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用你的语言对你说,我喜欢你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我想用你的语言对你说,我喜欢你

作者:七七
2020-12-10 11:00

你说,韩剧里说的,初雪的日子和喜欢的人告白会一直在一起是不是真的。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我的咖啡店里。
深秋的阳光总带着股催眠的意思,我坐在窗边的位置上烤着太阳好不惬意,陈森站在咖啡机旁边偷偷给莫默做了杯奶茶,正在帮客人点单的阿肯和在收桌的面包相视一笑。
门被推开的时候坐在门口的我被钻进来的冷风吹醒了瞌睡,抬头便撞进了他眼里。他大概也注意到了我,弯着眉眼浅浅一笑,略带歉意,然后转身向着吧台去了。
他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
他在吧台思考了很久,终于坐到了另一处靠窗的位置,我抬头就能看到他背影的地方。
面包端着一杯卡布奇诺送了过去。
我并不是很喜欢卡布奇诺,苦的东西总不会引起我的好感。看得出来他大概也是第一次尝试,缩着脖子放下了杯,和我第一次尝到味道的时候一模一样。
他在店里坐了一个半小时,我在他身后盯了一个半小时。
阿肯喊我吃零食我竟也无动于衷。
他走的时候看到我还坐在那里大概有些惊讶,干净的眸子里映出了我的影子,我歪了歪头,看他冲着我弯了弯嘴角,然后走出去。
耳边是面包对陈森咖啡上做失败的拉花的调侃和莫默的打抱不平,我看着陈森接过几乎不曾动过的卡布奇诺倒掉,放好杯子,再看向莫默的时候,满眼爱意,酸得面包丢了个白眼潇洒离去。

天气越来越冷,今天下了第一场雪,店里暖气开的很足,坐在窗边也还是能感受到外边的寒气。
外边很好看,大概是第一场雪的缘故,路人收起了往日的匆忙,夹着公文包的大叔一把抓起了身边女人的手塞进口袋里,女人低着头藏不住笑意,大叔的脸泛着红,大概是天气太冷吧,人都变得可爱了。
今天店里人很多,面包和阿肯都没时间吃狗粮了。哦对了,忘了说,陈森和莫默终于在一起了,大家的狗粮也吃的名正言顺。
店里人一波接着一波,他们从不肯让我帮忙,大概也觉得我做不了什么吧。我只好坐在角落里,看着他们忙忙碌碌,看着客人来了又走。
我旁边的位置换了4波客人的时候,一个身影在我对面坐了下来,打断了我不知道飘到何处的思路。
如果我能预先知道我会在初雪的日子见到他,我大概就不会拒绝莫默买给我的小卡子了。
他看着我不说话,照旧弯着眉眼冲我笑。
他笑起来可真好看啊。
我眯着眼歪着头,看着他出了神。他也不说话,静静坐着。
我闻到从他那边飘过来的热可可的味道,嗯,这样的天气和热可可更配呢。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只偶尔抬起头看看我,顺便弯弯嘴角,继而呷一口杯子里的可可,继续沉默。
而我只是看着他,就看着他。
你说,韩剧里说的,初雪的日子和喜欢的人告白会一直在一起是不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就好了。
后来他又断断续续来了几次,有时买了咖啡就走,有时在店里坐坐。偶尔一个人,偶尔坐在我对面。
当然看到他一个人的时候,我都不知羞的坐到他对面去,来回几次他索性就奔着我这边来了。
只是来了这么多次,我觉得我们也算得上认识了吧。但他始终不同我说话,只在出神的间隙抬头冲我弯弯嘴角。而我大概入了他的魔,只看着他就觉得世界美好。
偶尔失眠的时候,他干净的眉眼和好看的嘴角便铺天盖地的向我涌来,于是整个夜晚,都被思念包裹。
听说失眠的人醒在别人的梦里,你说,我会不会也在他的梦里。

