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你我不吃亏
生活

生活:遇到你我不吃亏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莱斯利
2020-11-24 09:00

反正这年头出去玩
不是你卖我,就是我卖你
大不了内部解决
你卖给我,我卖给你


第一次遇到轩哥那年我十五岁。

过年家里来了一堆我老爹的朋友,我被吩咐给各位叔叔洗洗水果,端端茶,然后在旁边陪笑。

我嘴都笑僵了,脑子里想着,这tm是什么人间炼狱?!!脸上还不敢有一点抱怨,只得继续陪笑。

在我思绪飘到九霄云外之前,我终于听到了钥匙转动的声音,靠,老子马上解放了!

终于,他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我呸,他左手一提青岛,右手一提老白干。

我呼吸着外面的空气,终于解脱了。

哎?老爹后面跟了个什么玩意?叔叔?看起来才二十多岁呀,没有那么老吧?

然后我把就给我介绍了,“这是我同事的儿子张轩。”

“哦。”长得还不赖。

我说要出门逛逛,我爸就把他塞给我了,说有大人看着我他更放心。

我在前面走,他在后面跟。

“喂,你想去哪玩?”我两手插兜回头望着他。

他笑了,两颗虎牙露在外面,有点痞,“你让我定?”

我不以为然道:“你定呗,反正我出来了就很开心了,去哪不重要。”

张轩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笑得很是开怀,“小屁孩,不怕我把你领去卖了?”

回头说话费劲,我干脆直接背过身和他面对面,“就你?还想卖我?我卖你还差不多!”

他挑了挑眉,没搭腔。

看到他这一脸瞧不起的表情,我不满地嚷道:“你看看咱俩谁卖谁?还有……谁是小屁孩?”

张轩漫不经心地强调着:“小屁孩,你比我小五岁。”

“大哥,你比我老五岁,你觉得光荣?”
“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多。”

“我一顿三碗。”
“得,我说不过你!小屁孩嘴硬起来还真不好哄。”

emmm……我今天不把他收拾了我就叫车轱辘傻逼!
但看着他人高马大的身影,我陷入了沉思,复仇计划还是再等等吧。女子报仇,十年不晚。


我被他带到了一个滑板商店,店主看上去也二十出头的样子,他走过去和店主说了什么,中途两人笑着打了对方两拳,然后他带着两个滑板和一套护具向我走过来,“小屁孩,会玩这个不?”

我哼哼道:“你瞧不起谁呢。”

“所以你会玩喽?”
“不会。”

他很没形象的哈哈笑,我在一边十分淡漠的忍着,忍着……早晚有一天,哼哼!

他又别过头把笑意憋回去,“你不会还说的理直气壮?”

我也笑了,“学呗,多大点事,不是给我拿护具了吗?”

他摆摆手,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得,说不过你。”

话说这玩意,对于我这个平衡感不好的人,太不友善了,我觉得他这套护具拿的十分有必要。

我还在像乌龟一样慢慢挪动,他已经开始满广场飞了,时不时还搞些我一看我就学不会的动作。

我不禁咂咂嘴,感叹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这么大。

过了一会儿,我放弃挣扎了,坐在滑板上思考人生。

话说这玩意挺结实,他又转了好几圈,然后滑到了我面前。

“怎么,你这是放弃了?”
“去去去,我抢红包呢。”

我盯紧了相亲相爱一家人的群聊,我姑妈她们就是有钱,几百几百的发。

“别看了,饿了没。”他把手机从我手里拿走。
我也跟着从板上站了起来,“饿了。”

“哥找个地方带你吃饭去?”
 “我请你吧。”

我带着他去了“福缘居”。

“阿婆!两份蛋炒饭!”
我冲着里面喊,阿婆半个身子探出厨房看着我,笑了笑,然后冲里面的阿公喊道:“赶紧做!别饿到人家小姑娘。”

福缘居里面是安了电视的,这一点归功于我老爹,他经常和那些叔叔来这,一边吃饭边拿着iPad看球赛,后来阿婆干脆安了个小电视,让他们看个够。

我拿着遥控器换着台,换到了少儿频道我停下了手。

“说你是小屁孩还真是了。”他看了看电视又看了看我。

我不耐烦的摆摆手,“去去去!不跟你计较。”

吃完饭他接了个电话,然后就把我送回家就走了。

回到家叔叔们也走的差不多了,我看了看客厅满脸通红醉醺醺的老爹,“爸,你又喝了多少?”

