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故事:索命
惊悚故事 故事

惊悚故事:索命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痴人
2020-11-26 20:00


“愤青”、“杠神”、“当代鲁迅”、“毒舌之王”……
这是阿木个人微博上网友给他的标签和留言,阿木以此为荣,并深陷其中。

阿木毕业之后,到社会晃荡了一年,更换了好几份工作,每份工作都坚持不了两个月就辞职,理由很多,什么老板太势利,什么同事个个都是马屁王,什么客户总把自己当成上帝狗眼看人低。

但在离职书上,他不敢这么写,他永远是中规中矩地写:因个人家庭原因,有事回家,望批准。

这个离职原因很有效果,百试不爽,后来阿木在社区的问答上也教过别人这个方法。

但是阿木的父母不这样认为,他们认为他老是换工作,就是性格太孤僻,不愿意合群。阿木很生气,跟父母大吵了一顿,似有断绝父子母子关系的架势。

受到父母打击的阿木,一气之下,租了一间房子,在网上靠替人写写文案,帮电商刷刷单子挣点生活费。除了偶尔出门买点必要的生活品,其他时间基本不出门。

阿木租的房子是在县城老城区内,因为年代较久,房屋老旧,所以租金便宜。虽然阿木自诩“视一切金钱如粪土”,但他总得为吃喝考虑,能省一些是一些,毕竟自己和父母闹僵了,不好意思再张口问他们要生活费。

不过他对未来还是抱了很大的希望,尤其是看到网友对他的追捧后,他更坚信“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他总相信自己今后会成为一代文豪,网络巨匠。所以对一切热点和不平之事,他总要用犀利的语言点评一番。

这一天下午,阿木正待在出租屋内,坐在电脑桌前,一边吃着刚刚外卖送来的黄焖鸡米饭,一边看着网页上的新闻。

这时,微博弹出个信息提示,阿木打开信息提示,看到原来是四五天前自己评论的一个新闻内容有人追评,阿木看了一眼评论,轻哼一声,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

嘴里一块鸡骨头还没有吐掉,就“啪啪”用键盘洋洋洒洒打上了几十个字。

阿木反复看了几遍自己的回复,当确定没有任何错别字,语句通顺,用词犀利后,重重按下了发送键,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就当阿木还沉浸在“天下独大”的满足感中之时,有人敲响了他的门。

“快递放门口。”

阿木头都没回,高声说了一句。除了快递员或者外卖员,其他时候基本没有人会来找自己的。

外面没有回应,依旧敲着门。

“谁?”阿木不耐烦地问道。

“你好”外面响起了一个轻柔的声音。

“我是刚刚搬到隔壁的,忘记买扫把了,你的能借我用下吗?我用完了马上还你。”

阿木懒洋洋地站起身来,一边向门口走去, “来了,稍等会。”

阿木打开门,看到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子站在门口。

那女孩看到阿木,微微一笑,说道:“可以借你的扫把给我用下吗?用完了马上还给你。”

这一笑,让阿木这个宅男的心扑通直跳,古代形容女子的词语快速在他脑子里转动。

“明眸皓齿”、“ 柳叶弯眉”、“ 芊芊玉手”、“ 香娇玉嫩”……

“真漂亮。”

阿木用这三个字在心里做了一个收尾,然后故作镇定地说道。

“好的,你等会,我拿给你。”

当阿木把扫把递到那女孩手上时,那女人又对他付之一笑。

“谢谢。”

这一刻,阿木似乎彻底沦陷了,连“不客气”都顾得上说,只露出一副傻笑。

那一下午,阿木没有心思跟以往一样在微博上纵横,脑子里想的都是对面的女孩,幻想着郎才女貌的浪漫生活。

最后打开他珍藏已久的网页,耗时半个小时,花费了十几张抽纸。

当天晚上十一点多时,阿木点的外卖到了,他每天必要在网上混迹到凌晨两三点钟。

用他的话说,凌晨的这个时间段,是他脑子最清醒的、才思最涌现的时候。所以他基本每天固定这个点要点个宵夜,然后开始在网上的讨伐。

当他拿了外卖准备进门时,听到对面有一丝丝的声响,而这个声响跟自己下午看的那个视频略有相似。

虽然阿木已经把她定位现实中的女神,理应纯白无瑕,但他安耐不住好奇的心,蹑手蹑脚走到对面,把耳朵贴在门上。

“卧槽,”阿木心里轻叫一声,那无疑就是啊。

此刻他也忘记了什么女神不女神,撅起屁股一动不动地听着里面的动静,一只手不自觉地伸进自己的裤袋里。

就当阿木性情高涨之时,那个声音消失了。

他略显失落,可没有放弃,依旧站在那静静地听着,试图再听到那让人销魂的声音,直到自己两腿发麻,腰酸背痛时,他才慢慢直起腰来,然后看了一眼门上的猫眼。

只见猫眼上有一只无神的眼睛,正紧紧地盯着外面。

阿木一个激灵,慌忙跑回自己的家中,把门重重地关上了。

回到房间后,阿木轻轻打了自己两巴掌,自言自语道:

