这个家。这样下去,我们母女没有活路。

没想到,老天竟然开眼了,女儿两岁多时,少一条胳膊的王亮毛,竟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他在外面玩还不够,竟然鬼迷心窍一心想要和别人的老婆双宿双飞,回家向我提出离婚。
“离婚吧!女儿归我,你净身出户自己滚!”

我想了一夜,如果现在不走,以后怕是我们母女都会被拖死在王家。
抓住机会离开,我才能去拼命赚钱,女儿先放在王家,公婆对亲孙女多多少少还有几分顾念,终有一天,我会回来接她。

我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临走前,我抱着女儿亲了又亲:你要好好的等妈妈回来。

离开王家,兜里仅有500块钱的我独自一人去了南方。
望着这座陌生的城市,我的眼前一片迷茫,既没学历又没技术,以前只在家附近的工厂踩过流水线的我,在这城市能做什么呢?

四处找工作的我,看到一家家政公司招聘保洁员,紧紧地抓住了这棵救命稻草。

稳定下来之后我才知道,要想在这个城市生活,仅仅这份工作是不够的。所以下班之后我四处溜达,看看哪里能做兼职。

离开家一个月后,我给我妈打了电话。
本想托她去看看女儿,我实在放心不下。可是没等我开口,我妈一听说我离婚现在外地,就开始破口大骂我神经病,丢人!
当她发觉我已经离婚没法回头之后,就开始问我工资多少钱,并要求我给家寄钱。
我的钱要存起来,将来接女儿,怎么能寄回娘家,寄回去也给我那不争气的弟弟花了。

最终,我找到一家私人口腔诊所,招聘清洁工,一小时20块钱,一天工作两个小时。

诊所里的小护士们大多20出头,从踏入诊所的那一刻,自卑感瞬间从脚底涌向心底。
我比她们大不了多少,可与她们做的工作却有千差万别。

有时候她们毫不掩饰地说我,你这么年轻怎么做老妈子的活?
我只是笑笑不说话,毕竟我需要这份工作。拖过的地被她们一遍遍地踩脏,我也不恼火,大不了再拖几遍。
她们见我这样,也不好意思起来,对我的态度逐渐好转起来。

我主动揽下了诊室台面卫生的打扫,小护士告诉我说,诊室每天接诊很多患者,喷砂和备牙会留下很多粉尘,台面用75%酒精擦拭,既能清洁又能杀菌。
所以从那以后,每天我都会用酒精擦拭帮她们擦拭台面。

后来有一次,我听到一个男医生对一个小护士说:
“现在我们请了钟点工,你们的工作量已经减轻了很多,可是你看看,这电脑屏幕和键盘上的灰尘,都能栽花了。”
从那以后,我自觉的每天都用酒精擦拭电脑屏幕以及键盘缝隙里隐藏的粉尘。

可是有天上班我却被店长叫住了,有两个诊室的电脑不同程度地出现了花屏,她从监控里看到是我拿着酒精擦拭电脑。
她冲我吼:
“你从哪个穷沟沟出来的,连这点常识都不懂吗?不懂谁让你碰了,都损坏成这样了,你自己看着办!”

我想向小护士寻求帮助,却发现她们摆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最终,我赔偿了一个月的工资后被辞。

以前我总觉得学历不重要,只要一个人勤奋努力,就没有她干不好的事情。
可是通过这件事我才发现,所有的努力必须建立在一定的知识储备之上的。

从那以后,我白天努力挣钱,晚上努力读书,我给自己报了一个学习班,买了一些课程。
每当我想要放弃的时候,就会告诉自己:我不想被别人看不起,更不想女儿被人看不起,女儿需要我。

在这些信念的驱动下,我不仅学习充满了动力,就连工作起来也像打了鸡血一样,用心又耐心,没多久,我就成了附近几家家政公司里,名副其实的金牌阿姨

为了省下住宿费和伙食费,我辗转在好几家做过住家保姆。之后随着自己接的业务越来越多,认识的人脉也多了些,同时我拼命读书,努力提高自己的文化水平。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几年的摸爬滚打,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在热心人的帮助下,我开了一家小小的家政公司。

