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礼物是一袋旧袜子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生日礼物是一袋旧袜子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徐大妹
2020-11-20 11:00


我叫董丽花,是一名全职妈妈,985大学毕业、进过大厂、混过管理层的那种。前几天早上我照例一手推着婴儿车,一手“提”着我女儿去上幼儿园。婴儿车里躺着我9个月大的儿子,他还在熟睡中。

之所以带着儿子,是因为我出来之后家里就没人了,担心孩子醒了找不到妈妈或发生危险;而“提”着女儿呢,因为这小女孩又哭哭啼啼不肯去上学,我心里气急败坏,劝说无效,只能“动武”,一路上半拖半拉,狼狈极了。

从家里到学校要走15分钟。准确地讲是成年人走路7分钟,但带上孩子就得走15分钟。沿路都是小食店、商铺,清晨都已经开张了,尤其是早餐店,门口熙熙攘攘,那些能够去上班的人都急匆匆地买一份早餐,再急匆匆地离去。这才是正常的生活。

“今天又哭啦?”早餐店的老板娘打趣道,繁忙的她居然也有空隙跟我喊话,因为女儿的哭声震天,想看不到都难。旁边的行人也都齐刷刷地看着我们,而我无暇理会,也已经习惯这种异样的目光。

走到半路,迎面走来同一个小区的张大妈。张大妈身材高大,体态丰腴,虽然已经年过六旬,但物质生活优渥,保养得宜,看上去非常矫健、干练,总是微笑着和小区里的每个人打招呼,有许多的老年朋友,许多年轻人也跟她成为莫逆之交。

一看到我,她就吃惊地叫起来:“你怎么又瘦啦?!你是生病了吗?”

我说我没生病,只是太累了,然后抱歉地笑笑,说我们赶着去上学,回头再聊。这时候的小妞已经停止了大哭,但是还在抽泣着,小脸蛋上爬满了泪水。——后来我才知道,这孩子是因为弟弟的到来分走了妈妈很多的关注,她心里缺乏安全感,所以老是无端哭闹,而我那时候不懂,总是粗暴对待她的情感需求。

好不容易把女儿送到了学校,我带着弟弟在附近的早餐店吃了份肠粉,回来的时候,小家伙已经睡醒了,爬起来,像一只小猴子一样好奇地看看外面的世界。为了防止他爬出来,我只好单手把他抱起来,推着婴儿车往回走。

啊,我要去哪呢?长期以来的疲惫不堪和孤军奋战,早已把我变成了一个虚弱的、对生活缺乏热情的苍白中年妇女。

每日在精力过剩的孩子和屎尿屁之间周旋,一个嗷嗷待哺,一个哭哭啼啼,于我而言,家是港湾,亦是禁锢。我不是我,不是有血有肉有灵魂的我,我只是一头行走的奶牛、干家务的机器而已。

就这样怅然走着,走上了上坡路,我在想这多像生娃之前的我啊,也曾经踌躇满志,在职场干得风生水起,成为全职妈妈后,当年工作的情景纷纷入梦,当真是“梦回吹角连营”;走完上坡路,就要走下坡路了,我又在想,这就是我在30岁开始生育之后的人生,因为没人帮忙带娃,所以不得不放弃工作,待在家里。

这时候路上的车已经渐渐密集,赶着上班的人们将车开得那叫一个生猛,一副“遇佛杀佛,见魔杀魔”的样子。

“我要去上班。”

我心里这样想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一辆电单车从我的右边超过去,我为了闪避他,本能地朝左边走了走,而车流就这样近在迟尺。我心里想,就这样吧,鬼使神差地进入了道路主干。就这样带着我的孩子一起去吧。懵懂无知的儿子并不知道他的处境有多危险,脸上带着稚嫩的微笑。他最喜欢车了。

“妹妹,你在干什么?”一声惊叫响起,我被人强行拖拽了一下,一辆白色本田汽车从我身边疾驰而过,将婴儿车直接撞飞。而我因为脚步不稳,抱着儿子一把跌坐在了地上,满身尘土。

