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说:上古
故事 短篇故事

解说:上古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 GENGBI
2020-12-04 17:00

没有耶稣基督谦卑的忍耐,没有希腊神话荒唐的惑乱,没有佛教痛苦不堪的轮回,欢迎来到自由自在潇洒快哉的上古,我是今天的解说员浑沌。

在《大荒西经》里记载,天廷的枢纽“日月山”上还有个“人面无臂”的怪神名叫“嘘”,他的两只脚反转盘桓在头上。后世学者叶名先生认为:“这很可能就是原始神浑沌的形象。‘两足反属于头上’,则是天地相交状态浑融的神话造型”。但是呢,其实我也不知道他说的对不对。年代久远,我已经活了太久太久,记不得了,追根溯源并没有那么重要,对永恒来说,再长久的瞬间都是苍老的。
我是自然的化身,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

当北方天帝颛顼神的孙子重神和黎神降生之后,伟大的时刻来临了——天帝命重神向上举天,让黎神向下抑地,强使天地分开。万物便由此生发。

什么?你觉得神仙住所离自己太远?不必担心!你看那极东之地,有树名“建木”,状似牛,高七八千丈,没有枝条,唯有曲折的枝干,可上穷碧落直至神仙之所,好不快哉。

什么?还是远了?也不必担心,在我们生活的这片神州大地,昆仑山就是中国的神居。但是呢,中国的昆仑诸神,不像希腊的奥林匹斯诸神那样住着豪华的宫殿,而是住在洞穴里。虽然听着略显寒酸,但其实泥土是远比珍珠玛瑙水晶琉璃有温度的,这就是为什么信奉西方诸神的绝大多数是贵族,而上古时代中国的底层百姓却比贵族更重良心,更认为万物有灵。

他们的岩洞是充满着原始气息的,但又布满超自然的神能。那里能通天,是可以医治死亡、涤净凡俗的超自然境界。它由一个名叫“陆吾”的动物神掌管。这陆吾神体态怪异,像虎并长着九条虎尾,人的头面和虎的利爪并生一体。陆吾神不仅掌管这“帝之下都”,还兼司“天之九部”。天帝的苑圃、田圃中的时令与节气,也归他管,堪称是天帝的大管家。

在陆吾神的周围,环绕着这样一些神异的精灵:一种名叫“土缕”的神兽,它像羊而长着四只角,它不吃草而吃人;一种名叫“钦原”的神鸟,它像蜂一样螫人,但大如鸳鸯,被它一螫,任何鸟兽都会死去,任何乔木都必枯萎;一种名叫“沙案”的果子,类似李子而无核,人吃了它,可以飘洋过海,踏水不溺……

天帝的仓库,是由赤色的凤凰守护着的,陆吾神的戒备极其森严,目的是要防御任何未经特许的闯入者。天国的净土,须待有缘人,岂容得舞刀弄枪的凡夫俗子!

不论是基督教的上帝还是佛教诸位菩萨观音金刚迦南,人们见了不是祷告着“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神,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就是跪地感谢神的慈悲,殊不知他们的苦难多半就是来自神和佛对他们先祖的处罚。感谢自己苦难的施与者这件事,我们这些上古神可觉得良心有愧。若遇到的是我们中吃人的害人的,你只需要边骂边快快逃跑,若遇到的是我们中善的,助你直上青云之事并不少见呢!要问我们有何回报需求?没有!只要有缘即可!

当然了,说了这么多,说的都是我回不去的上古时代。现在的时代确实美丽,各种文化的交融碰撞出绚丽的思想火花,但我却已死。

庄子·应帝王》记载:“南海之帝为倏,北海之帝为忽,中央之帝为浑沌。倏与忽时相与遇于浑沌之地,浑沌待之甚善。倏与忽谋报浑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窍,以视、听、食、息,此独无有,尝试凿之。”日凿一窍,七日而浑沌死。”

我终不是人,我是浑然天成的自然。从人类文明离开上古时代进入中古时代开始,对自然的破坏就开始了,人性的浊化也开始了。多日的“日凿一窍”之后,浑沌死了。到现代,钢筋噬了我的骨,水泥替了我的肉,我甚至羡慕起西方诸神起来,至少他们那至高无上的存在无人敢侵犯。而我却因欲以善心待物的平易近人之心换得只能在此处絮絮叨叨。

今天的解说还是提前结束吧,我想去躺在床上想想我的上古,我回不去的上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