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未闻花语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未闻花语

作者:唐朝
2020-12-09 21:00


今天又是一个讨人厌的晴天,我总是忍不住这么想。阳光落在发顶,温暖得就像妈妈的手,抬眼望向阳光的来处时,却只有刺目的太阳和流淌的泪水。

不合体的衣服捆绑着我,令我无法奔跑,但我还是顺着熟悉道路来到了没有名字的花店。妈妈在这间无名花店订购了勿忘我,叮嘱我每天取一束回家。起先我不知道妈妈为什么每天都非要这束花不可,但渐渐地,我看懂了妈妈的眼神。当我捧着花回家时,她那鲜有的温柔的目光短暂的落在我身上,幸福似乎也在那一刻回到了她的身边。而我在妈妈的目光中,不是我。

我慢慢走近,发现正老板蹲在门口自言自语:“今天就把桔梗拿出来吧,没有人买的话就会枯萎了,只能丢掉了啊。”为什么没有人买桔梗呢,我这么想着。老板却吓了一跳似的,回过头看我,我才发现原来我把心中的话说了出来。老板却没有回答我,我只好进店取花。

勿忘我很精神,在原木色的纸包裹之下显得格外美丽。但它的美丽是脆弱的,明明很快就会枯萎,为什么要不停地丢弃又更换呢?妈妈真的喜欢这个花吗?我总是会这么想。

我再次询问老板:“为什么没有人买桔梗呢?”老板笑了笑对我说:“不知道,可能是桔梗花的花语不适合大家吧?”我继续追问:“桔梗花的花语?”老板没有回答,却告诉了我勿忘我的花语。

勿忘我的花语是深深的思念,说完这句话后老板的声音便越来越小,仿佛消失了一般。我的眼前模糊不清,有什么东西顺着脸颊流淌。妈妈怀抱着紫色花束,倚靠墙壁哭泣的模样却逐渐清晰。我的妈妈每日沉湎于转瞬即逝的花香中,无法自拔。

妈妈在思念谁,我早已知晓。即使我不能在妈妈的怀里成为我,我也无从选择。我不愿做无人需要的桔梗。

我请求老板将桔梗送给我,我接过那束蓝色的花,花朵蔫蔫的,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怀里截然不同的两束花,都是要送给妈妈的。我终于能感受到一点晴天的喜悦。

我迫不及待地回家,却止步于家门前。我听见里面争吵的声音,男人愤怒的吼声撞破了大门,女人绝望的哭泣倾泄而出,通通传进了我的耳朵。是爸爸回来了。

从我记事起,爸爸就很少回家了。少有的几次回家,总是带着不耐、难以忍受的表情,扭曲的面孔在我眼中就像一只怪物——一只破坏幸福的怪物。他不能接受妈妈每天想念过去的言行举止,不愿看见妈妈给我穿那些旧衣服,不愿看见桌上日日重复的饭菜,不愿看见屋里一成不变的摆设,他最不愿看见我。

我无法忘记那天偷听的谈话,妈妈虚弱地靠在椅背上,怨怪道:“为什么你总是不回家,我和孩子每天都在家里等你。你看我做了你和孩子最喜欢的菜……”爸爸吼叫着打断妈妈的话语:“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我说了在你好之前我们不能要一个新的孩子,你为什么不听?小熙已经死了,你——”妈妈尖叫:“没有、没有、小熙没有死,她每天都家里,每天都会送我一束勿忘我!”爸爸狠狠地锤着桌子,吼:“那不是小熙!小熙已经因为我们的错、我们的错——”妈妈彷佛被吓到了,呆滞不语,泪水从眼眶溢出来。我冲出去抱住了妈妈,身上的旧衣服紧紧捆住我的手脚,我冲着爸爸大叫:“不准欺负妈妈!”爸爸退了一步,痛苦地叫道:“小熙!”妈妈没有敞开她的怀抱,爸爸恐惧地后退。除了身上的旧衣服,没有谁来拥抱我。

我盯着眼前紧闭的门,死死抱住怀里的花。花瓣被挤得七零八落,像尘土一样落在了地上。

忽然,门开了。是爸爸怒气冲冲地打开门,我仰头看向爸爸。阴影笼罩了他的面孔,我只看见了一片虚无。

爸爸迟疑地说道:“你、你回来了,妈妈在里面,你进去看看。我走了。”说完便毫无停顿离去了。我望着他的背影,巨大的像怪物一样的背影一步一步化变成人的背影。

我走进屋里,灰尘飞舞在一束一束的阳光中清晰可见。妈妈伏在桌上无声哭泣,我想要呼喊她,却不知为什么声音咽在喉咙,无法发出。走近她时,才发现她的脚边有一个摔碎的相框。相框里的三人都甜蜜的笑着,幸福溢出了相框,却流不进我的身体。相框的玻璃碎了,碎得很惨烈,就像现在爸爸、妈妈和我一样。我捡起相框,放在妈妈的旁边。

妈妈在刺目的阳光里抬头,眼泪明明在流,却弯起唇角:“小月,爸爸妈妈要离婚了。”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拿出怀里的破碎的花,送给妈妈,妈妈没有接。抬起手擦了擦妈妈的眼泪,我的泪水像被指尖温热的水吸引了一样,也流了出来。我说:“妈妈,别哭。小月给你花。”

妈妈终于抱住我,放声大哭着说:“小熙、小月,爸爸妈妈对不起你们。为什么那时候我们都不在家,要是有我们的话,小熙就不会为了买勿忘我出车祸——”

我环抱着妈妈,看着右手紧握的那束勿忘我,象征思念的勿忘我,彷佛是小熙在说:“爸爸妈妈,快点回来吧,我好想你们。”而我的另一束花,则被紧紧压在怀里。蓝色的花瓣散发出出清香,思考桔梗花的花语是什么呢,小月又是什么呢?

老板的声音又回到了我的脑海里,她说:“桔梗花的花语代表永恒的爱和无望的爱。”

我看向窗外的晴天,阳光依旧刺目。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