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日若遇寒
故事 短篇小说

古言:他日若遇寒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地主李子
2020-12-08 07:00


寒族小妖居住地的中心有一座亿年覆雪的大山,名曰雪寒山。虽说名叫雪寒山,可它却实实在在是一座活火山。不过,亿年来,它只爆发过一次。

那日,冰天雪地的雪寒山急剧增温,山上正在修炼的小雪花们惴惴不安,担心自己被突然喷出的滚烫岩浆吞噬。忽然间,地动山摇。因未化为人形,小雪花们无法逃离,只得紧闭双眼,等待死亡的到来。

伴随着“嘭”的一声,一小雪花吓得一激灵,化为了人形。却不料脚下一滑,从山顶滚了下来。她站起身,望向山顶,哪有一滴岩浆?不过一缕黑烟随风飘散。

待她反应过来,既惊讶又兴奋,别人辛辛苦苦修炼几千年才得化为人形,她呢?活生生吓出来的!也不知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分,如此幸运。

天色近晚,她还未找到居住之地。只得找了一片空旷的雪地,懒懒散散倒下,以地为床,以天为被。她慵懒的翻了个身,却感身下有一硬物,硌的她好不自在。她伸手将硬物拿起,是一块水晶般晶莹剔透的冰块,月光下,透着幽幽的淡蓝色光,梦幻至极。她很是喜欢,手中把玩,怀抱着安然入睡。

次日,待她美梦清醒,眼前一张被放大的脸,一双桃花眼饶有兴味的盯着她,这目光与恶狼看着小白兔的眼神如出一辙,只不过,彼为狼,己为兔。她下意识站起身,窜了出去。

等她气喘吁吁,望着身后的路,觉得那人追不上时,从头顶传来一句“怎么不跑了呢~”。抬头望去,只见一白衣男子翘着二郎腿坐在树枝上,一副轻松惬意的样子。

既是逃不掉,她索性瘫坐在地,“你……你有本事下来啊!”那人顺了她的意,一跃而下,衣袂飘飘,自带仙气。她不由得看呆了,那人却是不恼,只是伸出修长的手指,在她的脑袋上重重敲了一下,笑眼弯弯。

“本公子的确相貌堂堂,风度翩翩,文质彬彬,衣冠楚楚,貌比城北徐公,神似巩县潘安……但,你也不必如此痴呆。你若是想看,本公子便让你看个够!”

“登徒浪子!”

“小妹妹,哥哥我可不叫登徒浪子,哥哥叫顾寒。你呢,小妹妹?”

这下她皱了眉头,“我,没有名字……”

“那,就叫寒罢!”,顾寒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寒?岂不是与你名字一样了?”

“欸~此话差矣,你叫寒,我叫顾寒,怎会一样?”

寒……她在心里念了一遍又一遍,嘴角不知何时扬了上去。

两人相谈甚欢。寒的心中明了起来,顾寒便是那块冰,只不过之前在沉睡。但为何沉睡,顾寒不愿多说,她便也没再问。不知为何,顾寒一直跟在她的身侧,不曾离去。寒也不在意,多一只妖,便多一分热闹。

身为一只小妖,最重要的便是吃喝玩乐。寒拉着顾寒去了人间,二人每日欢闹,渐渐习惯了对方的存在。

一日,寒与顾寒在街道上闲逛,只闻一阵浑厚的声音传来。循声而去,只见一说书人捋着白花花的胡子,娓娓道来。

“传说,寒族有一小妖,化为人形时被一寒冰砸中,残缺了心脏。可这妖与人是不同的,人没了心脏,便没了感情和生命;而妖没了心脏,不会当即死去,只不过生命会一点点流逝,最终化为原形,终生无法再次修炼为人。”

说书人顿了顿,轻轻呷了口茶。

“这寒冰于小妖心有愧疚,便在修炼成人之时,剜出一半心放在了小妖的心口。可小妖并未因此原谅他,整日里冷眼相待。寒冰也不恼,好生照顾着小妖。”

