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太过了
散文

散文:太过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蓝岩
2020-12-06 07:00

小陈的弟弟在改选时被选。当上了该单位的管水连长。不用说小陈自然很高兴。

小陈在单位一个斗渠当泵房班长,为了便于工作,他特意找了单位领导,把自己和妻子的身份田调到了自己所负责的斗渠。

小陈手下有三个组员,两两一班十二小时倒白班夜班。三个组员里有个绰号杠头的,夫妻俩的身份田也在他们所管的斗渠。这让小陈心里很不舒服,何况这个杠头有时还不分场合地跟自己杠杠。还好两人不在一个班。每年的七月中旬后都有十多天的高温。这时也正是棉花坐桃大量需水肥之季,水肥稍跟不上,直接就影响了当年产量。

所以,每个种棉户都想着法的滴水。这时的泵房工作人员可得灵活运作了。得到解旱水的自然高兴,得不到的自然有些会去找领导。说水运转太慢,人情水太多。单位领导每年对这个问题都是很重视,大会小会提醒泵房人员,要一视同仁,不能搞特殊化。否则轻则,以罚款论处,重则泵房辞退。

令小陈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泵房被罚了,而且点名道姓的就是他小陈。为此,小陈的弟弟狠狠地把他骂了一顿。他想不通了,怎么自己利用总渠洗沙停水时泵房池子里的余水给自家多滴那么两次就被人发现了。那其他人呢?杠头不也常干这事。怎么没事?

一次,小陈与杠头喝酒,把这事说了出来。杠头说:“你也别想不通了,那都因你太过了……”

“太过了,我咋过了……”

杠头笑笑说:“你滴个水,连地头都不放过,人家不告你?”

小陈听后,一拍大腿:“唉呀,原来如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