离开女儿5年多了,我的收入,终于足够我养活自己和女儿了,我决定把女儿接回身边。
我没和任何人联系,只身一人回到王亮毛家的镇上。

女儿已经是一年级的小学生了,在女儿的学校门口,我终于把日思夜想的宝贝女儿抱在了怀里。
告诉她我是妈妈,来接她回家的。可是女儿却低头抠弄着衣角,不愿多看我一眼。

我好说歹说,女儿才放下防备,但她却冷冷地对我说:
“我没有妈妈,我的小名叫‘狗儿’奶奶说妈妈是条狗,生下我之后就把我抛弃了,是奶奶捡我回来的。”

听完女儿的这番话,我气的牙齿咯咯作响,恨不得手撕了王亮毛这家人。
以我现在的条件,我可以向法院起诉夺回女儿的抚养权,可是王亮毛那家人不讲理到了极点。
无论我怎么和他说,他死活都不肯把女儿还给我。

王亮毛他妈跳着脚,把我骂的狗血淋头:
“你个不要脸的狠心坏女人,当年丢下女儿就走,现在看我们养活大了,你就想回来认亲,做梦!”

我看着女儿狠狠瞪视着我的小脸,欲哭无泪啊,当年明明是王亮毛家暴出轨在先,是他提出离婚的啊。
可是女儿还小,她只知道这么多年,我这个妈妈都不在身边,她对我充满了敌意。

王亮毛甚至不许我再见女儿,他无赖的叫嚣:
“反正我是残疾人,法院敢把女儿判给你,我就撞死在大堂上,我就不信法院敢不管人命,哼!”

王亮毛他妈也说,想要孩子,你就乖乖滚回来复婚,不然这辈子不许你见女儿!
王亮毛也不要脸的附和着:
“反正你混了这么多年也没人要,看在你是孩子妈的份上,你要是回来复婚,我就不计较你在外面鬼混这些年了!”

原来,当年王亮毛和我离婚之后,王亮毛外面那个女人的老公听到了风声,从外地赶回来,带着几个兄弟,把王亮毛和那女人在自家床上堵个正着。

女人差点被她老公打死,因为王亮毛是残疾,人家才踹了他一顿,放他逃回家。
那男人家兄弟多,人也凶蛮,王亮毛吓得孙子似的跑出去好几个月,直到他妈托了人给对方说和求情,赔了不少钱,这事情才摆平。

这几年,王亮毛他妈费了不少劲,也没再找到个愿意嫁给王亮毛的女人。
一来他家不富裕,二来王亮毛是个残疾,名声还不好。

半年前,王亮毛去邻村打麻将,认识了来走亲戚的周寡妇。
一个本就水性杨花死了丈夫好几年,一个骚心难耐寂寞好几年,这下子天雷勾地火,打着麻将,两人脚下就缠在一处了。

周寡妇带着个三岁的儿子,男人死后,娘俩跟着婆家一起过。认识了王亮毛之后,寡妇想带着儿子再嫁,但婆家却不同意。

周寡妇成天到处和人哭诉,说孩子长大后要盖房子娶媳妇,没个男人挑大梁,她一个弱女子该如何是好
可周寡妇的婆家,却也不是好相与的人家,放出话来,想嫁人可以,但她必须拿出十万还清当年的彩礼钱,不然就不能带走儿子。

