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大王的小娇夫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山大王的小娇夫(下)

作者: 若妤灬
2020-12-10 21:00

上集点击这里: 山大王的小娇夫(上)

床榻上,林弯弯瞪着眼睛看向面前这人,小脸通红,“何卿!你……”
何卿却半点不恼,反而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眉梢微微挑了几分,“我怎么了?”
林弯弯眼睛又瞪大了几分,纤细手指捂住嘴,“你……下流!”
何卿低笑一声,抬手将林弯弯捂着唇的手拿开,又在她唇上亲了一下,只不过,这次不是一触即开,而是缓缓加深了这个吻。
林弯弯双手抵在他胸前,有些害羞,又有些享受,想要将他推开却又舍不得,只能这么欲拒还迎着。
而体内一阵又一阵的燥热,则在不断告诉着林弯弯——
何卿说的没错,她爹的确是在茶里下了药。
林弯弯紧紧闭着眼,在心里默默吐槽自家老爹,她昨晚就已经和何卿睡了,她爹究竟在急什么!
林弯弯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在衣衫被撕开的那一瞬间烟消云散。
布帛被撕开的声音,在这寂静房间内格外刺耳。
林弯弯睁开眼,还没看清何卿的脸,便被他用手掌覆住双眼。
“别看。”
话毕,炙热的吻也随之落下,从她的眉眼一路向下蔓延。
最后,重重吻在她唇上,将林弯弯的嘤咛声尽数吞下。


房间内,春色旖旎。
房间外——
林父笑意吟吟的站在门口,侧耳听着房间里的动静。
知道药效发作,林父才满意地点点头,神清气爽地离开了,那身手矫捷的模样,哪里像是病入膏肓。
……
云雨过后,林弯弯躺在何卿怀里,动也不想动。
这人真是,看着温温和和的,在床榻上却一点也不温柔,她简直快被折腾坏了。
想到这,林弯弯嗔怪地看了他一眼。
何卿勾了勾唇角,反倒低头在她额上亲了一下,语气提了几分,“还想继续?”
林弯弯瞬间怂了,连忙摇头。
何卿低笑一声,目光却落在林弯弯身上不断流转。
他的目光实在太过炙热,林弯弯被看的不太自在,连忙拽起被褥遮住身子,在被子里穿衣。
何卿半撑着手臂,抬头看她,“不睡一觉么?”
林弯弯头也不抬地道,“大白天的睡什么觉!”
说着,林弯弯抬头看他,语气少有的严肃了几分,“你跟我去后院,我有事问你。”
何卿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好。”


后院。
林弯弯拽着何卿走到一块巨石前,努了努嘴,“把它举起来。”
何卿微微咋舌,“举起来?”
这巨石可不是白叫的,起码几百斤重。
何卿似笑非笑地看了林弯弯一眼,指了指自己,“你觉着……我能举起来?”
林弯弯故意板着一张脸,“你试试。”
今天在黑云寨,何卿的反应可不像是个普通人,林弯弯更不相信黑老大会忽然患什么恶疾。
而且,黑老大的身手她是清楚的,虽然说也就是三脚猫的功夫,但他力大无比,有一身的蛮力。
就这样,黑老大今天却被何卿四两拨千斤地,一只手拦下他来势汹汹地长刀,又一掌直接将他击晕。
林弯弯不傻,她几乎肯定,何卿绝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样柔柔弱弱的。


何卿走到巨石旁,俯身,双手抱住巨石,用力……
双手直打颤,巨石却纹丝不动。
何卿又试了两下,拂拂袖子,直起身来,一脸无辜地看向林弯弯,“娘子,举不起来……”
林弯弯气的想骂娘,这家伙明明就没用力好吗!
可何卿眼一眨,脸上神色无辜极了,林弯弯到了嘴边的骂人话终究是没忍心出口。
末了,林弯弯摆了摆手,“举不起就算了。”
算了。
管他何卿是何身份呢,两人都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即便他是朝廷的人她都认了。
她林弯弯做事,从不畏手畏脚。


是夜,林弯弯赶在何卿想要进房前将他拦下,何卿一怔,温润眸子眨了眨:
“娘子为何不让我进去?”
林弯弯脸一红,连带着声音也低了几分,“我……”
顿了顿,她清清嗓子,“这几日太疲乏了,今晚你去隔壁睡,我要休息休息。”
何卿笑了笑,却装作不懂,“娘子是身体不舒服?那我更要留下照顾你了。”
说着,身子一歪,从林弯弯身旁进了房间。
林弯弯连忙拽住他衣角,刻意不去看他那副无辜至极的神色,威逼利诱地把他送去了隔壁。
然而,林弯弯躺在床榻上还没舒服两分钟,房门忽然开了。
林弯弯猛地坐起身,便看见何卿缓步走了进来。
“何卿……”
林弯弯压低了嗓子叫他,“我不是让你今晚睡在隔壁吗!”
何卿耸耸肩,指了指身后,“这可不是我要回来的。”
身后适时地响起了福伯的声音,“大当家的,是老爷让我把姑爷送回来的。”
林弯弯:“……”
就这样,何卿又心满意足地回到了林弯弯房中,当然,夜里又将她折腾了一番。


