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和你十几岁喜欢的人在一起,你遗憾吗?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没有和你十几岁喜欢的人在一起,你遗憾吗?

作者:若妤灬
2020-11-26 17:00

这,或许是一个女版夏洛的故事。

在我三十岁生日这天,我对着生日蛋糕许愿——
希望,我能够回到十几年前。
回到最初,紧紧握住那个少年的手,再也不松开。
再睁开眼,我愕然发现,世界已经彻底改变。
我……居然真的回到了十八岁这年!


教室内。

老师在讲台上滔滔不绝地讲课,我怔怔地拄着下巴出神。

此刻正是夏天,窗外蝉鸣鸟叫,一切美好的不像话。

最美好的是,我身旁的男生正趴在课桌上睡觉,脸冲着我的方向,我转过头去看他,却再移不开目光。

他叫温恒,是我的同桌,也是,我整个青春暗恋的对象。

我居然——真的穿越了。

当年我一直偷偷暗恋他,却一直不敢开口,小心翼翼地维持着朋友关系,一直到毕业,我们潦草散场,奔赴了各自不同的人生。

一直到毕业那天,我都没有告诉过他,我喜欢他,特别特别的喜欢。

后来,我大学毕业,被父母安排进了本地的一家单位,铁饭碗,工资不高但稳定,工作轻松,却也一眼望得到头。

我在现实面前服了软,早已忘了自己当初要当著名画家的雄心壮志。

再后来,我在28岁那年,终于架不住父母催促,嫁给了他们给我安排的结婚对象,也就是我后来的老公。

他叫陈昆,为人忠厚老实,工作稳定,虽然挣不到什么大钱,养活我却也绰绰有余。

说实话,嫁给他以后我过的很幸福,没有婆媳矛盾,老公温柔又体贴,可是,我却总是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刻,无端地想起温恒。

想起那个眉眼清秀的少年。

我以为,我会一辈子藏着那些秘密,可是,在我三十岁生日的一周前,我忽然接到了温恒家里的电话。

温恒死了。

死于车祸,而他家里打电话给我,是因为他们在温恒留下的遗物中发现一封信,一封写给我的信。

那封信,后来被送到了我手中,是温恒在世时亲手写的。

原来,我曾经爱了那么久的男孩子,也喜欢我。

在温恒的葬礼上,我几乎哭到晕厥。

下课铃响,我从回忆中抽身,又将目光落在了温恒身上。

他还在沉沉睡着,窗外阳光温热,落在他发梢,为少年渡了一层淡金色的光。

我正看的出神,温恒却忽然睁开眼,看着我笑了笑,很快,那笑却又消散,温恒好看的眉头陡然皱紧。

“你怎么哭了?”

哭了?

我诧异地摸了摸脸,才发现入手湿润一片。

失而复得的喜悦,恍若重生的激动,我都不知道自己何时落了泪。

他探身过来,伸出手,轻轻地揩去了我眼角的泪,“谁欺负你了?”

我连忙摇头,慌乱之中扯了一个谎,“我就是……肚子疼。”

温恒愣了一下,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不一会,上课铃响,没过几分钟他却请假去了厕所。

再回来时,外衣口袋鼓鼓的。

讲台上,老师滔滔不绝地讲着课,我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

忽然,有人碰了碰我手臂,我低头看去,却发现温恒面色微红地把一个黑色的袋子塞进了我课桌里。

我一头雾水,拿出塑料袋,却瞬间怔住。

里面……装着一包卫生巾。

尽管我内心已不是当初十几岁的小女生了,可是这一刻,我还是真真切切地脸红了。

这家伙……应该以为我是来姨妈没有姨妈巾,急哭了的吧?

我红着脸收下,低声道了一句谢。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我却忽然想起了陈昆,那个老实却温和的男人。

他身上并没有温恒的这种少年感,哪怕是让他大白天的去给我买卫生巾,他也大大方方的去了,不会有半点脸红,而且,他会细心地向售货员询问哪个牌子最好,哪个类型女生最喜欢,然后挑最好的一款回来给我。

怎么说呢,有一种近乎笨拙的温和感。

我看着桌洞里的卫生巾出了半天神,然后惊讶感慨,明明已经穿越回到了我最渴望的年岁,为什么还要去想当初的事?

