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明天飞去的是冲突,也是自由
生活

生活:往明天飞去的是冲突,也是自由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 答难的岸
2020-12-07 20:00

问朋友:你觉得价值这种东西需要怎么看?
为了以防朋友把我当作精神病看待,我特意在这条短信后面用小括号强调出了我十分认真的态度。
朋友的回复是:什么价值?
之后的聊天也显得难以继续下去,比起做到清晨能够爽快地从被窝中蹦跶起来,坚持把关于“价值”的问题讨论下去实在更加具有挑战性,以及缺乏生活性了。再回到“什么价值?”,如果没有仔细想过,一时之间也还真就不会意识到价值是分了七六八类的。价值的难考究也就体现在这里了。
敞开大门,任凭太阳携卷着我视线能及之处那大半边天的光亮一起逃离今日,无限往两边伸展的天空在被抽离了太阳之后,即使粉红得发紫,也躲不掉亮度在逐渐下滑的势子。黑色的麻雀儿在灰蒙蒙的低空盘旋,不是在挽留今天,而是总结。
它得知道,明天,它要往哪儿飞,抵达之处才会是更光亮宽阔的。
而夜晚,就好像鸟儿归巢,这是通往我们内心的一间客栈。在这里,我们停顿,我们燃烧,我们生长。
既然夜已经深了,我们就来谈谈。

“人生就是不断做加减法”,对于这样的说法我们已经司空见惯了。而对此,我们的态度是不否认,但同时我们好像也没有举着双手摇旗呐喊出我们的赞同,事实上,剥离掉那层生活的表象,随着我们不断克服困难,不断甩掉从前,当我们气昂昂地往前冲,逐渐浮现出来的是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自己。
我们开始深切地知道我们想要什么,我们又不爱什么。想要地,头破血流还是想要,而不想要的,就算人家白白送到我们手上,也都觉得这是个烫手山芋。这可不就是在为自己的小人生做加减法吗?我们总是习惯悄无声息地践行着我们不敢不愿点头的道理。
我们永远都在做出极大的努力去完成这样一种等式,而使等式依旧成立的前提是我们要清楚地知道等式的左右两边,加多少,减多少,以及我们想要结果变成多少,这些都必须一一了然于心。
人们之所以会在有价值与无价值之间反复产生纠葛,就是欲望在捣蛋作祟。无休止的欲望,无方向的欲望,让我们的人生充满不知所措,无限迷惘。这个问题解决不了,我们也很难超越现有生活的园囿,缺少根本的也是最基本的信念。 

就从物质金钱这样一种自带争执话语空间的方面简单来说,走在香港街头,灰头土脸地隔着马路看那些金碧辉煌的奢侈名店,我十分窘迫,不敢直视内心。我长久得到的对于“物质追求”的思想灌输在时刻警示我,追逐这样的金光闪烁是要不得的。但我必须承认的是,这的确也构成了我向往,我欲望中的一部分。
怎么权衡?在此刻,那样的高端与美丽成为我心里有价值的东西,它让我望而不及,明白当下的我无法轻松满足自己的需求,我还有遥遥远远的一大段路需要爬行。而转念间,所谓高级美丽的物品,对于我又有什么用处,以及大家都说这是拖延人的一种慢性毒药。价值呢?它的价值在哪里?
于是,当我能够明确,我的这一种欲望在我的等式右边占了多大分量,我能在左边为它再加上多少,才不算过度之后,这样的纠结矛盾也就会化解。对于寻找自我价值,需要我们不断去雕磨那些不成形状的欲望,既要适合生活,更要适应自身。而不是随波逐流,跟在别人屁股后面宣扬这就是我们要追从的有价值的东西,然后在深夜又狠狠怀疑自己,那些我们亲手撕毁摔在地上的东西真没价值吗? 

而解决欲望的难题,好像不仅仅是拓宽加长等式左边,更重要更艰难的是,如何将左边的每一项单独增大,简单来说,就是精通,或者优异。
左一件事压着我的这只手,右一件事另压着我的那一只腿,总之我的身心从来不曾轻松,而让人气馁的是,我在这样越来越多的不安与困顿下,逐渐完整起来,成为了如今这样一个独特的我。这样的自己让我有时羞赧,有时摇晃,摇摆着往前走着。
我们所害怕的,我们所欣慰的,不经意就忽然成了相同的一种事情:在压抑困楚下先是夹紧尾巴灰溜溜跑路,跑着跑着就开始挺起腰杆继续跑路,后来就变得幸福快乐地跑路。那么最后的跑路还是不是错误的,或者跑路到底是不是一种错误?错误的就失去了价值吗?

唉,人生如此多的艰难,人生又有那么多的顺利,我总觉得获得成功才是真正的成功,那么快乐呢?勤奋呢?质朴呢?懂事呢?乖巧呢?美丽呢?聪慧呢……索性让它们各自为伍吧!谁愿意和谁做搭档就让它们搭着,要是它们坚持做敌人也由着它们去……
我知道,世界上永远只有一个爱因斯坦,一个苹果也只能砸中一个脑袋。
而我更加知道地是,我跑路的方向从未发生偏移,我朝着坚实的自己走去,慢悠悠也好,光脚飞奔也好,总之,终点在那里,我充满信心。
“不要停止积累智慧,不要失去良善,不要忘记存在的意义。”我想,如此也就不再担忧被撕破,被怀疑了,这样的“怪异”是留给观众的,拥有明亮归程的人,都是一边穿梭在迷惘与灰蒙蒙的眼前,一边及时抽离,高飞。

朋友在我死缠烂打之下,终于费心费力地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见证价值的一切,唯有见证无限之可能,以爱与被爱贯彻世间真意,以勇敢吾心追寻真谛,只为了守护世间的美好,即价值。”总之,价值这样一个空虚遥远的名词,我们没办法牢牢握在手里,而它却让我们坐立难安,折返奔跑。
最后想说,过多执着“价值”本身,不一定能找到我们满意的答案,而我们出于探索与成长的这样一种顽强且投入的目的,才是初衷。十亿个人就有十亿个金光闪烁的价值,往往价值的价值,就在我们一点点超过世俗的界限,靠近本性的过程中,明亮彰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