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杂役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杂役

作者:路兴录
2020-12-04 11:00

大乐17岁那年,就已经是按壮劳力干大人的活了。每到农闲季节,就和全队的劳动力一起战斗在京杭大运河古河道上,整个河滩上,他不单是他们生产队里年龄最小者,而且也是全县千万人声势浩大中的唯一青年小伙子。

蒋平家在官湖一带是个大户,大乐又是蒋家的长子,为了养家糊口,他与二弟和爸爸做了好多农器家俱积压在屋里,需要卖出去换钱回来购置衣食及农副产品资料。这些既出力又智商的生意活,都得他爸用板车拉到山东枣庄去赶会卖。

山东那边一到冬天集会多,父子三人上半年打的家俱有上百件积压在家里,都得拉山东那边去卖。有台儿庄,泥沟,峄城,枣庄,城河,费国,腾县等多个地域。

大乐虽是长子,但毕竟是个小孩子,属于嘴上无毛,说话不牢的孩子性格。虽有生意头脑,但没有力气跑一天要赶100多里路的长途运输。再说,他一个小孩子,难得顾客诚信,跑了几趟效果不理想,只有靠他爸蒋平去出这份苦力了。

蒋平会做生意,头脑灵活讲诚信。该让利的让利,该出力的出力,任凭多跑10里路,也要把货送到顾客家里,也要确保用户满意。加之他们的家具确实做得精雕细刻,工艺精致,已在那里出了名气,货一到都抢看买。

每场古会都有限定时间,蒋平卖完连口气都不喘,接着回家再拉新货,再急着抢时间跑运会场。

大乐二弟也画一手好画,能在气球上画梅花。他和二弟配合在家又批腻子又刷油漆,又画木纹、又画花,才保证了他爸两天一趟跑山东。

恰逢农村冬闲季节,全县通知每家抽一个劳动力,组成万人开垦大军挖河道筑河坝,治理古老大运河。

老爸不能去,二弟年龄小,全家只有他代替老爸去挖河了。

挖京杭大运河那个苦啊!北风雪花满天飞,西风阵阵刺骨寒。双手握镐挖河道,手背裂口、掌心出泡。俺人小没多大力气,但干起活来,俺不充孬,怕人家说闲话坏俺蒋家的名声,“大人去挣钱,叫一个娃子来磨洋工啊!”

大乐人小志气大的苦干劲头,让带工的工头王井亮都敬他三分。工头虽官不大,是队长刘海皊特意按排他去管他们全队20多口人的场地施工头头。看着大乐手背的血口子,和掌心那往外渗血的血泡,心疼地说,你这双描龙画凤的才艺手,怎么能干这样粗糙的苦力活,去干点杂役吧:工地有灶,20多口人要吃饭,总得要人去村部领面、领煤碳,这些琐碎活就由你来承担吧。

工头安排他这么轻松的活,但也不能让别人说三道四,大乐除完成了这些散杂事物外,又把木工家具带到工地。他说俺是木匠,每天的坏车总得有人修吧,运土工具坏了那不影响工期吗?

从此,大乐成了工地的杂役师,一天到晚修车架子,对接车把,保证了全队分工段工程的顺利进行。

半个月的一天上午,大队派慰问团来工地慰问,大队会计马振标坐在一辆马车上,拉着豬肉,粉条。还有好多箱烟、酒来到工地,每个生产队都分了半头猪肉和两箱烟酒。

第二天中午,炊事员炖了一大锅猪肉和白菜粉丝,又炒了几个喝酒菜。他们队的20几口人,每人一碗猪肉一包烟,两个人一瓶白酒。

飘雪花吃猪肉,顶北风喝白酒,那个高兴劲啊!激情四射,边喝边反串唱白毛女电影插曲歌:人家的闺女有花戴,我爹没钱不能买,一人一碗炖猪肉,香烟白酒喝起来。吃饱喝足干劲增,挖它个天翻心花开!京杭运河水呀!富万代!

【作者简介】路兴录,河南邓州人。1944年8月出生,1964年12月入伍,高级工程师,技术五级,陆军大校军衔。入伍后历任战士,技工,技师,排长,驻厂军事代表,副总军事代表,解放军总装备部武汉军事代表局高级工程师。现为湖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河南省南阳市作家协会会员,武汉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武汉市硚口区老科技工作者协会会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