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骗婚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骗婚

作者:王子柔
2020-12-07 13:00


“你说说这状元爷是不是刚高中就高兴得神志不清了?怎么会娶这样一个平民女子?”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小二打扮的男子对旁边的人小声说道。这声音没有消失在喜庆的迎亲曲,这话立即引起了周围一圈人的共鸣。

“我听说,是状元爷先前盘缠不足,无法入京赶考,才被迫签了与这女子的婚约。”

“哦,原来是这样……”众人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坐在马上穿着红色吉服的男子好像并没有听到底下人群的议论声,许是唢呐的声音太大,又或许,只有特殊的人和特殊的事才能引起他情绪的波动。迎面走来,在太阳光下,面容俊朗的他宛如天神之子。那双如古井般的眼眸里,乍一看是风平浪静,但是如果你望进去了就会发现,那里面装满了他人看不见的汹涌暗流。

虽听说这状元爷来自民间,脸上也时常带着温和的笑意,可他身上自有一种让人无法靠近的气场,让人不敢直视。这个世界上就是有这样的一类人,他们住在寒潭里,但是表面也会折射太阳的光芒。纵然内心孤独寒冷,但是他们也在仰望着自己的温暖。显然他就是如此,若是你仔细观察,你就会发现,当他的视线转向喜轿时,那种笑便是从内心深处萌生出来的。

她终究是不一样。别人只道他愚不可及,娶了这样一个平民女子,只有他自己知道,她是他唯一的救赎。就算他厌恶极了这虚伪的世界,他仍然要感谢这世界让她单纯善良地长大。

他是个孤儿。

从他记事开始,他就和另一个比他小几岁的小女娃跟着一个老乞丐住在城隍庙里,以乞讨为生。一开始他很厌恶这个女娃,好不容易乞讨来的食物每次都要被她分走一份。那双泪目更是让人讨厌,她就是凭借这个让老乞丐对她多几分怜悯之心的。

于是他就经常背着老乞丐欺负她,她也一声不吭。每一次捉弄完她之后,看着她狼狈不堪的样子,他都会忍不住偷笑。而当她真的哭了,他又开始手足无措,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不知道怎么哄她,于是只能自己生闷气。

小小年纪的他并不知道,这是一份怎样纯真又无知的情感。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个脏兮兮的、有几分胆小的小女娃在慢慢长大,他慢慢懂得了这份情感。从年少时便开始的感情是最真挚的,不含有任何的杂质,就像阳光下的水滴,可以清清楚楚看见内部结构。他发誓要好好守护她,不是以哥哥的身份,而是因为一个男人的责任。

但是当他意识到这份情感之时,老乞丐也意识到了。老乞丐再一次审视这个正在长开的女娃,破烂的衣服也难掩她的姿色,隐隐约约可见倾城之貌。一个想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他心里萌芽,并冲破了泥土探出头来。老乞丐本就不是个好人。老乞丐威胁他,如果不去偷东西的话,他就将这个女娃卖去青楼,他们就再也不能相见了。

他有智慧,也懂得忍耐,但是终究还只是一个小小少年。迫不得已,他只能走上了偷盗这条路,将偷来的东西典当掉,交一部分给老乞丐,自己则留下一部分,补贴着她的生活。

与其他的乞丐不同,他喜欢去学堂和书斋附近乞讨。有时候就蹲在墙角,听着夫子满口的“之乎者也”,一双求知的眸子里散发出了从未有过的光芒。有一天夫子讲到了“孝”,他回去之后就开始问老乞丐他的父母在哪里。老乞丐说,他被他的父母抛弃了,他不信,于是就想去找自己的父母,然后被老乞丐打得半死,那一晚他疼得连身都翻不了。所以他是知道偷盗绝非君子所做之事,但是为了她,他也不得不这么干。前面几次得手了,他的心里很内疚,但是看到她开心大口吃肉的样子,他又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就让他活在黑暗里面吧,她在阳光下笑靥如花就好了。

可是偷盗这种事情做多了,难免还是会被发现的。他有一次在偷当地一个富贾的荷包时,差一点就要得手了,却被富贾发现了。成功的人往往不能容忍卑贱的人对他的漠视,于是富贾怒不可遏,让身边的小厮用棍棒狠狠地打他,大有不打死他不罢休的架势。

消息传到城隍庙时,她正在收拾东西。当听说一个小乞丐在街头被一群人殴打到快要没命了时,一不留神手中的东西就从手心掉了下来,身体就好像突然被什么东西用力地打了一下,止不住地晃动。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揪住了一样,她觉得那个人就是哥哥。哥哥有生命危险!当她意识到了这一点后,就立马向外面跑。

“老天爷,你可千万要保佑哥哥,他是我唯一的家人啊。”她一边狂奔,一边豆大的泪珠不受控制地自然掉落。从小就缺乏锻炼,突然这样一段远距离的奔跑,让她的喉咙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在腐蚀着一样,苍白的脸颊上也染上了几分红润之色。好不容易终于到了街口。

