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我戴着前男友送的假项链,撞上了他的白富美现任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我戴着前男友送的假项链,撞上了他的白富美现任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三分钟小姐
2020-11-20 13:00


每天上班倒两趟地铁,搭三站公交车,工作996,还得面对无良老板克扣奖金,陆柔觉得自己是标准社畜无疑。

可即使是社畜,生活也得有尊严,有品质!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租金预算就那么多,如果住在公司附近,得与陌生人合租,每天面对马桶圈与地面上飞溅的不明液体。

为了享受一室一厅独立卫浴落地阳台,陆柔租在偏远的郊区。

为了提高生活品质,陆柔决定租辆车作为上下班代步工具。还打了小算盘,拉许巍与自己分担油费。

许巍是陆柔的大学同学,以抠门儿出名。许巍身材颜值都在线,大学时不少女同学往上扑,都被他拒绝了。

大家一度以为他是GAY,直到他为自己辟谣,为了省钱,不交女朋友。

没钱给女朋友买包,没钱请女朋友吃饭,没钱带女朋友四处玩耍,但仍挡不住各路小仙女自带钱包想与他约会。

但他还是拒绝了,因为交女朋友浪费时间,他要把有限的时间投入打工和学习。因此成为那一届学生里的清流。

陆柔也曾暗搓搓喜欢过许巍,只是后来被许巍室友的花言巧语蒙蔽了双眼,做了室友的女朋友。没想到后来室友没经历住金钱的诱惑,跟小三跑了。

兜兜转转,陆柔与许巍又成了同事。在PM游戏公司工作,996是常态,加班更是日常。

陆柔专门挑了个双双加班的夜晚,眼瞅着许巍下班时已经过了11点,掐准了地铁已经停运,陆柔立马收拾东西追上许巍,一起进了电梯。

“我送你回家吧?反正我们同一个小区,顺路,而且地铁也停了。”

“不用了。”

陆柔露出奸诈的笑容,“地铁都停运了,打车回去很贵的。”

就是算准了许巍是个吝啬鬼,陆柔提出,“上下班我都可以顺你,你帮我A一下油费,比打车便宜很多哦。”

许巍大步走出电梯,扔下一句,“不用,我坐公车。”

可是坐公车回去要花1个多小时,拼车回去才30分钟诶!

公车费1块钱,拼车A油费也不过20多块啊!陆柔觉得许巍不是在省钱,而是在浪费生命。虽然年轻力壮也不应该这样糟蹋自己呀!

陆柔在身后喊,“我送你回家啦!免费的!”

许巍已经上了公车。

陆柔油门一踩,空调一吹,光速回家,泡热水澡,敷面膜,这才是生活正确的打开方式。

身为社畜,将近凌晨才下班,已经够惨了,就不要再给自己创造艰难了。

周末是大学室友Linda的婚礼。陆柔和Linda算不上闺蜜,Linda邀请陆柔做伴娘团时,陆柔有点受宠若惊,欣然答应。之后才发现,真的是个团,竟然有十个伴娘,凑了个十全十美。

陆柔受宠的心劲儿落了一半,想着份子钱还得凑1000块,肉疼地想拒绝,但Linda说,“伴娘服都做好了,是Chanel(香奈儿)的高定,你身材这么好,衣服临时给别人也穿不了。”

确实,好东西不要浪费。陆柔还从来没买过一件Chanel的衣服呢。

俗话说人靠衣服马靠鞍,陆柔穿着一身Chanel,觉得自己气质都升华了。活脱脱女王变身。

虽然Linda说新娘团不用做什么,到时候一起摆拍就好,但陆柔还是提前到了婚礼现场,去新娘化妆间看看有什么要帮忙的。

推门进去,见到了她生平最讨厌的一张脸。

Linda热情地介绍,“柔柔你来啦,我给你介绍,这是我好闺蜜Emily,是今天的伴娘,等下你听她安排就好啦。”

Emily转过头,从头发丝到脚趾头都洋溢着优越感,“等下你站在队伍最后,撒玫瑰花瓣就好。”

陆柔绝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抢走她前男友的贱人,而且贱人穿着鱼尾裙,戴着闪亮皇冠,是站在新娘旁边的伴娘,陆柔是撒玫瑰花瓣的伴娘团,还是个伴娘团之一。

都说仇人见面非外眼红,但还未出招,已经高下立现。

“你去把玫瑰花瓣拿来吧。”Emily指挥道,“我要陪Linda化妆了。”

那发布命令的口吻与万恶的资本家、无良的老板简直一模一样。陆柔真想脱下鞋抽Emily一个大嘴巴,但看在Linda大婚的份儿上,暂且忍下。

玫瑰花瓣就在隔壁,放在金色的手提篮里,里面还有一个丰厚的红包,上面画着小心心,还写了一句,“辛苦了,宝贝!”

