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漂亮女鬼对他紧追不舍,竟然只是为了这个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漂亮女鬼对他紧追不舍,竟然只是为了这个

作者:若妤灬
2020-11-27 19:00

上期文章:他开车走夜路,却被一只恐怖又戏精的女鬼缠上了


陈江惊叫一声,险些晕了过去。
今天遇见的事情,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这特么比灵异电影还刺激!
陈江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双眼紧闭,“姑奶奶,求求你饶了我吧,咱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谁害了你你找谁去,行不行?”
房间内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陈江试探性地睁开眼,面前却仍旧凑着一张惨白的小脸。
见他睁眼,女鬼咧嘴一笑,“我饿了。”
饿了?
陈江反应过来,连忙跑进屋里拿了几根香出来,当着女鬼的面点燃,“这……这香合您的口味么?”
女鬼当即摇摇头,“我不吃这个。”
陈江小心翼翼地问,“那你吃什么?”
女鬼眼睛亮了几分,“烤鸭!”

鬼还能吃烤鸭?
陈江惊讶又疑惑,却也不敢多问半个字,连忙应着声跑了出去。
陈江在心里盘算着,他借以买烤鸭之名,一会就直接开车绕两圈找个酒店住下,实在不行就先出去租个房子住两个月。
然而,陈江坐进车里,刚刚发动车子,便觉着身侧一凉,熟悉的声音从右侧传来:
“师傅,我跟你一起去,惊喜不?”
惊喜个毛线!
陈江在心里暗骂了两声,却也不敢多说,只能硬着头皮开车去给她买烤鸭。
然而……
女鬼格外的挑剔,烤鸭必须要正宗的全聚德的,陈江都快哭了,“姐姐,咱们这又不是北京,我上哪给您弄全聚德啊……东街有一家全炬德烤鸭,您凑合一下行么?”
女鬼皱着眉,犹豫半晌,终于松了口,“也行吧。”

绕了半座城市,陈江总算是赶在人家店铺关门前,买了一份全炬德烤鸭。
上车,把烤鸭交给女鬼,陈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下应该能满意一阵子了吧?
然而,女鬼好像并不开心,脸色一会青一会白,看的陈江心惊胆战的。
忽然——
行驶过一段昏暗小路时,车子忽然嘭地一声,陈江连忙停下车来,想要下车查看,是不是胎爆了。
然而,还不等他解开安全带,一旁的女鬼面无表情地道,“我去看看。”
说着,她双手一抬,竟直接把自己的头拔了下来,空荡荡的一颗脑袋直接从车窗飞了出去。
陈江瞬间面色铁青,他虽然知道她是个女鬼,可是……也不用把场面弄的这么恐怖吧!
正想着,驾驶室的车窗旁猛地窜出来一颗脑袋,女鬼仍旧面无表情,“车没事,继续开吧。”
陈江怔怔地点点头,还是没忍住骂了一句“卧槽”。
这特么也太刺激了!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陈江又启动了车子,却始终哭丧着一张脸。
主要是身旁坐了一个货真价实的女鬼,还时不时地把自己脑袋扭下来,换做谁谁能笑出来啊!
见识过女鬼那瞬间移动的招数后,陈江也死了逃跑的心思,乖乖地跟着女鬼回了他家。
关上门,陈江立马换上一副求饶表情。
“姑奶奶,你饶了我吧……”
女鬼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做了一个吃的动作。
陈江有些疑惑,又看了一遍,却忽然反应过来——
他买的烤鸭,女鬼根本吃不到!
他就说么,怎么和鬼片里演的一点都不一样,鬼还能吃烤鸭?
原来只是这女鬼嘴馋,结果买来了,却是只能看不能吃!
就这么,陈江哭丧着一张脸,女鬼则面无表情,两人这么硬生生地对着坐了一晚上。
天色渐亮,陈江终于熬不住了,女鬼看了一眼窗外,倏地站起身来。
“师傅,咱们明天见。”
话落,女鬼便瞬间消失不见,陈江松了一口气,困意席卷而来,他再忍不住,倒在沙发上睡了起来。


这一觉直接睡到了中午。
中午12点多,陈江从沙发上爬起来,在房间里转悠了两圈,才确定女鬼不在。
匆匆吃了两口面包,陈江连忙开车去了本市的寺庙。
陈江捐了一笔香油钱,又求来了许多护身驱鬼的东西,赶在日落前回了家,陈江将这些求来的香囊护身符挂在各个房间,自己身上也挂了好几样。
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就不信了,这女鬼再厉害,还敢在佛家的护身符面前造次不成?
陈江彻底安下心来,昨晚被折腾了一整夜,这会一放松下来,困意再起,陈江跑进卧室又睡了一觉。
这一觉睡的很踏实,梦里,陈江还梦见自己结婚了,娶了一位美娇娘。
梦境中,陈江笑眯眯地掀开新娘子的盖头,却瞬间愣住——
怎么……怎么会是她?
陈江一个激灵,猛地睁开眼,面前,一道白色身影猛地凑了过来,苍白又清秀的小脸凑到了陈江面前。
“师傅,惊喜不?”
不是女鬼还能是谁!

