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酞普兰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西酞普兰(上)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若妤灬
2020-12-10 13:00

西酞普兰——治疗抑郁症的药,寓意:你是我活下去的希望

我叫唐鑫,是一名抑郁症患者。
我的世界暗无天日,不见半点阳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厌恶这个曾让我无比热爱的世界。
当厌恶达到顶峰,什么时候会结束呢?
也许,只是一个很小的导火索。
比如——
我第无数次撞见我妈带不同的男人回家,而那个男人偷偷摸了一下我的屁股。
我恶心的当场吐了,却因为弄脏了那个男人的皮鞋,而被我妈打了一巴掌。
这不是我第一次挨打,可是,我却愣了很久,弯身看着地面上那滩污秽,呼吸困难。
然后,我转身跑出了家门。
身后是我妈的斥骂声——
“跑了你就别回来!”

我闷着头一路跑,一直跑到了附近公园的小河边。
天色昏暗。
我蹲在小河边很久,天空下起了雨。
雨势渐大,我缩着身子蹲在河边,身子止不住地颤抖着。
冷……
冰冷的雨水顺着肌肤滑下,凉意刺骨。
可是更冷的,是心。
我这短短十几年的人生,回想起来却只有苦涩与黑暗,我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是错误的。
我从小没有爸,是妈妈独自把我抚养大,可她对我从来都是非打即骂,她很清楚地告诉我,养大我的目的只有一个:
把我卖掉。
卖给谁?
当然是卖给那些有钱的老男人,她毫不避讳的告诉我,她早就打定了注意,要让我走她的老路。
我的妈妈,是一位风尘女子。
俗称——妓女。


雨越下越大。
身上衣服早已湿透,我看着面前黑漆漆地河面,一个念头渐渐浮现:
我想要跳下去,了结这一切。
我站起身来,朝着河面缓缓迈出一步,冰冷的河水拍打在我脚面,冷意丝丝入扣。
然而,我还没迈出下一步,斜地里便忽然响起一道声音。
低沉,喑哑。
“死了,就能一了百了么?”
我被他吓了一跳,脚一偏,踩进了河边的淤泥中。
淡淡月色下,那人精准无误地握住了我的手,将我拽回了岸上。
借着月光,我看清了他的脸,
是一个男生,容貌清秀,神色却很淡漠,看起来应该和我差不多大。
他没有打伞,浑身上下也已经湿透了,看起来,应该也站在雨中很久了。
他静静地看着我,握着我手腕的指尖自始至终都没有松开。

昏暗的夜色中,我们就这么安静地对视了很久。
最后,他忽然笑了,手上略一用力,直接将我拽走了几步远。
松开手,他把额前被雨水打湿的碎发全部撩起,仍旧轻轻笑着。
“还是别死了,死解决不了问题的。”
说着,他忽然凑过身来,我秉着呼吸,静静地看着面前这个陌生的男孩子。
他忽然伸手,将我额前的刘海也拨到了耳后,然后用手指在我额头上弹了一下。
“长的这么可爱,以后会遇见优秀的男孩子的,死这么早做什么呢?”
凌晨时分,阴雨连绵中,原本已经打定主意想要自杀的我,却忽然心跳加速了几分。
一切,都因为面前这个陌生的男孩子。

那天晚上,我终究是没有自杀。
我被江晨拦了下来。
江晨,就是那个陌生的男孩子,那个雨夜,我们莫名其妙的一同出现在公园的小河边。
又莫名其妙的认识了。
那一晚,我们躲去了一个桥洞下,靠在一起坐着,过了一夜。
后来才得知,我们居然是同一所高中的校友,只不过,他在理科12班,我在文科3班。
在学校里,我们都属于安静又内敛的那一类人,存在感很弱,对彼此都毫无印象。
那天深夜,听见江晨逐渐加重的酣睡声,我悄悄抬起头来看他。
不知道为什么,我莫名地觉着,面前这个清秀而又沉默寡言的男孩子,似乎注定了和我是同一类人。
我们一样有着黑暗的自我世界,一样的悲观主义,一样的沉默寡言,一样的性格内敛。
我忽然感觉,我好像遇见了另一个自己。
甚至,我们连家庭出身都有那么几分相像。
江晨从小没有妈妈,听他说,他爸年轻时是个海王,欠了一屁股风流债,后来前女友找上门来,把刚刚出生一个月的小江晨扔下就离开了。
他爸便独自抚养他长大。
但是,他爸吃喝嫖赌样样都沾,是个酒鬼加赌徒。
每次喝醉了,他爸都会找个理由把他痛打一顿。每次输光了钱,他爸都会回家,连打带骂地逼出江晨的学费或者生活费。
而那些钱,是他奶奶一个瓶子一个瓶子捡来,供他上学读书的钱!

