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怎知冬将至
生活

生活:怎知冬将至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宁瑞
2020-12-09 08:00
冬日的北方——雪花的天下,雪晶和雪团在冷空气里猛烈撞击,碰撞出的花火便是这洁白的雪了,雪一片,两片,三片……纷纷扬扬,不知疲惫,落在街道上,下水井盖吐出了缕缕仙气;落在红梅上,摇摇欲坠的雪更衬红梅的红;落在过路人的手心里,感受到温暖的瞬间,便融化于指尖,享受着静谧……

 祥和的纯白街道被孩子们嬉戏打闹的欢笑声打破,扎着两个小辫的琦琦脸冻的通红,像极了熟透的蜜桃,边跑边大声喊叫着:“小胖,你跑快点!待会雪小了就没办法打雪仗啦。”只见厚厚棉鞋上两条小短腿用力的奔跑着,跌跌撞撞,磕磕绊绊……气喘吁吁的小胖突然停住,在枝丫稀疏的白杨树下用小手捏住一大块雪,反复揉捏做好了雪球,看向琦琦的是他那双狡黠的眼,顺势抛出雪球,“看招。”他大声说到。来不及反应的琦琦中招了,立刻展开了绝地反击,先是制作小雪球为自己报仇雪恨,一打为快,紧接着找到了有利地势充当自己的老巢——大树树坑旁积雪厚重的地方便是自制雪洞的绝佳之地,洞口面朝自己储存“弹药”(雪球),垒高其余三面用来防御敌方突袭。得到掩护的琦琦开始放大招了——一个大雪球制作成功,暗自窃喜的她想这次一定能打赢小胖。而小胖一直沉浸在使用小雪球连环攻击占据优势的喜悦之中,忘乎所以。

琦琦突然站起身用蛮力扔出大雪球,一击即中,被打倒在白茫茫的雪地上的小胖哇哇大哭起来,吓的琦琦赶快跑上前去查看,意料之外的结局是着急去看小伙伴的琦琦无心留意其他一下子就被小胖藏在身后的雪球砸中脑门……兵不厌诈,琦琦还是输了!小胖脸上的眼泪还未完全结成冰晶却又咧开了嘴巴,“哈哈哈哈哈,我是骗你的。”得意的小胖看着火冒三丈的琦琦说着。就这样两个六岁的孩子越玩越尽兴,来不及做雪球就直接抓起雪扬撒起来。

 冬日的玉尘略微顽皮些,旋转跳跃再落下,堆积出洁净的纯白。

 屋内暖热的火炉炙烤着雾气缭绕的窗户,冰花也被镶嵌其中。地中海式的发型,大棉袄也裹不下的肚腩,在一呼一吸之间起起伏伏,站立在冰箱旁侧,身高刚刚能依偎着冰箱憨憨入睡的这个中年男人就是小胖的爸爸了,热空气的窜涌,让小胖爸爸眯着眼睡了好一阵儿。嘴里叼着烟的另一个中年男人快步迈进屋门,跺跺脚上沾的雪,径直走了过来。

男人拍了拍小胖爸爸的肩膀说:“我的老大哥呀,咋这么能睡呢?靠着冰箱都能眯呼着你也是厉害啊!” 或许是琦琦爸爸进门时窜入的冷空气使他清醒;亦或许是琦琦爸爸拍肩膀的力道后劲足使他醒来了。“老哥,等你实在太无聊了,就小睡了一会。最近生意怎么样呀?活多吗?”小胖爸爸打了两三个哈欠难为情的问到。

 琦琦爸爸打了个寒颤说:“冬天天儿冷了,还下着大雪。店里没啥活,生意不好做。”
  “你呢?最近就少跑点长途吧。这大雪天路怪滑的,挣钱要紧命更要紧嘞!”琦琦爸爸在火苗正旺的炉子旁烤着手,毋自慨道。
 小胖爸爸美滋滋的说道:“老哥,这道理我懂。明天还有一单,再跑一趟赚点钱儿过年嘛。”
 老哥俩刚聊完,两个野孩子也踏着月色尽兴而归,看着对方的父亲又在一起喝起了小酒,便相视一笑(有理由不用早点回家咯)跑到琦琦的屋里去拼积木玩了。

 大雪又疯撒了一夜,道路上虽早被环卫工人撒盐融雪清扫过,但车辙压过较多的路上还是积留了冰,过路的行人如提线木偶般小心翼翼的走着。

一如既往地起了个大早的小胖爸爸早已热好了车,开着自己心爱的宝贝,赚钱的工具——出租车,去接客户了。还在温暖被窝里睡的香甜的小胖,一点儿也没意识到老爸已经走了。他直到那天天黑也没看到爸爸回家,便歪着小小的脑袋问妈妈:“爸爸,怎么还没回来?”温柔贤惠的小胖妈妈说到:“今天雪下的太大了,爸爸晚上开车走的慢。乖,儿子。我们再等等爸爸。”左等右等都未听到吱呀的开门声,却等来了一通刺骨扎心的电话:“你好,请问是李XX的家属吗?患者由于车祸造成头部受到严重撞击,送来医院抢救无效而死亡,请家属尽快赶来医院处理相关事宜。”冰冷的电话线和这冰冷的雪天一样无情和残忍,让小胖永远的失去了爸爸,让琦琦也失去了儿时最重要的伙伴。

 后来,琦琦偷听爸爸妈妈的谈话得知小胖的爸爸在高速上夜间疲劳驾驶,车打滑后未及时做出反应撞到外侧栏杆翻车身亡了。办完丧事后,小胖妈妈就立刻带着小胖回了河北老家。琦琦这才明白为什么再也见不到小胖了,不能和他一起打雪球了。琦琦一家在悲伤与难过之后,回归到了日渐平淡的生活洪流之中……

   一个,两个,三个……无数个冬日都已过去,无论人世如何变幻万千,雪还是一如既往的垂青人间。两个六岁的孩子也早已长大成人,而琦琦的脑海里总是浮现着与小胖在一起的冬日,心里的疑问堆砌了又被尘封:远方的你,过的还好吗?曾经的我,一直欠你一个告别,一声再见。秋走霜降,雪色封窗,童年还是不知去向。而现在的我,还牵挂着远方的你,不知你是否还记得我?还记得冬日里一起打雪球的美好时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