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一封告别信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一封告别信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本道为自己带盐
2020-11-23 19:00

我又来了,只是这一次,是来告别的。

我说过会一直做下去的,但最终还是要走了,就像有些人,说过无数次双双终老,最后也同样消失不见。人都是会变的,这短短几个字就说完了所有故事。

这个号有一年了,一年的时间,可以很长,也可以很短,取决于经历了什么。很不幸,我的经历不太好,发生了许多不该发生的事,遇见了一些不该遇见的人。

我就要离开啦,去往一个陌生的国度。并没有什么不舍,也没有憧憬,就这么淡然的等待着一切。我时常想,这个世界那么大,有无数个角落,发生过无数悲欢离合,故事永远说不完,只是能说的故事,就到此结束了,冷暖自知吧。

这段时间也写过几篇文章,想了很久,还是不发了。那些矫情操蛋的文字,最好的结局应该是被时间遗忘。偶尔也会驾车闲逛,去到陌生的地方,没有什么目的,只是想看看。某一天,我一路向西驱车千里,想知道道路的尽头是什么。中途吃了碗面,看着那些食客的欢声笑语高谈阔论,突然觉得毫无意义,我根本走不到尽头,或者说,这就是尽头吧,哪里不是一样呢。

又是年关,这个冬天有些冷。整个年都会被雨雪覆盖,只是我期待的白雪还没有到来。我生起一堆火,架上一壶老酒,红泥小火炉,绿蚁新醅酒,挺美的。只是我温酒以待,却等不来那个促膝长谈的人,烈酒入喉,独自回忆那沉醉在风中的欢喜温柔。

希望离开前能下一场雪吧。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也许几个月,也许三五十年,又或许是一辈子。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曾经有多热烈,以后就有多无情啊。

不要说以后了。

佛祖说,恨不止恨,唯爱能止,无论遇见谁,都是生命中该出现的人。感谢你们的出现,感谢你。以前我对这些总是嗤之以鼻,这世上哪来的神佛,只有魔。我对人说,你看那禅字怎么写的,甲衣双口,有欲有求。后来发现,我少说了个“一”,那个“一”,是万物。

万物有生,万物不觉,万物俱灭。

觉所觉空,空觉极圆。空所空灭,生灭既灭。寂灭现前。

我不信佛,更没有按照经文去修炼,我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和感受去理解这些文字,然后发现,很多佛经都充满了哲学意味。

有个问题一直没弄明白,长寿面明明是挂面做的,为什么叫长寿面。我宁愿早点挂掉,也不想长寿。今天是我生日啊,虽然已经转钟。在我看来,生日快乐四个字仅仅只是四个字而已,都是随口一说,我却要微笑着对每个人说谢谢。要祝福的话,请祝我腰缠万贯,然后杀死那些无情,杀了他们。

有时间的话,我会发一些生活片段之类的,如果你还没有取关的话。

关于昨天发的小说节选,有几个人问我了,就顺便说一下吧。那是五年前的一本小说,那时候我仍保留着手写的习惯,数日前整理杂物时无意发现,只是已遗失大半,所剩手稿,整理一番后发了出来。当然写的很烂,我知道,就当过个眼罢,于我而言,那是将来凭吊青春的唯一证据了。该小说于一四年深秋动笔,三年而止。只是现在看来,行文三载,不过一纸荒唐。

故事中那个每月按时按量购买化妆品的男人,就是阿伟,寡妇怡春的老公,许诺的初恋夏琳,则是阿伟的女儿。还有阿良,许诺说我要带你去看青羌大海,后来真的去了,却再没有回来。当然还有叶子,她还活着,也是我曾经最爱的人,至今我每年还会跟她通个电话。小说里的这些人,其实都在我身边,至少曾经在我身边。

故事的结局是,许诺回到家乡,按照记忆中小台灯的模样盖了房子,围了一圈篱笆,有两颗椰子树。那些曾经的梦境也都真实发生了,所有的那些问过他问题的人,都已经一一出现在生命中,有些人还在,有些人离开,有些人已经死了。

大概就是这样吧,那时候的我脑洞清奇,那时候的我还写得一手漂亮草书。故事里的所有人,最终都会串联在一起,包括那个一面之缘的无名姑娘,嗯,最后她成了许诺的妻子。

他说,神交已久,奈何缘悭一面,可否相见?

她说不如不见。

好了,就这样吧,我真的醉了,但我一直都在。

你随意。

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五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