陆柔掂一掂红包,就知道比她随的份子钱多,真是有钱,任性。

从前总觉得Linda可爱,如今终于明白为什么觉得她可爱了,因为有钱人连可爱都格外有底气。

陆柔把玫瑰花瓣再送到化妆间时,发现大家正在手忙脚乱地找东西。

陆柔一眼就看见许巍,虽然都是同学,但这种随份子的活动他怎么会参加呢?

再一细看,他站在摄影师旁边,打着反光板,没想到他还有这能力,接私活的范围可真广!而且是在大学同学的婚礼上,竟然丝毫不觉得尴尬!佩服!

“刚才谁在化妆间?”Emily问。

大家纷纷表示自己才刚刚来。

Emily看向陆柔,“Linda的宝格丽项链不见了,就是红色经典款,和你脖子上戴的一样。”

顺着Emily的目光,大家纷纷看向陆柔,陆柔反问,“你的意思是项链长脚了跑到我脖子上了?”

“你急什么,我又不是说你偷的,就是让大家看看你戴的项链,帮忙找找。”Emily笑得充满善意。

Emily说话的时候,有人推门进来,正是陆柔的前男友孙冉,他也顺着大家的目光望向陆柔。

陆柔连死的心都有了,脸一下就红了,红到了脖子根。因为她脖子上戴的宝格丽项链,是假的。

自从被前男友劈腿后,就再也没戴过这条前男友送的项链。

当时孙冉振振有词,“虽然项链是高仿的,但我的爱是真的!”

呸!今天是被虚荣蒙了心才会用这条项链搭配Chanel的裙子。

“算了没关系,反正也戴腻了,我正打算买今年新款呢!”Linda说道,“也不是多值钱的项链,快别找了。”

“只有你不差钱才说不贵重,普通人想买正版还买不起呢。”Emily说着眼光轻飘飘瞅向陆柔。

陆柔硬是仰着脖子,愣是把假的宝格丽带出正版的骄傲。

后来趁大家不注意,陆柔偷偷去卫生间摘掉了项链。挺着光秃秃的脖子,坚持到婚礼结束。听说婚礼后,还有到大别墅闹新房的环节,陆柔提前退场了。

回到家,把Chanel脱下来,挂进衣柜,就像鹤立鸡群。一体式剪裁设计,手工刺绣,老巴黎珠宝纽扣,每一个细节都诉说着裙子与衣柜里其他物品的格格不入。

陆柔看着Chanel,就像看一个笑话。

关上柜门,用被子蒙着头,明明从一开始听到Chanel的伴娘裙,她就应该知道,这场盛宴和她属于两个不同的阶级。

陆柔在床上一直躺到天黑。直到有人来敲门。

敲了许久。陆柔才老大不情愿去开门,没想到许巍站在门外。

“你来做什么?”陆柔以为他也是来看笑话的。

“给你。”许巍从口袋掏出一个透明袋,里面正装着宝格丽的项链。

陆柔接过袋子,即使没打开,也能看出,这条项链是真的。“怎么在你这里?”

“在婚礼现场捡到的,你还给她吧。”

陆柔有点吃惊,所有人找了那么久都没有找到,怎么可能被许巍随便捡到?

而且天色这么晚了,一定是婚礼结束后,他又找了很久才找到。

心里突然就温暖起来,“你还没吃饭吧?我请你吃饭吧?!”

不等许巍拒绝,陆柔声明,“我请你,不用AA!”

自从项链事件之后,陆柔总是故意接近许巍。

在陆柔看来,一条二手的宝格丽项链至少也能卖万把块钱,许巍若真是贪财,才不会把项链还给她。

这说明许巍虽然抠门儿,但却是个正直的人。而且是个对她上心、关心她的人。

只是有点憨。欠调教。

陆柔上下班的路上,特意路过许巍身边好多次,每次都猛按喇叭,提议,“我顺你回家吧!免费的!不用A油费!”