“哥哥!哥哥!你在哪里?”远远地看见了一群人,她忍不住呼喊了出来。正在被殴打的他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下意识地用双手将自己的脸挡住,他不愿意让她看见自己如此狼狈的模样。即使只剩下了最后的几分意识,他还是想要保持自己在她心中的最好的样子。

好不容易扒开了人群,她看到了躺在血泊中的他,不管不顾地就直接冲了上去。小厮见突然有人冲上来,暂时停下了手脚。她看着奄奄一息的他,眼泪流淌地更快了。

她将手轻轻附上那都是血迹的脸庞,“哥哥……”

“咳咳,我没事,别哭咳咳……”他强撑着坐了起来,看着哭得跟个泪人儿似的她,突然心软得一塌糊涂。看向刚刚打他的那一群人,眼睛里闪过一丝阴狠。

恰巧被富贾捕捉到,他强压下心底的那一丝莫名其妙的惊慌,对着小厮大声吼道:“发什么呆,还不赶紧给我打!”

听到这声音,他立马伸出双手,想将身前的她保护在后面。可是她毕竟长大了,也是有个有感情、懂得感恩的人了。推开身前的手臂,她竟直冲冲地迎了上去,“要打就打我吧,不要伤害我哥哥!”一双眼睛里装满了倔强和不屈,即使身体因为害怕还在本能地微微抖动着。

“慢着!”富贾旁边的另一个中年男子突然开口,正当富贾对他投去不满的目光时,他说:“老爷,你看这姑娘像不像夫人?”

一听到“夫人”三个字,富贾瞬间沉下了脸,恶狠狠地瞪向她,果然和那个贱女人有几分相似,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她当时见他生意落败,弃他而去的时候怀上了,算起来也应该差不多是这般大小了……他阴冷一笑,对管家点了点头。

管家收到示意后,走上前去,将她扶了起来,“大小姐,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终于找到您了。您快跟我们回去吧。”管家笑眯眯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本能地不喜欢。就像被一条毒蛇盯上了一样,是那种冷冰冰的感觉。

“不,我不跟你走。”她慌张地挣脱了管家的手,连忙跑到他身边去,紧紧扣住他的手臂。

管家也不恼,又附在她的耳边说,“您是不走的话,这位公子的性命可就不保了啊……”她听到这话,身体颤抖得更厉害了。就像风中的芦苇,随时都将凋零。她深深地看了一眼在地上的他,就好像要把他的样子刻进骨头里面一样,眼神里充满了挣扎。

“不,妹妹,你别走,别走!”他抗争着想要站起来,伸出手想要抓住眼前的人。如果这富贾真的疼爱她的话,又岂会放她在外独自流浪这么些年,这个道理,他一想便知道。他不能让他细心呵护的人就这样因为他跳进火坑。

她将自己的手帕塞进了他的怀里。哥哥对不起……我走了……她捂着脸跟那群人走了,肩膀耸动着,不停地回头看他。那份不舍,是显而易见的。

他想要抓住她,却根本没有力气。这种感觉,他好恨……他握紧了拳头,根根青筋暴露,妹妹,你要等我,一定要等我……

他面带微笑,让人看了如沐春风。他温柔地掀起轿帘,扶上那双伸出来的布满了疤痕的手,一双盛满了心疼和连绵爱意的眸子仿佛可以滴下水来。他凝视着眼前的这个女子,仿佛全世界都只剩下了她一般,再也容不下其他一丝一毫与之无关的东西了。

人群中的议论声不减。“虽然有婚约在,但能让状元爷如此相待,想必这女子定是花容月貌,非常人可及啊。”大家都附和赞同着。

像是印证般的,一阵风吹过来,盖头被掀开,露出了那张吹弹可破的小脸。但是一条扭扭曲曲的疤痕,像一条丑陋的蜈蚣一样,趴在她右眼角,一直延伸到下颌骨。像血滴一样的红唇与这疤痕结合,更衬得面目狰狞,使得这个人像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一般。一个小女娃不经意间,看到了这一幕,顿时被吓得哇哇大哭。

他猛地把头转了过去,眼神就像是淬了冰的利刃,丝毫不顾忌对方只是一个年幼的孩童。旁边的妇人见了,连忙捂住了女娃的嘴巴,慌忙跪在了地上。“大人饶命啊,小女年幼无知,大人饶命……”

正当这时,手上感受到了一股细微的拉力,将他的心智也拉了回来。脸上随即挂上了如沐春风般的笑容,“请起来吧。”妇人怔了怔,慌忙谢过,就带着孩子离开了。

随即他牵着心爱女子的手,一步一步坚定地向府门走去,红袍随着脚步的移动慢慢移动,渐渐铺满了整个阶梯,红浪涌动着。每走一步,他的心跳就越加速一秒。鎏金的“状元府”三个字,在太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那光芒,就像是她从未变过的灿若星辰的眸子发出来的一般。

“妹妹,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