我把空的酒瓶塞回啤酒箱,等着让收垃圾的拿走,把我爹扔到卧室就懒得管他了。

回到卧室躺在床上,打开了手机,通讯录显示了小红点,‘轩’申请加好友,八成是他了。我点了通过,给他发消息:“小屁孩早点睡。”

他秒回我:“知道了,你也早点睡。”

我翻了翻他的朋友圈,挺干净的,应该是个还不错的人,就是嘴巴有点毒。我又玩了会手机,不知不觉就睡了。


这个年过的还算平淡,回家看了老人,和朋友野了几天,也再没和他发过消息,一切按部就班。

新学期马上开学,还剩一个星期,我在家躺尸,我爹的单位早开工了,每天总会问吃饭了没吃了什么要不要给我点外卖,我都怀疑他在单位是不是满脑子都是:我闺女在家把自己饿死没?

但是今天发的有点不一样。

亲爹爹(我给他的备注):今天你张叔家儿子要来咱家住了,你待会儿去小区门口接接人家。

我:我怎么不知道这事???

我:爹???

我:爹你好绝!

我认命的关上手机,简单洗漱了一下,过了五分钟张轩果然发来了消息。

轩:我现在在东门,来接我,我迷路了。

我:东门是哪?

轩:?

路痴遇见路痴,绝了!

我:你旁边有什么建筑?

轩:好像是……家乐福超市。

我:这个我知道,我马上去接你,等会儿。


十分钟后我看见了拖着一个行李箱在风中凌乱的他。

东北的二月末还是挺冷的,我搓了搓手,把两个袖子对在一起,手在袖子里互通,像个小太监。

我在前面走,他在后面跟。

我巴不得脚底下生出风火轮,外面实在太他娘的冷了。

“你腿那么短走的倒是挺快。”他三步并两步追上了我。

“你不嫌冷你就慢慢走,到家你也冻的差不多了。”我走的脚底生风。

“话说你为什么要来我家住?”你没觉得男女授受不亲吗?后半句话我憋回去了,没好意思问出口。

“因为来你家串门的时候发现你家离我学校近啊,你家门口那理工大学就是我学校,这不就省钱了吗?”

得嘞,他还挺会生活。

走到了我家那栋楼前,我掏出电梯卡准备摁电梯,在我尝试了好几次之后,我慢半拍的表示,“我爸又没交物业费。”

我淡定的看着手里的卡,只要不交物业费物业就停用电梯卡,我已经习以为常。

“你家,几楼来着?” 
“六楼。”我尴尬的问他,“我们运动运动?”

他一脸的愁云惨淡,但也没说不行,于是我俩慢悠悠地走进楼梯间。

 “我靠靠靠1楼梯间没灯吗?!”他刚进就喊道。

“本来每个楼层都有,但总有些楼层坏了物业也没修。”我继续保持淡定,脸上的表情好像在说:少年,你习惯就好~

“我理解叔叔为什么不交物业费了。”
我满脑袋问号,我自己都没搞懂自己老爸是什么操作,他怎么知道呢?

于是我半信半疑问道:“你怕黑?”
张轩立刻咋咋呼呼喊道:“你轩哥我堂堂七尺男儿,能怕黑?”

“那你tm能不能别捏我胳膊那么紧?”我咬着牙提醒他。
“我这不是……怕你怕黑嘛。”张轩说着,手上却捏的更紧了。

“你能不能给我松开点,你要给我捏去医院吗?”
张轩没说话,我也就一路将就走下去。

到了六楼走出楼梯间的门,他马上抽出手像没事人一样走到我家门口,“小屁孩过来开门。”

我鄙视的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自己酸疼的胳膊,掏出钥匙扔给他,“自己开。”