第二日。
一向起早的林弯弯难得地赖了床,呈大字型躺在床上,睁着眼睛,脑袋放空。
身旁,是安静地看书的何卿。
忽然,有人敲了敲房门,是福伯的声音,“大当家的,老爷请你和姑爷去喝杯茶。”
一听见喝茶二字,林弯弯瞬间打了个哆嗦,连忙出声,“不去!”
她到现在还腰酸腿疼呢……
福伯被林弯弯赶走了,然而,还没躺几分钟,又有人前来敲门。
这次,是林弯弯的一名手下,“大当家的,黑老大来了!”
林弯弯一个轱辘坐起身来,一边飞速地穿衣,一边应道,“知道了!”
林弯弯心想,这黑老大昨日被当众打晕,跌了那么大的面子,今天必定是来讨个说法的。
思及此,林弯弯转头看了一眼仍旧自顾看书的何卿,拍了拍他肩膀,“夫君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顿了顿,林弯弯又补充了一句,“你娘子好歹也是这风行寨的大当家,不会让黑老大动你半分的。”
何卿抬起头来,笑意温和,“好”。


寨子前。
林弯弯手拎她专属的金背大砍刀,另一只手与何卿十指紧扣,身后跟着一群手下,一行人气势浩荡。
然而,让林弯弯惊讶的是,黑老大竟然是独自一人来的。
林弯弯皱眉,黑老大这是搞什么名堂?
想独自一人,干翻她们风行寨?
想到这,林弯弯忍不住撇了撇嘴,这家伙莫不是被何卿一掌刀给劈傻了吧!
想归想,林弯弯带着一行人走上前去,手中大刀猛地一落,倏地插入泥土之中。
“黑老大,说吧,今日过来想怎么样?”
林弯弯清了清嗓子,吼的气势十足。
然而,下一刻,黑老大却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震惊的举动——
当着众人的面,黑老大猛地跪了下来,大吼一声,“师娘!”
师娘?
所有人都怔住,尤其是林弯弯。
她转头看了何卿一眼,却见他微微蹙眉,似乎也毫不知情。
再看面前的黑老大,他仰头看着何卿,眼底满是狂热:
“师父,你以后就是我黑老大的师父了!”


所有人都当场惊住,怔怔地看着黑老大。
就连林弯弯都眉心抽了几抽。
林弯弯长这么大,还真没服过谁,有一说一,这黑老大算是一个。
众人尴尬,黑老大却一点也不觉着,他单膝跪地,看也不看当初一门心思追求的林弯弯,满眼狂热的看向何卿。
“师父,俺黑老大对那些武功高强之人不太感兴趣,就喜好一个力气,想不到您看着文文弱弱的,居然有如此巨力,您一定要收我为徒!”
向来神色温和的何卿,都忍不住抿了抿唇角。
半晌。
他清了清嗓子,仍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不收。”
黑老大肩头瞬间垮了下去,“为何不收?”
说着,黑老大头一扬,“师父,只要您同意收我为徒,整个黑云寨都是您的!”
此话一出,众人大惊。
可何卿面色不变,仍旧淡声道,“不收,你这点功夫,远达不到我收徒的……”
话没说完,忽然被林弯弯打断,“收!”

说着,林弯弯冲着何卿眨眨眼,拽了拽他袖口,“夫君,收了他!”
后半句话,林弯弯没有说出口。
收了他,黑云寨都是她的,不费吹灰之力的就收并了整个山头,傻子才不收!
何卿怔了怔,眼底浮现出几分无奈,轻笑着摇摇头,语气宠溺,“好,那就收了。”

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一场荒诞的认师大会就这样落了幕。
最得意的人当属林弯弯了,不费吹灰之力就收并了隔壁黑云寨,林弯弯乐的一整天都是笑眯眯地。
然而,没开心两天,麻烦便找上门来了——
林弯弯正在寨子里管教黑云寨的原本手下,山下却有一群武林中人找上门来。
大喊着让黑老大放人。
林弯弯听着寨子下的喊声,赶紧把黑老大叫了过来,桌子自一拍,林弯弯冷声道,“黑老大,说,你到底做了什么?”
怪不得……
林弯弯这两天还纳闷,就算是想要拜师,怎么这么容易就把黑云寨拱手相让,原来是惹了麻烦,想要把她推出去当冤大头呢!
黑老大摸了摸后脑勺,讪笑道,“也没什么,就是前几日……在山下掳了一个姑娘。”

