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艾滋脱恐群的四天里,我变得很恐艾,也很恐性
生活

生活:在艾滋脱恐群的四天里,我变得很恐艾,也很恐性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喃星
2020-12-01 09:00

撕开包装,扎手指,挤血,滴缓冲液到检测面板,等待——,这是我在8月21日晚进行的艾滋病病毒检测,整个操作流程熟悉且有序。

艾滋试纸检测中有明确规定,两道杠为阳,即为携带了艾滋病病毒;一道杠则为阴,则证明安全。

看着殷红的试剂漫上检测条,我的心并无太大波澜,过了一两分钟后仍未出现第二条杠,我便去忙其他事了。

这是我第六次做这项检测,先前皆为阴,试纸的反复结果也让我对自己较为放心,故而也并没有太在意这次检测,打算忙完就将其扔掉了。

奈何回来拿起试纸的时候,浅浅的第二条杠直愣愣地冲进了我的眼球,我愣住了。

我叫小智,是一名在读的大二学生,当天距离我性高危已过去了三个月。


今年五月,通过在某一款社交软件上的聊天,我成功约到了一位小姐姐线下碰面。而线下碰面其实无意中就给性爱增添了许多机会,在网上也早已彼此聊得情欲泛滥,我们互相看对眼后,便在彼此都懂的眼神中上了床。

可事后才发现,套子中途破了。我忙向身边的朋友咨询,了解到可以通过网上买的试纸定期检测,三个月后就可排除。我也怀着“也就破了一点点”的侥幸心理在网上买了几份试纸做着定期的检测,持续到今年八月。

前几份试纸皆为阴,无疑让我庆幸自己没中招。而这一次,却如当头棒喝让我失了神。

试纸的第二道杠虽浅,却如一种无形的恐惧在我心中急剧蔓延。我没有想什么,我也不知道该想什么,呆滞且茫然。我只机械般反复翻看着试纸,希望是我眼花。

在几分钟的回神后,我开始决定做些事情来给自己找条路走。

通过订单,我联系到了淘宝客服,询问他们有没有假阳的可能。对方则解释道,超过规定时间20分钟之后,由于特殊反应便会呈现第二条杠,还询问我是否在规定时间内看结果了。

我苦笑,因为不在意与疏忽,我哪里认真看了,只知道一回来就两条杠了,谁也说不准是不是在二十分钟内出现的。

于是客服便劝我多买几份确定一下,我便快速地下单了三份,望着深夜停滞的物流信息,我多希望它第二天就能送达。

在这种不确定的恐惧中,我开始第一次接触关于艾滋病的所有信息,进入了贴吧,加入了QQ群,还在百度上搜查关于艾滋病的相关症状,以便自查。

望着百度上说,艾滋前期会有腹泻、头痛、皮肤起疹等症状,我开始慌了,这些表征我近期全都有。

在百度的解读里,我已给自己判了死刑。


彻夜难眠中,我进入了贴吧和QQ群,企图通过和他人的聊天来缓解焦虑。

贴吧里和QQ群里云集着很多人,有高危后恐艾来脱恐的,有感染后交友的,还有没有任何行为就恐艾的。年龄从16到50不一,职业也泛及学生、白领、教练等人群。

当然,其中自然也混杂着同性恋和异性恋。可令人诧异的是,这里并没有对彼此的歧视,仿佛他们只有一个名字作为群体来共生——恐艾的人,在这里讨论着性与艾滋。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艾滋病的信息和群体,不曾想基数和范围可以那么大。

群里的管理员可提供脱恐咨询,我便私聊了。奈何我每问一个问题,对方都没有回答,反而是一直重复着“发红包吗”这一句话。我诧异,这年头连艾滋咨询也要收费了吗,于是后面我便再也没联系了。

群里有很多人会描述自己的症状,然后在讨论中确认自己是否感染了。发照片的也有,大多是皮疹,只要皮肤有一个痘痘或是凸起,都会被拍照上传到群里。众人一般都会说没事,但许多人依然会隔三岔五地发着同样的照片,问着同样的问题。