他开了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进了门,我给他掏出一双印着喜羊羊的男士拖鞋。

“小屁孩你家这拖鞋你买的吗,图案够别致啊。”他抬了抬脚。

“爱穿不穿。”我回到客厅,继续看电视,“那个,你的房间。”我指了指我弟弟在国内的时候住过的房间。

今晚我爹带我们去下了馆子,说是给张轩接风洗尘。我倒是更相信他只是懒得做饭。


离开学还剩三天,我开始补作业了。

嗯,对,没错,离开学还剩三天我才开始写作业,我就是一个拖延症。

在同学群里喊了几遍,我把各科答案都弄到手,开始疯狂的抄答案。

咚咚咚——

“进来。”

张轩的脸忽然出现在门缝,“小屁孩,我下楼买东西,你有没有想买的?哥给你带。”

我头也不抬地回他,“不用了,我补作业,没事别喊我了。”

“你放假这么长时间作业都没写完?”
我抓起背后的靠枕砸了过去,他闭嘴了。

就这样,我和老爹的生活里又多了一个张轩,虽然他是个男生,但也没多不方便。

以往每天回家一个人都没有,现在至少有个二b瘫在沙发上看电视。

有时候他也和我爹一起喝点酒,然后俩大老爷们耍酒疯,又是拜把子又是一生一起走。

尤其是世界杯那几天,我怀疑我家是垃圾场。


日子慢慢腾腾的过去了,我初中毕业了,考了个省重点的高中,我爹乐的往餐桌上拿了两瓶白酒,他觉得自己又行了。

然后我给他没收了,他就干吃拍黄瓜花生米吧。
张轩呢,也结束了大二的课程,眼看大三。

暑假我爹心血来潮带着我和张轩一起去旅游。

“来来来,我们仨跟西湖合个影。”我爹坐在船上,拿出手机,我和张轩向我爹凑去。

“来,3,2,1!土豆!”

我爹说着摁下快门,最后一秒的时候张轩伸手从后面掐了我的左脸我瞪着他,他幸灾乐祸的看着我,我爹在旁边笑的像朵花。

回到酒店,张轩和他朋友发消息,我爹在和几个叔叔聊天。

我不知道干什么,给奶奶发了个消息,奶奶让我玩的开心点,说家里爷爷种的桃可甜了,让我回家之后去爷爷家吃桃,我满口答应。

去上海看东方明珠的时候顺便路过迪士尼,我爹问我想去玩吗,我说都行。

“你和你张轩哥哥进去玩,爸在酒店等你们,迪士尼啥的爸一把年纪了,就不玩了。”

然后我现在站在迪士尼门口,和张轩大眼瞪小眼。
我问他,“我们去玩那个创极速光轮吧,你能行吗?”

“你是在看不起你轩哥我!走,去!”排了半小时队后终于轮到了我们,不得不说真的贼刺激,但是——

“张轩你特么想喊聋我吗???”
“啊啊啊!”
“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好啊啊啊快!”
“……”

下了来之后他脸色惨白,一副要吐不吐的样子。

“这玩意你都不行???”我鄙夷的瞧着他。
“太快了不行有没有慢一点的?”他摆了摆手,表示受不住了。

后来我们两个玩的都是温和的项目,我觉得有点败兴,但是还好,至少张轩玩的挺开心。

玩了一天也累了,我不由得脚步快了些,但等我回过神时,居然发现身边的张轩不见了!我在人群里到处找也没找到。

“张轩!张轩!”我喊着他的名字,但是周围吵到我自己都听不清我喊了什么。

这时候,有人从后面揽住了我的腰,我想喊流氓,但是我听到了张轩的声音。

“姑奶奶我在这!别喊了啊!”他说完,我的头上多了一个米奇耳朵发箍。

“张轩。”
“嗯?”
“我们合个照吧?”
“行啊。”

我拿出手机,张轩掐着我米奇发箍的两个耳朵,偏着头看镜头,我也笑着看镜头。

回到酒店我把米奇耳朵给我老爹带上,跟他合了一张影,带上和张轩拍的那一张一起发了朋友圈。

没有文字只有图。

谁也不知道我当时是个什么心情,兴许我自己也不知道。
但是,还挺开心的。


兜兜转转又是一年,今年过年还是像往常一样热闹,我和张轩又找了个理由跑出来了。

他又带我去滑滑板,我又带他去吃饭,没什么不同。

初七过后,我家忽然忙了起来,不为别的,就因为我爷爷住院了,脑血栓。

我接受不了,哭的天昏地暗。

我现在脑袋里全是那个精气神倍儿棒的老头,怎么说病就病了呢?

