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蛛网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蛛网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酒酿樱桃子
2020-11-19 09:00
他沉睡前好像听到了“嘶嘶”的声音……

压迫感从四肢袭来,像被人用网束缚住,手指动都不能动。

男人呼吸越来越急促,手指用力的蜷紧。“呼——呼——”他从床上惊起,手捂着胸口喘着粗气。身旁的女人翻了个身,嘟哝着梦话依旧睡得香甜。

男人无奈又宠溺的笑笑, 想到前几天被迫交上去的辞职申请书,最终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银白色的月光打在玻璃窗上的贴纸,在地上留下一个巨大的黑色喜字。

今天周六,作为幼儿园老师的小颜可以休假,常常加班的徐立却不能呆在家里。辞职的事情他还没说,只能找个地方打发时间等待其他公司的回信了。

小颜周末好不容易睡一次懒觉,徐立舍不得叫醒她,就去光顾开在小区门口的“孙阿姨早餐”。

小区座落的春熙路是一条主干道,每天人来人往,早餐铺的客人也就络绎不绝。但固定穿着的徐立在固定时间的固定套餐,还是让孙阿姨记住了这个略显沉稳的年轻人。
“小徐啊,还是一个鸡蛋灌饼和一杯豆浆对不?”

“不了阿姨,今天来俩茴香馅儿的包子吧,不要豆浆了。”徐立掏出手机付款。

孙阿姨递出早餐,顺手塞给他一个鸡蛋,“工作压力这么大,一定要多吃点。别累坏了身体。”

徐立一愣,笑着说了“谢谢”还是顺手再次扫了码。

“叮”的一声,微信有新消息。徐立就一手托着裹着塑料袋的包子大口咬着,一手回着大学室友的问话。

“老唐下个月结婚,你说咱随多少份子钱合适?”

徐立咬包子的动作一顿,想着这个月还没还的房贷,耐着性子随便回了两句就把手机塞回了兜里。脑子里一团乱麻,心里也异常烦躁。

他感觉自己好像一只想要探索森林的小飞虫,却莫名其妙的被困在了蜘蛛网上,越挣扎越挣不脱。那些美好又闪亮的东西,星星啊,露水啊,可爱的小蘑菇啊,都成了他的奢望。他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他们,但也只是看见。

转弯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猛地撞在了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半的包子掉在地上沾了灰,那个人撞到的并不重。但徐立却慢慢蹲在了地上。

他眼前一黑,感觉自己浑身发冷,两耳嗡鸣。汽车的鸣笛声,喇叭的叫卖声都离他远去,徐立只能听见自己心脏有力的跳动声,听他越来越快,越来也快,仿佛就要到达人类的极限。

等徐立缓过来的时候,身上已经出了一身冷汗。他感觉自己好像死了一遭。

他抬头看着眼前这个抱着胳膊似笑非笑的男人,一股无名火窜上心头。正要发作,却被一句话定在了原地。
“需要钱吗,徐立?”

“所以,你是通过招聘信息找到的我?” 徐立盯着对方的眼睛。他心里有些不安,因为对面这个男人的长相很奇怪,不是说多丑或者多帅气,相反,那是一张极为普通的脸,普通到——好像一转身你就会忘记他的样子。

“我只知道你是徐建国的侄子。如果你需要钱的话可以去找他,”男人递过来一张名片,“虽然你们的血缘稀薄到可以忽略不计,但是有就够了。”

徐立盯着名片上的一串数字不说话。徐建国的确是他叔叔。

听说他几十年前还是个花天酒地,四处冒险的富二代,后来在云南差点丢了命之后突然醒悟,回来继承父业并且发扬光大,创建了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

但这和徐立没多大关系,毕竟那点微不足道的血脉不值得徐建国给他提供一份好工作。

男人倚在墙边双手环胸,“你叔叔有一个项目需要你帮忙。只要你去找他,我相信他会很乐意为你提供你想要的东西的。”

“什么项目?”什么项目会需要他一个毕业没几年的职场小白?

男人忽然笑了,凑近徐立轻声道,“你知道换命吗?”

徐氏集团的大楼里,徐立端坐在董事长办公室的真皮沙发上。

办公室位于23层,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可以俯瞰到很远,桌子上的龙井温度刚刚好,但屋子里的氛围却怎么也愉悦不起来。

徐立笑得脸有些僵,背上蓦然出了一层冷汗。好像坐得太久了,屁股有点发麻,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叔叔,我……”

“小立啊,500万怎么样?”徐建国站在落地窗前,夕阳像颗咸蛋黄似的挂在远方,把他的影子慢慢扯大,蜘蛛网一般爬上了徐立的皮鞋,略带褶皱的西裤,只沾了沙发一半的屁股……蜘蛛网越织越大,越织越密。

