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七夕那天,我在酒店楼下遇见了谎称出差的男朋友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七夕那天,我在酒店楼下遇见了谎称出差的男朋友

作者:若妤灬
2020-11-26 13:00


酒店楼下,我拨通了男友阿泽的电话。
“嘟……”
电话接通,阿泽的声音传来,“我不是说了在加班么?”
阿泽似乎喝了酒,大着舌头,语气里满是不耐烦。
我握着手机,目光死死盯着前方的那道身影,说话的声音比我自己想象中还要平静:“没事,怕你累着了,叮嘱你多喝热水。”
“知道了,挂了挂了……”
阿泽不耐烦地挂了电话,然后搂着身旁的女生进了宾馆。
我收起手机,难过又震惊。
三年感情,阿泽居然在情人节这天劈了腿。
我,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智商美少女,祖安种子选手,整天混迹各大论坛潜水抬杠的老键盘侠,今天被绿了?
我脑子一片混乱,抬脚跟进了酒店。

阿泽搂着那个细腰大屁股的女人进了电梯,我在一楼默默守着,直到看见电梯停在了三楼。
我上了三楼。
走廊内已经空无一人。
我掏出手机来,给阿泽发起了视频通话,意料之中地,被阿泽挂断了。
我又拨了过去。
阿泽再次挂断。
我格外地平静,第三次发起了视频通话,这次阿泽没敢再挂断。
几秒钟后,走廊内响起开门声,阿泽急匆匆地跑了出来。
我站在楼梯间,安静地听着阿泽一路小跑到走廊窗前,平静了一下气息,接通电话:
“又怎么了?”
我看着视频中阿泽明显喘着粗气的模样,忽然笑了,“没怎么,就是觉着七夕夜我老公还要来酒店加班,太辛苦了。”
阿泽明显愣了一下,面色有些不太自然,“什么酒店?”
我没应声,握着手机走出了楼梯间,下一秒,便对上了阿泽惊恐的目光。
我扬了扬手机,冲着阿泽笑了笑,“不就是这个酒店么。”
阿泽瞬间蔫了。

我缓步走上前去。
阿泽上面胡乱套着一件衣服,下身则穿了个四角大裤衩,露出的双腿毛乎乎的,看的我一阵反胃。
我瞥了一眼阿泽的大裤衩,冷笑一声,“就这?”
阿泽下意识地用手挡了一下,结结巴巴地问道,“什……什么意思?”
我收回目光,“就这么一刺激就不行了?我刚出现的时候,你可还是昂.首.挺.胸的呢。”
他当然知道我的意有所指,面色瞬间铁青了些。
我却越想越恶心,也不知道俩人在屋里都是怎么激情的,就这么短短片刻,就让阿泽这么“激动”不已。
强忍着胸口上涌的恶心感,我推开阿泽,向微微敞开的房门走去。
“让我看看,我男朋友挑小三的眼光怎么样。”
阿泽没来得及阻拦,我便直接推门而入。
尽管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我还是被面前的场景雷的外酥里嫩。
这特么……真会玩啊!

鲜花蜡烛都是小场面,房间里……琳琅满目的都是各类SM用具!
我打了个哆嗦,回头看向阿泽的表情都变了。
特么的,恋爱三年了我都不知道,阿泽居然还有这种嗜好?
床上躺了一个女生。
不,准确一点来讲,是被绑了一个女生。
女生赤身裸体,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见了我,惊恐地尖声叫着。
我被叫的头疼,忍不住皱了皱眉,“如果你想让人来看你这幅样子的话,就继续叫,叫的大点声,反正丢人的不是我。”
小姑娘瞬间住了嘴。
我走上前去,拿起被子盖在小姑娘身上,随后替她解开身上的绳子,“你是被迫的?”
小姑娘摇摇头,眼睛红彤彤地,“我……我是他女朋友。”
我解绳子的手一顿,回头看了阿泽一眼。
阿泽面色一变,瞬间冲着小姑娘吼道,“你别乱说!我可没说过咱俩是男女朋友关系!”
小姑娘瞬间懵了,却又不敢发火,怯生生地道,“楚老师,你……”
楚老师?
阿泽姓楚,单名一个泽字,是我们本地某重点大学的讲师。
这么说来,这小姑娘还是个学生?
我勉强压下情绪,替小姑娘解开绳子,回身走到阿泽面前,他瞬间拽住我手臂,“云云,我……”
“啪!”
我没给他说话的机会,甩手一个巴掌,堵住了阿泽接下来要说的话。

