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妻下落不明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未婚妻下落不明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沈枭扬
2020-11-24 15:00

九月初十,帝都酒店举办了一场有史以来最举世瞩目的盛大婚礼。

盛华娱乐的金牌经纪人陆泠嫁给了帝都有名的薛氏集团当家家主薛城。

作为薛城的助理加管家的薛尧也在场庆贺。

敬酒的时候,陆泠挽着薛城的手,调皮的挖苦薛尧,“你跟了城城这么久,还没摆脱单身狗的宿命啊?”

薛尧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呵呵,忽然就不想祝福了呢。

但这欠揍的话是万万不能说出口的,他还是中规中矩的回答:“借少夫人吉言,我已经有未婚妻了。”

陆泠疑惑的问薛城:“城城啊,他说的是真的吗?”

薛城煞有介事的点点头。他才不会说,薛尧的未婚妻当年差点就要嫁给他了。

真的,就差那么一点点,想想还是怪吓人的。


婚礼之后不久,薛城和陆泠去度蜜月,薛尧也难得清闲了一阵。某天,他去找薛家的小辈闲聊。

比如这个,每天只知道混吃混喝的富二代薛友。虽然薛友不务正业,但从不混迹赌场,也不乱搞男女关系,算得上是帝都里比较有原则的有钱公子哥。

他不怀好意的推搡薛尧,“听说最近戚澄澄要回来了?”
薛尧点头,“没错。”

“不是吧尧哥,我未来嫂子一看就是家庭地位NO.1屹立不倒,你这……算不算高攀啊?”
“算吧……我也不清楚。”

当年,戚澄澄的父亲想要为她和薛城少爷定娃娃亲,可她愣是不同意,她说薛城像个小狐狸,太狡猾了,她不喜欢。

转身她就看到了站在角落一言不发的薛尧,她特别高兴,然后对着把她围成一圈的大人说,她就喜欢这种乖巧的。

然后,她就成了薛尧的未婚妻。

这一切还挺戏剧性的,但事情就是这么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这么多年过去,戚澄澄也就回来过两次而已。薛尧每次见到她,都会觉得心跳加速。

这时薛友又问他:“你觉得,你对她是一种怎样的感情?”
“一见钟情。”

“那你们相爱吗?”
薛尧的目光一瞬间变了,变得极尽温柔,心无旁骛,“我爱她。”

……
一场乌龙的订婚,真的会迎来美好幸福的爱情吗?

“第一次见到她时,她的眼中空无一物,仿佛装不下任何人。可我就是喜欢她这种不可一世的模样,格外的令人心动。”

“她那么小,却像是一切尽在掌握。她不满意少爷,于是环视四周,选择着她人生最重要的轨迹……可她看到了我,独独看到了我。”

就像是有一种被牵引的魔力,那一瞬间,两人四目相对。没有什么身份的阻碍,没有什么地位的不平等,只是恰好炙热的心靠近,恰好那个人是你。

顺理成章,理所当然。

“你们身份悬殊,万一她只是想玩弄你的感情……”
“那她就随便玩弄吧,我乐得如此。”

薛友:我不想再问了,随意吧。

“虽然我们并不相配,但是我爱她,这就够了。”

薛友:扎心了尧哥,对一个单身狗说出这种话真的好吗?

……
其实薛友一直都不看好这场联姻,他觉得像戚澄澄这样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并不是薛尧能驾驭的,但奈何薛尧心甘情愿。

对于薛尧来说,这一切都很符合心意,不知名的命运把他们牵绊在一起,如果不一直走下去,未免太不服天意。

“我不知道现在的选择是否正确……或许未来,她会看到这样的我,然后也尝试着付出一颗真心。”

薛友问了一大堆深沉话题之后,忽然转变回沙雕体质,“哦不,薛尧你变了,说好的兄弟一生一起走……”

薛尧立马接过话来,毒舌的补充道:“没有对象是小狗。”

薛友:……我可能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

就在这时——

房间的门呼啦一下开了,一个长发披肩,眉眼清亮的女孩子走进来,她穿着白色百褶裙,简单又不缺少意蕴,她的脸上浮现一丝倦意,浑身上下透露着慵懒的气息。

她不甚在意的打了一个哈欠,“不好意思,刚才你们说的太无趣了,我差点睡着了。”

薛尧当场石化了,万万没想到这个女孩会忽然间出现在他面前!莫不是……刚才的表白她全听到了?!妈妈呀,他不想活了!