我压下暗暗翻涌着的回忆,转头看了一眼坐在我身边的温恒。

阳光,青春,喜欢的少年。

我真的感觉自己的内心也渐渐回到了十八岁那年,美好又单纯。

重活一次,我当然不会给自己留下遗憾。

晚上放学,我对温恒表白了。

我和温恒家里离的不远,放学都是一起走的。

今天天色有些阴沉,我和温恒并肩走着,他步伐加快了些,轻声道,“快点走吧,我怕一会下雨,今天没给你拿伞。”

我却忽然拽住他手腕,温恒一愣,停下身来看我,仍旧是熟悉又温和的眉眼,是我在梦里无数次梦见的模样。

我怔怔地看了他半晌,颤着声道,“温恒,我们在一起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现在实际的心理年龄已经30岁了,这句曾经让我辗转反侧却开不了口的话,如今却几乎脱口而出。

虽然如此,话一出口,我也有些害羞,安静地等着温恒的反应。

暗沉的天色里,温恒的脸却一点一点的红了。

他眨了眨眼,笑容里透了几分腼腆,“好啊。”

话落,他认真地牵起了我的手,“走吧,我送你回家。”

回家的路上,暴雨忽至。

温恒牵着我的手避雨,脱下他的校服外套撑在头顶为我挡雨。

我抬头看着他。

穿着白衬衣的少年干净的纤尘不染,被雨水微微打湿的发,干净又澄澈的目光。

我不由得笑了,这应该是,最美好的时光了吧。

我和温恒正式在一起了。

像所有年少的恋爱一样,我们瞒着家长,瞒着老师,却还是瞒不住身边的同学们。

每当有老师点名温恒,周围同学们总是会起哄着看向我,尤其是老师点名温恒后,有时若他答不上来,老师就会顺势点名同桌。

每每这时,同学们会起哄地咳嗽。

我看着难免感觉有些幼稚,却还是觉着美好,时间久了,我感觉自己内心也真的年轻了起来。

可是,奇怪的是——

我总是会莫名地想起陈昆,想起那个老实敦厚的男人,也会对他愧疚万分。

可是,那些愧疚转眼又被眼前的幸福冲破。

我近乎贪婪地享受着这片刻美好,曾以为一生的缺憾如今被填满了,一切都美好的不像话。

我和温恒两情相悦,会一起学习,一起偷懒,一起答不上问题被罚站。

会一起上放学,会在没有人的地方悄悄牵手,我们在一起一个月时,放学的路上,在一段没有人的小路上,温恒忽然轻轻按住我的肩,颤抖着亲了我。

温恒说,那是他的初吻。

可是,按我的内心来讲,我已经不是小女孩了,却还是忍不住沉沦在这个蜻蜓点水般的亲吻之中。

我以为,一切都会按部就班地进行着,我重活一世,会和温恒一直在一起。

可是——

我和温恒的恋爱,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

温恒对我很好,可是,也许是因为太年轻了,总是带有一些少年人特有的偏执与稚气,他喜欢我不假,可是,他又有着自己固有的性情,像所有年轻人一样,冲动又爱面子。

而我已经阅历太多,只能包容着他的一切。

恋爱时间久了,我们经常会有争执,他嫌我想法太过成熟,而我嫌他太过幼稚与冲动。

我们的分歧越来越多,争吵也越来越多。

后来,在一次争吵中,温恒索性把座位搬去了后排。

我当时眼睁睁地看着他搬书搬本,当时已经临近高考,班主任为了缓解大家的学习压力,早就在班里应允过,大家可以适当的自行调换座位。

在他搬走最后一摞书时,我忽然低声说道,“温恒,你如果搬走,咱们就分手。”

他搬着书的手有着片刻的僵硬,停滞几秒,他还是皱着眉,半是赌气半是认真的说道,“那就分手。”

说完,他捧着最后一摞书,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那一刻,我忽然觉着特别累,前所未有的累。

我开始疑惑,老天爷让我重活一次,让我回到了十八岁这年,究竟是为什么?

