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她的日记藏着骇人秘密
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她的日记藏着骇人秘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早川
2020-12-08 20:00

每年七夕,德高大学都会举办“情人成双对”活动,每年新生老生都兴高采烈的参加,但今年,似乎和往常不太一样...

7月5日傍晚,7:30。
许丽像去年一样,缠着男朋友参加“情人成双对活动”,男朋友不厌其烦地答应了。许丽回到寝室,跟室友们炫耀着:“单身狗们,姐今年还会参加专属于双身狗的活动哦,看看你们,一如既往的单身啊哈哈。我去找我亲爱的林男友了嘿嘿。”说罢就出了寝室门。寝室里,我,唐娅,吴诗面面相觑,空气有些许的尴尬。我率先开了口:“怎么样,找到男朋友了么?”唐娅摇摇头:“找什么男朋友,好好学习,到时候找个好工作,有了好工作男朋友还愁么。”吴诗说:“真看不惯她天天炫耀男朋友的嘴脸,有男朋友了不起么,老娘一抓一大把。”

7月6日凌晨,1:00。
“都凌晨一点了,许丽怎么还不回来。”我皱着眉看着手机时间。看着两位室友熟睡的样子,不大好意思叫醒她们,我蹑手蹑脚走出了寝室门,打给了许丽。“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我嘟囔着:“怎么打不通...”南方夏天的闷热,导致我并没有多想,可能她跟男友去开房了吧,害,睡觉睡觉。回去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我错觉,总觉得,吴诗一直在看着我。

7月6日早上,9:00。
我拿着专业课的书本,来到了课室,扫了一眼,并没有找到许丽。也许一会就来了。“叮铃铃...”老师来了。老师放下书本,他说他今天不点名了,我心里舒了一口气,暗想:幸亏老师没点名,不然许丽就完蛋了。十点多,许丽来了,脸色很苍白,她走到我旁边坐下,长舒了一口气,似乎躲开了什么。我担心的看着她,我压低声音问她:“你没事吧?”许丽立马转过头死死看着我,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点害怕她的目光,后背一阵发凉,于是再不管她,坐正了开始上课。
7月6日中午,12:00。


下课了,我收拾好东西,扭头看向许丽,却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我四顾看了一眼,没有发现她,想着饭点到了,该去吃饭了,不然我最爱的红烧肉该没了,一切似乎还很正常。吃好饭,我回到寝室。只有唐娅一个在这里,我问她:“怎么只有你一个,许丽和吴诗她俩去哪了?”唐娅没理我,我又看了看她,这才发现她带着蓝牙耳机,我把她耳机摘下,唐娅疑惑的看着我,我又问了一遍,她摇摇头:“不知道,我今天就没看见她俩,今早起床的时候吴诗就不在床上。”我耸耸肩:“行吧。”

7月6日傍晚,7:00。
要布置活动会场了,我与另外两个师姐约好了一起去会场,于是我在楼下等她们下来。很快她们就到了,我们三人一起前往会场。很快到了会场,第一批人见到我们来了,交接了一下就离开了,现场剩下我和两位师姐。会场很大,三个人,静悄悄的。我与师姐把地上的垃圾清扫的差不多的时候,剩下的人来了,趁着人多我们把彩球吊起来了。吊彩球时,站我身前的师弟小声说了一句:“这玩意怎么这么沉啊。”我也觉得手上越发沉重,好在人多我们才吊了起来。

7月6日晚上,10:00。
气球打好了串起来,挂到两边墙上,礼炮准备好了,大家又检查了一遍,确认无误陆陆续续离开了,我动作稍慢,师姐让我关好门窗和灯。待我收拾完毕,我又检查了一遍,看了几眼,没问题了。关上门窗和灯,准备离开。“哗哗哗......”好像有什么奇怪的声音,我回头看了一眼,黑糊糊的看不清,我可能产生幻觉了。回到寝室,吴诗回来了,许丽依旧不在。我再次打了电话给她。“嘟嘟嘟....您好,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内,请稍后再拨...”我疑惑了,怎么会不在服务区内,许丽这是去了哪里?忙了一天,我并没细想,稍作洗漱便睡着了。

7月7日早上,8:00。
我一早就起来,发现许丽在床上安稳地睡着,我见她脸上有很多淤青,但又不好意思问,想着一会活动开始就问,只好蹑手蹑脚地去洗漱。洗漱完出来后我发现许丽醒了,她坐在床上,目光呆呆的看着门外。我走近她,想问清楚她身上的淤青。她突然飞速从床上爬下来,光着脚,拉着我的手冲出门外,她说:“我会死的,我今天会死的,你帮我逃出校门好不好?”她的声音低哑又急促,我听得出她非常害怕,但不知道为什么,我鬼使神差地摇了摇头,我的嘴不受控制:“我帮不了你。”声音冰冷又无情。许丽眼光瞬间暗淡,她恐惧的跑远了。