薛友的表情变得无比诡异,一脸的小人得志,“哦,忘了告诉你,戚澄澄今天来我家拜访长辈。”

薛尧顿时觉得青筋暴起,“你不是说她还没回来吗?”

薛友一脸无辜的摊手,“我有吗?”

对于偷听别人说话这种行为,戚澄澄表示并没有什么羞愧,反而心情愉悦。

“被别人暗恋了,感觉……还不错。”

薛尧:想不开,想去死。

“不过……薛尧?你居然长这么大了!”戚澄澄惊讶的把小嘴张成了O型。明明上次见到他的时候还没有她高,才过了几年,个头就蹿的这么高。

“我……还好吧。”向来做事果决,雷厉风行的薛尧难得腼腆的低下头看地板。

“哦,行吧,我勉强接受了。”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有乖乖的,不给我惹事吗?”

“我一直都很乖的。”薛尧露出两个可爱的小虎牙,一下子晃到了戚澄澄的眼。

妈呀,别说,这家伙还挺可爱的!戚澄澄心里冒出了粉红泡泡。

薛友趁着两人不注意,悄咪咪的溜了出去。算了吧,他大人有大量,给尧哥一个狡辩的机会。

“澄澄,你这次回来,什么时候走?”
“我课业都修完了,不准备离开了。”

“那……我们结婚吧。”
“嗯?……好。”

“不对!等一下!我还有疑问。”对于婚后生活,戚澄澄很是发愁,“听说结婚之后那个会很痛,你一定要轻点,要不然,我绝对不会让你好受的。”

薛尧向上扬起的嘴角僵住了,他感觉脑瓜有点崩坏。就连说话都磕磕绊绊,说不清楚 ,“我……我尽量,轻点?”

戚澄澄奸诈的笑笑,“管好自己下半身,否则某天早上,你会发现自己身上少了什么零件。”

薛尧:身下凉飕飕的。

……
几天后,戚澄澄提着礼品,来薛家主宅探望薛老先生,其实主要是想看看薛尧小朋友的工作环境。毕竟,他现在不还是薛城少爷的小跟班么。

但是令她惊讶的是,薛城郑重的告诉戚澄澄:“虽然薛尧名义上是我的下属,但我早就把他当成自己的兄弟了。”言外之意,对他好点!

戚澄澄不以为然的耸耸肩,“放心吧,除了我没人能欺负他。”对于她来说,自己的男人都保护不好,那就没脸再混下去了。

薛尧苦巴巴的站在一边,忽然觉得平日里那个压榨他的大魔王也有如此热心的一面,真真是太好了!

薛城:凡是名字前冠了薛字的,通通是小爷的宝贝!

戚澄澄也觉得很奇怪,明明这个薛尧并不是特别优秀,却总是无形之中偏心他。

看不上家族继承人,看不上矜贵的少爷,偏偏看上了这样一个不起眼的人物。

虽然身份不显,长相平庸,但就是……很接地气。

戚澄澄其实从小就是个高傲的人,看不上除了她以外的任何同龄人。

她出身显贵,家风优良,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可以随意的挑选结婚对象。

小时候她去薛家玩,两边的长辈开玩笑似的说要联姻,可是她很反感这种强行的撮合,她哭闹反抗,抓起沙子扬在薛城小少爷的身上。

这个薛城根本不是她喜欢的,为什么一定要塞给她?

