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旁观者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旁观者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剁椒鱼头
2020-11-20 17:01


我还记得第一天见到莉莉时的场景。

午睡的起床铃柔缓地响起,我睡眼惺忪地从手臂上将头抬起,就对上了一双满是笑意的大眼睛。

我打了个激灵,一下子不仅睡意全无,连魂都要飘了。

她的皮肤有些黑,未经修整的浓密眉毛透露着张扬与野性,高挺的鼻梁下,还有一张烈焰红唇。

她肯定违反校规涂口红了。

也许是不满意我的呆板反应,她嘴角一扬,用手恶劣地在我额头上弹了弹:

“回神啦!很高兴认识你,我叫李莉。”

说完,她就像风一样很快地跑掉了。

“真是个莫名其妙的人。”

我带着埋怨喃喃自语,却被同桌扯了扯袖子,她低声告诉我:

“你最好离那个人远一点,听说她不干净。”

我也没想到还会再见到莉莉,而且是在光荣榜上。

每次考试过后,学校都会发布各个年级的优秀排行榜,前十名会贴上照片写上分数。

而高二理科榜第一名,赫然就是她。

她的照片和旁人有些不太一样,别人基本都是严肃紧绷着,活像被人欠了五百万,顶多有一两个微微翘着嘴角。

只有她,笑得露出了两个酒窝,自信且肆意。

李莉,681分。

比第二名高了整整21分。

或许是学霸的光环太闪耀了,一下子就冲淡了初次见面她给我的神经质印象。

我觉得,这可能就是天才的怪癖吧。

我更加没想到的是,我和学霸竟然成为了好朋友。

女生的友谊总是来得莫名其妙,或许一本书就可以认定对方。

那天早上由于闹钟出了点小问题,我起得稍微有点晚,等我一路小跑到学校门前报刊亭的时候,我最心爱的《中国国家地理》最新一期已经销售一空了。

正当我垂头丧气准备进学校上早课的时候,我的肩膀被拍住了,一本崭新的《中国国家地理》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喏,借给你,记得还。”

是莉莉。

不过我当时已经被失而复得的喜悦冲昏了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抱着她给我的书,激动地说:“好的,谢谢大神!”

后来我才知道,她和报刊亭的老板关系挺好,什么热销杂志通常都会给她留一本。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经常找她借一些热门杂志,一来二去,也就熟悉了。

我也没想到还会再见到莉莉,而且是在光荣榜上。

每次考试过后,学校都会发布各个年级的优秀排行榜,前十名会贴上照片写上分数。

而高二理科榜第一名,赫然就是她。

她的照片和旁人有些不太一样,别人基本都是严肃紧绷着,活像被人欠了五百万,顶多有一两个微微翘着嘴角。

只有她,笑得露出了两个酒窝,自信且肆意。

李莉,681分。

比第二名高了整整21分。

或许是学霸的光环太闪耀了,一下子就冲淡了初次见面她给我的神经质印象。

我觉得,这可能就是天才的怪癖吧。

我更加没想到的是,我和学霸竟然成为了好朋友。

女生的友谊总是来得莫名其妙,或许一本书就可以认定对方。

那天早上由于闹钟出了点小问题,我起得稍微有点晚,等我一路小跑到学校门前报刊亭的时候,我最心爱的《中国国家地理》最新一期已经销售一空了。

正当我垂头丧气准备进学校上早课的时候,我的肩膀被拍住了,一本崭新的《中国国家地理》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喏,借给你,记得还。”

是莉莉。

不过我当时已经被失而复得的喜悦冲昏了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抱着她给我的书,激动地说:“好的,谢谢大神!”

后来我才知道,她和报刊亭的老板关系挺好,什么热销杂志通常都会给她留一本。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经常找她借一些热门杂志,一来二去,也就熟悉了。

高考前大概两个月,莉莉已经有好几天没来学校了,我去问她的班主任只是说家里人给她请了假,但她的电话却一直打不通。

我有些担心她,就找老师要了她家的地址,准备去看看她。

那是县城里有名的脏乱区,据说政府出了款明年准备拆了重建

在那一片密密的筒子楼里,就有莉莉的家。

我敲了敲门,没有人应。

我再次用力敲了敲,还是没有人应。

我大喊了一声:“莉莉,你在吗!”依旧没有回应。

我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准备离开,“吱嘎”一声门开了,可还没等我开口,一只粗糙有力的手便将我拽进了门内。

屋内一片昏暗,里面弥漫着一股烟味、酒味、腐味混杂而成的恶心气息,令人作呕。

我被屋里的人重重摔在了地上,他跨坐在我的身上,抓住我想要逃离的双手,我的脑子一片空白。

只记得我当时有大声呼喊,可是,没有人来救我。

我绝望地闭上眼,那只粗糙的手就在我的身上游走,耳边还能听到他粗重浑浊的呼吸声。

我以为我一生就这么完了,却没想到身上的男人发出了一声痛苦的低吼,停下了动作,有温热的液体掉落在了我的脸上。

我睁开眼,是血。

而莉莉正拿着一把闪着银光的长刀,一刀又一刀狠狠地刺进男人的后背。

她衣衫不整,露出的皮肤隐约能看到片片青紫,她的表情狰狞,不同于往日的自信阳光,那个时候她的眼里只有穷途末路的疯狂和解脱。

或许是看到我睁开了眼,她迅速补了几刀,便用力将趴在我身上的男人踢开。

她把惊魂未定的我拉了起来,又找了件校服披在我的身上。

她像初次见面那样弹了弹我的额头,语气却没了高兴,只剩下疲惫:

“呆瓜,对不起。”

便像风一样跑走了。

我没能拉住她。

后来,警察来了,他们低声抚慰着我并将我带走。

我走出那扇门的时候,外面围满了人,他们像露天看戏一样窃窃私语,评头论足,旁边站着维持秩序的警察。

原来,有这么多旁观的人。

他们或许看到了我被拽走,也听到了我的求救,又看着莉莉带着血冲了出去。

最后,不知是谁,报了警。

死者是莉莉的继父,而莉莉的生母前几年就因病去世了。

那些问题突然明明白白就有了答案。

只是,我还是没有弄清她为什么想和我做朋友。

这个答案,我可能永远都听不到了。

这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莉莉,她的号码我再也没有拨通过,发的短信也都石沉大海。

有人说,她被抓起来坐牢了,也有人说,她已经死了……

再后来,我大学毕业成为了一名法律援助所的律师,同时我也在努力学习防身的功夫。

我想,我永远不要再做旁观者了。

我想抓住她。

哪怕已经过去了很多年,我还是会时常想起莉莉,她真的是个很特别的女孩子,如果我能抓住她就好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