“妈的,希望她没有看到我,否则到时见面都不好意思,以后还是少出点门吧。”

“砰砰”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谁?”阿木吓了一跳。

“我啊,你对面的邻居,扫把都忘记还你了,真是不好意思。”又是那个轻柔的声音。

阿木脑子一团浆糊,这个时候过来还扫把,不会是认出是我了吧,如果他男朋友也在外面,到时知道我偷窥暴打我一顿怎么办了。

“啊,那个,啊”

阿木吞吞吐吐地说道:“没事,你放门外就可以了,我已经睡了。”

外面没有回应,静悄悄的。

阿木轻手轻脚走到门前,透过猫眼,望向外面。

那女孩转身走了,走到门前时,回头望向阿木这边,微微一笑。

阿木长长吁一口气,刚坐到电脑桌前,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

“谁?”阿木问道。

可没有回应。

敲门声依旧。

阿木连问了几声,都没有人应答,他轻骂一句“他妈的”,然后起身往门口走去。

走到门前,他握着把手,用不耐烦的语气又问了一句:“谁啊,大晚上的?”

可仍然没有回复,只有那敲门声“砰砰”地一声一声的响着,轻微而有节奏感。

“操!”阿木轻骂一声,然后看向猫眼。

对面的那个女的站在门外,正看着自己,而那双眼睛,竟然没有眼珠,两个瞪的大大的眼白在过道昏暗的灯光照射下泛着淡淡的绿色。

那张嘴向上微微翘着,裂痕一直延伸到耳根处,像在恐怖诡异地微笑着。

阿木大叫一声,身体后仰,重重地摔倒在地。

阿木惊魂还未定,就看到门把手轻轻地转动着。

他匆忙站起身来,使劲拉着门把,可门把手依旧一点点地慢慢地转动着。

“来人啊!”

“救命啊!”

“有鬼啊!”

阿木撕心裂肺地大叫着。

门把手被转开了,门正一点一点地往外打开着。

阿木咬紧牙关,人斜斜地向后仰着,像一个拔河比赛的选手。

但门依旧一点点被拉开,阿木放弃了挣扎,一松手,快步跑到电脑桌前,抄起凳子横在自己的面前。

那个女的走进来,慢慢的一步一步向阿木靠近,用那双只剩眼白的眼睛望着他,裂开那撕裂的嘴笑着,露出里面发黑的残缺不齐的牙齿。

“别过来!”

“别杀啊!”

“救命啊!”

最后,一声惨叫响彻整栋楼房。

有人报案了。

jc赶来后,撬开了阿木家反锁的门,看到阿木趴在电脑桌上,瞪大着双眼,张大着嘴巴,双手放在键盘上,电脑屏幕亮着,打开的网页上是一篇新闻,新闻的标题是《为救男友,我出卖了自己的身体,可最后还是被甩了!》。

新闻下面有一个评论,是阿木评论的,他洋洋洒洒写了数百个字,先是抨击那个男的,然后又说那个女的,说这个不能怪谁,只能怪自己瞎眼没有主见。

最后还有一句加粗的话“不自尊自爱者,别妄想得到他人同情,与其自哀,不如死去!”

下面有很多网友的评论,每一条评论都有阿木的回复。

“如果换做是我,我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还有那闲情在网络上发文章。”

“能够自己主动做这种事,不是傻子就是自己有那需求,做了就做了,何必给自己立个牌坊。”

“换我是这女的家长,要知道这事,我不是把她打死,就是活活被她气死。”
……

因为房门窗户都是紧锁的,现场又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身上也没有伤痕,而且周围的人说只听到阿木一声尖叫,中途没有任何声响,所以警方初步推断是自杀。

后面,警方又在阿木对面的房间发现了另外一具尸体,赤身裸体仰躺在床上,表情和阿木一模一样。

一只手拿着手机,手机上有一则新闻,说的是一个年轻女子跳楼自杀的事,下面配了一张现场图片。

另一只手拿着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两个人的亲密合照,一个是这个男的自己,一个是那个自杀的女孩。

房东说这个房间空了很久了,一直没有租出去过,不知道里面为什么会有人。

因为同时出现两个死者,且死亡现场和死亡原因怪异,虽然警方对外宣称是自杀,可依旧私底下调查了很久,但始终没有任何进展,后面也就不了了之。

而关于恶鬼索命的传闻在周围的居民中慢慢地传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