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刁民觊觎我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总有刁民觊觎我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温良
2020-11-24 11:00

1.将军回来了?

卫国,太子府。

高檐金瓦,典雅而贵气。飞云水榭中坐着一位身着金色华服的男子,左手一柄折扇,右手捧一诗集。端的是风华无双,此人正是卫国的太子殿下,明逸。

“殿下,殿下,回来了!”明逸的贴身随从江流一路跌跌撞撞地跑进来,忽然脚下一绊,扑通倒地,虽然落得个灰头土脸,可面上却是掩饰不住的欢喜。

明逸皱了皱眉,折扇一收,眼睛却没离开诗集,轻描淡写的说道:“慌慌张张的成什么样子,何人回来了,竟让你如此高兴?”

“宋将军,是宋初将军回来了,此刻正在宫中述职呢!”

明逸凤目一挑,不自觉的放下诗集,轻咳一声说道:“回来便回来了,何至于此?”

江流站起身,挠了挠头:“殿下和将军不是素来交好吗?我还以为殿下听了这消息会高兴呢。”

“胡说,谁和他交好了!”

江流被训了一通,正要行礼退下,不经意间瞥了一眼明逸,颇为意外的说道:“殿下,你的耳朵怎么红了,今天也不热啊。”

明逸一脸黑线,要不是看在这江流是从小伺候他的份上,他定要人把他拉出去痛打五十个板子!他猛的站起身来,拿扇柄敲着江流的脑袋,恨恨的说道:“就你懂得多是吧?不说话会死是吧?给我滚!”

“是是是,小的这就滚。”

“回来!”明逸突然想到了些什么,又喝住了江流。略一思索,挥笔写下了几个菜名,交给江流去准备晚膳。

江流接过纸,仔细一看便觉得有些不对劲:“殿下,这好像不是你平时爱吃的菜品啊,倒像是……宋将军爱吃的呢。”

“江!流!”一声暴喝打断了江流的思绪。

“小的话多,小的该死,小的这就去准备!”江流生怕自己再说错什么,他的太子殿下会一气之下结果了他,于是忙不迭的去准备晚膳了。


2.爬太子的墙头

“宋初啊,此次平乱,你可是立了大功,是我卫国的大功臣啊!”

皇宫中,御书房内,卫国的皇帝在龙椅上高坐,阶下一男子身形挺拔,长身玉立。

“陛下言重,不过是臣分内之事罢了。”

“朕要亲封你为天下兵马将军,日后这卫国江山,便是你此生的责任了!”

“陛下隆恩,宋初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本该今日为你接风洗尘的,朕见你舟车劳顿,颇有些疲乏。不如你且先回去,明日朕要宴请百官,一同为你接风。”

“皇恩浩荡,臣感激不尽。”

君臣二人说完话,宋初便由皇帝身边的大内管王德伴着向宫门走去。

“大人,今日怎么没见着太子殿下,一别数月,不知太子殿下近来如何?身体康健否?”

听了这话,王德神情有些不自然,不过他很快就调整好神态,回话道:“殿下近日都在太子府好生歇着,时时有人侍奉左右,大将军不必担心。”

“如此我便放心了。”

王德恭恭敬敬的看着宋初远去,便赶忙回去将这对话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皇帝。

“哦?他倒是关心太子殿下。”皇帝眯了眯眼,表情看不出喜怒。

宋初信步走在街上,东游西逛,漫无目的,似是在消磨时间。直到夜幕悄然降临,他才一个闪身融进了夜色中。

太子府里已经上好了满满一桌的菜,明逸屏退了随从侍女,只自己一个人坐在桌边。一手托腮,一手摇扇,内室的窗半掩着,漏了风进来,他的头发也随之而动。

明月当悬,太子明逸夜里睡的极不安稳。

直到身后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带着些疲惫,带着那好似历经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思念。

“殿下。”

明逸的手一僵,好像有什么东西哽在喉头。

突然一双宽厚的手从背后伸过来,环住明逸的腰,一张脸埋在他的颈窝。

“殿下,我好想你啊。”


3.开窗等着谁呢

明逸的脸腾的红了,像火烧一般。一把打开宋初的手,触电一般站了起来。

“登徒子!刚回来便这般不正经!”明逸用扇子不停的点着宋初。

“好好好,臣,宋初,拜见太子殿下,殿下千岁!”宋初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却也只好无可奈何的郑重作揖行礼。

明逸轻咳一声,这才缓缓道:“坐下,吃饭。”

宋初坐定,看着满桌的菜不禁笑出了声:“看来殿下还是惦念臣的,这满桌的菜竟都是我爱吃的。”

“谁惦记你了,这菜不过是我随便点的罢了,你少自作多情了。”明逸翻了个白眼,他可是太子殿下,他才不要承认自己想着他呢。

“哦,原来殿下根本不惦记臣,”宋初做了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又颇有些疑惑的说道:“那不知这夜里霜寒露重的,殿下开着内阁的窗,不是等我,是在等谁……”

“难不成是……采花贼?!”宋初故作惊讶,一双清澈眼睛直直的看着明逸,面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话多!”宋初话还没说完,就被明逸夹过来的肉丸堵住了嘴。

宋初窃笑着老老实实的埋头吃饭,不再嘴贫了。

两个人就这么不紧不慢的吃着,夜色温柔,烛火可亲。偶尔闲谈,再拌几句嘴。宋初想着,这日子要是能这么一直过下去,也是不错。

“殿下,此次平乱回来,我还给你带了礼物。”

说着宋初便从怀里拿出一个锦盒,明逸接过来,打开一看,是一把折扇。只是这折扇的扇柄镶着用白玉雕刻而成的祥云图案。打开来看,扇面画着远山秀水,有两只大雁正缠绵着向远处飞去。

“双雁?”