他同我说话了。
我记得那天是平安夜,陈森准备了项链给莫默,莫默红着脸替陈森围上她针脚并不细密的围巾,一旁的阿肯和面包勾肩搭背的起着哄,一点都没有身为单身狗的自觉。
我正想着怎么把阿肯放在圣诞树顶的星星摆正,对面却坐下了熟悉的身影。他今天喝的是提拉米苏。
我以为他和往常一样只是来发发呆,便也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准备用意念和他谈场恋爱。
“你说她会答应和我在一起吗”
呼吸似乎有点不大顺畅。
“应该会吧”
他声音也干干净净的。
“你说对不对”
他的声音像是鬼魅,清亮的眉眼和弯着的嘴角是一道符咒,勾走了我的七魂八魄。
“你要是会说话就好了”
对啊,差点忘了,我不会说话。
他嘴角噙着笑,说了好多好多。我大多都没听进去。
他好像让我祝他成功。
那我,祝他成功。

他大概是成功了吧,我看着他一路小跑着进来,嘴角是漂亮又熟悉的弧度。等餐的人很多,他打量了一圈,坐到了我对面。
我看着他冲我笑,笑的很灿烂,他好像很开心,我第一次见他笑的这么开心,不知道他遇到了什么事居然笑的像个得了糖的孩子。
果然,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他告诉我他告白成功了。
我也终于知道,他这些日子来这里,不过是为了等她下班,假装凑巧和她偶遇,送她回家。
他不来店里的日子,去尝试了她微博里晒过的DIY零食,去了她常去的花店和包子铺,体验她的生活。
我好像应该替他开心,可我高兴不起来。想想他为她做足了功课,付出了那么多对我来说望尘莫及的温柔,心里空落落的。
难过憋在胸口,终于按捺不住。
落荒而逃。
我第一次,这么深刻的理解一个成语。
我躲在后厨,看他皱起眉头不明所以,摇摇头依旧笑脸灿烂的来取餐,捧着两杯提拉米苏,心满意足的去接他的姑娘。

时间过得真快,春天果然让人心情舒畅。
那天之后他也时常来店里,一样弯着嘴角,一样眼神清澈。
不一样的是我再也不在他熟悉的位置等他,也不和他同坐。
起初他也觉得奇怪,但也不去追究。看着我躲他,慢慢也就不再来找我。
后来他每次来,我都一如初见他那样,坐在他身后,看着他的背影。
也,想念他清澈的眉眼,和他冲我弯起的嘴角。
 
他那天很难过,来的很晚,店里没什么人。
大概是他的背影看起来太让人心疼,又或者我实在想念他,于是身体先一步作出反应,挪到他对面坐下。
他似乎并没有很在意是谁坐了过来,皱着眉,不说话,不抬头。而我就静静地看着他。
要是我会说话该多好啊。
我第一次有了这种想法。
我没办法安慰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抵是和他的姑娘吵架了吧。我看着他按亮手机屏幕,又看着手机屏幕熄灭,屏幕背景是一个女孩笑靥如花,回头看向拍照的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就这么静静坐着,直到阿肯过来告诉他,我们打烊了。
他垂着头走出去,眼里灰蒙蒙的。
我想叫住他告诉他不要难过,好好睡觉。
也想抱抱他。
可是,我做不到。