天底下当娘的都一样,周寡妇自然也舍不得孩子。她让王亮毛出钱,可王亮毛他妈坚决不同意,王亮毛自己压根没钱。

就在这档口,我回来要女儿了,王亮毛他妈立刻觉得,与其花钱再给儿子娶媳妇,还不如让我这个不用花钱的回来接盘。

回到家乡十多天,王亮毛和女儿这些年的情况,我已经了解的七七八八了。
思考一番之后,我故意托人向周寡妇带话,我愿意拿出一笔钱换回女儿的抚养权。

果然,话带过去没几天,王亮毛就带着女儿来谈条件了。

看我态度坚决,没有丝毫复婚的可能,更是不惜打官司也要带走女儿,最终,几番试探之后,王亮毛亮出底牌开始和我讨价还价。

我们说定,我给王亮毛15万,他把女儿的抚养权给我,我不要他的抚养费。
我附加一个条件:
“你和你妈都不许再对女儿说我不要她,永远不许!”

“只要你能给我15万,你说啥都行。”王亮毛嬉皮笑脸的对我说。我知道,他脑子里还在想,我是不是真的没法给他更多钱了。

几天后,办完公证,我带着女儿准备回到南方。
周寡妇却骂骂咧咧找上门。
她一进门就破口大骂:好马还不吃回头草,你怎么又要和王亮毛复婚,你敢骗我,亏我帮着你给王亮毛说好话,他才同意给你女儿的!

我被骂的一头雾水,我什么时候说要复婚了?怎么可能?
不管怎样,我只要有女儿,才懒得管他们那些烂事。
我对周寡妇说,天下男人死绝了,我也不可能回头和王亮毛复婚。另外,明天我和女儿就要走了,票都买好了。
她这才半信半疑的走了。

看着她的背影,我仿佛看到自己当年的影子,又可怜又可悲。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以王亮毛的无耻不负责,有了钱怎么可能舍得给周寡妇。
有了我给的15万,他妈一定会给他找个没结过婚的姑娘娶进门。

回到城市,我给女儿买床添置东西,忙着找学校,还要打理公司的事情,连续一个多月,忙得不亦乐乎。
要不是我妈打电话来,我早就忘了王亮毛这个人的存在。

我妈的电话气的我心口疼。
平时她骂骂咧咧说我离婚,说我在外打工还不赚钱,那些话我也懒得计较。
可这次,她竟然在电话里用各种恶毒的话,诅咒辱骂我。

原来她从王亮毛他妈嘴里听说,我竟然给了王亮毛15万,换回了女儿的抚养权!

在我妈的意识里,既然我已经离婚了,那我赚的每一分钱都应该给娘家,给我弟,我弟正要生二胎需要钱呢。
我女儿,在我妈眼里不过是个不值钱的拖油瓶。我花钱弄回身边养个拖累,简直是疯了。

我妈彻底气急败坏恼羞成怒了,用各种肮脏的粗话辱骂我,诅咒我。
说怪不得平时一问我要钱,我就各种理由,每次都只寄回去那么少的钱,原来把钱都留着买女儿了。

而王亮毛拿了我的钱之后,绝口不提和周寡妇结婚的事了。周寡妇纠缠不休,和他闹了几回。
一次在村口堵住王亮毛,两人厮打起来,周寡妇手里电瓶车的钥匙,误伤戳瞎了王亮毛一只眼。

事发后周寡妇被抓了,可是周寡妇的婆家,坚决没钱赔给王亮毛,王亮毛自己花了几万块看病。
本就少只胳膊,如今又瞎了一只眼,这下即便王家愿意花十多万元的彩礼,也没人肯嫁给他了。
王亮毛他妈后悔不该让我带走女儿,这又跑去我家和我妈讨价还价,想让我回去复婚,以后好照顾王亮毛。

我妈说如果我现在回去和王亮毛复婚,王亮毛他妈说还能还给我十万块钱。否则的话,她从此就不认我这个女儿了。
我冷笑,心里痛的一句话都不想对她讲,直接挂了电话。

女儿在一旁怯生生的看着我,我一把抱住女儿,对她说:
“宝贝不怕,以后妈妈一直会和你在一起,从此后,只有咱母女俩相依为命。咱们永远也不回那个地方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