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带起她哀怨的眉梢
杂感

杂感:孤独的树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庹晔子
2020-11-28 19:00

初寒的夜晚,我独自走在蜿蜒的路上。
雾色渐浓,天也寒凉,行人不加犹疑地低着头,盼着步子能快些,再快些。盼着能立即逃离这与他们炽热的内心所格格不入的幽冷的世界。
我刻意放慢了步伐。
此处高楼林立,灯火通明,飞驰的浮尘狭裹着雨后独有的泥土的芳香向我一并袭来。天地并不幽远,那来自万物生灵的召唤声也分明已经远去。
可我分明就是想要留住些什么。只是基于内心深处最原始的热望罢了。
是该留住它吧?在这个初秋的寒夜。



印象里,似乎每一座小城都有这样一条望不到尽头的老式小路。路的两边,总是无差的耸着一列亭亭如华盖的树。
四时八节,不论何时去看,叶都是浓绿的,三两片的梢头垂着晶莹的珠。在这个悄无声息的夜晚,在初秋的风里,显得无比凝重。
起初,我还能依稀循着些寻常人家的烟火气,悠闲惬意地朝着归处前行。
到后来,街边的商贩也熄了灯,一天的争执吵闹结束在金属制的卷帘门闸乍然触碰上水泥地板的一刹。
我惆怅着,抱怨着,最后又不得不屈服于那眼看着就要将我,将这世间所有美好和不美好全部吞灭的黑夜。
却又在下一秒突然发现,连最后一点热闹也不肯留与我的天地,居然在下一个多雾的转角,赠与我意外的惊喜。
空气洁净清新,山林守口如瓶,在那之前,没有人能告诉我,那即将要来临的是盛放还是凋零。

那是一颗再普通不过的树,躲在人迹罕至的破落街角。
既不高大,叶片也稀疏的可怜,三三两两的泛着黄。看起来是很久未曾打理了,雨水过后积了些尘土,树根也骤然突起,顽强地从水泥地里搏斗出一方空隙来。
可是当我凝望四方,许久才发现,这铺天盖地的寒凉里,也只有她,能和谐地融入,巧妙地共生。
她泛黄的叶,枯瘦的身,颤动的枝,仿佛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今夜,为了这初寒的寂静的夜而生。 


朦胧间,微风带起她哀怨的眉梢,在急急落幕的喧嚣里,将我无限温柔的拥入怀中。却发现,在她怀里,在幽深的氤氲之息中,一面是盛开如锦,一面是不停纷落。
总有这样的初秋,总有一席凉风,路的尽头是模糊的黄色细雨。总有一棵树,永远长在寂静的河谷,虽然孤独,却保有了那一身璀璨的来自天上的金黄。

耳边的慢歌还在继续,夜已经很深了。
我裹紧了外套,不由得加紧了步伐。
我想,独属于我的那颗孤独的树,此刻也正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孤独的生长着吧。
那便足够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