只是为了让我明白,我和温恒其实不合适吗?

那我的确是明白了。

我和温恒是相爱的,这点我确信无疑,爱到前一世,哪怕他到死的那一天仍旧爱我,爱到,哪怕我结婚生子,却还是会在午夜梦回时想起他,然后默默流泪。

可是,我们不合适也是真的。

穿越回来,我用近一年的恋爱明白一件事——

喜不喜欢,合不合适,在不在一起
原来真的是三件事。

就这样僵持了近一个月,我终于还是和温恒彻底提了分手。

分手时,我把温恒拦在小路上,直截了当,就像当初说在一起时那样。

“温恒,咱们分手吧。”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温恒似乎松了一口气,似乎一直在等这句分手一样。

这段前一世我们渴望了很久很久的恋爱,到最后,却变成了枷锁,让我们彼此都疲惫不堪。

就这样,我们在长达一个月的冷战过后,和平分手。

在这一个月里,温恒始终坐在后面的座位,而且,和他前桌的女生相处的特别好。

每天嬉笑打闹,至于是真的互有好感,还是温恒故作样子用来气我,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了。

说来也可笑,我人生阅历三十载,却直到今天才看明白,我和温恒是的的确确不合适。

也许,我们只适合活在那段曾经年少的回忆里,把对方当做青春时的遗憾。

分手时,温恒转身要走,我猛地抓住他的手腕。

温恒愣了一下,轻轻推开了我的手。

他应该以为,我是想要挽留,所以低低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我摇摇头,转身走到了他面前,格外认真的告诉他,“温恒,你答应我,2020年7月6日,千万不要出门,好吗?”

那一天,我记得格外清楚,是温恒出车祸那天。

温恒愣了半晌,没有问我原因,甚至一句话都没有多问,轻轻点了点头。

我如释重负,终于松了一口气。

可是下一刻,却看见他的身体渐渐消散,一点一点地变的透明了起来。

我惊恐万分,想要伸手拽住他,身子却陡然下坠。

然后。

我醒了过来。

却发现,我还是坐在自己家里,甚至,面前的生日蛋糕上,烛光仍旧闪烁着。

只不过,蜡烛已经快要燃尽了。

昏暗视线中,一旁是陈昆那张笑意温和的脸,他安静地看着我,眼底一片温柔。

“许好了?”

我怔怔地看着他,忽然就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原来,那一切都是梦吗?

他轻笑,握了握我的手,掌心带来一阵暖意,“许好愿望了,就赶快吹蜡烛吧,你都许了几分钟了,蜡烛都快烧完了。”

我点点头,缓缓握住他的手,然后吹灭了蜡烛。

他兴高采烈地替我切了蛋糕,变戏法一般不知从哪拿出来一个包包,是我看中很久却不舍的买的牌子,也是我喜欢的款式。

他笑着把礼物塞进我怀里,笑容有些憨厚,“老婆,生日快乐。”

替我切了一块蛋糕递过来,他轻声问我,“老婆,你许了什么愿?”

我看着他,心底忽然一软,探过身去,轻轻抱住了他,“我许愿,希望我们赶快要一个可爱的小宝宝,一家人永远在一起。”

他愣了很久,然后哽咽着说,“好啊,要一个女儿,然后我保护你们娘俩。”

我靠在他怀里轻轻的笑了,心里满满登登地,全是他给我的安全感。

眼前,隐隐浮现出了当年笑意温和的少年温恒,他似乎在向我摆手告别。

我冲着空气摆了摆手,也终于,放下了那段贯彻我整个青春的感情。

再见了,我的少年。

逝者已逝,活着的人,要代替他们更好的活下去,对吗。




没有和你十几岁喜欢的那个人在一起,你遗憾吗?

我想,我不会再觉着遗憾了。

因为我明白,有些人适合相濡以沫,携手一生,而有些人,只适合活在回忆里。

只适合,留在那段人生中最美好的青葱岁月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