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雪花里的照明街灯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雪花里的照明街灯

作者:GENGBI
2020-12-04 19:00

朦胧的玻璃上画着一个笑脸,透过玻璃看到窗外的那份清新,是冬天。
林瑾泽是一个年轻人,穿着单薄,在街边的长椅上坐着,他伏在自己的膝盖上,很少有动静,肩膀偶尔微微颤抖。淡黄的街灯照在长椅的另一边,在长椅中间划出一条阴阳分隔线。
直到一个幼稚的声音出现,才打破了这种宁静。
“大哥哥,请问我可以采访你一下吗?”
听到声音后,林瑾泽假装在睡意中被唤醒,故作迷糊地晃着脑袋,偷偷将眼泪抹在了衣袖上。抬起头后,他用力地吸了一口气,将冰冷的空气吸进了肺里。

“怎么了,小朋友?”林瑾泽压抑住自己的腔调,看了看这个小男孩,他的妈妈站在一旁。男孩的右手拿着一支模型麦克风,左手拿着纸和笔,问道:“请问你的梦想是什么?”
一听到“梦想”这两个字,林瑾泽不禁哼笑一声。男孩的妈妈解释道:“这是他们老师布置的实践活动。”
林瑾泽接过男孩手里的纸和笔,纸上是男孩之前采访其他人的痕迹,林瑾泽没有回答,也没有写什么,而是先反问这个男孩:“小朋友,可不可以先告诉我你的梦想是什么?”
男孩有些腼腆,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我想要当一个老师。”
“当一个老师啊?”
“嗯。”
林瑾泽对男孩保持着微笑,说道:“梦想啊?我的梦想是当一个作家。”随后,他低下头,按照格式,在纸上写下“拥有一套房和一辆车”。
林瑾泽将纸和笔递给了男孩,男孩和他妈妈都说了一声谢谢。男孩走后,林瑾泽双手抱住了头,用力地扣住自己的头发,伏在膝盖上,发出阵阵沉重的呼吸声,他的肩膀颤动的更厉害了。

几天后,这座城市下了一场大雪,林瑾泽的穿着还是和之前一样。在进地铁站之前,一个戴着口罩的陌生人走到他的面前,是个年轻的女孩,留着短发,显得很文雅。
虽然女孩戴着口罩,但是林瑾泽能够感受到她在微笑,而这种微笑让他的心很舒畅,也很温暖。女孩向他递出一张纸,下面垫着板子,林瑾泽粗略的瞥了纸上的内容,上面写道:女孩是聋哑人,她在为“希望工程”筹集捐款,每个人的一丝贡献,都将会传递希望。
看着纸单上的一个个名字和捐款数目,林瑾泽没有犹豫地把手伸进口袋,他抓出来一张20元的纸币和几个硬币,塞回硬币后,把纸币交给了女孩,“刚好,二十。希望我能帮助到别人吧。希望你在把钱交给那些孩子时,不单单只是给他们钱,鼓励他们去寻找生命的意义,去追寻他们的梦想,千万不能像我这样,活的辛苦又没有目的。就这样了。”

尽管他知道女孩什么都听不见,但他还是表露了内心的想法。可他不知道,女孩早已停止了微笑,她的眼神中有些惊讶。女孩仔细地打量着这个颇显颓废的、和她年龄差不多大的年轻人。林瑾泽转身离开了,没有再多说什么,女孩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

夜里,林瑾泽从同一个地铁站出来,他微微仰面,让雪花落在他的脸上,他强装微笑的脸和冷风中的树叶一样,都在微微颤抖。他找了一片少有人的区域,一张没有人坐的长椅,这次,他终于没有控制住了,他的浑身都在颤抖着,偶尔有人路过听见他抽泣的声音,都不会有所在意。

街灯照在他的脚下,雪花落下,融化。在泛黄的微光里,一个人影逐渐靠近,坐在了他的身旁。意识到这点,林瑾泽不停地用袖子抹着泪水,但是无论他重复多少次,都无法将源源不断流出的泪水擦干净。林瑾泽抬头瞥了一眼,是上午的那个女孩,凭借她的发型,林瑾泽认出了她,女孩现在没有戴口罩,灯光洒在她美丽洁白的面孔上。
“是你啊。”林瑾泽难以压住哭腔。

女孩微笑着,“我以前也和你一样,每天地工作,没有目的地活着,就像是没有了灵魂。”她深吸了一口气。
在哭泣之中,林瑾泽的反应变得有些迟钝,突然他意识到什么,“你不是...?”

女孩笑道:“不是。装作聋哑只是为了让工作变得更简便一些罢了。”

“我明白了。那么,这份工作,让你现在找到意义了吧?帮助那些孩子。”林瑾泽用手捧住自己的脸,不停地摩擦。
女孩轻轻摇着头,但是林瑾泽并没有看见。她说道:“是啊。或许我们就是那些不知道希望在哪里的人,但是我们可以传递希望。”
“不,我不是…”
“我今天把你上午告诉我的话转达给了一个孩子,一个很可爱的男孩,我想,这就是你所传递的希望。”女孩的声音很温柔,让林瑾泽的情绪慢慢好转。
他笑了一声,这声笑并不像他平常的冷笑那样没有温度,也不是自嘲,而是一种如图孩子般、由内心的温暖发出的笑。“谢谢。”林瑾泽轻轻说道。

当他抬起头时,女孩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向他敞开着双臂,她的围巾搭在身前,沾满了雪花。林瑾泽一站起身,女孩就拥抱住了他,他与女孩素不相识,这让他有些不好意思。但林瑾泽没有做什么,女孩保持着沉默,他也没有说话。仿佛只有一会儿,但林瑾泽却觉得度过了很久,女孩松手后就转身离开了,林瑾泽站在原地,望着灯光落在她远去的背影上,直到她消失在密密麻麻的雪花里。

女孩给他带来的温暖让他一次次忍不住笑,他慢慢地回到了住所,躺在窄小的床上,盖上薄薄的毯子就睡下了,直到他入睡前,脑中都是那个女孩微笑着的样子。
第二天,林瑾泽面带微笑地从寒冷的梦中醒来,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口袋里冒出了几张百元的纸币,疑惑了一阵,他恍然间意识到,这必定是昨天晚上女孩偷偷塞到他口袋里的。在本能的驱使下,他的脑海里浮现了一些物质的满足——他可以买一件更厚的衣服度过冬天,也可以去享受一次美餐,这是他的一次幸运,也是女孩传递给他的希望,他想。

他忽然间愣住了,缓慢地将钱塞进了口袋,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他又得去工作了,年轻人的特性让他止不住幻想,幻想再次见到女孩的场景,他甚至连说什么话都想好了。同样的时间,他再次走向地铁站,除了来回的巡警,他没有看到任何值得引起注意的人,更没有女孩的踪影。

已经有五天没有见到女孩了,这些天,林瑾泽每晚都会坐在那个街灯下的长椅上。他想,女孩必定是到其他地方去传递希望了,世界还是拥有温暖的。寒风吹过,林瑾泽依旧穿着那件单薄的外衣,他抱紧自己,蜷缩在椅子上,与之前相比,他不再有泪水,他的心仿佛没有了力量一样,微微笑着,望着雪花在淡黄的灯光中落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