张轩陪我一起来的医院,我趴在我家老头的床前,他在门口看着我,欲言又止。

我家老头有些严重,话语已经说不清了。

他醒着的时候看见了我,手颤抖着,握着我手腕。我甚至能感觉到他手上传递过来的抖动的力道。

他张张嘴,嘴里的话吐不清楚,但我知道,他说让我过年高兴点,让我开开心心的。

我知道。

我每天都往医院跑,张轩开车送我。

他毕业了,最近自己做了点生意,买了一辆普通的车了,挺好的,以后娶媳妇怕是不愁了。

奶奶住在医院里陪着爷爷,她也哭,但不当着我的面。

我都知道。

爷爷熬过了新年,在元宵节前一天并发症走了。


我赶到医院时,爷爷还没咽气,他看到我,抖着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没等开口,老人的眼睛就缓缓合上了。

张轩在后面扶着我的肩膀,我爸在外面走廊哭。

明明病房里温暖如春,可我却觉得心里却四下透着冷风。

“爷爷……”我喃喃的唤着,眼前一片模糊。
我哭了,泪落无声。

张轩卫衣左肩湿了一片。

我感觉心脏狠狠地揪起,仿佛心中有一根弦嘣地断了。

我想说什么,但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说不出完整的话了,张轩苦笑了下,抱住了我,“你不用说,我知道。哭吧。”

我用力的抱紧了他,好像这样就不会再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

奶奶说老头走前还清醒的时候告诉她,把抽屉里的卡给我。卡里是老头这些年的积蓄,小十万。说留给宝贝孙女上大学。还有一个红包,里面是一千块钱,是我今年的压岁钱。

钱我拿了,但我存起来了,我不动里面的钱,爷爷留给我上大学,那就等我上大学。


时间慢慢溜走,我发了疯的学习,我要考大学,不,我要考一个好大学。

张轩成了我的私人家教,他成绩很好,我也是理科的。他帮了我不少。

高考那天张轩和我爹都来了,把我送进去然后在外面等。

最后一科考完,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结束了,我的高中生活。

后来,我上了张轩毕业的那所大学,看他看过的美景,吹他吹过的风。

这种感觉很好,好到让我觉得可以一直这样细水长流的生活。


张轩二十三了,家里开始催婚。
我总借着这个取笑他,他说不着急,再等等总会遇到合适的。

没错,我也和他一样,静静等待我的真命天子。

后来,我爹辞职了。

他一把年纪了还把自己当成年轻小伙子,一腔热血,单位新来的人把他那些老哥们都挤走了,他气不过所以辞职了。

我总觉得我爹这个人也像个二十出头的人,但他是两个孩子的爹。

我爹有点积蓄,但他有点颓,连打了三个星期麻将。

这段日子很多日常开销是张轩在付,我觉得对不起他,我爹也是,总是看着张轩不知道说什么好。

张轩只笑嘻嘻的说没事,在我家赖着住了这么多年。

今天我像往常一样下了课就回家,张轩会比我晚点。

而我爹找了份新工作,跟那些叔叔们开了个烧烤店,他现在可是大忙人了。

天已经黑了,张轩还是没回来,我觉得奇怪了。

他晚归也会说一声不用给他留饭。这次没有一条消息。

我给他打电话,他挂断了,这不符合他的作风。
我怀疑他出事了。
我放不下心,我跑去了张轩常去的娱乐场所。

我还真就找到他了,他在包厢里坐在沙发上,左手右手两个妹,还都穿的贼少。

他可能是脑子有坑了,我这么想着。
我过去把俩妹子轰走了,一杯水浇在了他脸上。

他可能清醒点了,抬头看着我,我低头看着他。
今天张轩显得好乖,如果不是衬衫扣子被刚刚俩女的扒开好几颗的话。

以前没发现他脸长的白净,今天却觉得他异常的好看,好看到让我心跳加速。

他陪着我这么多年,终究是不一样了。

“出什么事了?”我问他。
他眼睛红的跟兔子似的,估计哭过了。

“走吧,跟我回家。”我伸手去拽他,结果他又一把我拽到了沙发上。

他整个人笼罩在我身上,身上的酒气快要把我熏过去,他伸手摸我的脸,慢慢滑过我的鼻梁、嘴唇,眼里有我看不懂的情绪。

我只当他耍酒疯。

他慢慢低下身,手从后面搂住我,又把脑袋埋在我肩膀处,蹭的我脖子好痒。

他蹭了一会儿,平复了下来,一动不动继续趴着。
我拍了拍他。“起来吧,回家。”