天气越来越暖,阳光很好,很适合懒在窗边打瞌睡。实际上在我看来,每个需要起床的日子都适合打瞌睡。
是他。
被瞌睡虫勾的只剩下一丝的理智告诉我,那个闯进我睡眼朦胧的视线里的影子是他。
自他上次走后,已经很久没来过了,久到我甚至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可是,我起身望向他的动作还没来得及完成,一双牵着的手闯进了我的视线,猝不及防。突然的,好像有什么东西砸在了心头,酸涩的像是打翻了陈森整蛊阿肯和面包的柠檬汁。
我在难过里还没缓过神来,他就已经先我一步带着他的姑娘坐在了我对面,不给我退一步的余地。
他笑起来真好看。
我低头不去看他看向她满是温柔宠溺的眼,心头不知道是怎样一股情绪,在胸口翻江倒海。我竟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我想走,可我舍不得,我想再看看他。
面包被忽悠着喝了陈森的柠檬汁,张牙舞爪地不小心打翻了陈森做给莫默的奶茶,莫默正拎着面包的耳朵索赔,面包哀嚎着没天理,阿肯在一旁一边顺气一遍感慨自己的幸运。
玻璃杯撞到地上的声音惊醒了我沉睡的理智。抬头便看见他看向她深邃又甜腻的眼神。我知道我不该再坐在这里了。
可就在我起身的时候,他伸手抓住了我。
他的手指长长的,骨节分明,格外好看,手心干燥温暖。大概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温度扰乱了心神,我竟贪恋起了这只手,着了魔似的向着他的方向运动。
他看我坐稳了身子,弯了弯嘴角,眉眼里像是私藏了星辰,带着还未散去的宠溺,柔声向我介绍他的姑娘,我只得歪歪头,权当是打过招呼,换来女生甜甜一笑。
“追到你之前在这里等你下班都是她陪我”
“我觉得她很懂我,可惜她不会说话”
“她很可爱是不是”
他像是炫耀一般地抬起了我的左手。
“以后我们也养只猫吧”
“像她这样的”
我还没来得及仔细感受他牵起我时的心动,他的手掌便转而覆上了我的头,揉乱了我前不久才整理好的毛。
咔嚓。
我的梦境似乎破裂了。
我都忘了,我是只猫啊。
我眯起眼睛,看着他们望向对方温柔的眼神,我终于还是败下阵来,转身逃也似的躲进了后厨。这场我送给自己的一个人的恋爱,终究在他提醒我我猫的身份的时候,结束了。
我钻到莫默怀里,偷偷看向他们,我刚刚好像有点失礼,他会不会觉得我讨厌啊?他是不是以为我不喜欢他了才跑开的?
那一瞬间,我有了想冲过去解释一番的冲动。
可是我该解释什么。
甚至。
我只是只不会说话的猫。


后来我病了,做什么都没有精神,什么都吃不下。莫默看着我着急的红了眼眶,陈森也满脸担忧,轻声安稳莫默,面包买了好多吃的给我,阿肯也每天变着法的哄我吃药。
可我知道,我撑不到秋天了。
如果我会说话,就好了。
我真想安慰安慰这些可爱的朋友们,告诉他们不要为我伤心。
为了不让他们担心,我每天拖着身子和他们一起开工,一起关店,趴在窗边看他们忙碌着,偶尔在他们过来看我有没有不舒服的时候抬起头眯着眼冲他们喵喵的叫上两声,告诉他们我很好。
我从没想过我的一生会这么快结束。我来店里的时候还很小。那时候记不清是被谁丢在垃圾箱旁边,为了找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一路走一路躲,我怕极了身边那些两只脚走路的怪物和时不时冲我叫的大狗。
直到陈森出现,那个蹲下来给我吃火腿的两只脚走路的怪物,摘下围巾盖在瑟瑟发抖的我的身上,带我回到店里。
就这样啊就这样,他们陪在我身边,这是第四个年头了。
我以为我会找一只帅气又有优良血统的公猫做男朋友,然后做妈妈,生一群小猫给他们带。可惜,我万万没想到,我爱上的是个两只脚走路的怪物。
我是真的很难过,我还没有孩子,那我离开之后谁来替我陪着我的朋友们,谁来替我守护那个我爱的怪物嘴角弯起的幸福的弧度……



大抵是我的朋友们不辞辛苦的照料换来的结果,我竟然撑到了秋天。
那天,我又看到了他,他匆匆忙忙走进店里,径直冲我走来,在我身边停住,慢慢扬起嘴角,眉眼清澈。他迎着光的样子美极了,我伸手去碰他,情不自禁。我想和他说说话,哪怕在他听来我只是喵喵叫着。
“喵,喵呜”
他顺势抱起我。
他怀里好暖。
我窝在他怀里,听着他的心跳,满心都是幸福。听着听着,我竟然听得困了,许是这些天没睡好,索性在他怀里睡上一觉吧,难得他对我亲昵。
快睡着的时候我忽然发觉,大概这辈子我最遗憾的事,就是他听不懂我的话。他大概永远都不会知道,我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最诚恳的告白。如果有神仙可以给我许一个愿望的机会,我只要一句话,用他的语言对他说,我喜欢你。
后来我慢慢睡着了,就这样,我在他怀里,睡尽了此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