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上有形形色色的人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爱不适合娇惯者,爱适合战士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陈寻
2020-11-19 13:00


我时常在想,若今后我为人父母,在做出某些选择的时候,我是否能同我的父母一样,勇敢且无畏,温暖而浪漫。

初一那年,我因为口无遮拦的毛病,被高年级女生在厕所围堵:

“贱人!放学去柳巷小道,如果敢告诉老师,你会死得更惨!相信我,我黎蔓说到做到!”

刚踏入中学的我,对新的环境充满了好奇和恐惧,对于校园小太妹的恐吓威胁,我极度害怕,但青春期的叛逆和自尊心不允许我显露一丝一毫的害怕。

放学铃如往常一样准时响起,我慢吞吞地起身收拾书包,我没有做“逃兵”。

出了校门,我后面紧跟着一群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化着笨拙的眼妆,书包一定要单肩背的女生。

我走在前面,狠狠地低着头,生怕有人看见我,又怕看不见我。

我尽量使自己看起来身体不那么紧绷,双手捏紧书包肩带,试图从它们那里汲取勇气和力量。

到了“约定”好的小巷,那几个五颜六色的头向我逼近,我的腿不听使唤地蹲了下去,身体蜷缩在墙角。

我没有哭,心里很清楚地知道这时候哭也没用。

其中一个女生将她充满指甲油味道的手伸过来,把我头发拽起,将我的脸使劲儿地往糙愣愣的水泥墙上蹭。

并时不时地对我吞云吐雾,刺鼻的烟味让我更加清醒。

我的眼角噙着泪,呜咽着说不出话,整张脸在太阳的炙烤下更为生疼。

我想奋起反抗,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替我哀嚎,我放弃了挣扎。

她们准备用垃圾堆翻来的烂毛巾堵住我的嘴,我下意识地想躲起来,却被拽着头发又拖回墙角,脑袋撞上了红砖。

红砖被鲜血浸染得更红了。

我强忍着不让泪水流下来,但是因为疼痛难忍,泪水还是不受控制地滴落下来,泪水流过的伤口在太阳的炙烤下更为刺痛。

就在我放弃了生存欲望的时候,新的希望悄然而至。

我隐隐约约听到从巷口传来的汽车鸣笛声,努力睁大眼睛去看,却是一片朦胧,眼镜已经碎成了玻璃渣,和我的心一样,碎得狰狞,碎得不堪。

这时只听见一个中年男子的一声怒吼:

“住手!给老子滚蛋!”

这熟悉的声音,每一分贝都在震颤着我的耳膜和我的心窝。

是爸爸来了,我笃定。

那几个五颜六色的脑袋闻声仓皇而逃,还仍不忘辱骂一番。

爸爸靠近时,用强有力的手臂拖住我,在看清了他满是灰的脸庞,我仿佛是溺水的人看到救命稻草一般,那一瞬,眼泪决堤,所有的恐惧和害怕在那一刻再也无需掩藏。

我用尽了全力才能哽咽出一句:“爸爸”。

那是我第一次觉得平日里最讨厌的汗臭味,竟让我如此想要亲近,如此令我安心。

那天夜里,客厅的灯一直开到凌晨三点,我也迟迟不敢闭眼。

只听到客厅有很小的啜泣声,那是我第一次听见爸爸哭,我无法原谅懦弱的自己。

爸爸说:

“如果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我也不配当爸爸。”

但是我想告诉爸爸的是:

爸爸也是小孩,也是第一次扮演这个角色,不必做得太完美,我喜欢就好。

这件事之后,妈妈送我去学了跆拳道,在武术学校里,我意识到拽头发和打耳光是没有技术含量可言的。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事确实能靠武力解决,但是它往往不值得人们歌颂和传扬,但有效的沟通也可以解决问题,而且沟通的效果比武力更胜一筹。

可能在有的人看来这算不上校园暴力,但于我而言,那是一个刚进入青春期的少女最灰暗的日子。

因为脸上的伤疤,那个学期我基本没主动抬过头,更不要说正视别人。

不过好在爸爸妈妈一直在给我正面的引导和鼓励,让我逐渐从一个自卑女孩的模型中走出来,接受自己,宽容过去。

我遂觉得我的心像一张新帆,其中每一个角落都被大风吹得那样饱满。

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我转学了,但我并不怀念以前,我只是感谢生命旅途中的每一个旅客,是他们成就了现在这个勇敢的女孩。

我时常在想,我是多么幸运才可以成为爸爸妈妈的女儿,陪在他们身边,互相滋养着彼此的灵魂。

他们不是文化人,也算不上权贵,但他们会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里给我足够的爱和温暖。

高二那年,手机坏了,和爸爸商量想买一部新手机,爸爸让我二诊考试考进班级前二十就买。

虽然在分了文理科之后,就一直没进过前二十,但是一想到可以用好成绩换购买手机的权利,我又充满了斗志。

为了朝这个目标奋斗,我每天早上会更早起来多记十个单词,午休时间缩短,晚自习后要多留一会儿整理错题,去教师办公室的次数也更频繁...

一个月后,二诊结束,全班第二十一名。

生活有时候真的比电视剧还狗血,却偏偏真实地发生在了我的身上。

拿到成绩单的时候我死死地盯住排名,脑子里不停地在想,如果那个导数题我不改答案,如果《过秦论》我背得很熟,如果我记得advocate的意思,我是不是也有可能在第二十,或是第十九?

后面看成绩表的人蜂拥而至,我只好退出来,黯然地回到座位。

有几个要好的同学在一旁起哄,说我这次进步很大,拿了进步奖金要请客。

可我始终开心不起来,就好像是在黑屋子里洗衣服,洗了很久很久,终于天亮,却看到衣服还是黑的,或是更甚。

后来放月假,爸爸还是带我去买了新手机,他告诉我:

虽然这次没有达到要求,但是爸爸仍然会履行承诺,因为爸爸更希望看见一个奋进、不服输的女儿。

相比排名和阿拉伯数字,他比我更在乎努力的过程。

可是我好像走得太快,已然忽略了奋斗路上的许多美好。

那时候的我突然发现紧紧盯着成绩单,愁眉苦脸的女孩子是真的不讨喜。

直到现在,我即将踏入社会,这些“人生哲学”仍常常在脑海回荡,我也努力地将这些运用在我的日常生活中。

第一次有人告诉我:

“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最棒的,这世界上有形形色色的人,但你是我唯一的珍藏。我在大后方,等你回来!”

这是三年前,我那平凡的父亲用他仅有的文笔,写给即将参加高考的我。

我时常在想,爱不适合娇惯者,爱适合战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