“楚泽,你特么还是人了?学生你都上!二十来年的文化教育让你学到狗身上去了?”
我越说越气,还想再抽他一巴掌,却被他紧紧拽住。
阿泽脸色有些难看,却还是强压着怒火低声道,“云云,我真的知道错了,就这一次,我保证以后不会了!”
我安静地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他是我的初恋,和我相识七年,相恋三年,在我人生中占据了很重要的一个位置。
可是这一刻,我忽然觉着特别可笑。
他紧紧握着我的手,双眼通红,“云云,我真的只爱你一个人,是她勾引我,我承认我一时鬼迷心窍,我还是爱你的……”
这么低级又烂俗的借口,我会相信么?
什么年代了,电视剧台词都不这么写了。
更何况,事到如今我还会相信,他此刻红着眼求原谅是因为爱我并且不想失去我么?
天真。
他只是不想失去自己的锦绣前程而已。

楚泽是山沟沟里飞出来的“金凤凰”,承载着全家人的希望,努力的考大学,读研读博,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留在了这所大学教书。
他最初追我时可能是真心实意的,可是,自从知道我爸是他们学校校长后,心思就渐渐变了。
在这寸土寸金的城市,想留下来生存或许很容易,可想要顺风顺水的一路高升,太难。
楚泽铆足了劲地讨我爸欢心,再加上他心思活络,办事干脆,拿了许多荣誉奖项,今年从辅导员升到了讲师。
我看着面前双眼通红的楚泽,忍不住冷笑,也是,如果能够放弃唾手可得的未来,他就不是楚泽了。
可悲的是——
尽管如此,尽管被捉奸在床,楚泽嘴上一再求饶,可眼底却不见半点真实的焦急。
为什么?
因为他吃定了我,因为他认为,即便如此,只要他哄两句我就能擦擦眼泪乖乖地回到他身边。
因为,在一起的这三年,我压着脾气对他百依百顺。
他还真看错我了,爱归爱,这种事情上我真的不会含糊。
总不能以爱之名,要求我被绿成了呼伦贝尔大草原还要笑着原谅,让我老爹继续撑起他的锦绣未来吧?



我看了一眼缩在床上瑟瑟发抖的小姑娘,转身向房间外走去。
走了两步,又觉着不甘心,回来又抽了楚泽一巴掌。
楚泽毫无防备,被我打的莫名其妙。
“云云?”
我后退一步,“别云云的叫我,恶心!我叫刘慕云,不是什么云云。”
说着,我再度转身,“楚泽,咱俩玩完了。”
身后沉默了几秒,楚泽套上衣服追了出来,“云云,你听我解释,我真的……”
不等他说完,我已经钻进车里,锁上了车门。
车外。
楚泽双手捶着车窗,面色紧绷着,哀求了一路的语气似乎转变成了威胁,他说,“刘慕云,你要是和我分手……”
后面的威胁我没听清,因为我已经驱车离开了。

失恋的第一夜,格外难熬。
相恋三年,我是真的爱他,所有能为他付出的,我都付出了。
包括身体。
晚上,我哭着收拾出来所有和他有关的物品,包括一盒未拆封的避孕套,一起抱去院子里,一把火烧了个精光。
我和楚泽早就见过彼此父母了,如果没有这次意外,我们原本是准备今年结婚的。
我喝了酒,这一夜哭哭醒醒,勉强熬到了早上。
一大早,我就把我爸叫到餐桌前,把昨天的事详详细细地讲述了一番。
连屋里那个SM用具我都没落下。
我爸气疯了。
末了,我又加了一句,“爸,我俩分手了,这样的人渣有失校风,你和学校董事商量一下,尽量把他开除了吧。”
我爸眉头冷横,猛地一拍桌子,“还商量个屁?直接开了!”
我爸办事果然干脆利落,晚上,我便收到了楚泽被开除的消息,并且,这件事直接被我爸公之于众,除了保密了那个女生的信息,这件事可谓是闹的满城风雨。
楚泽一点翻身的余地都没有了。
我这样做,也是在给自己断后路,我怕自己哪天一个心软便回去重蹈覆辙。
毕竟深爱过的人,总是忍不住心软。
这样,楚泽出轨女学生并且大玩SM的这点事被闹的满城风雨,我就彻底不可能再回头了。
我顺利地彻底分了手,可是……
第二天一早,我就收到了楚泽的“分手礼物”。
我的床上艳照。
在一起时,楚泽趁我睡着后偷拍的。


待续未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