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相恋三年的前男友,被我亲手送进监狱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相恋三年的前男友,被我亲手送进监狱

作者:若妤灬
2020-11-27 15:00

看见照片的那一刻,我的世界天旋地转,一片昏暗。
我唯一能够庆幸的是——
楚泽公布出去的那几张艳照,只是我穿着稍微暴露了些,还没有真正暴露重要部位的。
不然,我恐怕真的活不下去了。
我从照片中抽回思绪,想都没想的拨通了楚泽的电话。
他接的很快。
电话中响起他低低的笑声,“云云,这份分手礼物怎么样?”
“怎你妈!”
我握着手机暴跳如雷,“你他妈还是人了?我……”
我劈头盖脸骂了一通,连自己都不清楚刚刚究竟都骂了些什么。
直到我骂够了,电话另一端才响起楚泽的声音,他居然还是笑着的:“骂够了?”
不知道怎么,我心态瞬间崩了,“楚泽,你他妈人渣!”
骂完,我直接挂了电话。

没过一会儿,楚泽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我想都没想的拒接。
半分钟不到,电话又响,我索性把他拉黑了,却在几分钟后收到了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
内容只有短短两句话:
我手里还有更多刺激的照片,如果不想明天91见的话……今晚9点,sweet咖啡厅我等你。
我皱眉,上网搜了一下“91见”是什么意思,脸色瞬间白了几分。
TNN!
这个禽兽!
整整一天,我都有些魂不守舍,满脑子都是楚泽说的那句91见。
怎么办?
他会不会曾经在我睡着的时候还拍过更多照片……
我按约过去的话,会不会一直被他威胁?
我犹豫了一天,晚上八点半,还是拿起车钥匙出了门。

sweet咖啡厅。
晚上8点50分。
一进咖啡厅,我便看见了坐在角落里的楚泽。
他穿了件卡其色风衣,看起来人模人样的,见了我,站起身来冲着我挥了挥手。
我紧紧抿着唇,缓步走了过去。
楚泽靠在椅背上,笑眯眯地看着我,“云云,我拍的那些照片,你还喜欢么?”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人渣!”
除了这两个字,我甚至都再想不出什么词来形容他。
我再坐不住,起身就要走,却忽然被楚泽拽住。
我强忍着怒意回头,却意外地发现,楚泽刚刚脸上的笑意已经褪去,双眼瞬间红了。
“云云……”
我皱眉,推开他的手,“别整这出,楚泽,忒幼稚。”
楚泽却顺势再握住我的手,十指紧扣,“云云,那天真的是我一时鬼迷心窍,我真不爱她,只是,你不了解,我控制不住自己,总是会有一种SM倾向,但我不忍心那么对你,所以只好去别人身上寻找那种快.感……”
我紧紧皱着眉,听他握着我的手解释。
楚泽见我不动,又解释了许多。
我们在咖啡厅的角落里坐了近半小时,他双眼通红,情真意切,一遍又一遍地告诉我,他是真的爱我。
真的真的不能没有我。
若是有不知情的人在一旁看了,恐怕都会感慨楚泽痴情。
我呢?
曾经那么爱他的我,此刻心里竟毫无波动,甚至还感觉有些恶心。
但是,我并没有推开他的手,强忍着反胃的冲动,我缓缓地,反握住了楚泽的手。
我暗地里掐了自己一把,逼着自己挤出一点眼泪来,同样情真意切地看着他。
“楚泽,你混蛋……”
说着,我扑到他怀里,泣不成声。

我和楚泽和好了。
楚泽求我的时候,可谓是软硬兼施,威逼利诱。
一边利用我曾经对他的感情,软声祈求,低姿态的深情表白,一边用他手里另外一些偷拍的大尺度照片,隐晦地威胁我一心一意的留在他身边。
我同意了。
咖啡厅内,我坐在楚泽身边,靠在他怀里,双手紧紧抱着他腰侧,声音委屈极了。
“阿泽,你别再去找别的女生了,好不好?”
楚泽忽然来了兴致,他低下头来看我,喉结上下滚动了一番,“那——谁来满足我的那些需求呢?”
我当然懂他的暗示。
我紧紧搂着他的腰,面色显得犹豫极了,半晌,在他似笑非笑地目光中,我咬了咬下唇,轻声说道,“我……我能满足。”
“真的?”
楚泽声音陡然提高了许多。
他忽然低下头来,在我耳垂上轻轻咬了一下,“小宝贝,可是会很刺激的,你真的愿意?”
我避开他的目光,脸色通红,缓缓点了点头。
楚泽低笑了起来,一把搂住我的腰,在我耳边不住地呵着热气。
“宝贝,这咖啡厅旁边有一个酒店,咱们去打一个复合炮,怎么样?”
我倒在他怀里,“好。”