7月7日傍晚,7:00。
活动开始了,我悄悄关注了一下人群,许丽并没有来。主持人在台上带动着场上气氛,台上台下一片热闹,我们在幕后准备拉开彩球。在主持人大声倒数完毕后,我们猛的用力拉开绳子。不知道为什么,拉开绳子的一瞬间我心脏突然紧了一下。等我回神之后,幕外传来一声声尖叫...我急忙跟着他们一起出去看,我看见许丽躺在地上,她身下都是血。我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抬起头望望四周,我看见许丽站在会场门口,对我笑了一下,然后她跑了。我来不及疑惑,急忙追出去,却发现她已经跑远了。

7月7日晚上,8:00。
警察到了,维护好了秩序,开始一个个审问参与布置会场的人。到我了。

7月7日晚上,10:00。
口供录完了,警察回去整理,让我们先回学校,哪都不要去。我回到寝室,身心俱疲,我洗了个热水澡,瘫在床上一动不动。吴诗和唐娅凑近我,跟我说:“学校论坛已经传疯了,说活动刚开始不久就出现了尸体,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么?跟我们说说呗。”我看了她们一眼,我说:“我什么也不知道。”说完,我发现我的声音嘶哑的可怕。她们无趣的离开了。

7月8日,凌晨2:00。
我翻来覆去睡不着,烦躁地蒙上脑袋,靠墙缩着。“吱呀~”老旧的寝室门发出哀鸣,我心里突然升起了一阵凉意,我害怕的缩着不敢动。我感觉到了我身前有呼吸声,我不敢动,我把我的呼吸放轻,我开始冒冷汗。过了一会,我好像感觉不到呼吸声了。我悄悄拉起被子,往外看了一眼。只那一眼,我整个人都呆住了,我瞬间放下被子,死死闭上眼睛,大脑一片空白。我看见...我看见...许丽站在我床边看着我...可许丽不是...死了吗...

7月8日早上,7:00。
昨晚不知怎么的睡着了,我被吓得不轻,我打算洗个澡冷静一下。澡很快洗完了,我回到寝室,看见她们都醒了,我问她们:“你们有没有听见昨晚有奇怪的声音?”唐娅脸色惨白的看着我,嘴唇颤抖:“我看见许丽了...”我看向吴诗,她脸上全是慌乱,她一句话都说不出。过了好一会,我颓败的瘫在地上。我心里很害怕,我不知道该向谁说出。突然我的电话响了,把我吓了一跳。我接了起来:“喂,你好......”“好什么好!我家丽丽死了,肯定是你们这群死女人干的好事!你赔我的丽丽!我恨你们......”哦...是丽丽的母亲...我手忙脚乱地挂断了电话,把手机关机扔的远远的。

7月8日中午,12:30。
吴诗不见了。唐娅说:“我昨晚半夜上厕所,我发现吴诗不在床上,被子叠的整整齐齐,人不见了。你说...她会去哪里了...”她看向我的眼神里透露着恐惧,我很迷茫,不知道怎么办。

7月8日下午,2:00。
开始上专业课了,我完全听不进去。

7月8日下午,3:50。
警察来找我了,上着课的我被喊了出去。一个高高瘦瘦的,一个矮矮胖胖的,他们:“我们打你的电话,你的手机关机了,所以我们来找你了。我们接到报案,在你们学校附近的一间出租屋发现了一具尸体,经过调查,我们发现这是与你同一寝室的吴诗,你知道昨晚上吴诗出去了么?”我说:“我睡的很熟,不知道吴诗在不在寝室。”高个子警察点点头,他说:“后续有些什么我们会跟进的许丽与吴诗的遗物不能让家属或者朋友拿走,麻烦你了。”转身离开。矮胖子警察临走时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跟上高个子走了。

