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就为胯下那点欢畅而亲手杀死儿子(下)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就为胯下那点欢畅而亲手杀死儿子(下)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小懒
2020-11-27 17:00

上集在这儿:就为胯下那点欢畅而亲手杀死儿子(上)


孩子上了幼儿园,孟波出去工作,在朋友的汽车销售店上班,按照销售额拿提成,行业不景气,他的收入也不高。

柳青这边事业越来越红火,人也越来越漂亮。

五一放假的时候,柳青还报了欧洲十日游,孟波担心钱,柳青却说,一家人开心就行,钱是小事。

孟波看着柳青有钱了的样子,心里开心又自卑。

这种担心,像影子,始终如影随形,让他难过,但他又不好表现出来,只能加倍地对柳青好。

有一次,他碰见牛军,就说,感谢你给咱们借了那么多钱。

牛军愣了一下了,什么钱?

孟波瞬间明白,是柳青骗了他。

回去后,他没有揭穿她,有几个晚归的夜,孟波安顿孩子睡下,等柳青回来,好几次,他发现,送柳青回来的是一个老男人,开着一辆高级轿车,透过月色,他还看见,自己的女人在那个老男人的怀里,两个人缠绵拥吻。

那一刻,他感觉全身的血都涌到头顶,他很想冲出去,把那个老男人胖揍一顿,但他最终却没有勇气冲出去。

月光下,他看到柳青似乎是主动地纠缠着那个男人。柳青回来了,孟波把醉醺醺的柳青堵在门口,质问他,他是谁?

柳青居然坦然地说,一个朋友。

孟波气急败坏地说,你太过分了,天天和老男人鬼混,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柳青理直气壮地说,就是我丈夫呀。

那你也得尊重我,你这是给我戴绿帽子。如果我天天和女人鬼混,你会怎么想?

听了这句话,柳青看了一眼孟波,冷笑着说,你浑身上下都摸不出200块,除了我,还有谁会和你鬼混呢?

说完,她打着酒嗝,一摇一晃地倒在沙发上。

孟波看着柳青的模样,心里很恼火,他很想给她泼一盆凉水,把她浇醒。

是的,在她心里,他不过是个浑身上下摸不出200块的穷男人,平时她说的多好,你主内,我主外,咱们把家经营的和和美美,孟波相信了她的话。

可是此刻,她醉了,却说出这样的话,字字像刀,刻在他心上,听得出来,她是满满地嫌弃他无能。

要在平时,孟波一定会给柳青擦脸,帮她换衣服,有时候她吐了,他还会起来照顾她,可是那天晚上,柳青胡乱窝在沙发上,孟波懒得管她。

他终于想明白了,虽然自己付出很多,但是,经济的悬殊,让他彻底没有地位。

现在家里的一切都是柳青赚来的,他是个吃软饭的,不赚钱,她也瞧不起他。

第二天,孟波说,他也要出去工作,孩子轮流接送。

柳青睡醒后,不知所以,大概,昨天晚上她说的话,她自己也忘了,但是,孟波却记得很清楚。

任凭柳青如何说服他,他都不愿意再呆在家里了,他要出去工作,哪怕赚的少一点,也是尊严。

柳青再也不能像以前那么潇洒了,下了班,她要接儿子放学,还要陪着他写作业。

这么多年,她没有陪过儿子,她没有耐心,儿子也很不配合他,看到作业错了,她就大吼大叫,儿子也开始顶嘴。

家里弄得乌烟瘴气,看着儿子瞪着眼睛说,以前爸爸陪着我,才不像你,光整手机,她不乐意了,除了骂儿子,还打电话骂孟波。

孟波正在陪客户,柳青的电话像炸弹一样,一波一波打过来,让孟波很没面子。

无奈之下,他把手机关了。

客户看着孟波的脸,青一阵,紫一阵,索性说,我看你这么忙,我们还是下次再聊。

孟波的一单生意又黄了,他气急败坏。

回到家,他和柳青一阵大吵,你有病啊,连个孩子都陪不好,还给我电话轰炸?

柳青不示弱,还不是你,把儿子惯成什么了?我给他纠正错题,还顶嘴。

孟波不屑一顾地说,那是你的问题,我陪儿子的时候,他几乎没有错题,我闭着眼睛也能想到,你名义上在陪儿子写作业,实际上,你肯定在玩游戏,那是骚扰他写作业。

你说的那么好,你来陪,干嘛让我陪?

你是妈妈,陪儿子都没有耐心,你的耐心全部用到外面那些老……

孟波当着孩子的面,差点说出,那些老男人,但最终,他还是忍住了。

两个人这样刀枪交火,儿子看着,心里很难过,不就是为了陪我吗,至于吗?

