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一对对那个乌鸦树枝上歇
散文

散文:一对对那个乌鸦树枝上歇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吴爱萍
2020-11-22 09:00

盛夏的夜晚,燥热慢慢地褪去,水塘里的蛙声也渐渐地停了。月亮晃悠悠地升高了,像美女那含情脉脉的眼睛,细细地打量着这古朴而祥和的村庄。

乌鸦夫妇也出来乘凉,公鸦洛奇羽毛洁白,光滑,特漂亮、精神,他是单位退下来的领导,一把手,曾经很有实权的单位。母鸦迷黎是一只非洲白颈鸦,胸前一圈白,像戴了一条项链,看上去很有气质,是一名超市的导购员,那个很火的老少恋。夫妻鸦停歇在一棵古老的弯枣树上,偎依在一起。

母鸦仰起头,满眼的爱意,看着公鸦说“人类说我们长相难看、声音低沉、沙哑、怪异,凄惨、破锣嗓门,歇后语都有“乌鸦唱山歌----不堪入耳”。

“傻瓜,身体是父母给的,我们没法改变,这不是我们的错。鸟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评价一个鸟不是取决于外貌,而是内心是否善良、是否智慧、是否懂得感恩、是否有孝心、做事是否坚持、心胸是否宽阔。外在不重要,鸟品才重要”公鸦摸了摸母鸦的头说。

“她们还骂我们和圈里的肥猪是一个货色,说我们的内脏也是黑了心”母鸦搂着公鸦的胳膊点了点头,又说。

“错了,宝贝,你忘了乌鸦反哺吗?我们孝顺、感情专一,一夫一妻制呢,我们乌鸦凝聚力大,集体观念强,又会搞好团结。我们揪其它动物的尾巴,没有欺软怕硬,只是觉得好玩,那是调皮,不是邪恶”。公鸦在母鸦的额头亲了一下。

“可是人类讨厌我们,说我们是晦气的鸟,说我们代表不吉利,是一个不太欢迎的存在。想起来就生气”

“笨蛋,你的情绪怎么由别人左右?我们喜欢吃腐肉,经常出现在垃圾堆和腐化的动物尸体上,是大自然的清道夫呢!我们嗅觉灵敏,能嗅出去世前人内脏腐烂的味道。我们没有带来不吉利,只是客观存在被我们先知先觉罢了。我们鸦类脑容量大、智商高,会制作并利用工具捕食,会把坚果摔在马路上,让车碾碎后再进食。会遵守交通规则,还会教育孩子,你忘了《乌鸦喝水》了吗?我们记忆力超群,是鸟中之最,语言表达能力也出色,他们人类才一根筋,思维定势呢!古有“乌鸦报喜,始由周兴”的传说,讲的是周武王准备攻打纣王时,一大群乌鸦在王宫上空盘旋,周武王和大臣们认为这是吉兆,随即大举进攻,成功拿下胜利。我们乌鸦还是满族的神鸟,现在北京故宫还是我们乌鸦的聚集地。英国人将我们视为国运的象征,还有专门的渡鸦官照料我们的生活,尼泊尔人把我们看作神的使者,并且设有乌鸦节呢!”

公鸦接着说“当然金无赤金,鸟无完鸟,如果人类欺负我们,我们就会凭着非凡的记忆力,记住了他们的相貌,开始群起攻击,或者向他吐口水,是不是有些非君子?”

母鸦抱怨道“那是我们在自我保护呢”

公鸦深情地看了母鸦一眼“是啊!很多事情是没办法用对错来评判的,但心理不要有仇恨,否则是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为别人的错误买单”

“我最受不了的是人类平白无故说我们是‘乌鸦嘴',真是信口开河!无须有的罪名。我们只是喜欢说话、爱玩笑罢了,又没有针对谁,也从来不八卦。说我们一大把年纪了,还像二十岁的青年一样浪漫。哼!”母鸦嗔怪道。

“一个人说的话,若90%以上是废话,他就快乐,废话没有目的性,容易让人亲近。而幽默从某种意义上讲是人与人之间的润滑剂,有益健康,延年益寿呢!况且,我们永远不知道在自己在别人的口中有多少个版本,也不会知道别人为了维护自己而说过什么诋毁你的话,更无法阻止那些不切实际的闲言碎语,而我们能做的就是置之不理,更没必要去解释和澄清,因为懂你的人永远相信你,不懂你的人百口莫辩。至于说二十岁,没有不好呀,管他说几岁,开心万岁!”

“说我们自以为是、孤芳自赏、自命清高”

“若果你想按别人的期待活着,你就活不好自己的一生。我们要学会和不同的声音共存,包括杂音和噪音。因为不管你有多好、多对,都会有人说长道短、指手画脚,没有不被评说的事,也没有不被议论的人。别人有说话的权利,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多半辈子过去了,没必要取悦谁,不做昧良心的事就行。有时可能人们看鸦的角度不同,个人的认知水平不同,或者成长环境不同,所以怎么评价都不重要,还是有时间好好爱自己吧。”

“那他们还说‘天下乌鸦一般黑呢'”公鸦笑着说。

母鸦嘟着嘴说“谁说的?太绝对了吧?你清正、廉洁,别人送上门的红包你都一律拒之门外。怎就一般黑了?一次我收了一矿老板的两箱苹果都被你骂着送还,幸亏那次没收,听行贿者的老婆说,纸箱里面有一个十万元的信封呢!想起来就后怕,否则你的余生就要在监狱度过,你那身体怎能受得了?钱财乃身外之物,我们不攀比,也不占便宜,现在可以说天堂上过日子了,钱多了也没用,亲人平安、健康、快乐就够了。再说拿着别人的钱心不安。你是白乌鸦,84漂白过的乌鸦,你还教育孩子‘不能手心向上地索取,别人给你的,就算再好,他随时可能会拿走,只有手心向下的辛苦,才是最踏实的、最有安全感的、最长久的'”

“哦?怎么活通透了?我好像记得某某人曾经说过‘有钱能使鬼推磨呢!'”

“我不承认,有证据吗?录音了吗?是你老年痴呆了吧?”母鸦给了公鸦一粉拳。

“那请有钱人、大领导给奴家买一款范冰冰同款的包包”母鸦讽刺道。

“没问题呀!睡梦中给你买两个,小菜一碟”

夫妻鸟逗着乐,一起飞回了鸟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