7月8日下午,5:00。
专业课一下,我就发现唐娅在门口等着我。她的脸色很严肃:“你知道吴诗死了么?”我点点头:“警察刚刚来找过我了。”我跟唐娅去吃饭,我两看着面前的饭菜,毫无食欲。我们回到寝室,想睡一会。突然有人来叫我,是隔壁寝室的。她说“楼下有人找你。”我跟着她一起下去,发现有个男生在等我。他看见我,冲上来问我:“吴诗真的死了么?你告诉我她没死对不对?她怎么会死...她怎么能抛下我一个人呜呜呜...”说着说着哭了起来。我静静地看着他,过了好一会,他哽咽着说:“我没有照顾好她,你帮我收拾她的东西拿下来好么?”我说:“警察需要调查,她的东西我不能动。所以,你是谁?”他抬起头,眼中充满疑惑和悲伤,他说:“吴诗没有和你们说起过我吗?我是她的男朋友。我叫林自谦。”我点点头,我说:“她死了我们也很难过,但是警察调查需要,我们还是配合一点吧。”

7月8日晚上,11:30。
唐娅很晚才回来,她悄悄凑近我,她告诉我说:“刚刚有个男生跟我表白了。”我看向她,她脸上满是幸福。我不想与她多说些什么,起身进入厕所准备洗洗睡了。眼角瞟到我的手机在床上,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开机了。开机完我发现有很多未接来电,大部分是许丽的母亲。最近一次未接来电是刚刚,这个号码我没见过...尝试着拨了回去。“嘟嘟嘟...喂?”通了,我没有出声。对方问:“哪位啊?喂喂喂?有人吗?奇怪,怎么没人说话。”“嘟——”挂断了。我听出来了,是林自谦。唐娅的电话响了,她捂着手机出去接听电话,我隐隐听见“出来”“一起玩”“别回去了”之类的词。唐娅回来了。她说:“我今晚不回来啦,男朋友约我出去玩哦,你今晚如果害怕就去隔壁寝室睡吧。”她兴高采烈的打扮了了一番,高高兴兴的出去了

7月9日早上,7:00。
唐娅还不回来,我心中隐隐有些不安。我坐在床上,仔细回想许丽说过她男朋友姓林,吴诗的男友也姓林。该不会...这么巧合吧...我急忙拿起手机,拨给了警察局。很快接通了:“您好,有什么可以为你服务的吗?”我说出了我来电的目的,过了一会高个子警察来到了学校,他找到了我。我告诉他吴诗和许丽的男友都姓林,请他帮忙调查一下。他皱皱眉:“你是说,她俩的男朋友是同一个人?”我说:“我还不太确定,万一真的是同一个人...”他点点头,表示了解了。他说:“我会调查一下的,谢谢你的协助,如果还想到了什么麻烦告诉我们。”转身正想离开。我急忙拉住他,他扭过头,脸上展现出些许不解:“怎么了?”我说:“昨天有人表白了唐娅,然后昨晚有人约唐娅出去了,现在还没回来。”他说:“会不会是去上专业课了?”我摇摇头:“唐娅这两天的专业课都是下午的,早上根本没课。”高个子警察脸色严肃了起来:“我明白了,我会跟进调查的。”回到寝室,我感到有点无力,我的脑袋感到昏昏沉沉,我的眼皮控制不住的闭上了。我晕过去了。

好亮...好刺眼...我这是...在哪里...
我看见一片白色...!我怎么...动不了了...

“你醒了啊,饿不饿,吃点东西吗?”一个熟悉的男声传来。我费劲地扭头,看不见他。突然一只手摸上了我的脸,我吓了一跳。我再次扭头,我看见了...是那个高高瘦瘦的警察!

“你要干什么!”我狠狠地扭动我身体,却发现无济于事,我的手脚和脖颈,被铁链锁住了,我发了疯似的翻动着。他笑了一下:“别这样,太粗鲁的女孩子可没人要哦。”“管她有没有人要,赶紧动手吧,省的有什么意外发生。”一个人影从高个子身后走了出来。我瞪大了双眼,是他!林自谦!我害怕了起来,我不敢动了。他两没再对我做些什么,他们站在那个黑漆漆的门口,似乎在等待什么。

“嗒..嗒..嗒...”高跟鞋的声音。我抬不起头,只能看见一对黑色的高跟鞋映入我眼中。“都准备好了?”熟悉的声音。高跟鞋的主人蹲了下来,与我对视着。我后背瞬间冒出了冷汗。是许丽!她的身后还跟着那个矮矮胖胖的警察。“是的,都准备好了。就等你来我们就开始动手了。”林自谦淡漠的语气慢吞吞地说着。我机械地问:“许丽你不是死了吗?”许丽伸出手指,做出“嘘”的动作。她看向我,笑嘻嘻地说:“不要说出来。动手吧阿谦。”

 林自谦拿着一只针管向我走来,我看着他注射了进去,我的眼前一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