许巍不仅不接受陆柔的好意,还一本正经劝她,“人要学会管理自己的欲望。不要总想拥有与能力不相称的东西。”

许巍示意,咱们这种底层社畜,本来住在郊区就是为了省钱,这烧钱的车还是别租了吧。

陆柔眼皮跳了两下,这车是她花刷呗透支租的,他怎么会知道?况且下个月奖金发下来,她就分分钟把花呗还上。

“不然你和我坐地铁吧?”许巍提议。

陆柔岔开话题,“我得先去公司准备晨会,我先走了。”一脚油门开远了。

都说从俭入奢易,从奢入俭难,陆柔才不要去挤人肉地铁。人若没有欲望,努力工作还有什么意义?辛勤奋斗不就是为了提高生活品质么?

自从热脸贴了几次冷屁股,陆柔也就不上赶着追着示好了。

然而没过两周,传来晴天霹雳。

有个组员被竞争对手挖了墙角,突然跳槽,这个组员负责几个重要的客户,临到要交游戏方案了,组员销声匿迹,撂了挑子。

老板大发雷霆。若是安抚不好客户,全员背锅扣奖金。

老板临时安排了许巍去救火,一是许巍前期也跟进了项目,更重要的是许巍活儿好。

组长还特意指派了陆与许巍一起出差。老板想的是许巍写策划和代码,陆柔做个漂亮的PPT,先把客户的怒火压下来。同时让其他组员加班加点出方案。

陆柔之前在许巍那里碰过一鼻子灰,所以出差也就公事公办,连飞机的座位都特意选得隔了老远。白天装着孙子去给客户道歉,晚上在酒店里写方案。

连着熬了一周,陆柔病了,重感冒。她边打喷嚏边恨自己,早不病,晚不病,偏偏挑马上要交作业的日子病。

为了确保在一周之内给客户交一个暂且满意的答卷,陆柔抱着电脑去了许巍的房间。

陆柔先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当面沟通,效率高一些,明早就要给客户交方案了,我在你这里加班。”

陆柔目不斜视,盯着自己的电脑,除了游戏方案,一句多余的话都不和许巍说,省得他觉得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以为自己对他有意思。

倒是许巍听出了陆柔浓重的鼻音,“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不然你回去休息吧。”

“那怎么行!我得把你的游戏框架加到我的PPT里,不然明天怎么交差?阿秋,阿,秋!交不了差,老板发火,又得扣奖金。”

陆柔说的是大实话,她每个月的花销都是可丁可卯精准计算,从房租,油费,车的租金,到每天的星巴克,周末的网红餐厅,她是有计划的月光族,在能力范围内最大程度提升自己的生活品质。

她可不能接受被扣奖金。

而且陆柔知道,奖金也是许巍的命根子。

“你去休息吧,我帮你做。”许巍说话的时候,头也不抬,手指噼里啪啦敲着键盘。听起来既不诚恳又很敷衍。

就像说,我请你吃饭吧,你可千万别答应,我就是客气一下。

“别,”陆柔头一昂,擤了一把鼻涕,“谢谢,不用,我能行。”

许巍不再坚持,陆柔就知道,他只是客气一下,一点都不走心。

陆柔掐了一把大腿,让自己打起精神,只是眼神越来越差,屏幕上的一行字,越看越像两行字。

陆柔做梦都在做PPT,第二天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许巍房间的地毯上,电脑在自己手边,挣扎着最后3%的电量。陆柔立刻惊醒,瞅着PPT还停留在昨天晚上的地方,而窗外天已经大亮。

卧槽!她竟然睡着了!

许巍正从房间外刷卡进来。

“你怎么在外面?”陆柔问。

“楼下吃早餐啊,酒店房间不是含早餐么,免费的,不吃浪费。”

陆柔真想爆粗口,他怎么还有心情吃早饭!交不了方案他们两个都得被罚,“你为什么不叫我醒来?”

“叫了,没叫醒,你睡太沉,还打鼾。”

陆柔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还不如昨天晚上不要逞强,让他帮忙做,自己回房间床上睡呢!

等下怎么给客户交代啊?只能说电脑烧坏了,文件损毁了,不过没关系,所有的素材都在脑子里,然后现场靠忽悠吧。

陆柔给自己灌了两杯黑咖啡,胃里空荡荡地拧巴,差点窜稀,坐在会议室里比英语口语考试还紧张。

只见许巍从容地放着PPT,给陆柔做了一半的PPT加了后半程。许巍讲完时,会议室甚至响起了掌声。

他竟然骗了她。陆柔看向许巍,他的黑眼圈那么深,他昨晚压根儿就没打算叫醒她吧。

客户对迟来的方案非常满意,亲自给老板打了电话,让尽快提交游戏的完整版。

走出客户的办公楼,陆柔主动示好,“辛苦你了,我请你吃饭吧?好不容易来成都出差,我请你吃串串吧?”

