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她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七月
2020-11-29 11:00

树影婆娑,清冷的月光散发着寒气,这天的夜空中一颗星星也没有,只留下无尽的黑暗与寂静。她奋力跑着,虽然脚上的布鞋早已磨破,虽然生了冻疮的脚每迈出一步都生疼着,但她还是拼命跑着。这是她第53次向着自由的自我救赎,她要逃出来,逃离这对她来说如同人间地狱般的地方。

“就快了就快了……一定要跑到山外,一定,要是最后一次……”她默默告诉自己。

这山间的路实在崎岖不平,泥土石子还很硌脚,顾不得了,她只想趁着这夜半三更,无人问津,逃出去。任由风拂过她蓬乱的发丝,刮过她瘦削的面颊,透过她单薄破旧的衣衫。

但她实在跑不动了,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脸颊和鼻尖冻得通红,四肢也已经冰凉到麻木。她停下来,靠住身旁的一棵大树,感到一阵眩晕,她慢慢坐下,寒冷干燥的空气让她口干舌燥,咽下的口水都似乎有血腥味。空洞寂静的山林仿佛有种吞噬一切的力量。她越发感到瘫软无力,不时传来的狼的呼啸声更加剧了她的不安。终于她忍不住了,她抱住自己全是瘀青与疤痕的双腿,把脸深深地埋了下去,泪水涨红了眼眶,绝望与无助混作一团像洪水猛兽般袭来。昔日被毒打虐待的画面浮现脑海,她啜泣起来,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淌过干裂的嘴角。

“那您后来是自己逃出来的吗?”我向面前因叙说过往经历而潸然泪下的老妇递上纸巾,问道。

“那天还是没有如我所愿,还是被抓了回去……”老人擦擦眼角的泪,望着窗外,又沉默了良久。

用衣袖擦擦眼泪鼻涕,她又一次站起来了,晃晃悠悠地向前走去。一会儿后,似乎快要到山顶了,但天边已经开始泛起光亮,她有种不好的预感,加快了脚步,马上就可以翻过这座山头了。但命运似乎和她开了个玩笑,就在这时她听见了不远处传来的狗吠声,叫得可凶,让人战栗。“阿沛……阿沛……”她一哆嗦,可能连她自己都没发觉她浑身都在颤抖着,那个熟悉的声音又将她拉回现实的深渊。她受不了了,想哭又哭不出来,便只顾向前逃去,她想着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回到那里。那个中年男子凶吼着她的名字,不,不是她的名字,只是他们取的称呼。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逼得她喘不过气来,忽然脚底一滑,她摔倒了,眼前景象越来越恍惚,最后两眼一黑,或许这时她也想过就这样结束也是一种解脱吧。

“那时候我摔晕了,似乎过了好几天才醒来,醒来后发现我还是回到了那个囚禁了我十七年的屋子……”老人垂下眼眸,叹了口气。

她睁开眼望见熟悉的屋顶,泪水又浸润了眼眶,从眼角划过。她想伸手去擦,但她早已被粗绳牢牢捆住,动弹不得。这样的束缚与压迫她已经经历过无数次,近乎麻木的她只是呆呆望着墙壁。“你这个婊子,老子买你回来花了三千多……”那个男人看她醒了,便边走边骂着进来,粗俗的声音直刺向她的耳中。“你还跑,还跑,叫你跑,跑,打断你的腿!”男人说着便举起手里的竹条,朝她抽来,多次毒打。她只是紧皱着眉,紧咬着唇,因为她知道,他不会因为哭闹而放过她,这样的事她早就习惯了。可能是到了饭点了,男人的母亲,也就是她的所谓的婆婆抱着小孙子进来了。有时这里的方言她还有些听不懂,只见两人说了几句,就都出去了。

天色渐渐暗了,不知过了多久,她还是被关在这个黑漆漆的屋子里,不见天日。有时那个可怜的孩子会哭着要妈妈,于是那个婆婆便会将小孩抱过来,让她哄哄,等孩子安静地熟睡,便将他抱走,又将她锁起来。

直到那天,村里来了一对陌生的中年夫妇,一开始村里人都比较排外,总会很警惕地提防他们,但几个月后发现他们很热心地帮大家做农活,还不太讲求回报,人们也就渐渐地接纳他们了。

“这时他们找到了我,听他们说是来帮助我的,我激动坏了,但是也在极力地告诉自己冷静下来,听他们说完后,我知道了他们是侦破绑架案的警察,正在这潜伏着,到了时机便会安排山下接应的人,将我们这些被拐卖的人口解救出去。”说到这里老人眼里终于流露出希望的光。“又过了大约一个月,趁着他们外出,那名女警察找到了我,她叫我赶紧清好东西,跟她走,我知道这是个千载难逢的逃跑机会,也没什么要带走的,只是像往常一样带上我那可怜的孩子的一块小肚兜,便赶紧随她离开……终于我走着他们早就勘察好的近路,逃了出来。”老人眼里又泛出泪花,是得救后的感动,也是重获新生的庆幸。

这位老妇十四岁时,在从学校回家的路上碰到了一个可怜的老人。老人说自己的儿子正在医院重症治疗,自己已经花光所有的积蓄救治儿子,已经饿到不行了,希望她可以请她吃一顿饭。年少懵懂的她,听到这位可怜老人声泪俱下的讲述,恻隐之心瞬间被打动了,便答应了老人。老人执意要去她说的一家小饭店,女孩便也答应了。经过一条弯弯绕绕的小巷子,终于找到那家破旧的餐馆。进了店子后,灯就突然黑了,身后的黑暗中伸出一双大手,捂住了她的口鼻,没错她被人迷晕了,醒来后便到了那个后来不得不熟悉的地方。

我不敢想象,曾有多少被拐卖的妇女像这位老妇一样拼命挣扎着,又有多少封闭的小山村像这个村子一样,买来童养媳,逼迫她们与某陌生男子结婚生子,甚至不惜毒打直至残疾,让她们再也逃不出去,彻底沦为生产工具。当有警察查到被拐卖者要将她们带走时,村里人绝对不允许,因为在他们眼中他们只是在抢回自己的媳妇而已,可能这就是悲哀之处吧。

眼前的老人幸运地被解救了,回归正常生活后她努力成为了一名为更多受害者带来自由的警察。回顾过往,她还历历在目,身上的伤可以好,但是心里的疤痕是不会消失的。

虽然老人的故事发生在几十年前,但现今仍然存在这样的悲剧。随着国家的发展有许多偏远闭塞的地方早已修通了路,相信这样的故事一定会越来越少。我只希望这篇故事多一个女性看到,多一份提醒,少一个悲剧。我们弱小的力量可能无法惩罚犯罪分子,但我们都要更认真警惕地活着,起码保护好自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