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相亲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相亲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殷天堂
2020-12-09 11:00

月落乌啼霜满天,吃过晚饭,婶子让我把毛驴车子准备好,趁着晚上不忙,让我顶替村长有残疾的儿子阿满相亲。村长说,记一天的工分,算是劳务费,12块钱。替人相亲,按农村的风俗习惯,是有的。村长家的事,我更不敢拒绝。我婶说:“女的高中毕业,人长得可俊了,漂亮得很,人家相不相中你,还难说呢!反正你是替阿满相亲,成不成不碍你啥事儿,咱只是跑一趟腿呗,算完成了村里的任务,好堵住村长的嘴啊。”

我说:“好吧,我听婶子的。姑娘叫啥?我好有个思想准备!”婶子说:“这个不用准备,女方你肯定认识。”我说:“熟人啊?替人相亲,她若埋怨我,洋相可就出大了。”我还是有点害怕担心。婶子说:“村长不是说了吗?你替他儿子相亲,还有好处哩!”我说:“不就是12块钱吗?谁稀罕?俺不要了。”婶子说:“村长那人你我都得罪不起,你应答应他,不然,他会给咱穿小鞋的。我看这亲,非相不中。”我和婶子就向女方的独立树村走去。我赶着毛驴,婶子坐在驴车里,满面春风,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婶子银铃般的笑声,惊动了一个人---娟子,我的高中同学。她正在用驴车摸黑向自家运土里,她家里猪圈倒了,需要修补。眼看就要到家了,娟子赶的公驴,见到我的母驴,疯一样就拼命向我的毛驴奔来。我喊到:“危险,快闪开!”结果运土的驴车平地翻了个跟头,底朝天。因为娟子躲闪得快,被我拦腰抱住了,她躲过一劫。娟子站着未动,眼里充满了感激之情。

婶子带着使命去了女方家。我则赶着毛驴去了村长家,寒暄了一阵子,村长让我趴在桌子上签字,领取12块钱。村长残疾的儿子阿满也要去相亲,结果被村长拦住了。我婶子见到娟子,娟子问:“三婶,你是来相亲吧?人带来了?”婶子笑着说:“带来了,在村长家里坐着等着呢,我这就去叫他,你也该换件新衣服了。”婶子拍拍屁股上的灰尘走后,生病躺在床上的娟子娘说:“娟儿,相亲大事,跟你哥好好商量商量!”娟子说:“娘,你就放心吧,我的事,自己能做主。”

我被婶子叫走了,心儿突突地跳,去了女孩的房间,我抬头一看,惊呼:“梅晓娟,咋是你呢?”娟子说:“咦,张小小,你来干啥?”我说:“相亲呗!”娟子说:“跟谁相亲?”我说:“跟你呗!”娟子说:“原来是你啊!”我说:“是我,意外吗?”娟子说:“不意外啊。不过,听说你有对象了。”我连忙解释说:“没见面就黄了,女方嫌俺家里穷,她死活不同意。”娟子说:“三婶儿,你出去一下,我有话要跟张小小单独谈谈。”婶子是个媒婆,精明人,她心领神会地躲走了。

娟子看着我腼腆的样子,就“噗嗤”一声笑了:“挺好一小伙,就是有点傻。”我说:“我不傻啊,四大名著,我全都能读懂啊。”娟子说:“相中俺哪了?”我说:“你哪儿都相中啊,人好心好,知书达理,哪儿都好啊!”娟子看着我脸红彤彤地说:“瞎说,埋汰人。”我说:“真的,打心里喜欢你。”娟子突然说:“你带钱了没有?”我说:“啥?”娟子说:“5万元。”我说:“没带。”娟子说:“我需要5万元,其它彩礼钱,你家看着给吧!”我说:“等我和村长商量商量再说吧!”娟子说:“咋还要与村长商量呢?”我说:“梅晓娟,我对不起你,说实话吧,我是替村长残疾的儿子来相亲的。”娟子说:“噢,替人相亲的,那好呀!我知道了,你回去跟村长说,墙上挂门帘----没门,给多少钱,俺也不嫁。”娟子说:“俺不是牲口,不是谁都能拿钱买的!”我说:“如果我愿意呢?”娟子说:“你想娶我,也得5万块钱!”我说:“你要5万块钱干啥?”娟子说:“我母亲手术需要5万元。”

我把情况向村长一说,村长满口答应:“我出6万元,彩礼10万元,还有……”可是,娟子说了,多少钱也不嫁给村长的儿子。娟子没有嫌弃村长儿子是个残废,她只说了四个字:“没有爱情!”没有办法,村长把12元钱又要回去了,我把12元钱退还给了村长。我泱泱地回到家里,蒙头躺下了,我家拿不出5万块钱啊。娟子说了,先付5万元,否则,就别想娶到她。我哥知道了说:“一个黄花大闺女,5万元钱不多,管整!”我哥说:“这个钱,哥替你出了。”哥哥把驴、猪都卖了,又从嫂子娘家借了6000元,还差3000元哩,嫂子把一个冬天同姐妹们一起捡棉花挣的血汗钱,也从兜里掏了出来,递给我哥,凑够了5万元,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凑齐了。

娟子藏在屋里,哭了好长时间,她要嫁人了,嫁给了我,可她舍不得娘啊。我把凑齐的5万块钱,往娟子面前一放,拦腰抱起娟子,往脊背上一放,扛走了,逢人便说:“娟子是俺老婆喽!”村长看了羡慕不已,他生气了,埋怨我婶说:“这事整的,明明是俺娶媳妇哩,咋跑到张小小家了。这不是明明欺负人嘛?”我婶哭丧个脸去了我家,见到我哥说:“你看,让我今后在村里还咋做人呐?”她是指我替村长儿子相亲结果让我娶了女方的事。我哥觉得理儿是有点亏,却说:“村长儿子也不是神仙,娟子相中了我弟弟,这是缘分,还怕人咬舌头?况且现在婚姻自由了,一个愿娶,一个愿嫁,天经地义,谁想说,只能算放屁哩。”我哥又给婶子手里塞了10元钱,婶子屁也不放了,村里人再也不能说个不字。

事情还没有完。嫂子难产,需要钱。娟子知道嫂子急着用钱,就回到娘家,把四间堂屋中的两间卖给了村里杀猪的万屠户,凑齐了一万元钱,让我捎给了我哥。生了娃的嫂子,在医院病床上拉着我的手说:“回去谢谢阿娟,娟子真是我的好妹子,比亲妹子还亲呢。”

娟子挺着个大肚子,三天两头往娘家跑,也不怕把孩子生在路上,结果就生在路上。儿子3个月大时,我心疼娟子,干脆住在岳母家,侍候她老人家,我说娟子:“还是娘亲啊!”
    

【作者简介】殷天堂,笔名尹夫,祖籍河南信阳息县。驻马店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公务员,网名过冬飞鹰,军队团职军官转业,闲暇习读经史。2017年3月加入中国散文学会,1996年6月加入河南省作家协会,系统作协主席,信阳作协副主席。数百篇小说散文见诸网络和纸刊,数次获奖。著有《梁山伯与祝英台外传》《生命提速》《息夫人秘史》等书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