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走鬼魂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仙人”,带给了这个家庭100万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熟稔
2020-11-19 15:00


在现代农村依旧存在着“问仙求解”的陋习,也就是这种让人保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态度的“仙人”,带给了这个家庭100万,不过这100万不是挣来的,是用命换来的。

不知何时他母亲的身体开始变得越来越差了。

从可以从事简单的厨房帮工到连做饭都得休息的程度,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渐渐地有了头昏的症状,这样受累的身体,让他母亲的心,也慢慢留下了无法恢复的疤痕。

就这样的情况,折磨了他母亲一年多,但依旧没好。

期间他母亲也看了很多名医,无论是大医院的,还是深山旯旮的,依旧对他母亲的“怪病”毫无办法。

有的医生说他母亲得了焦虑症,有的医生说是颈椎突出压迫了颈部神经,有的道不出所以然来。

时过境迁,他母亲就再也不相信医生了。

可是情况依旧没变,一天吃的药比她一天吃的饭还多。于是就去求仙问道。

仙人说:“房子地理位置不好 ,旁边都是高楼,你家房子就像是被山围的山谷,不通风,没有生气,孤魂较多。”

他母亲说:“确实,房子两边都是高楼,但是前后没有高楼,挺宽阔的。”

仙人说:“主要是两边高楼挡住了风水,财神爷,神仙进不来,冤魂赶不走,易缠身。”

他母亲说:“那该怎么办呢?”

仙人道:“此事易办,只要在楼顶树立石敢当的牌位就可以驱走鬼魂,然后将厨房铸造在三楼,就可以避免底层鬼魂缠身。”

他母亲突然豁然开朗,好像觉得自己的“怪病”快好了似的。

但是他,心里却想着:“这不是忽悠人的嘛,我妈明显就是年龄大了,接近50岁的人了,加上自己上不了班,把自己急坏了……。”

于是回到家中,就开始按照仙人指点的做,很快就完成了。

完成之后,他母亲在三楼做饭,而且设施都是新的,住的地方高就是不一样,还要把餐具以及与吃饭有关的东西统统搬上三楼。

确实,感觉人也好多了,感觉住的高些他母亲的症状就少了些,精神状态也好些了。

时间兜兜转转又过几个月,他母亲的怪病也缓解了不少。

但是好日子依旧不长,在三楼做饭得天天跑上跑下,而且每次吃完饭其他人都走了,留下他母亲一个人,有点孤单。

天天上下楼梯,他母亲的腰也很痛,也不知,什么时候她的怪病又犯了。

不过这次差点要了她的命,一连几个晚上没有睡着,黑眼圈深得很,头昏的想自杀。

于是,没办法,又去找仙人指点。

他母亲说:“我已经按照你指点的照办了,为什么还是不好呢?”

仙人道:“这下情况有点不妙,有个鬼魂赖在你家不走了。”

他母亲说:“那该怎么办呢?”

仙人道:“你回家,买四个石狮子,然后放在屋顶四角,看看有没有用。”

他母亲道:“好”

就这样,他母亲又回家买了四个石狮子,放在了屋顶四角。

本以为可以睡个安稳觉,但是未能得偿所望。

于是又去了仙人那里,希望可以得到指点。

仙人道:“没办法了,只能搬开来住。”

于是依旧照办了。

然而,依旧未能得偿所望。

又去找仙人指点。

仙人道:“你住的地方离家太近了,得住远点。”

他母亲回家后,就开始思考另一件事了:买房子。

他母亲觉得,要租房子住太麻烦,而且这镇上哪有什么房子租啊。既然房子租不得,就买到城市里去。

就这样,他母亲踏上了买房子的路。

但是他却不同意,他认为,本来自己还在上学,还贷了款,家里没什么钱,市区里的房子贵,他不同意他母亲买房。

他母亲却说,现在的房子住不得,租房子又很难,即使租了也要寄人篱下,不好。这事我和你爸商量就好。

于是,在他母亲和父亲的商量下,就买了一套140平米的房子,在一所小学边上,需要60万,而且还没装修,对方要求两年之内付清,因为买的是私人安置房。

他父亲是做家具的,由于最近查环保很厉害,白天都不上班,直接上夜班,身体倒还健康,就是骨瘦如柴,看上去就像非洲难民,除了皮肤白一些。

他父亲的存折有20万,这是工作了20年存给他儿子结婚的,但是老实的父亲也没什么文化,也没办法,就付了款,还借了20万。

为了还债和付清房子的钱,就拼命工作,刚好厂里有个部门的人走了,于是他父亲就顶上去,一个人做两个部门的货,干三个人做的事。

每天基本上要加班到12点,一个月只有月初有一天休息。

他父亲实在忙不过来,就叫他母亲一起去帮忙,虽然得了怪病,但是还是可以做些轻松的活,减轻他父亲的负担。

由于做的活多,一个月工资除了花销,可以存2万,一年下来可以存20万左右。

就这样,努力了一年,把房子的钱付清了。

那年过年,镇上的人都认不出他父亲来了,父亲回家的时候,他也差点没认出来。

因为,长年加班和高强度的工作,他父亲的颧骨突出的吓人,脸就像披了一层皮的骷髅。

回到家中,镇上的人都在议论纷纷,父亲也不知道在议论什么,只知道,今年过年很少有人来他家了。


又到了一年一度开工的日子,他母亲和父亲开始去挣钱了。

他心里每每想到父亲这样子,不禁红了眼眶。

就在他母亲想着再工作一年就可以还完债,安心装修房子,来年去城里住。

意外发生了,他父亲被木板打到大动脉破裂,大出血,抢救不及时死了。

那一次他母亲也晕了过去。而他正在自己家中不得而知。直到去司法所签协议的时候,他还一直在车上哭。

经过协商厂家赔了100万。

后来债还了,房子也装修了。终于可以搬到城里住了,在收拾东西的那天,他没有收拾自己的东西,走的时候他也没和他母亲一起去,而是住在自己原来的家里。

后来没多久,他得知城里有个妇女自杀了,公安局的人来找他去一趟。

回来的路上心里一直想着有一天他父亲和母亲的聊天。

父亲说:“等还完债,我就不做家具了,太累了,去找些简单的事来做。”

母亲说:“等还完债,我们一家人就去城里住。你也不用这么累,我的身体也会好起来的。”

他的心歇斯底里地流着泪,眼睛早已看不清前方,发誓一定要从他这一代破除这陋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