这一次许巍终于没有拒绝。

在麻辣锅的刺激下,陆柔的鼻塞神奇地好了,喝了半杯扎啤,变得话多而兴奋,叽里呱啦说了好多感谢的话。

许巍却淡淡地说,“记得开发票,回去可以报销。还有不用感谢我,我是怕你拖累我。”

亏着陆柔喝多了,手脚有点不利索,才没有把红油锅底掀起来泼在许巍的脸上。战友情深的气氛瞬间被破坏了。

说好是陆柔请吃饭,最后却是许巍结了账,还好可以报销,不然又要被他念叨。

许巍要来搀扶微醉的陆柔,被陆柔用力推开,但拳头打在他身上就像落在了云朵里,最后连陆柔自己都软绵绵靠在了许巍肩上。

再醒来时,陆柔躺在酒店自己房间的床上,床头有白水,还有感冒药。陆柔脑袋有点疼,许巍这是关心她?

去机场的路上,陆柔拿出感冒药,问道,“你给我的?”

“对啊,你有病,要吃药。”

陆柔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我是问你,为什么专门买药给我?为什么对我好?”

许巍大概没想打陆柔会这么直接,回答道,“因为,到了北京,出了机场,可以搭你的车回家。不然还得打车,很贵。”

算你狠。陆柔把感冒药塞进包,没有再搭理许巍。

不知道是气许巍钢铁直男,总能把天聊死,还是气自己竟然以为他关心她。

而陆柔似乎,确实有这么一丝期待,期待许巍是关心她的。

回京后,没想到虽然安抚好了客户,但奇葩领导还是克扣了大家的奖金,美名其约奖金延迟发放。

看着到手的工资,陆柔觉得心好痛,交了房租就租不起车,租了车就凑不齐房租。

精致的生活怎么就这么难!再看看信用卡、花呗账单,觉得自己满脑门都写着穷。

属于社畜的精致穷。真是逼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实在没办法,陆柔开始接私活,做PPT美化,在公众号上写软文。因为形象美气质佳偶尔还能接到一些给淘宝卖家试穿衣服摆拍的活儿。

有个找过她好几次的卖家问,“新上了一批泳衣,拍不拍?价格比拍连衣裙高一倍。”

卖家打过好几次交道,人也不坏,但陆柔总觉得泳衣有点像擦边小电影。

但转念想想,去游泳的时候满池子人穿的都是泳衣,也没有觉得怎样,给自己洗脑之后,就欣然接受了。

拍摄现场有好几个姑娘,都是萝莉的长相,女优的身材,拿着三点式互相比划。

陆柔像个另类,在连体裙装区挑挑拣拣,猛地被人拉住手腕,一回头,是许巍,他手中还拿着反光板,原来他也接私活。

“你来这里做什么?”许巍问。

“摆拍啊,”这不是明摆着么,看不出来么?

“你被淘汰了,你走吧。”

“老板叫我来的!哪有淘汰的环节!”陆柔急了,还有账单等着付呢。

许巍附身贴近陆柔的耳朵说,“我看了登记表,你把自己的年龄填小了10岁。老板说了,只要二十多的小姑娘。”

陆柔狠狠瞪了许巍一眼,“你断人财路是要遭天谴的!”

关键是再不交房租,就要被赶出去了,陆柔才不想和别人合租,想一想和陌生人共用一个马桶,她就便秘。

总是有人不冲水,马桶总是堵,水总是浑浊,之前有一次下班回家还看到室友上厕所不关门。

那个时候,前男友总是劝她,忍一忍就好了。等攒够钱买房就好了。

这世界上根本没有等,所有美好的事物都不要等,等着等着前男友就和别人跑了,剩下她一个人面对龌龊的马桶。

“你是不是缺钱?我借你。”

陆柔瞪大了眼睛看着许巍,一毛不拔的他怎么会主动借钱给她。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许巍的脑袋烧坏了?