咖啡厅旁,有一家8天连锁酒店。
我结了两杯咖啡钱,随后对楚泽低声说道,“我去开房,你去旁边药店买一盒tt。”
楚泽一怔,毫不犹豫地同意了。
为什么?
因为楚泽从来都是个小气鬼,能花十块钱买到的,绝不花五十块。
我独自去酒店开了房,上楼,在房间里拨通了一则电话。
电话挂断,敲门声也刚好响起。
我走到门前,故意问道,“谁?”
楚泽低笑,“你好,客房服务。”
我顺势开了门。
楚泽猛地扑了进来,把我紧紧抱在怀里,我惊呼一声,“你干什么!”
话音刚落,便被楚泽按进怀里,随后用脚将房门踹合上。
楚泽把我抱到床上。
他脱了外套,又强硬地将我脱到只剩一件小背心,以及一条打底裤,用衣服绑住了我的手脚。
我躺在床上,仰着头看他,微微皱着眉,让自己显得又软又可怜,“楚泽,我有点怕……”
楚泽低笑一声,摸了摸我侧脸,“别怕,你会慢慢爱上这种感觉的。”
然而,不等楚泽再有动作,我却忽然哭了起来。
楚泽愣住。
“怎么了?”

我泪眼朦胧地看着他,“阿泽,我爸知道了那些事,死也不同意咱们在一起了。”
提起我爸,楚泽瞬间沉默了。
那是他之前最大的依仗,事到如今,他轻而易举地搞定了我,还想在我爸那里捞点什么。
趁他沉默的片刻里,我吸了吸鼻子,哑着嗓子说道,“可是我真的舍不得你,阿泽,哪怕你这么对我,我还是不想和你分手。”
我被绑着手脚,躺在床上哭的伤心。
楚泽似乎也心软了些,他坐在床边,替我擦了擦眼泪,声音难得地柔和了些,“那你想怎么办?”
我泪眼朦胧地看着他,神色坚定,“我想……假装被绑架,从我爸手里套出一笔钱来,和你私奔!”
楚泽怔住了。
他显然没想过这些。
见他犹豫,我又轻声劝了起来,“我爸向来疼我,如果知道我被绑架,他担心我,肯定不敢报警,等拿了钱我们就出国去,到时候谁也不能阻挡我们了!”
楚泽似乎有些犹豫,“真的?”
我双眼通红,“楚泽,我都为你做到了这一步,你还不肯相信我吗?”
楚泽又犹豫了片刻,低骂一声,同意了。
这结果在我意料之中。
相爱三年,我眼瞎没能看清楚泽的渣男本质,但是对于他的脾气,我摸的一清二楚。
楚泽耳根子软,看起来做事机灵,实际上没什么主见,而且极容易冲动。


楚泽说做就做,用外套盖住我胸前,当即就用我手机给我爸发了视频。
视频接通。
楚泽将摄像头对准我,冷笑道,“刘校长,看见了么,你女儿现在在我手上。”
视频里瞬间传来了我爸的怒吼声,“楚泽!你他妈敢动云云一下,我让你全家陪葬!”
楚泽呵呵笑道,“刘校长,陪不陪葬的咱先不说,现在可不是你威胁我的时候,你女儿现在在我手上,只要我一个不开心,就能把她先奸后杀!”
说着,楚泽冷笑一声,一把扯掉了我身上盖着的外套。
“啊!”
我毫无防备,猛地惊呼了一声,挣扎着想要盖住身子,却被绑着手脚无法挣脱。
幸好我身上还有着小背心及打底裤,不然,即便是自己亲爹,我也再没脸相见了。
楚泽不知从哪掏出一把刀来,抵在了我脖子上,对着视频里冷笑道,“刘校长,你有我银行卡号的,五分钟内,如果没有一千万到账,我保证你再也见不到女儿了!”
说完,楚泽猛地挂断了视频。

一千万……
我躺在床上,紧紧皱着眉,不知道这钱我爸拿不拿得出来。
若他只是个校长的话,直接拿出一千万现金,还真做不到。
但是……
我爸还有一个身份: 富二代。
我爷爷可比他有钱多了,我爸有两个亲哥哥,早年都跟着我爷爷经商,身价早已上亿了。
挂了视频,楚泽冷笑着走到我面前,用刀背狠狠拍着我的脸,“刘慕云,你特么真当我傻呢?”
说着,楚泽呸了一声,“真当哥哥看不出来你是故意让我敲诈你爸的?”
说着,楚泽手里匕首转了一圈,在我脸上轻轻划了一下,“怎么,想给哥哥设陷阱弄一个敲诈勒索?不过你还真提醒我了,拿了钱我马上跑路,到时候天高海阔,你们能奈我何?”
我忍不住盯着他手里的匕首,“阿泽,我没骗你,我真的想和你私奔……”
“行了!”
楚泽直起身来,瞥了我一眼,“等钱到账了,咱俩打个分手炮,就彻底赛有那拉了。”
话音刚落,楚泽手机短信提示音便响了起来。
楚泽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笑道,“三分钟,刘慕云,你家老爷子真有钱啊,早知道我特么多要点了!”
楚泽低骂一声,收起手机忽然向我扑了过来。
“钱到位了,就差个分手炮了!”