“是,你向来是喜欢雁的。”

“嗯,这雁可是最忠贞的鸟。”

“忠贞之极,就如同我待陛下一般。”宋初望着明逸,满眼深情。

“油嘴滑舌。”太子殿下不屑一顾,他知道宋初的脸皮是和城墙一般厚的!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今日他的脸皮竟是如铜墙铁壁一般了!

“什么?你今夜要在我这睡?”明逸瞪着眼看着好整以暇的躺在他榻上的男子,有些不可置信。

“你就答应我嘛,我都好久没见你了,我想多看看你。”这般赖皮,谁能相信这是那个威风凛凛,杀敌不眨眼的大将军呢?

明逸堵着气不说话,却禁不住宋初的百般哀求。说来,他的确有好几个月没见了……

“好吧好吧,只这一晚。”明逸最终还是妥协了。

灯火已灭,只有月光洒进些许。宋初环着明逸,早已睡得安稳。明逸借着月光看着身边人的脸,剑眉凛凛,眉间是果断和刚毅。他凑上去吻了吻他的唇。

“晚安。”

第二日清早,明逸睁开眼,身边的人早已不见了。想来是怕惹人注目,所以先走了。


4.老皇帝的疑惑

“陛下,臣有本启奏。”

“何事?”高堂之上的声音不怒自威。

这是宋初回来之后的第一个早朝,他早早的就来这候着,远远的看着他的太子殿下清华艳艳的站在首位,却不敢凑近去问一句,昨夜睡得可安稳?

启奏的臣子恭恭敬敬道:“臣有言,昨夜有人目睹宋初将军深夜潜进太子府,直到清晨时分才离开。一个握着滔天军权,一个是当朝太子。此二人不知在作何密谋,臣惶恐,不敢不报!”

此话一落,鸦雀无声。

将军之权,太子之位,模棱两可的这么一说,不就是暗示皇帝这二人有可能筹谋造反,其心可诛啊,这话里话外的意思连傻子都听得懂。

“陛下,臣……”宋初刚要开口,这事因他而起,绝不能因为自己脏了太子殿下的清白。

“刘大人这话可当真诛心。你可看清了是将军真容?你可听见了我二人言辞?空口白牙要给我安一个谋反的帽子,本太子可当不起!”明逸清冷冷的开口,盖过了宋初的声音。

“太子殿下,您这是……”

“刘大人,你若要再给我安什么罪名,那你藏污纳贿的事,我也要来和你辩一辩了。”明逸回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刘大人登时不再做声了。

太子殿下惹不得,这是文武百官都知道的事。只因这太子虽看起来不争不抢,温文尔雅,可他手里却握着许多人的把柄。稍有得罪,便是万劫不复。于是若非皇帝授意,任谁也不敢碰这块硬骨头。

皇帝皱了皱眉,刘大人一退缩,这事便有些难办。

“此事容后再议,退朝吧。”

皇帝年龄大了,疑心病也越来越重。明逸是他最出色的儿子,这天下他早晚会交给他。虽说自己的位置终归是他的,可交给他是一回事,他自己来抢又是另外一回事。

昨日宋初走后,他便派人盯着,回来的人说亲眼见宋初进了太子府,他便更加疑心了。


5.你丫的才密谋造反

“刘大人说的,可是真的?”

退朝之后,皇帝把太子唤来御书房,一个坐着,一个跪着。

“是真的。”

“你二人密谋了何事?”

“并无密谋,只是宋将军得了一把双雁玉扇,赠给儿臣做礼物。”

“即是送礼为何掩人耳目,不走正门,送礼之后又为何凌晨离去?明逸,你这说辞,以为朕会被你蒙骗了不成?”

明逸抿着唇不说话。

“好啊,明逸。朕把你当做最出色的儿子,这万里江山朕要你来继承!你就是这么报答朕的吗?”皇帝气急,“来人,打,给我打,打到他说实话为止!”

“陛下,请听臣一言!”

书房的门被猛的推开,是宋初不顾众人阻拦闯了进来。

“宋初,你来做什么?”明逸错愕的看着宋初。

“我不来,难道眼睁睁的看着你受苦吗?”

“好的很,朕要看看你能说出些什么!”

“陛下,昨夜,的确是臣潜进了太子府,不过不是因为密谋造反,是,是因为……”宋初深吸一口气,像是下定了极大的信心,“是因为臣倾慕殿下,心悦殿下,自边关回京,臣迫不及待的想去见殿下!”

“宋初,你……”明逸看着宋初跪在他身前的背影,说不出话。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真的就这样把这些话说出来,还是当着父皇的面。

阳光透过窗子打在他的脸上,灼灼其华,恍若神明。


6.将军和太子私奔了

三年后,皇帝病逝,太子明逸登基。

上任以来,后宫空置,不近女色,贴身处唯有宋初一人。

明逸不顾群臣反对,将全部兵权都交给了宋初。

从此,宋初甘心为臣,奉明逸为神明。护他周全,保他平安。

七年后,先帝第十二子及冠,明逸退位,自此与宋初双双归隐,不再过问朝堂。

远山秀水间,有两个人在木屋顶看着云卷云舒。

“殿下,这万里江山,就不要了?”

“江山?不如你重要啊。”

宋初听了这话很是满意,低着头痴痴的笑。

明逸翻了个白眼:“白痴。”

两人归隐之后,宋初还是习惯唤他殿下,似乎这样,他便能一生一世的护在他左右,让他能一直如身处太子之位时一般快活、尊贵,其他的红尘琐事,他替他扛着就好。

“殿下你看,是双雁!”宋初指着向阳光处缠绵飞去的双雁对明逸说。

“我们也是双雁啊。”

一生一世一双人,如此,尚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