他们在书房门口吵,儿子走过来,关上了门。

也是从那天开始,他把自己关起来,再也不让他们陪了。

儿子的原话是,我已经长大了,不用你们陪。那年,他7岁。

柳青和孟波看着儿子这么决绝的样子,也就各忙各的,没有再陪他。

孟波为了谈业务,用尽浑身解数,天天陪人,喝酒,拉关系。

柳青虽然没有像以前那么肆无忌惮,但也是逮着机会,就出去鬼混,她懒得做饭,直接把钱给儿子,让他去饭馆吃。

儿子也觉得这样自由自在的日子挺好,没人唠叨,耳根子清净。

大概是她给与的爱太少,儿子和她总是有隔阂,他们母子之间的相处模式最多的就是抬杠,为了讨好儿子,他后来提出的各种要求,她也会尽力满足。

他说想要个手机,作业不会可以在手机上查,她同意了。

她给儿子买了个智能手能,心里还有一丝丝踏实,她觉得,给与孩子一些物质上的补偿,让她对儿子的愧疚少一点。

通过孟波不懈的努力,他的业绩比之前上升了很多。

他花钱自由了,不用再伸手向柳青要了,但是,他的心也花了。

自从发现,柳青和别的男人鬼混,他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离婚是暂时离不了的,他早已经权衡过了,如果离婚,以他现在的收入,生活质量会大幅下降,但是,感情是早就没有了。

就连床上那点事,他也懒得和她敷衍。

欲网总还是要发泄出去的。

很快,他和一个同样是做销售的女人搞在一起。

这个女人的男人长期在外地工作,一年半载回来一次,孟波对柳青已经失望透顶,只和这个女人吃了一次饭,两个人就对上了眼。

在他眼里,她看到了寂寞,是她主动开的房,给他发了个位置,他心知肚明的去赴约,翻云覆雨,让他第一次尝到了久违的满足。

有了开始,便一发不可收拾。

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他放松,自在,没有任何负担,他们彼此需要的东西一样,没有经济纠缠,她的男人赚钱很厉害,她不会离婚,她自己说的很明白,两个人只是娱乐,这正是他想要的,两个人在一起,一晃5年多了。

这5年,孟波把多余的精力全部放到那个女人身上,几乎顾不上儿子。

柳青名义上照顾儿子,实际上,给点钱打发了,一点母爱都没有。

儿子觉得这样有钱的日子挺好,学习一落千丈,还和其他不上进的学生在一起,有好几次,班主任让请家长,柳青也是敷衍了事,完全没把孩子的事放心上。

直到后来,儿子彻底学坏了。

他早上早早出门,晚上按时回家,其实,他已经对游戏着迷,为了买游戏币,学会了偷钱,还在学校附近偷东西卖给同学。

有一次,偷东西差点被人打断腿,柳青和孟波各玩各的,都没有发现。

在他13岁生日的前一天,他在小区里偷东西被抓住,柳青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两口子都慌了,可是,儿子已经学坏了。

经过一番商量,孟波出去上班了,柳青把儿子关在屋子里,让他面壁思过。

儿子在屋子里,柳青一天没有做饭,她心想,要好好惩罚一下儿子。

晚上,儿子跳楼了。

跳楼的那一瞬间,楼下的邻居发现了,柳青还在手机上和那个老男人撩骚。

13岁的儿子,脑部严重挫伤,到医院抢救了一天,最终,抢救无效,离开了这个世界。

看着医生把儿子身上的管子,一样样拔掉,她疯了一般,跪在地上给医生磕头,孟波也扑过去,扒在儿子床边,撕心裂肺的哭喊,儿子,你别走!

两个人哭破了天,哭动了地,也换不回曾经活蹦乱跳的儿子。

收拾儿子的东西时,柳青发现了儿子一年前的一篇日记,这样写:

你们嘴上说,我们是一家人,要相亲相爱,但你们都不爱我,你们宁可给我钱,像打发叫花子一样打发我,也不给我一丝丝爱。

我的好朋友,王瑞的爸爸妈妈离婚了,但是,他的妈妈和他一起生活,很爱他。周末,他的爸爸也会带着他去爬山,去游泳,你们呢,虽然没有离婚,但是,都不爱我。

看到这里,他们两个人泪如雨下。

后悔像一把刀,一下下扎进他们的心里,痛到深处,变得麻木。

是呀,他们是一对不负责任的父母,对孩子不负责任,对对方不负责任,对自己不负责任,这样的两个人,戴着夫妻的面具,生活在一个屋檐下,有什么必要呢?

最终,他们离婚了。

儿子的死,成了两个人生命里的一道伤。

分开后,两个人都断了那些乱七八糟的男人和女人,不就是欲望两个字嘛,以儿子的生命为代价,他们不配为人。

离婚后,他搬出来了,租了个一居室。

而她守着曾经给儿子买的学区房,心里鲜血淋漓。

中秋节的晚上,他在出租屋里,烟蒂落了一地。

她看着儿子小时候的照片,眼泪吧嗒吧嗒。

他给她打电话,刚接通,还没有说一个字,那边哭的歇斯底里。他明白,这一刻,他心痛,她当然也难受。

听着那边的哭声,他的脸庞也湿了,一切都已经晚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