林弯弯陡然皱眉,“强掳民女?黑老大,你这事也做!”
黑老大讪笑一声,没说话。
林弯弯压下怒气,继续问道,“那姑娘和山下这门派有什么关系?”
黑老大眼神闪躲了一下,支吾道,“我也是才知道,她……她是落雪派掌门的独生女……”
林弯弯扶额。
落雪派虽然不算什么大门派,却怎么也是武林正派,这可怎么办才好。
而且,人家是武林门派,门下弟子个个都精通武艺,她们这是山寨,寨子里多数都是些不懂功夫,空有一身蛮力的莽夫。
真要打起来,恐怕这一个寨子都不够人家打的。

眼见着山下声音越来越大,林弯弯猛地拍了下桌子,喝道,“那还等什么,等人家攻上山头吗?还不赶紧去把人放了!”
黑老大擦了擦额上冷汗,“人……人前两天就跑了,早就找不到了……”
林弯弯瞪他一眼,倏地站起身来,“走,带人下山,我去说。”
说着,林弯弯转头看了何卿一眼,语气缓和了几分,“你就留在这等我。”
她其实是怕一会如果真打起来,何卿有个什么闪失。
她可舍不得。
何卿却摇摇头,主动牵起她的手,“走吧,你夫君也没那么弱。”
林弯弯一想也是,上次何卿一记掌刀劈晕了黑老大,说不定真有些武艺的。

林弯弯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出了寨子。
山下,有一年轻男子带着一群门下弟子,见了黑老大怒目喝道,“黑奎,赶紧把我小师妹放出来!”
黑老大战战兢兢上前,“人……人早就跑了!”
男子不信,二话不说便带人攻上山寨。
林弯弯沉着一张脸,手中紧紧握着她的金背大砍刀,这一仗,半数是败了。
但是,她作为这风行山的大当家,即便是站着死,也不能后退半步。
眼见着山寨这边不敌,林弯弯握紧刀柄,正欲上前参战,却忽然被人拦下。
是何卿。
他面色淡然,轻轻拍了拍林弯弯肩头,“交给相公。”
话落,不等林弯弯说话,何卿一个提纵,纵身跃入人群之中。

接下来的片刻里。
林弯弯怔怔地看着,眼底满是震惊。
那些打的寨子里人还不了手的门派弟子,竟被何卿轻飘飘地击退。
即便林弯弯都看的出来,何卿绝对没有用全力。
两边皆惊,纷纷停下手来。
领头那名男子皱皱眉,抬头看向何卿,语气也谨慎了几分,“敢问阁下贵姓?”
何卿瞥他一眼,薄唇轻启,“你还不配问这话,让你们掌门出来。”
青年男子面色陡然一沉,“好大的口气!”
话音刚落,身后便传来一道厉喝声,“青玄,住嘴!”
门派弟子连忙分开一条路,一名白发老者缓步走出,一路走到了何卿身前,看了何卿一眼,垂首问道:
“敢问——阁下可是何宗主?”



林弯弯有些疑惑地转头看了一眼自家相公,“何宗主?”
何卿正欲和她解释,林弯弯又皱着眉补充了一句,“你骗我!你不是说你叫何卿么,怎么又变成了何宗主?”
何卿怔住。
这……自家小娘子的脑回路简直让他震惊,他该怎么告诉她,何宗主是别人对他的称谓,而不是他的名字……
索性揽住林弯弯肩头,低声说道,“等回去再和你说。”
话落,何卿转头看向那名老者,点点头,语气颇为清淡,“沈掌门,你女儿之前确是被黑奎掳走,但是,几日前已经逃下山了,现在这黑云寨已经被我娘子接手。”
林弯弯有些惊讶地看了何卿一眼,即便是她都听了出来,何卿这后半句话警告意味颇浓。
意思就是,这山寨已经是我娘子的了,你若是识相的话就赶紧滚,别再来找麻烦。
林弯弯轻轻拽了拽何卿袖口,怎么可能,人家怎么说也是一个门派的掌门人,怎么会被何卿这么一句话给吓走?




