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幻想者的生命
生活

生活:幻想者的生命

作者:李瑞
2020-11-28 18:00

 我是在昨天才看到大连理工大学某研究生死去的消息的,当时这引起了我的思绪,也多少让我有些感同身受。他留着几页备忘录、以及一张场景照,由此看出他对生活是有留恋的。至于这留恋的破灭,或许是因为最后一根稻草。而这稻草我不能明确,或许正播种在某寸田里。

成年世界的溃败,从不是一蹴而就的。这好比一四年的巴西,第一蹴是加油向上,第二蹴、第三蹴蹴是失望,第四蹴、第五蹴蹴是离场(包括不少休克者),第六蹴、第七蹴蹴是天堂。我仍不知他离开的确切原因,自杀许是他对自身做出的自主处理,于己身而言,或许终于是自我主张、不顾一切了,而这处理往往受着精神控制,也见了自私。这精神看似由自己发出的,然而往往受了愤怒、欢喜、悲哀、沉默的调控。我曾与人对骂,却不知对方是谁,结果是砸了自己东西。我以为的行为,却受了与人对骂的主张,成为被砸东西的魔鬼。于是这精神的受控,愈发见得恐怖。

而精神世界的缺失,似乎比受控更为严重。我在网上见过不少道理,也尝试过温柔,却也见得空洞。我也习得自我调控的条例,也与他人与自身做过斗争,然而有时却像手艺人戒欲的日复一日,我也都习惯了,似乎可以接受。然而我常呆坐着,将手头的忙弃在一旁,仿佛终于自我了——虽然我意识到我在做什么——我什么都没在做。这偶尔的偷闲刺激着我的麻木,又促成了我对这刺激的麻木。这循环使我沉迷着,我开始觉得它好,而自我调控的条例告诉了它的不好,夹杂当中的我,总得自我消化。向内的复杂斗争向外是更为收敛的表现,除了习得礼貌二字更试着温柔。温柔在调侃的眼中总是可笑,也试着去玩世不恭,试过不少态度,一直摸索着。本来我对精神世界的见解并不足以使我借此生活,但当我踏入这扇门,去想为什么以及为什么的为什么时,我便容易陷入,我所得到的答案并不足以前进我支撑。这种状态仿佛1966,需要十年乃至更甚,然而可惜的是,我生于1958,这改变的风雨,是我去向的路程。

在生活的牵引下,爱好与坚持的引线被拉扯而断,一边厌倦着这世人总结的道路,一边又畏惧着小心翼翼地看地图前行。与生活的联系剩下了亲朋,剩下的坚持只是对他人的奉献,这触不可及的关系无法给予更多现实中的支持,而习惯性的自我解决也使得让他人共同承担变得难以承受。或许有这样的意义,自杀让人明白,他可以在他想要的时间离开这个世界,这令生命变得可以承受,而不是毁掉它。终于在最后一次自私的决定后,一个生命得到了永生。

而这生命的最后一根稻草还在播种着,社会关系的复杂性无时无刻不在剥削着心灵,当投入其中,却像是陷入迷宫了。

明明是现实中的生命,为何却受着幽灵般的、不受自己控制的精神控制?

人应该投入现实生活中去,寻得自己的爱好与坚持,烦恼是魔鬼,在每一个空虚的日子里油然而生。这世上没有天使,有的只是一群路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