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水晶绿岛的美
散文

散文:水晶绿岛的美

作者:陈平均
2020-12-07 07:00

那年我和老伴带着大外孙来到水晶绿岛暖冬,今年大外孙上小学一年级,我们又带着次外孙来到水晶绿岛。在水晶绿岛暖冬后才知晓,如果把她比作一部书,那么气候温暖只是其中一章。自然美固然重要,但人文美更是不可或缺。水晶绿岛除了阳光、绿树、鲜花以外,还有邻里之间的爱心、帮扶以及情谊,水晶绿岛的美,既有外在美也有内在美。许哥是我在水晶绿岛结交的第一个朋友,相处时间最久,他内心深处折射出来的阳光和正直,必将使我受益终生。

容纳近两千住户的小区,每年暖冬常住者不过区区百十来户,其间穿插着走了一拨又来一拨,似匆匆过客,多数人还没有熟悉便要离别,怪不得海南本地人常称呼我们为候鸟呢。每年霜降过后,来自于祖国天南地北的“候鸟”,会不期而遇入住水晶绿岛,于是小区便渐渐热闹起来。虽然多数业主是萍水相逢,但碰面时总会礼貌性打个招呼,有的是隔年的熟面孔,有的是初交的陌生人。性情木讷的我,虽然不善口才和外交,但还是渴望身边有三、五个知己朋友,在异地他乡,更能体会“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的真正含义。

今年我们是十月二十五日来到水晶绿岛的,来后首先想到的是吃饭问题,面粉当然是北方人的主食,它也产自于北方。往年我会骑上许哥的自行车去八华里的老市场购买,那里有五十斤一袋的五得利面粉,标价105元,每斤合2.1元,最近的超市里只有五斤或十斤的鲁花面粉,十斤一袋标价29.8元,每斤将近3元,鲁花和五得利都是牌子货,买得多了当然既便宜又划算。可我当下没有运输工具,只好就近买了一袋十斤鲁花面粉先吃着。

去年就想买一辆自行车,许哥告诉我车坏了这里没有修理店时,自己又手拙,就犹豫了没买。等到十一月一日楼上立英大姐来后,我就不好意思向她提出借自行车一用,她说骑吧骑吧,不要客气,需要时你直接用。我就骑着自行车到老市场买了一袋五十斤五得利面粉。路上碰到和立英姐一块来的占平大姐,她说她的自行车在楼道里放着,不怎么骑,钥匙没锁,需要时你就直接骑。

许哥许嫂是十一月十一日来的,正好赶上万家惠和百家超市在搞五周年和十周年店庆,各种商品打折,尤其是鸡蛋,平时每坨(30个)24元,活动期间每坨9.99元,很多人都是冲着鸡蛋去的。我就借用占平大姐的自行车,每天和许哥一早就赶到排队,去晚了就没有了。商场自有他们的经营套路,购货满88元可以参加抽奖,最大奖是一辆电摩,满50元可以拿一个红包,里面有两元、五元、十元不等,要想抽奖或拿红包,只买一坨鸡蛋当然不行,还得购买其他商品。三天里,许哥拿了两次红包,每次两元,我拿了一次,是五元,我趣笑许哥说两次还不如我一次手气好呢。

许哥许嫂他俩这次来水晶绿岛弄着两个外孙,大的是男孩,两周四个月,是二丫头家的;小的是女孩,一周多点,是三丫头家的;男孩调皮,净欺负小女孩,见面就掐架,许哥许嫂只好一人看着一个,轮流吃饭。许哥与我三天两头见面,我俩各带着自家的外孙,只不过他用自行车驮着,我用婴儿车推着,或购物、或理发、或散步……两个小家伙,无论在小区,还是街上,见到岁数大的就喊爷爷奶奶,见到年轻些的就喊阿姨阿叔,人家夸他们真乖、真懂话时,我和许哥心里觉得美滋滋的。

