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装过头了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装过头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赵鸿飞
2020-12-08 06:00


石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刚开完支援绥芬河紧急动员会,坐在会议室后排的孙福云正要起身离席,不经意地抬头一看,见韩松站在院长面前说着什么。

人声嘈杂,孙福云听不清,就假装翻看手机,眼睛的余光不时瞟他们一眼。只见院长对韩松连连点头,接着拍了拍韩松的肩膀。然后,二人都出去了。孙福云撇撇嘴角,这家伙,真会表现自己!

回到诊室,约摸两个小时后,院办公室小刘送来一个志愿支援绥芬河报名表。孙福云接过看了看,“韩松”两个字赫然映入眼帘,心想:果然不出所料,他也想借机表现自己。于是,孙福云毫不犹豫地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写完后,孙福云回头问同科室的其他人:“你们还有谁想报名吗?”

35岁的王雨走了过来,拿起报名表看了看,愣了足足有五分多钟。孙福云看到王雨紧皱着眉头,呼吸略微有些急促,明白,他内心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

气氛一时有些凝重。

孙福云心里冒出个坏念头:年轻人报名多了,我就不用担心自己真的去了。想到这,孙福云脸上挤出一丝微笑,说:“小王啊,你年轻,正是施展才华、追求进步的黄金时期啊!”

王雨讪讪然:“我……我的业务能力太弱了,到了那里,怕是干不好工作,还白白占用了支援名额。”说完,王雨脸有些微微发红,转身回自己的办公桌了。

傍晚下班回到家,孙福云跟妻子说起自己报名的事。妻子大吃一惊:“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也不跟我商量一下?”

孙福云回答:“现在医院有一个副院长的空缺,符合提拔条件的,只有我和韩松。他这是借机表现积极,做政治投资。我要是不报名,还不等于把副院长拱手让人了?”

妻子听后,也面露惊讶:“他为了政治前途,愿意冒着被感染的危险?”

孙福云冷笑了一下,“冒险?我看只是做做样子吧!他老婆瘫痪在床,家里还有个七十多岁的老娘,都需要照顾。儿子在国外读书,今年春节赶上疫情,就没回来。我们院长一向体恤职工,平时值夜班都没安排过他,这次,哪能让他真去呢!”

“那你呢?万一真的让你去怎么办呢?”

“放心吧,动员会上院长已经说了,五十五岁以下的才能去。我今年都五十六了,还去什么去!我也是装装样子给院长看吧。”

第二天上班,孙福云坐在诊室里,不经意间往窗外一望,看到韩松拿着一沓厚厚的资料进了院行政大楼,心中一紧:他又去表决心了?我也不能落后啊!于是孙福云也起身匆匆去了行政楼。到了院长办公室,敲门,进屋。韩松果然在里面。

孙福云不想让韩松知道自己来干什么,同时也想听听他们谈些什么,就谦让道:“你们先说,我不着急。”坐在一旁沙发上。

原来,韩松的材料是关于支援绥芬河的。共两份,一份是这次行程需要携带的所有设备的清单,一份是治疗新冠状病毒肺炎的药物可行性报告。听完汇报,院长赞赏地说:“很好!这次行动,由你带队,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孙福云窃笑,韩松啊韩松,这下,你装过头了吧!你不想去也得真的去了。韩松出去后,孙福云装作关心同事地问:“韩主任去绥芬河,他的家谁来照顾呢?”

院长叹了口气,回答:“也真难为他了,他已经请好了保姆。预料到会有这次行动,提前半个月就开始整理刚才那些材料了。

据说,非典那年,他还在市二院工作时,上前线前还立好了遗嘱。”

孙福云暗吃一惊,原来,韩松是真心想去的,自己真是小看他了。心底有些惭愧。

孙福云深吸了一口气,再次表达“决心”,并强调说:“虽然我年龄不符合标准,但我觉得,老同志,更应该做好年轻人的表率。只有老同志们都冲锋带头,才能带动整个医院充满活力。”

“好!”院长同样赞赏地说:“通过讨论筛选,正好还差一个名额。大敌当前能者上!虽然你的年龄超了,但超得也不多,还是可以破例让你去的嘛!”

孙福云心底一个哆嗦,感觉似乎有一盆冰水直从头顶浇到脚跟。这次,自己真的是装过头了!

回到诊室,孙福云十分懊恼,不知道回家该怎么跟妻子解释。他垂头丧气地填写、打印了《支援绥芬河决心书》,签好字,让王雨去送到院长室。

不大一会儿,孙福云接到院长电话,院长说:“又有年轻人报名,名额够了,只好委屈你一下,让你留在院里了,院里同样也需要老同志挑大梁嘛!”

孙福云心里顿时幸福得像是重新投胎做了人,嘴上却连说:“太遗憾了!真是太遗憾了!”

王雨回来后,瞅着科室里就剩他们俩了,孙福云假装不经意地问:“小王啊,听说又有年轻人到院长那里报名,你见是谁了吗?”

王雨脸又微微一红,说:“是我。”

孙福云心底又吃一惊,问:“你的孩子都还小,怎么舍得离开家呢?”

王雨回答:“昨天拿到报名表的那一刻,我是真的舍不得离开家的。可是,我也确实很想去,毕竟我在国外学过多年的传染学,我也希望学有所用,为社会出力。我还记得,五年前,那次大规模的病毒性流感,您为了工作,连续半年没有回家;为了保护我,您还把我安排在外围,自己留在一线。最后,您也被感染,累倒在了诊室。从那时起,我就一直把您当作我的榜样。今天,我见您那么大岁数都决定去了,真的为自己昨天的胆怯感到羞耻!”

孙福云心底被彻底震撼了。傻孩子,你太天真了!我怎么能告诉你,那次我卖力地工作,只是为了现在的“主任”这个职位呢?

王雨心情有些激动,嘴唇微微颤抖,眼圈也微微泛红。“可是……可是……昨天,我居然犹豫了!真对不起您当年对我的照顾,对不起‘白衣天使’这个身份啊!”

孙福云忽然不敢直视王雨的眼睛,似乎听到当头一声断喝:你对得起“传染科主任”这个职位吗?对得起王雨对你的尊崇吗?

夜晚,孙福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子里反复跳动着两个名字:韩松、王雨……韩松、王雨……韩松居然是真的敬业,王雨居然一直把自己当作榜样。可是自己……这世界,如果有一种人最让人不忍欺骗,那就是——像王雨那样纯净的人!

回想起《神雕侠侣》里裘千仞的一句台词:“我算什么英雄好汉……”孙福云心里愧疚无比。

孙福云失眠了。

三天后的一个早晨,王雨登上医院里开往绥芬河的大巴,竟意外地见到,孙福云也坐在面。王雨坐到孙福云身旁,惊喜地问:“不是名额够了吗?您怎么也来了?”

“我又去求院长,给我单独增加了一个名额。”孙福云回答。

“您不仅是我的榜样,也是全医院的榜样啊!”

“客气了!你——才是我的榜样呢!”孙福云微笑着说。如果有必要,孙福云敢对天发誓,这次说的绝对是真心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