大脑一片空白中,那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是张大妈,买菜回来的她刚好看到了我,然后及时拉了我一把。她又把我扶了起来,急切地问我有没有受伤,怎么那么不小心,跑到路上去了,都快被撞到了。

我心里一阵堵,突如其来的温暖显得那些生活里的寒冰更冷,我突然间就委屈地哭了起来,泪水如决堤的洪水,爬满了脸庞。儿子也吓了一跳,哇地一声就哭了。张大妈连忙帮我把孩子接过去,我知道她肯定看出我心里有事,只是不好问而已。

“啊,”那辆本田汽车在十几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一名女司机慌慌张张下车,我看到她脚上穿了红色高跟鞋,开车还穿高跟鞋。她“噔噔噔”地跑去看那辆婴儿车,那车撞到了护栏,已经严重破损,就像我现在的生活。她很紧张地确认了下里面没有婴儿之后,总算松了一口气,环顾四周就看到了我。

在确认我们没有受伤之后,她的气焰开始嚣张起来,“你怎么带着孩子还这么不小心?!你怎么当妈的”

“你怎么当妈的”,这句话很耳熟。每当孩子受伤了、生病了、夜里啼哭,等等等等,我老公就会问我“你怎么当妈的”。我心里的委屈达到了顶点,整个人像焉了的咸菜。我没用,我差点杀了我儿子,我在心里想。

张大妈帮我狠狠怼了回去,指责她开车穿高跟鞋,在这种小路开车过快,没有躲避行人等等,要是孩子在婴儿车上,那就是一条人命啊!

“你看你的车也没有什么损伤,就是擦了点皮,我们也没受伤,婴儿车也不用你赔了,就这样呗!”说得那个司机无话可说。

最后这位衣着光鲜亮丽的女孩只得撇下我们,独自处理后续事宜,清晨的凉风吹拂过她额头前面的刘海,我心里虽然有些愧疚,但也羡慕她的年轻和拥有的自由。

张大妈跟我一起回家,像没发生什么事一样跟我拉家常,询问孩子会爬了没有啊,一天吃多少次奶啊,如果太累就请个人帮忙什么的。我的心情在这一问一答之间也放松了很多。最后我说我没事,我就是有点累。

“谢谢,你救了我。”在分别后,我终于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救命之恩无论如何言谢,都不足以相抵。

张大妈热情开朗地说:“谢什么谢,大家都是邻居,有需要的时候拉一把是应该的。过两天我送你一样东西。”然后就走了。

过两天?过两天是我的35岁生日。但我觉得张大妈只是刚好撞上了我的生日。

每天送小妞上学,买菜,给儿子喂奶,洗衣服,收拾房间,带他在小区溜达,这是我每天上午的行程。

三三两两的老人和孩子聚集在小区中间的大草坪上,聊天,嬉戏,玩闹。我是其中唯一的妈妈。儿子挣扎着爬下婴儿车,要在草地上一试身手,我只好在旁边守护着他。虽然当妈妈让我失去了许多,但我也收获着孩子的亲密无间的情感。不期然间,有个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回过头,是张大妈。



我赶紧把孩子抱起来,跟她寒暄几句,再次表达了感谢。虽然我抑郁到有自杀的想法,但是内心深处,我还是不甘心的。从死亡的边缘走了一回之后,我开始自我反省,并试图抓住每一丝让生活变得美好的可能。

当然张大妈是不可能知道这些心路历程的,她还是满脸阳光的笑容,一如既往地关怀晚辈,甚至还情真意切地说了一句:“我什么也帮不了你啊。”

我赶紧说:“没有没有,你已经对我很好了。”

她把手里的一个袋子塞给我,说这是她孙子以前穿过的旧袜子,还保养得很干净的,孙子现在已经大了,这些旧袜子也没用了。虽然现在很多人都不喜欢别人送旧衣物,生活条件也好了,但是在老人家握着我的手说:“生活就是堆旧袜子”

我一时竟不知如何应对。说真的,我家的生活条件虽不算优渥,但也绝不需要节衣缩食,更不需要拿别人的旧衣物度日。但是面对老人家的一片诚挚情谊,我只能权且收下,并且表示感谢。
 
张大妈补了一句,她很想念她那个小时候的孙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