“那日,小妖说她要吃雪莲,寒冰便不畏艰险,于那险恶陡崖之上,取一朵雪莲。那陡崖上荆棘丛生,即便有法力傍身,也摆脱不了被划伤的命运。小妖看着寒冰的伤口,有些心疼,缓缓问道,‘疼吗?’寒冰以为他终是感动了小妖,开心道‘不疼!’。小妖让寒冰将雪莲吃了下去,说是珍贵之物,应给予需要之人。寒冰欢喜的紧,眉眼弯弯。三日后,寒冰才知道了小妖的算盘,竟是他多想了……”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寒意犹未尽,拽了拽顾寒的衣袖,却见他怔怔的,眼中无尽失落。与平常判若两人。

“你这是怎么了?”寒关切问道。

“想知道故事的后续吗?”她并未作声,却闻顾寒自顾自讲了起来。


确是寒冰想多了,他以为小妖原谅了他,以为小妖心中接纳了他。他知道自己后来为小妖做事决不是仅仅出于愧疚,他以为小妖对他是有感情的。他错了,大错特错!待小妖完全与那半心脏融合后,她便将手伸入了他的心窝,剜出另一半心脏。

那日,寒冰双目猩红,口流鲜血,他笑看小妖,落下一滴血泪,“我以为,你是对我有情的,哪怕是一丝丝……”。之后寒冰便化为原形,沉睡过去……

寒静静地听完了故事,抬手拭去眼角的泪,“顾寒,我感觉你可以去编话本了。往后,你编话本,我卖话本,每天数钱数到手抽筋!”。顾寒轻笑了一下,一双桃花眼里满是笑意,“怎么?你现在在憧憬和我的婚后生活?”。寒的脸上渐渐染上一层浅浅的红晕,“你怎的如此轻浮,整日风流,没个正形?”

“风流些不好嘛~整日里万花丛中过,片叶易沾身。实不相瞒,我愁娶~”顾寒慵懒的躺在寒的腿上,微眯的桃花眼愈发勾人心魄。寒心中有些闷,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她伸出手指细细描摹他的轮廓,喃喃道,“对不起……”。顾寒早已睡去,并未听见。

那日,待到人走茶凉,顾寒才悠悠醒来,却不见寒的踪影。他疯了一般四处寻找,却寻不到一丝痕迹。忽感心中绞痛,他捂着心口,“心脏,又回来了……”。顾寒怕了,他怕寒就此死去。他因雪莲,没了心脏还能苟活于世,可寒没有雪莲,没了心脏,活不长久。他撕心裂肺的哭喊,“寒!这心本就是我欠你的啊……拿走了又为何要还回来?”。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不过世间生命轮回,因果报应罢了……你欠我的心,早已弥补了,而我偷你的心,也该归还了。

寒拖着快要油尽灯枯的身体,坐在雪寒山山顶,缓缓讲述着后半段故事。

“小妖拥有的整颗心脏,每日都在作痛,她不知道是寒冰在痛,还是她自己在痛,每次都会痛的她难以呼吸,最终她昏了过去,化为原形……

她以为再次修炼为人之时,会忘了寒冰,可造化弄人,她不仅没忘,还又一次遇见了他。她好想好想对寒冰说,寒冰,对不起……”

音落,寒便软绵绵倒下,她闭上了眼,嘴角残留一抹微笑。渐渐的,寒的身体化为点点荧光,飘散而去。



几千年后,一白衣男子坐于雪寒山山顶,静静的听着未修炼成人的小雪花讲小妖和寒冰的故事。

小雪花说,小妖去往世界各地游玩去了。

小雪花说,小妖临走时说觉得自己对不起寒冰。

顾寒摇了摇头,轻笑一声,没有谁对不起谁,就像寒所说的,一切不过因果报应罢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