她不甘心的环视四周,试图找一个更符合内心渴望的人。

直到……角落里那一双清澈的眸子撞进了心里。
就是你了。

……
回过头,薛尧正专注的望着她,眼神中充满了深沉汹涌的爱意。

他是什么时候爱上她的呢?
大概是那次荒唐的初识,大概是那份剪不断的羁绊。

婚礼是在戚家办的,虽然不算华贵,但也热闹非凡,薛家来了不少人,薛城和陆泠都来了,还有许多薛尧的人脉,纷纷过来捧场。

婚礼上,主持人打趣道:“我们的新郎娶到了多少富家公子梦寐以求的戚家独女,有没有什么感想要说?”

其实薛尧并不介意做一个倒插门女婿。毕竟,能把戚澄澄牢牢的锁在手心,无论付出什么都可以接受。

但总有几个挑刺的人喜欢说酸话。

“不就是个下人吗?还娶到了千金大小姐?戚家是不是瞎了眼?”

“就是,一个奴隶而已,还翻了身了!”

一旁贺喜的薛城把这话听的一清二楚,他冷冷的看着那个嘴巴不干净的几人。陆泠就在他身边,目光渐渐变得冰凉。

大概所有人都忘了吧,帝都最风光的一场婚礼,其中的新娘陆泠也是个普通人。

后续的事情很少有人知道了,听说那几个嘴巴不干净的人不声不响的从帝都消失了,圈子里的人对此噤若寒蝉,从此谁也不敢小看这个戚家的女婿了。

台上的薛尧听了主持人的话,心里划过一丝了然,但他表现的没有丝毫不自然,甚至举手投足间都洋溢着幸福的气息。

“我知道,我的身份明明不足矣和她相配,但是我爱她。我们之间的差距,会用爱来补全。我们会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在一起,手牵着手,永不分离。”

戚澄澄穿着华丽的婚纱,从门口缓缓走来。
她听见了,最真诚的承诺。

她一步一步坚定的走向他。

“我也是,决定认真的爱你,没有什么过早或迟到,只是你出现的刚刚好而已。”

平庸从来不是分离的理由,不完整的爱才是。

……
这几天陆泠和万茜(某个不重要的女配)掐的你死我活,起因无非就是薛城派人送给员工的盒饭里,万茜比陆泠多了一个鸡蛋。

这个鸡蛋原本是加在陆泠的盒饭里,但不知为何就飞到了别家。

薛城冲冠一怒为红颜,气愤的动了动嘴皮子,说什么都要查个底朝天!

身后的薛尧可受累了,几乎为这件鸡毛蒜皮的小事跑断腿。

戚澄澄心疼的不行,转头就给自家男人的老板打夺命call,“薛城你个王八蛋!以后要是再指使我家尧尧干这干那,我就把你小时候光着屁股掀女孩子裙子的事情告诉陆泠!”

正和薛城腻歪着的陆泠:“???什么情况,薛城你给我说清楚!”

电话里传来了薛城慌乱的辩解声:“不不不,没有这事……”

“嗯?薛!城!”

“啊啊啊!我想起来了,小泠泠……那都是我五岁时候的事了,我当时年纪小啊!我年少轻狂不懂事……”

“啊哈!原来你也是这样缺德的人,我算是看透你了!”

“……”

听着对面吵起来的声音,戚澄澄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嗯~够让那两个欺负尧尧的坏人鸡飞狗跳一阵了。

薛尧挠挠头,有些不知所措,“宝贝呀,我明天还是要去工作哒!”你这样让我很难做呀!

戚澄澄一头扑在他怀里,“我不说他们不长记性嘛。”

怀里拥着娇软美人的薛尧:“澄澄宝贝!你开心就好,说什么都行!”

美色误人,一误终生。

薛尧想着,改天一定要把薛城给炒了,然后在家好好的宠爱妻子。

另一边被挂了电话的薛城:后背忽然刮过嗖嗖的冷风……
真是……好凉快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