然而。
那落雪派掌门人,还真被吓走了。
他看了何卿一眼,俯首作了一辑,“老夫相信何宗主为人,何宗主既然开了口,那想必小女定是已经不在这山寨中,老夫这就下山去找!”
话落,他道了句告辞,便带着一众弟子匆匆离开。
这边,林弯弯等人惊讶不已。
林弯弯即便是性子再单纯,此刻也察觉出不对劲来,她转念一想,才忽然明白,“所以……”
“何宗主不是你的名字,而是……你是某个宗门的宗主?”
何卿点点头,俯下身来,轻声问她,“听说过何天宗么?”
林弯弯怔怔地点点头。




何天宗……
她要是没听说过,可就太孤陋寡闻了。
那可是真正的名门正派,有着百年传承,在江湖上地位颇高,一呼百应。
听闻,接连几任武林盟主,都是出自何天宗。
相比而言,落雪派简直就是过家家,不值一提。
也直到这一刻,林弯弯才忽然想起,这届武林盟主,听说就是何天宗的现任宗主,好像……
就是叫何卿!
林弯弯彻底回不过神来,她之前真的从来都没有把眼前这个看起来清清秀秀,柔柔弱弱的小相公,和那个高不可及的武林盟主联系在一起!




回过神,林弯弯拽着他袖口的手倏地松开,说话时都忍不住结巴了几分,“武……武林盟主?”
何卿轻笑,按着她脑袋落下一吻,语气温和,“不是武林盟主,是林弯弯的相公。”
林弯弯脸颊瞬间红了。
还想再问些什么,何卿却忽然将她揽入怀中,“好了,先回房,你想问什么我都告诉你。”
然而,片刻后,林弯弯却皱着一张小脸,大骂何卿是骗子!
这人回房后并没有先回答她的问题,而是……
先把她按倒在床榻上,白日宣淫了一番!

雕花床榻上。
林弯弯双手紧紧抵在他胸口,皱眉道,“你还没告诉我……”
话说了一半,余下的话音尽数被他吞入腹中。
惩罚般在她唇上咬了一下,何卿低声道,“不许分心,一会我什么都告诉你。”
林弯弯心有不甘,却被他按的紧紧地,半分也动弹不得。
一番云雨。
何卿心满意足地靠坐在床榻边,林弯弯窝在他怀里,一副不满的模样,像极了一个小怨妇。
何卿低头看她一眼,轻笑,“娘子想知道什么,说吧。”
林弯弯看他一眼,“你真是何天宗宗主,现任武林盟主?”
何卿点点头,也不再瞒她,“如假包换。”
林弯弯深吸一口气,点点头,想了想又问道,“你堂堂武林盟主,怎么会被抓来我这个小山寨?”
闻言,何卿笑了,“因为我是自愿的。”



自愿的?
林弯弯疑惑,这人好端端的武林盟主不当,为啥非要跑来她这里当什么压寨小夫君?
何卿却在她唇上轻轻亲了一下,低声道,“娘子恐怕不记得,咱们早就见过面。”
林弯弯怔住,早就见过面?
然后,她从何卿的描述中回忆起了她原本已经淡忘了的一段故事。
数月前,她在山中遇见一名清秀男子,男子前方不远处,有一头虎视眈眈的猛虎。
林弯弯当即便冲上去美救英雄,拎着金背大砍刀吓跑了猛虎。
何卿闻言忍不住笑了笑,“娘子管那叫做猛虎?”
林弯弯面色一红,“小虽小了些,却也好歹是老虎么。”
何卿笑而不语,那明明就是一头幼虎,他见着可爱,正想逗弄一番,却忽然冲出来一名红袍女子。
女子行为彪悍极了,手拎金背大砍刀,舞的虎虎生威,将那刚出生不久的幼虎给吓跑了,然后回来拍了拍他肩膀,语气豪迈。
“小公子放心,在这片山头,只要有我林弯弯在,没有猛兽敢伤人!”
何卿当时只觉有趣,正想再交谈两句,林弯弯便被手下叫走了,说是隔壁黑云寨老大找上门来了。
自此,两人再无交集,何卿却因为当初的惊鸿一瞥而久久难以忘怀。
后来,何卿有空时,便经常会去山脚下转一转,一次偶然间听说,山顶风行寨的大当家林弯弯最近到处强掳民男回去做压寨相公,何卿一听,正合他意,便主动被抓,送上门来了。
只不过……
他是的确没有想到,林弯弯竟如此豪迈,当天晚上便与他入了洞房。
思及此,何卿不禁心头一动,翻身将林弯弯揽入怀中,“娘子。”
“嗯?”
“爹最近心情不太好,整天想着抱孙子,不如我们……”
林弯弯面色一红,“不如什么?”
温热的吻随之落下,“不如我们加把劲,让你怀个大胖麟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