还是,他竟然、真的、反套路的喜欢她??陆柔的脑袋里已经出演了80集的电视剧。

“按同期理财收益付息给我。”

擦?是附带条件的?啪,小鹿乱撞的心撞在墙上,猝。

陆柔狠狠地扔下泳衣,“成交。”

陆柔退到一旁,看许巍举着反光板找各种角度打光,趁拍照的间歇快速地改变拍摄场景。

摄影师夸,许巍的布景就是比别人的好看。陆柔喜滋滋地,像自己被夸了一样骄傲,那当然,他做的游戏场景也比别人酷炫。

一直等到天黑了收工,陆柔提议去撸一顿,因为在成都时是许巍付得钱,陆柔坚持要回请一次。还是串串香,红油锅。

喝酒之前陆柔催着许巍,“赶紧转账,别等下喝醉了不记得手机银行密码。”

“那你答应我,把车退了。”

“那不行!那是我心爱的坐骑!没有它我怎么上班啊!?或者,”陆柔眼珠子咕噜噜一转,“你跟我合租吧?咱俩搬到市区,咱俩的租金加起来应该可以租个还凑活的房子。”

“我不要。”

“喂!我是看得起你才与你合租的!不然为什么我住在这么偏远鸟不拉屎的地方?还不是看不上别人,只能自己租一居室,预算又有限。”

陆柔说完这番话,也觉得自己话里有话,她这是向许巍抛出同居的橄榄枝?

脸不由地一红。她不会是喜欢上同一个人两次吧?

许巍喝了一大口啤酒,“我要回老家了。”

“啊?我还以为你会一直留下来。”陆柔的粉色幻想突然破灭,“我们来北京念书,来北京工作,不就是为了北京的平台,北京的机会,为了留在北京么?”

见许巍不为所动,陆柔拍着桌子强调,“这里是大北京诶!是多少人梦想的城市!”

“不是所有人想留都能留下来,不要企图拥有和自己能力不相符的城市。”

“你不试怎么知道啊!你明明有能力留下来!!”

许巍没有接话,低头弄着手机。

滴滴,陆柔的手机响了,是许巍的借款入账了。

许巍没有再提车的事儿,拿了一把串串,放进变态辣的锅里,辣得眼泪都出来了,咕嘟咕嘟猛灌啤酒,然后说,“以后泳衣、内衣的淘宝都不要拍,一个人在外地,要懂得保护自己。”

许巍冷不丁冒出的这句关心又暧昧的话让陆柔一愣,“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你是不是喜欢我?”

许巍自嘲,“我有什么资格喜欢你?”

陆柔又不是皇亲国戚,又不是英氏皇女,也没有万贯家财要继承,喜欢她需要资格么?

不过陆柔已经喝多了,拍着桌子说,“恋爱面前人人平等,不要妄自菲薄!”脑袋差点栽进锅里,还好被许巍扶住了。

许巍最喜欢的就是陆柔这股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劲儿。

孙冉和许巍是大学室友,上大学时许巍就常见这个小姑娘总往男生宿舍跑,大摇大摆坐在孙冉的床上,一点都没有别的姑娘的羞怯。

大学毕业时有的情侣分手了各奔东西,有的情侣一起回老家了,只有孙冉和陆柔这一对心比天高的小情侣要留在北京。

许巍还记得,那是毕业后的一年,孙冉过生日,陆柔定了KTV,招呼了还在北京的几个同学聚一下。

许巍到的时候看见KTV里有两个人,一个是孙冉当时的女朋友陆柔,一个是孙冉后来的女朋友Emily。

Emily直截了当地说,“我喜欢你的男朋友。”

陆柔理直气转地回,“可是他又不喜欢你。”

“他现在不喜欢,不代表以后不会喜欢。他入职的时候目标是做基金经理,但是却被放到行政岗,处理各种杂七杂八的事务;

“我可以给他转岗,给他资金池,给他运营的权限;我可以让行业内顶尖的基金经理带他,我甚至可以保证五年之内让他成名,你能给他什么?”

Emily的反问让陆柔哑口。

“你戴的宝格丽项链很漂亮,可惜是假的。就像你们对美好生活的幻想一样,经不起推敲。你以为北京欢迎你,那只是你的错觉。”

许巍也是大开眼界,从来没见过抢别人男朋友抢的这么理直气壮。

出于同学道义,他正准备推门而入,只听陆柔说,“人往高处走没有错,但是,他若能因此离开我,有一天也会因此而离开你。背叛主人的狗任谁也留不住。”

陆柔竟然把自己的男朋友比做狗。大概是从那一刻,许巍真正注意到这个女孩子。

她明明被狠狠揍到在地,却仍要挣扎。

后来很快孙冉换了女朋友,事业也风生水起。

许巍眼看着陆柔从一个省吃俭用攒钱买房的学生妹,变成了一个精致时尚的996职场女王。

她似乎正在用她的方式来抗争,与这个本就不公平的世界抗争。

陆柔醉了,靠在许巍的肩上,闭着眼睛唱,“北京欢迎你!”

