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目无她人,眼下皆是你
情感故事 故事

入目无她人,眼下皆是你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商声
2020-12-06 15:00

在村子里的广场向右走,你会看见一个格格不入的地方,用土堆积成的矮墙,玉米秸编成的门,破旧的窗户纸可以隐隐约约看见屋子里的一片狼藉。

小葵站在街道边顿了顿,说了一句“我们就不要进去了吧,不太方便。”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满院子的杂草根本无落脚之地。

“这是你家?”

我不知道该不该提出这个冒昧的问题,但是这里除了那颗院中心的枣树生机勃勃以外,我很难想象这里可以称之为“家”。


小葵是我的大学同学,她天真烂漫,喜欢扎一个蓝色的蝴蝶结,穿白色的短袖搭黑裤子,看上去干净、清爽,热心。

她还特别喜欢笑,我一直对她说:你的嘴角永远是弯的。

“那是因为,生活很美好,你们都很好啊”她嘴角弯着回我。

“生活很美好啊”,这句话在竞争压力压死人的现实简直稀有。但是对她而言,那是我们的现实,不是她的。

我还记得,在网上曝光某个恶性新闻的时候,她还会惊叹,世界还有这么昏暗的地方。

她是一个被保护的很好的人。

每个在生活的荆棘里摸爬滚打后,渐渐归于对事物的淡然。

“开始我们什么都信,后来渐渐都不信了”而这句话之所以被广而接受,就是因为,生活的现实都是这样的。

可是小葵不是。

她的家庭环境从来没有没谈论过,我一直都很好奇,但在心里也曾暗暗想过,她应该是家庭幸福,被爸妈宠爱着长大的孩子。

但是,这只是我的猜想。

大学毕业后,我们两个人同时进入一家公司,她工作上进,待人和善,几乎没有人不喜欢她,公司的男同事知道我和小葵的是大学同学,不少人请客要我搭桥牵线,但是小葵告诉我她有男朋友了,很早就有了。

我不知道她所说得很早是什么意思,没有多想,全当她拒绝随便找的理由。

如果不是那天在游乐场遇见的那个男人,我以为小葵的爱情一定是高不可攀的那种,事实上,也确实是那样。

周末放假,公司新来的一批女同事要去游乐场找找童年的味道。这里面包括我和小葵。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人们几乎是欢声雀跃的,我们分散去找自己喜欢的项目,小葵拉着我要去见一个人。

那是一个在游乐场的员工,他穿着米老鼠的玩偶服装,在人群里欢跳。小葵一眼就认出了他,飞奔过去给了他一个拥抱。

我从来没见过小葵这么快乐的样子,她的悲喜是不会写在脸上的。

那个男人似乎感受到了对方是小葵,立即摘下了头套。

他是一个长的很好看的人,但是由于长年被晒,有一点黑。

小葵帮他擦去头发上的汗珠,像是对亲人一般的交代“:同事要聚会,所以我们来了。”

对方一直点头,开心的笑着。

还没等到小葵向我介绍这个男人是谁,同事变来了,邀请我们去做过山车。我胆子大,不惧怕,但是小葵有点拒绝。再三推搡后,那个男人拉回了小葵的手,“不要了,她是真的害怕”。

“她”是指小葵。

回去的路上,人们议论纷纷,追问那个男人的身份。小葵也没有脸红,大大方方的告诉我们,他是周阳,她的男朋友。

所有人都是不相信的,包括我。在我们世俗的眼里,小葵嫁的应该是高富帅,绝对不可能是一个在游乐场跳舞的米老鼠。

但是,事实上,小葵就是嫁给了一只米老鼠。

她们没有婚礼,选择了旅游结婚。

爱情是她们的,不需要谁来见证,因为时间看的真切,彼此看的真诚。


我是在暑假的时候被小葵带回了老家。

当我看到那个地方的时候,我只觉得这些的杂草的下面藏着一个大故事,大的惊世骇俗。

小葵是在高中时候爸妈去世的,她的妈妈患了重病,不忍心拖累家人,选择了上吊,爸爸外出打工再也没回来。

她的上学费用都是周阳和她一边上学一边打工赚来的。

当然,还有一部分是周阳偷得爸妈的钱。

大人的世界里,金钱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施舍谁,而且,那个年代,也没有很富有的。

后来,小葵考上了大学,周阳落榜了。

“他伪造了一张假的录取通知书,在爸妈那里骗来了生活费和学费,他和我一起去了另一所城市”小葵说这话是眼睛已经开始泛红。

“我以前叫方离的,后来上大学我自己改了名字,才叫方葵。因为向日葵是向阳而生的。”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跟着她一起哭。

回去的路上我们也一直没有说话。

在人生的大圈子里奔跑,累死了很多人,不幸的有,万幸的也有。

不知道小葵算哪种。

我依稀还记得在大学的时候读杨绛先生和钱钟书的爱情故事,我羡慕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而小葵却并没有如此大的感情波动,大概是因为她一早就有了她的“钱钟书”吧。

情人节那天,我在楼下替小葵接了一束花,里面放着一只向日葵,还有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

“入目无她人,眼下皆是你,你逆风而来,配得上这世间的所有温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