楚泽得逞了么?
当然没有。
他连我的嘴都没亲着,房门便被踹开了。
一群警察蜂拥而入,将他按倒抓了起来。
电话,我是进酒店时打的。
我更是在警察哥哥们冲进来的一瞬间放声大哭,哭着喊着说楚泽绑架我,并且要强.奸。
偷拍裸照威胁,绑架,勒索重大金额,强奸未遂。
所有证据一并齐全,楚泽反驳都没用。
眼见着楚泽被带走,不知道为什么,那几名警察哥哥默契地离开了,把一名小哥哥留了下来。
我有点紧张,生怕警察小哥看出来这里面我有做戏的成分,所以一直低着头嘤嘤哭着。
房间里安静极了。
半晌,头顶忽然传来那名警察小哥哥压低了的声音,“刘慕云。”
???
我一边纳闷着,明明自己报警的时候没报过姓名,一边抬头看去。
面前这人,是我不算初恋的初恋。
我前面说过,楚泽是我的初恋,但我人生中第一个喜欢过的人,不是楚泽,他叫江祁。
是一名人民警察。
为人正直,阳光帅气,最重要的是,在我喜欢他的那些年里,他曾经也一样的喜欢我。
不过,这些都是在我和楚泽在一起后才知道的。
那时候,江祁都结婚了。
面前这位警察小哥哥,好巧不巧,就是江祁。
他走上前来,叹了一口气,蹲下身替我解开了绑着手脚的绳子,“这么多年没见,怎么把自己搞这么狼狈?”
我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又有些尴尬,“没……没事。”
江祁替我解了绳子,把衣服各地扔给我,绅士地转过身去,“快穿吧,一会我还得带你去警局做一下笔录。”
我飞快地穿上衣服,房间内气氛太过尴尬,我没话找话,“你……你……你老婆呢?”
我保证我不是想问这句,我就是想问,他结婚后现在过的怎么样,一开口就有点变了味。
江祁瞥了我一眼,“离了。”
“离了?”
我惊呼一声,“听老同学们说,你们过的挺好的。”
江祁没说话,只是看了我一眼,眼底亮晶晶地,一如当年。
我抿了抿唇,忍不住又问道,“因为啥离婚啊?”
江祁抿了抿唇,“和你一样。”
和我一样?
我有些摸不着头绪,紧接着,便听见江祁低声说道,“她出轨,我被绿了。”
“……”
还真是挺巧的。

我被江祁带去了警察局,例行做了笔录。
之后的一切都很顺利。
我爸转给他银行卡的那一千万楚泽还没来得及转出去,直接被法院冻结,还给了我爸。
而楚泽,因为各项罪名累积,最后被判刑十五年。
开庭那天,我远远看了楚泽那副萎靡不振的模样,心里痛快归痛快,却多少有那么几分不忍心。
毕竟在一起三年,虽然不爱了,但是……毕竟他那些罪名,起码有一半都是我引诱着他完成的,多少有点不忍心。
我甚至有点圣母心的想,十五年,会不会把他害的有点惨了?
出了法院,我满脑子都是这些想法,恍惚间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不好意思……”
我连忙道歉。
一抬头,却忽然怔住。
江祁双手环胸,垂着眸看我,“想什么呢?”
我摇摇头,没说话,却见他紧接着说道,“一脸的于心不忍,刘小姐,你不会是后悔了吧?”
我有些尴尬的舔了舔下唇,“也不是后悔,就是觉着会不会有点过了……”
江祁忽然笑了。
这人双手按住我肩膀,低声问我,“那好,我问你,那些照片是你自愿拍的?”
我连忙摇头。
都是楚泽那个渣男当初趁我睡着偷拍的。
“那他后来绑架你管伯父要钱,是真的被你指使的?”
我摇摇头,我演技太拙劣,那货直接看穿了,敲诈我爸一千万,完全是他自己的想法。
“那如果我们没及时赶到,你会同意他和你……?”
我把头摇的仿佛拨浪鼓一般。
“当然不会!”
江祁收回手来,歪着头笑,“那不就得了。绑架,敲诈勒索,强奸未遂,哪个不是这家伙主动做的?”
我想了想,也对,那点愧疚感瞬间烟消云散了。
我拍了拍江祁手臂,心情大好,“走,我请你吃饭吧。”
话音刚落,我转身想去开车,却被江祁拽住。
我错愕回头,却见他低笑着看我,“刘慕云。”
“嗯?”
我有点莫名其妙,应了一声,心却砰砰乱跳了起来。
江祁看着我,“你找男朋友的眼光太差。”
我有点尴尬,怎么又提起这个了,“所以呢……”
“所以”,江祁眼底的光一点一点亮了起来:
“我做你男朋友吧,我比较靠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