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烤城
散文

散文:烤城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惠超超
2020-12-03 15:00

小城的七月,天上的日头火辣辣的,烤着一城的小虾小鱼们。这些鱼虾头上冒着油汗,鞋里积着热泥,手上已经被烤焦了,一抹头,一拍腿,油泥带响。黑漆麻乌的吃食上不了餐桌,满头油腻的揽工汉也到不了人前。这个烤城里,真正的大鱼大肉们都躲在舒适、凉快的楼房空调下,养得白白胖胖。烤吧,该烤烤,不烤一烤是不会有好日子的,国家还是需要这些台面下的焦东西,台面毕竟是留给大人物的。

星星守的是夜班,她是拯救小虾小鱼的天使。这般时候,这些白天被烤得斑黑半透的小鱼小虾们喜欢聚在一起,倾诉白天受的苦。聚的地方一定也要在烤城,把一肚子的怨气用满当当的唾沫星子吼出去:“老板,加把烤筋!”

星星守护陆上的小虾小鱼,海里和水里的小鱼小虾她不管,热油在它们身上欢快跳舞,茴香让它们失去自我。慢慢地它们成了陆上的大鱼大肉,吸引了成群的贪婪者。有些像豺狼,呲着牙吞咽着小鱼小虾,嘴里谈着客套的官话,公司股价估计又能得到飙升。有些食客像流浪狗,蹲在烤城的桌底下,抱着桌腿呜咽着,泪水含着酒味的苦。

烤城里有一个活物不属于二者,昼伏夜出,命运多舛怎么也轮不到他身上,熟客亲切的称他“城主”。城主不是陆上的小虾小鱼,不是水里的小鱼小虾,来去自由,白天黑夜不会成为烤炉里的吃食。

烤筋是最先卖完,人没有筋就没有劲,容易变软。身体软了,心志也就不行了。城主不烤筋就看不出技艺的精,得精方能得金,金有则劲有,夜晚就不会劳累犯困打瞌睡。烤城里的筋是从牛、羊这般勤恳的物种上取出来,动用牛羊般务实的劳工串起来的。筋,色泽中允,入口即弹,牙齿初合便茴香四散,双唇碰面可咸辣双全,舌尖一舔一口回香,也不枉称勤恳、务实二词。

会烤的主子运气不会太差,有一种吃熟食的动物爬上了食物链顶端,主宰了一座城,这城大的有边,可其他物种看不到。时至今日,这种动物在名称前加了高级二字便披了一张人皮,这皮很厚,其他物种看不透,就连他们自己也叫唤:人心隔肚皮。烤就是火考,不考不拷就不算烤,那是火候不够。要烤就烂得透彻,头出油,透出釉。味道十足,色彩鲜艳,那才是大自在。

烤城随处可见,城主比比皆是,难得的是带有勤恳、务实的良心证。烤吧,烤吧!水里的小鱼小虾要烤,陆上的小虾小鱼也应被烤。“个”字没了主心骨难道就是人?“口”无遮拦就不“合”难道不是因为人?人不受点苦是不成的,没有压力就不成人而是“二”。承受起压力才能成站直的人。受不起你就得趴,趴直了就是“一”,一辈子。

分享到:

1条评论,1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