看着这些轻微的症状也会被怀疑为艾滋,我也急了,忙向群里的人们诉说着我的症状——腹泻、头痛、轻微皮疹。还将我的试纸拍照上传,并说明情况。

群里一半人劝我淡定,说过了时间,没事的;另一半人则肯定地说我确诊了,赶紧收拾准备后事吧。

我慌了,无知是最大的恐惧。我开始拿着镜子在反照自己的身体,观察哪里有明显的皮肤异样。

每发现一处微小的痘痘,我便觉得染病的概率又上升了一分,然后便在群上询问。群里密集的消息和持续的提示音叩击着我的心门。

恶意的评论、群里重复的症状照片和他人恐慌的言语、两道杠的结果和未到的新试纸,都在将我的恐惧放大。

忍不住困意入眠后,梦境里仍是关于艾滋的,我还梦到了新买的试纸仍是两道杠,这让我感到死亡将近。

小昊是我在贴吧认识的一位恐艾学生。当时看他帖子里充满了焦虑,又是学生,我便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便和他加微信私聊了。

小昊坦言,他是一个月前从学校回来火车站住宾馆的时候进行的性行为。当时涉世未深,面临着老妈妈硬塞女人的情况他也是第一次见,并不知道怎么处理,于是只好顺着来,并给了钱。

由于结束后摸到了套子,碰到了对方的体液,他便恐艾了。

小昊估计也是第一次了解这方面的东西,所以极度恐惧。看了关于艾滋病的宣传片,影像里那些皮肤溃烂的人让他害怕,于是急着向我询问一切关于艾滋的事情,有时凌晨两三点还给我留言。

我苦笑,怎么我一个也恐艾的人还为你做咨询了。但实际这种互相沟通的方法也确实缓解了我的焦虑,等试剂的那几晚我睡得很香。

小昊语气里经常充满绝望,“把遗书写好了”“结果出来了我就不活了”的话是他经常会和我说的,这让我也很紧张,一直在想,万一自己真的那么不幸呢?但我只能尽力去安慰他说没事的。

所幸小昊的医院检测结果为阴性,他也终于激动地对我说了很多谢天谢地的话,还扬言以后再也不乱碰性爱了,被吓怕了。我也为他的检测结果感到庆幸,自觉我们以后可能不会再联系了。

但过了没几天,小昊给我发消息了,语气里充满着焦躁和担忧。问我他身上的痘怎么还没有消掉,上网查了一下好像仍有复阳的可能。

听着他急切的表述,同样慌张和茫然的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帮他缓解这种恐惧,我也是个无助的人。

QQ群里的一位健身教练也在医院结果为阴性后便退群了,我还记得他当时的喜悦。可谁知过几天他又进了群,我们问他为什么又回来了,他解释道:“我现在一有症状还是害怕,怀疑是不是艾滋。”

每个拿到良好结果的人似乎都害怕死神转身归来。


几天后,试纸到了,我慌里慌张地拆开了包装。扎手指,挤血,滴缓冲液,等待——继续重复着熟悉的步骤。

那二十分钟是最漫长的,我已经在脑海里快速地想好了。出现两道杠该怎么办,保持一道杠又该怎么办,人生仿佛在这二十分钟里被重新规划了一番。

我死死地盯着试纸和秒表,所幸在我不断的祈祷中,三份试纸皆为阴,我松了一口气。甚至还等待了很长时间,观察是否过了时间真的会出现两道杠,果不其然,30分钟后便显现了令人心惊的第二条线。

结果出来后,我感到一时的开心。可我没有退群,也依然和小昊保持联系,偶尔看看QQ群的消息。

群里依然热闹,人们还是通过发图片、询问症状来确认自己是否感染了。偶尔也会通过询问性经历来开开黄腔,但“我害怕”“我担心”依然是群里最多的字眼。

试纸的结果并没有让我感到长久的解脱,我不敢退群,因为怕什么时候会再回来。

在艾滋脱恐群的四天里,我没有很舒服,相反,我变得很恐艾,也很恐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