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什么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生活

生活:特别的人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RK
2020-12-02 17:12


下午四点,某写字楼旁边的咖啡店,我一身西装套裙端坐着,脚后跟不时地刺痛着,午后暖暖的太阳洒在身上,百无聊赖之际,一个“男生”垂头丧气地坐在我对面,一头干练的短发,配上宽大的t恤和牛仔裤,脚上踩着昂贵的“AJ”。

这是我的闺蜜,余生。

“面试怎么样了,怎么这么快?”

“别提了,估计又没戏了,一进去就问我为什么穿这身来,后面草草结束让我回来等消息了。”她叹了一口气答道。

预料中的答案,这种情况已经第四次了,安慰的话语说多了,就变成了敷衍。


“我说,你就不能换身正式点的职业装去吗,非要这个样子穿。”我无奈地说道,其实按她那份辉煌的简历,找份好工作绰绰有余。

 “我的时尚你不懂,我这发型,这平平无奇的身材,穿上套裙高跟鞋就跟女装大佬似的,更加奇怪了,再说了,我穿什么样和我的业务能力又有什么关系……”她小声地嘀咕,后面的话语被周遭的嘈杂掩盖了。

我调整了一下坐姿,把我那无时无刻不想把我可怜的脚丫子从高跟鞋里解放出来的想法按了下来,说道:“哎呀,好啦好啦,俗话都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把你那嘻哈时尚收一收,就穿得正式点,再不成朴素点也行啊。”

没想到听完这句话,她却一脸正经地回答:“那如果我被录取了呢,我是穿着我喜欢的潮牌上班,还是那些我认为不适合我、不喜欢的衣服度过每一个工作日,那样我会觉得很不舒服,违背了我自己的性格,我觉得穿衣打扮如何并不影响我的工作能力和态度,为什么要因为这些否决一个人,穿什么真的有这么重要吗?”阳光此时突然变得刺眼了一些。
 
我脑海中浮现出她穿着花里胡哨的衣服,带着浑身叮当响的铁器,坐在办公桌前接待客户的样子,这违和感中带着一丝滑稽,摇了摇头,在脑海里迅速翻阅余生的信息。

我和余生从初中就相识,同一所高中同一所大学,在学习上她一直是我的“救命稻草”。记忆中,她一直都是一头短发,叛逆时期还学着韩国男明星把两边铲清了,日常打扮都是中性风运动装,小饰品小裙子什么的根本不会出现在她身上,上大学后沉迷于《中国有嘻哈》,热爱上嘻哈Swag风,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也许可以用另类来形容,以致于同学和导师经常不能把她本人和那个叫余生的学霸对上号。别的嘛,十好市民、热心肠大妈足以概括。

她是一个很好的人,又是一个很“特别”的人。



我回过神来,看着盲目地搅拌着咖啡的她问道:“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啊,烦着呢,马上又到9号还花呗了,被生活磨平了棱角,没想到本天才竟然不被人赏识,沦落为无业游民。”她仰天长叹,引得隔壁桌的人一阵侧目。

我正想端起咖啡时,放在一旁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我心里一阵激动,马上接了起来。

“您好,您已经通过我司的面试,请在后天上午九点钟来人事部办理入职。”

放下手机后,我们俩沉默不语。

在生活中常常会有类似的事发生,因为他人的目光还有条条框框的规矩,限定了一个人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为了迎合大众而带上各种各样的面具,用一件件的衣服把真实的自己包裹起来。其实,我也很讨厌穿这套衣服和高跟鞋,我也想像她一样“另类”,想做什么做什么,可我更在意旁人的目光,想被归为“正常”那一类,平平淡淡也不错。

她一定会坚持自己的吧?这个问题我带着咖啡一起咽进了肚子。

两天后,为了庆祝我找到工作,几个好朋友聚在一起久违的吃了火锅。酒足饭饱后,全场唯一的无业游民——余生,激情慷慨地说:“我决定把我爸留我的嫁妆拿去创业,非要用规矩把我框住,我就偏要闯出去,农民翻身做地主,我要走属于我自己的路。”我没问出口的问题有了答案,她还是那个她,那个不被人定义的余生。

一年半后,余生自己创立了一家公司,在所处的行业已经小有名气,再没有人因为她的打扮而质疑她的专业水平,合作过的客户都对她们公司赞不绝口。

她,还是那个特别的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