一路上许哥总是滔滔不绝讲述他的见多识广,他还说他会拆字。这里简单举一个例子吧:当讲到老百姓与官老爷之间的区别时,许哥说老百姓的“百”字下面只有一个口,口里有一横,口代表一张嘴,一横代表一个舌头;而官老爷里的“官”字下面有两个口,两个口用一竖连在一起,两个口代表两张嘴,一竖代表舌头把两张嘴连在了一起。许哥说为什么官老爷比老百姓能说会道,还吃得膘肥膀圆呢?因为官老爷有两张嘴,老百姓只有一张嘴,你说两张嘴厉害还是一张嘴厉害?听完许哥的高谈阔论,我膛目结舌,仿佛茫然不解,似乎又茅塞顿开,只觉得许哥满腹经纶,我自愧不如。

上半年我曾写过一篇《我有两个“翻译”》,其中之一就是许哥,另一个就是水晶绿岛门口有线电视网点的女职员。四月二十四日离开水晶绿岛前夕,爱人曾在琼中中医院体检过,回到北方老家后不久,医院打电话让去拿体检报告,这下我们可犯难了。小区里熟悉的有电话的朋友都走了,思来想去,我想到这个“翻译”,让她替我们拿一下,她二话不说就开着车去了,并把体检报告拍照传给我们。事后,我给她发了个一百元红包,她说小事一桩,手到擒来,哪能收红包啊,就拒收了。整个夏天,这份情谊始终萦绕在我的脑海里。

时光过得真快,半年后的十月二十五日,我们又踏上了这块土地。来之前我和爱人盘算着给这个翻译带点家乡的土特产,琢磨来琢磨去,最后敲定小米吧。来后那天当我把小米送给她时,她说阿叔这个我要掏钱,不给钱不好意思要啊;我说在南岛能认识你真是三生有幸,这点小意思如果你非要给钱,那就太见外了。虽然自古以来君子之交淡如水,但她不管分内分外之事,职责之外还热情周到,尽最大努力来满足水晶绿岛业主的请求,难能可贵。我略表心意,人之常情,并非庸俗之举,不为过也。

我与会兰嫂子也是通过许哥在水晶绿岛认识的,来前来后我们偶尔在微信上问候一句彼此。十二月二日她来后打扫卫生,电话通知我说两个外孙都大了,家里有一个扭扭车和一个四轱辘车,用不着了,扔掉怪可惜的,给你拿去吧,让你家小外孙骑着玩。日后,我外孙骑上它乐颠颠的,再不会因同样的玩具与别的小孩争抢了,我心里感觉暖融融的,在心里只能默默说一句:谢谢会兰嫂子。还有芳姐,她亲戚从新疆邮来的红枣、苹果,不忘给我外孙尝尝鲜,这种友谊无法用语言表达。

有一天我推着外孙去找许哥玩耍,碰到许哥和对门正在说着话,我从他们话语中听出内容,许哥对门要重新装修一下房子,让许哥帮忙把家具搬出来。许哥说明早五点半吧,趁着外孙睡觉不打扰,我就随口说出明早我也来,对门好像有点不好意思让我帮忙,我赶紧说许哥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第二天我一早就过去了,许哥对门夫妻俩六十六岁了,我和许哥毕竟不到六十,家具家电几乎都是我和许哥搬运的。搬完后对门说留我们吃饭,许哥和我连连摆手,住在一个小区就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我和许哥每天在水晶绿岛徜徉着、欢乐着、温暖着,不免想起没有来的朋友,比如郑哥、张老弟、刘老弟还有兰先生……等等。农历十月二十夜,我倚窗望着一轮缺边的月亮,写了一首打油诗——《月夜思君》:琼中望残月,倚窗只独看。遥望北国夜,未解睡可安。本是温暖岛,星稠心生寒。何时等君来,双照泪痕干。以此拙诗表达对没有到来的朋友的思念。

想象在自己的后半生中,一年里半岁留在北国,半岁留在南岛,不管在哪,都是熬岁月,数日子,写人生。这不,来后四十天,写了自己的生活所得。一个人心中所想的,便是最好的。水晶绿岛之美,不止是外部环境,更多的是居民之间的言语和心灵,信任与帮扶。

所幸的是,圈子虽小,却很干净。转眼就是春节,写着写着,我早已忘却了“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了……

写于2020年12月5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