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安静的早晨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空洞之城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手冢良
2020-11-28 20:00

当他睁开眼时,似乎又是寻常的一天:狭窄的房间,昏暗的屋子。习惯性地,他总会伸手想在身边抓起什么,但实际上周围什么也没有——单调的床单,床边整齐摆放的鞋子,仅此而已。

靠近门的位置是他的书桌,它让本就狭窄的房间变得更加拥挤。他扶起身子坐到了书桌旁,尽管桌上堆放的书积了灰尘,但大多都是新的,许多时候他都只是一时兴起,或是暂时被想象中的内容所吸引而买下书,但他很少会将它们读完。他愿意静下心来读的书,来来回回也就那几本而已。

房间的窗帘总是关上的,他宁可在白天一直开着灯,也不愿让阳光踏进自己的房间半步。

这是一个安静的早晨,或者说是上午,他总是很晚才能入睡,每当他醒来后,时间离中午也不远了。

他漫无目的地摆弄着房间里少数的物件,却没有发现外面的世界竟然安静得出奇。

上午每当十一点多的时候,住在他对面的那位老妇人就会大声叨叨个不停,要么是教训她那不懂事的孙子,要么就在咒骂她的儿子把她当作一个负担,有时候她还会指责邻居不尊重她这个老家伙。

虽然他很少会出门,但是却对外面的世界听的一清二楚。可是今天,无论是十一点,还是在正午,他都没有听见任何声音。虽然有时候老妇人的话让他烦躁难忍,以至于他偷偷在心里诅咒她快点死掉,但是当他以为今天的安静是因为老妇人真的死掉了的时候,他的心里还是会有几分惋惜。

但是不然,因为他不仅没有听见老妇人的声音,也没有听见外面任何一点声音——鸣笛、引擎、狗吠、人声,仿佛它们全都消失了一样。

于是他便慢慢踱到窗边,心有顾忌的拉开了一点窗帘,他终于发现,街上没有任何车辆,路上也没有任何人。他将窗帘完全拉开以扩大自己的视野,但最后的结果都是如此:空无一人、一物,唯有阳光附在了他的脸上,微弱而冰冷。

此时,他的心中产生了一个大胆的猜想,可是只有踏出门外,才能够进一步确认这个猜想。最后,他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踏出了许久未开的房门。

难道真的是所有人都消失了吗?他在心中怀疑这个不可能的猜想。又或许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而他不知道罢了。

他轻轻地敲了敲对面老妇人家的门,等了许久都没人答应,于是便下了楼,来到了街上。

没有人。

他其实早就想到外面没有人了,这也是为什么他出门之前甚至都没有照照镜子,打理自己一番。

交通工具不知去向,居民不知到了哪里,动物也不见踪影,难道他是这世界上最后的一个人吗?他不敢想,只是漫无目的地走在半死不活的太阳下,希望能够碰见一两个人,以问清楚现在的状况。然而,到了下午四点,他依然没有见到任何人。

他虽然在这座城市待了很久,但是对于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

眼前就是一个游乐园,没有游客,也没有管理者,他可以随意地坐上任何设施,不需要花钱就可以体验一次惊险的游乐设施。

当他感到失重时,情不自禁地喊出了声,只是喊声十分别扭。一想到没有任何人会听见他的声音,他便慢慢放开了自己的喉咙,高声尖叫起来,声音从拘束变得自然。

玩累了之后,他又开始了漫无目的地移动,仿佛是游离在这个城市的幽灵。

尖叫、怒吼、谩骂,在这样一个空荡的环境中,似乎没有什么行为能令他感到羞耻的了,

为了追求进一步的刺激,他脱去了上衣,将它随手扔在了草地上。

他光着膀子,第一次与病恹恹的太阳这么亲热的接触,随后,他按照原路狂奔而回,当累得喘不过气时,他就直接躺在公路的中央,用光着的后背贴在冰冷的大地上。

他朝着天空大声呼喊着平常永远不会说的话,得意也好,自负也罢,反正没有人会听见。

孱弱的太阳渐渐西下,他也回到了自己狭窄的房间,尽管现在他拥有了整个世界,但是只有在这个微小的空间里,他才能感觉到十足的安全感。

他拆下了窗帘,从窗口将它一扔而下,他以后再也用不上它了,这个世界空无一人,他不必再躲避任何事物,包括那病入膏肓的太阳。

他依然光着上半身,坐在了书桌旁,提起笔写下了今天的奇妙经历。有一种快感,是他无法用语言描述的,那就是他终于再也不用躲避任何人和任何事物。

孤独是他早已习惯了的感觉,但是他不曾想到,在这个空洞的世界,孤独的程度竟然如此之高,高到他无法像曾经那样忍受。

他在这种孤独中度过了十天,终于,他再也忍受不住了,他打算一直朝一个方向前进,直到他能够寻找到一个人来倾吐自己的经历。

一天,两天,三天...

虽然他一直都没有遇到任何人,但他还是会把自己的事情记在日记里:“在这个世界上,我找不到任何人。”

他躺在了公路的中央,任凭灵魂游离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