“卧槽!”
陈江被吓的不轻,骂骂咧咧地坐起身来,身子紧紧靠着床头,一脸惊恐地看着女鬼。
“你……你你……”
陈江吓得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指着自己身上挂着的护身符,一直你……你的。
女鬼笑了笑,歪着头看他,“你该不会以为,这些能拦住我吧?”
说着,女鬼笑眯眯地走过去,在陈江耳边吹了一口气。
凉。
凉意刺骨,陈江瞬间打了个冷颤。
女鬼挑挑眉,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师傅,这是城北那家寺庙求来的吧?”
陈江怔怔地点头,“你咋知道?”
女鬼捂着唇笑,“你去求护身符之前都没先打听打听么?那家根本就不是正规的寺庙,假的,里面的和尚住持都是假的,更别说这些破符咒了,一块钱能买好几个,糊弄小孩子的东西。”
陈江被她说的满脸通红,却又不敢发作,只能硬着头皮讪笑道,“没有,就是今天遇见一个老朋友,他送给我玩的。”
说着,陈江连忙把身上那些假符咒撕下来,扔到地上。
然而,刚刚还一脸笑眯眯地女鬼,忽然面露不悦,直接把头拔下来用手捧着,怒目瞪向他,“师傅,我的烤鸭到底准备好了没?”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幅画面了,陈江还是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惊呼一声,陈江哭丧着脸跑出了家门。



没多久,陈江又灰溜溜的回到了家里。
原因无他,他这两条腿实在是跑不过女主。
他想往楼外跑,还没到门口,女主便晃悠悠地飘了过去,陈江顺势往回跑,想要上楼,八楼住着他一个兄弟。
然而,陈江跑了估计有十几层,一抬头,连特么三楼都没到。
得,陈江一阵泄气,这是遇见传说中的鬼打墙了。
陈江最后怎么破了鬼打墙出来的?
简单,他忽然想起来曾经看见的传说,说遇见鬼打墙的时候,童子尿就能破开。
刚巧,陈江今年24岁,还是一名实打实的处男。
然而,回家后,陈江却发现女鬼脸色有些不太对劲。
陈江终于死了逃跑的这条心,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上,手脚并拢,一副乖学生的模样。
“姑奶奶”,他抬头看她,面色诚恳极了,“你实话告诉我,你缠着我究竟想做什么?是不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女鬼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闻言摇了摇头。
陈江皱眉,“那……你想见什么人?”
女鬼继续摇头。
“或者……是不是我无意间害了你?所以你对我有怨?”
仍旧摇头。
陈江几乎崩溃,头脑发热的瞬间,他也不知道自己从哪来的勇气,猛地从沙发上站起身来,一把按在了女鬼肩膀上。
陈江低着头,紧紧盯着那双水灵灵的眼睛,“那你说,你到底为什么缠着我?”
然而……
女鬼移开目光,没有说话,始终惨白无比的一张小脸,却一点一点地红了起来。
她支吾道,“就是……就是你长的还挺帅的……”
陈江愣住。
半晌,他咽了下口水,艰难地问道,“女鬼姐姐,你……你不会是想让我以身相许吧?”
女鬼这次毫不犹豫地点点头。
陈江后退两步,愣愣地坐在了沙发上,“你……你从一开始缠着我就是因为看上我了?”
女鬼点点头,想了想又摇摇头,“最开始是想找个人带我吃烤鸭,后来,相处了一下觉着你长的挺帅,又挺可爱的,再后来……”
说到这,女鬼脸色一红,却停住了话音。
陈江被她说了一半的话勾的心里痒痒,忍不住问道,“再后来怎么就决定要以身相许了?”
女鬼目光缓缓下移了几分,面色红的有点可爱。
“就……就你刚刚在楼梯上为了破我的鬼打墙,在墙角撒尿来着……”
陈江愣了两秒,他似乎是懂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