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生浮生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复生浮生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李昕宜
2020-12-04 21:00

启卷。

“岩前依杖看云起,松下横琴待鹤鸣”。

沈复生在自古繁华的苏州。这里有烟柳画桥,风帘翠幕,更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童年期的沈复,衣食无忧。

沈母极为开明。沈复正值鲜衣怒马少年时,随母归家,初见芸娘,惊鸿一瞥。又见其所作诗文,文思敏捷,有“秋侵人影瘦,霜染菊花肥”之作。遂告母曰:“若为儿择妇,非淑姊不娶。”母亦爱其柔和,即脱金约指缔姻焉。

芸娘慧质兰心,用二寸白瓷深碟六只,中置一只,外置五只,用灰漆使之胶连,其形如梅花,底盖均起凹楞,盖之上有柄如花蒂,自制梅花盒子。

在借居萧爽楼期间,用旧竹帘“以帘代栏”;在乡下华氏家中,用竹竿和木棍制作“活屏风”;用小布袋装茶叶,待荷花闭合之前,把茶叶放入荷蕊中,次日荷花再开时取出,增加香气等等。

陈芸从不争风吃醋,甚至两次主动为他纳妾,“今日得见美丽韵者矣,顷已约憨园明日过我,当为于图之。”在他潦倒落魄的时候,“芸则拔钗沽酒,不动声色,良辰美景,不放轻越”。

陈芸的一生,对他用情至深,用生命去爱他、成全他。即使被误会,双双赶出家门,芸娘也毫无怨言。哪怕沈父觉得她不好,逼沈复写下休书,她也只是前往闺友家中暂住,沈复来接时,仍旧欣喜万分。

芸娘在病入膏肓时,强撑病体,连绣《心经》换钱,十日告成,弱者骤劳,致增腰酸头晕之疾。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妻子陈芸还是为他着想:“余欲延医诊治,芸阻,目的是“请勿为无益之费”。

嘉庆八年三月,由于经济拮据,医药不济,妻子陈芸离世。“芸乃执余手而更欲有言,仅断续叠言“来世”二字,忽发喘口噤,两目瞪视,千呼万唤已不能言。痛泪两行,涔涔流溢.既而喘沥微,泪渐干,一灵缥缈,竟尔长逝!”。相濡以沫、举案齐眉二十余载的妻子,就此与沈复阴阳两隔。

紧接着,父亲也将相继而去。

他负了爹娘的期望。其母同意他为自己选择芸娘为妻,其父多年做幕府,亦在事业上为他托人授业,可谓尽心尽力。

在《浪游记快》中有记:
“辛丑秋八月吾父病疟返里,寒索火,热索冰,余谏不听,竟转伤寒,病势日重。......吾父呼余嘱之曰:“我病恐不起,汝守数本书,终非糊口计,我托汝于盟弟蒋思斋,仍继吾业可耳。越日思斋来,即于榻前命拜为师。”  

沈父在重病期间还不忘为他的工作费心力。只可惜他一生漂浮不定,“既少承欢膝下,又未侍药床前”,至父亲离世,仍为生计担忧。
身为父亲,沈复连子女的衣食都不能周全,“隆冬无裘,挺身而过,青君亦衣中股栗,犹强曰不寒。”直至最后,女儿青君小小年纪,做了人家的童养媳;儿子逢森亦托友人夏揖山转荐学贸易,而至早早夭亡,实为可叹。

在嘉庆七年至嘉庆十一年期间,沈复遭受了叠加性的致命打击:裁员失业囊中涩、妻丧父亡子早夭。在那个时代,沈复的梦想,那“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的希冀,最后只能是“浮生若梦、为欢几何”的叹息和悲凉......

合卷。

沈复这一生,可谓是尽心尽力。他从未想过伤害任何人,却终是负了妻子负了爹娘负了儿女。

曾闻一所谓“世纪难题”:“如果你的母亲,丈夫(妻子),儿子掉进水里,你救谁?”沈复的选择是都救,他在尽全力都救。
只是,我真的很爱你,而我真的无能为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