“叔,10年也太久了吧……我和小颜才刚结婚……而且万一……”徐立咽了口唾沫,狠狠拧了自己一把。

“放心吧,这不是叔第一次去了,手术很安全。你还年轻,未来有大把的时间。不像叔,半截子入土的人啦。而且你刚毕业,工作十几年也很难挣到500万吧……叔这边最近缺一个总监,你表哥徐伟前几天还找过我呢,不过你毕竟年轻有潜力……这样吧,你来的话年薪双倍。”

徐立的呼吸有点急促,他感到自己手脚冰凉,只有心脏依旧有力的跳动着,泵出大量滚烫的鲜血。

“好的好的,谢谢叔赏识,这事听您的!您安心,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尤其是那什么‘地下工作者’。叔您啥时候有时间了喊我就行,我随叫随到!”

徐建国吐出烟圈,长舒一口气,BELINDA的口感依旧浓郁香醇。他脸上是志在必得的笑容,猎物上钩了。

徐立笑着不住地鞠躬,转身离开的瞬间眉眼都垮了下来。余晖打在身后,在面前落成一座巨大的山。

银色的西尔贝跑车停下,徐立跟着叔叔下了车。

刚刚下过雨,地面有些潮湿。眼前是一条狭长阴暗的小巷,两旁并不见住户,只是高高的青灰色的墙,攀附着绿幽幽的爬山虎,砖缝间挤着一缕缕苔藓。可能因为没出太阳,就生出了一股阴森之气。

徐立心里有点不舒服,好像巷子尽头有着吃人的怪物。他刚想开口说是不是找错地方了,就见徐建国迈步走了进去。身后跑车的钥匙在叔叔手里,徐立只能硬着头皮跟了进去。

巷子并不是直直的一条,里面有很多岔路,那些小巷子同样的阴暗潮湿。徐建国很是熟悉这里的路,走的很快,徐立都有点跟不上了。

他们第无数次的转弯,终于来到了一扇门之前。

徐建国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语气温柔的不像话,“终于到了,咱们快进去吧。”

屋内的装修风格和它所处的环境大相径庭。

进门是一条甬道,两侧都是干净明亮的屋子。里面或是放置着精密的仪器,或是有穿着白大褂的人在讨论研究着什么。

徐立和徐建国在一间屋子前站定。

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里面坐了一圈人,一个男人站在白板前指挥着。徐立费力的辨认,发现那是一张这所城市的地图。里面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传来。

“下一步我们继续向南寻找排查与几位客户有血缘关系的人。明天,03,04你们两个人负责春熙路和南京路。02,07你们负责扬州路和贵……”

这时候一个一直坐在屋子角落的沙发上的男人走了出来,热络地同徐建国打着招呼。

“快,小立这是常博士,也是这个研究所的总负责人。”徐建国大力的拍着徐立的肩膀,颇有引荐后辈的意思。

和别人不一样,常博士穿的是黑色的风衣,戴着黑色的口罩。徐立笑着同他握着手。但常博士的目光很是让他不舒服,像打量一件货品一样上下扫视。

常博士引着他们去了封闭的手术室,给他们戴上各种器材,“一会儿会注射麻药,很快,不会疼,不会留疤。我会从中收取50%的利润,也就是说从你那抽取的十年,会有五年转给我。你叔叔也会给我相应的钱,你只要放轻松就好……”

常博士的声音开始远去,徐立迷迷糊糊的撑着眼皮,看着那个阴藏在黑色口罩后面的脸,隐约看到了黑色的东西逼近自己。这是什么……

他沉睡前好像听到了“嘶嘶”的声音……

常博士看着眼前失去意识的两个人,眼睛发出诡异的亮光,像是捕食者看到了猎物一般的兴奋。

他抬手取下口罩,露出的是黑色狰狞的口器,尖锐的牙齿上带有亮晶晶的粘液。纤细白嫩的手指渐渐变黑,越来越细长,甚至长出了绒毛,他俯下身“嘶嘶”地慢慢靠近徐立的脖子。

“哧——”是利器刺入的声音。

常博士看着那刚刚还昏迷的年轻人突然起身掏向了自己的心脏。嘶声道,“地下工作者?……你不是…只能附身在死人身上吗……”

黑影从徐立身体抽出,看着所谓的常博士一点点倒下,渐渐化掉,“他已经死掉了……”

与此同时,旁边的徐建国一点点变得干瘪,整个人像失去了水分一般,脸部肌肉凹陷,皮肤慢慢裹紧,成为一具枯枝似的木乃伊。徐立也倒在了地上,面色灰白。

小巷里依旧错综复杂,爬山虎伸出柔软的触角,蝇虫奋力的挣扎。

城市里高楼耸立,太阳日复一日的升起,格子间里的人彻夜工作。

下一次,蛛网又将结在哪里?

黑影早已离开,只剩一句喟叹经久不散。


未完待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