陆柔食言了,这一顿饭又是许巍结的账。她又一次欠了他。

许巍背着陆柔,从串串香走回小区,陆柔边唱边问,“你是不是喜欢我啊?我很好的。”

许巍温柔地笑了笑,“我知道你很好啊,还知道大学时你给我写过情书,可惜你意志不坚定,而且看错了人。

“上大学时,我就知道,我来北京不是为了留下,而是为了离开。我无法陪你留在北京,也不舍得带你回家乡的小城市。

“我妈妈是高危产妇,怀孕时就被医生警告过最好不要生孩子。但她不听劝,生我时脊柱裂开,在鬼门关走了一遭,醒来后下身瘫痪,一辈子都在吃药。

“家里本就不富裕,有了我之后更是雪上加霜。我的命不是我自己的,我这一生是来还债的。

“所以才说,我没有资格喜欢你。”

许巍走得很慢,一公里的路走了半小时,“北京很好啊,可是我要回家照顾父母了。”

正是因为陆柔喝醉了,许巍才说了这些话。

人们以为人们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但只要努力就可以改变命运,但其实,人们连自己一生要走的路都无法选择。

就像他注定这一辈子都要还债。

许巍把陆柔送回家,从包里掏了钥匙开门,把她放在床上,正准备离开,陆柔攥住了他的手。

“我不喜欢和别人合住,可是一个人住又很寂寞。”

陆柔的脑袋像搅拌机开始旋转,她还有好多话要说,她早就知道许巍为什么抠门,为什么不交女朋友,为什么拼命攒钱,可那又怎样呢?

那就比别人更努力,赚更多的钱,更好地孝顺父母,还要更灿烂地活着,才不枉爸妈给的生命。

陆柔开始打鼾了,可是还攥着许巍的手。攥得紧紧地不放开。这小子就是脑袋太直,欠调教。

第二天醒来时,陆柔口渴干涩,刚好床头刚好放着一杯蜂蜜水。咕嘟咕嘟喝下去,决定趁脑袋清醒,得和许巍好好聊聊。

洗漱后去上班,发现许巍没有来。老板说,许巍上周就递了辞职信,不会来了。

陆柔立刻给许巍打电话,已经没有人接听,查看银行账户,比预定的许巍借给她的钱,多了足足10万块。

一毛不拔的许巍,怎么会给她多转10万块。陆柔有点慌。

拼命给许巍打电话,他不接。在同住的小区里,喊着许巍的名字,被许巍的室友听到,室友告诉她,“许巍已经坐凌晨的火车离开了。“

“他怎么走得这么突然?家里出什么事了吗?”

“就是赚够钱了,打算回家孝敬父母吧。好多生活日用品都送给我们了,应该是不打算回来了。你需要什么,也可以来挑两件。”

陆柔跟着室友去了许巍曾经居住的屋子,那是客厅的一个隔断,放着一个单人床一个书桌,地方小到捉襟见肘,房租也出奇地便宜。

室友让陆柔自便,然后回了自己的房间。

陆柔无法想象,许巍明明和自己做相同的工作,工资不会差别太大,自己是月光族,而许巍竟然攒够了孝敬父母的钱,他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

坐在许巍的书桌前,看到桌面上刻着一行又一行小小的字。

不要与命运抗争。

被划掉,改成,我要掌握自己的命运。

被划掉,改成,做一只安分守己的社畜。

后面多了一行,我喜欢她。

被划了很多条横线,像是要用力抹去。

改成,我是来还债的,我不配谈恋爱。

又加了一句,真的好想像她一样与生活抗争。又傻又可爱。

这一句也被划掉了,改成,北京,再见。

陆柔摸着用小刀划下的字迹,觉得许巍真是钢铁直男,真是蠢货,他以为他带着从北京赚的钱回到家乡,承欢膝下,他就会甘心吗?他一辈子都不会甘心的。

陆柔打开手机,给许巍发信息,“想要像我一样与生活抗争,就回来啊。我答应你把租的车退了。”

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你可以搬来与我住,连房租都省了。”

真是恨铁不成钢的蠢货。

承认一句喜欢她是很难么?陆柔满脸都是旺夫相难道许巍看不出来么?物价早就通货膨胀了他攒的钱够孝顺父母几年?陆柔真是恨不得把许巍的脑袋掰开看一看。

许久许久,许巍才回道,“我会做家务还会做饭,与我一起住,你赚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