他不说话,搂的更用力了。
我就任由他搂着,反正清醒后尴尬的是他不是我。

后来我知道,他的父母离婚了。
他很少笑了,我不知道该拿什么安慰他。


这天,我们学校举办联谊活动,他跟着我一起去了。

一有同学走到我身边庆贺,他就帮我挡酒,或者说他想喝醉,这几天他老是买醉。

今天实在喝太晚了,活动结束后我带他去酒店把他安顿了下。

他喝醉了其实不闹腾,顶多说胡话。总体来说很乖,我把他扔到床上,任由他呼呼大睡。

我看着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心情,然后低头吻住了他。

没过几秒钟,他就睁眼看着我,眼中一片清明,“我把你当妹妹。”

可是我从未把你当哥哥,从未。

我没有吭声,继续吻他。
他身上有让人迷醉的气息,让我情难自禁。

他最后叹息着,抱住了我。
我们一起沉沦。


第二天我先醒了,可我想跑票,昨晚实在太冲动了,但我不后悔。

我默默坐起来,下床穿上衣服,一切都做的轻手轻脚。

“你想去哪?”一道男声响起,我被身后的人一伸手揽到了怀里。

他赤着身子穿上衣服,我也没穿衣服,一时间肌肤相亲,我真的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我把头低的不能再低,真的不想回想我昨晚究竟是哪根筋搭错了,居然把张轩哄上了床!

“你睡了我就想跑是吗?小坏蛋。”他从后面搂着我,头靠在我肩膀,呼出的气全喷在了我耳根处。

我脸越发的红,确实是我睡了他,可能还算是强了他。

妈妈耶!我现在自首还来得及吗?

“放开我呗。”我鼓起勇气转过脸看他,用一种商量的语气。

“不要。”他搂的更紧了。

“你快松开,昨晚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不行吗?”我动了动肩想从他怀里挣脱。

“所以你是不要我了吗。”他松开了,然后慢慢低下了头,好像很失望。

“我不是我……唔。”一个温热的唇覆了上来,堵住了我要说的话。


最后,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逃的出了酒店,鬼知道我现在是什么状态,刚刚被他摁在床上逼着又来了一次。

不是我强迫他了,是他强迫我的,呜呜~我的清白啊。

我被我自己蠢哭了,现在是一点也不想在外面乱晃了,和张轩的关系剪不断理还乱。


我回老家了,回去陪奶奶,顺便躲着张轩。
我承认我怂了,我当时多大胆现在就多怂。

我坐在奶奶家的后院,看着一片爷爷生前种下的桃树。

这个季节正好桃花开满园,按道理来说,这个时候我身边应该有个老头在旁边陪着我看,然后和我说今年桃子收成会怎么怎么样。

可惜今年不会有了。

过了一会儿,有车的汽笛声响起,好像家里来客人了,我从后院跑进屋,想看看什么情况。

然后我和被我奶奶领进门的张轩撞了个正着。

“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那个睡了我就跑的小屁孩。”

……干死他犯法吗?

张轩留下来吃了饭,吃完饭我带他去了奶奶家旁边那条小河。

“走,我带你抓鱼去。”我笑着向河边跑去。

我和他玩了一下午,晚上回家吃晚饭,我就坐到了后院。

我听到了脚步声,我知道是他。

“你说爷爷会看到我吗?”
“会的。”

天还没有黑,我从凳子上站起来,拍了拍我的裙子,扭头向张轩伸出手。

我带他往桃林深处走,慢慢的走。
他就任由我牵着他走。

“姜桃,我喜欢你。”
我停了。

我回头看着他。
一阵风吹过来,带来桃花瓣阵阵。

“张轩,我也喜欢你。”

我们相互陪伴走过了人生的开端,未来也会彼此依偎,共度余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