天色微亮,我和江晨分道扬镳。
离开时,他忽然再一次拽住我的手腕,“你叫什么?”
我看着他的眼睛,而直到这一刻,我才发现,他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在清晨的阳光下熠熠生辉。
我回过神,移开目光。
“我叫唐鑫。”
鑫是三个金的鑫,名字是我妈取的,唐是她的姓氏,那个鑫字,代表了她对我的期望——
早日钓个金龟婿,让她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
对视几秒,他点点头,离开了。
江晨离开后,我独自在桥洞下坐了很久,最后,还是站起身来,拍拍屁股上的灰尘,回了家。
家里亮着灯,我拿出钥匙开门,一眼便看见了门口随意摆放着的两双鞋。
一双是我妈妈的高跟鞋,深红色,七八厘米的鞋跟,另一双,是男士皮鞋。
我仔细看了一眼,正是昨天我吐的那一双。
而客厅的地面上则散落着一地的衣衫。
我绕开地上那些内衣裤,去房间里拿了书包,准备去学校。
刚刚走到门口,身后便传来一阵脚步声。
我回头去看,我妈站在她房门口,慢悠悠地点燃了一根女士香烟,狠狠吸了一口,然后斜着眼睛看我。
“死丫头,现在都敢夜不归宿了?”
说着,她朝着我走来,赤着脚走在地面上,脚趾上涂的红色指甲油格外显眼。
走到我面前,她停下,然后吸了一口烟,朝我喷了过来。
袅袅烟雾中,她挑着眉,纤细指尖在我脸上揉了一下,“你这副身体,要玩,也只能给有钱人玩,听见了么?”
说着,她摁灭了烟,不知道从哪掏出两个冷冰冰的包子塞到了我书包里。
“去上学吧,学点习,以后才能钓个金龟婿。”


有时候,有些事情真的很奇妙。
比如——
在那场大雨之前,我和江晨在学校里一次都没有见过,可是,大雨过后的清晨,我们就在学校里碰了面。
只不过,这个见面并不算美好。
彼时,江晨正被一群男生围着打,可他并不还手,就那么直直地站着,任由那些拳脚落在自己身上,仿佛不知道疼痛一般。
我看的一阵揪心,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
可是,我不敢上前。
家庭的氛围,以及在学校里被常年欺负的经历,让我性子变的内向而又自卑。
我眼睁睁地看着江晨被他,却在心里犹豫着,挣扎着,想要上去救他,却又不敢。
犹豫了很久,最终,心里的压抑感还是战胜了我的恐惧。
我扔掉书包,手里拎着长柄的雨伞,疯了一般冲上去,胡乱挥舞着。
“滚!滚!”
我能感觉到,自己像是一头红了眼的野兽,声音都吼的嘶哑不堪。
那几个男生纷纷住了手,停在一旁皱着眉看我,“哪来的疯婆子?”
我紧紧握着雨伞的伞柄,身子难以自持地颤抖着。
幸好,有眼尖的男生看见教导主任远远走过,主任的严格可是出了名的,男生们这才一哄而散。
我松了一口气,缓缓蹲下身来。

而江晨始终没有出声。
等到主任走远,我才走过去,颤抖着握住了江晨的手,“没事了……”
让我意外的是,江晨却决绝地推开了我的手。
他抬起头,面色冷清,丝毫没有昨晚在月色下笑着说“长的这么可爱,以后会遇见很好的男生”时的模样。
他推开我,站起身来,声音冷漠又疏离,“以后在学校,不要和我说话。”
说着,他捡起地上满是尘土的书包,缓缓向教学楼走去。
走到一半,他身影忽然顿了一下,头也不回地说道,“更别多管闲事。”
话落,他快步离开。
我楞在原地,回不过神来。
所以……我刚刚的一切,都只是多管闲事吗?
是不是在江晨心里,我只是他心情不好时聊了几句话的一个陌生人?
可是他不知道,虽然只认识一天,可是于我而言,他意义颇大。
如果没有他,昨晚的唐鑫,早已经沉尸于那条肮脏的小河。

我丝毫没有注意到,因为刚刚的大力挥舞,我的头发已经凌乱不堪。
走进教室,又迎来了一阵哄笑。
那些嘲讽的声音从来都是毫不避讳,甚至她们恨不得声音再大一些。
“嚯,这头发乱的,家里是没钱给她买梳子么?”
“怎么可能,她妈那钱挣得那么容易,腿一张就能挣到钱,怎么可能没钱?”
“也是,说不定……昨晚跟着她妈一起去……”
后半句没说出口的话,却引来了教室里一群同学的共鸣,嘲讽声此起彼伏,一切,竟只是因为我的头发凌乱了一些。
其实,按理说,这些嘲讽我已经听过太多,早就已经麻木了,可是……
在听见有个女生说我吗张开腿挣钱时,我的心还是狠狠地揪了一下。
那一刻,我的理智瞬间消散。
我转过身,目光缓缓落在了那个女生身上,在一阵哄笑声中,我走了过去。
女生名叫陈朵,家里有钱有势,在班里嚣张惯了,见我走过去,她仍旧有恃无恐,挑着眉笑道,“怎么,让我说中了?”
“唐鑫”,她凑上前来,笑眯眯地问道,“要不你跟我们讲讲,你妈卖的价格是多少,我让我家司机也去照顾照顾你妈生意……”
话没说完,紧接着传来的便是一声闷响。
周围顿时响起几声低呼。
我按着陈朵的脑袋,狠狠砸向了课桌!
砰地一声,陈朵的尖叫声也随之响起。
我缓缓俯下身来,拽着陈朵的衣领,“你们平时欺负我可以,但是,再让我听见你们羞辱我妈……”
我顿了顿,看着她的眼睛,能够从那双棕色瞳孔里看出几分恐惧。
我缓缓开口,“我就杀了你。”
说完,我松开手,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不知道是不是我刚刚的表情太过可怕,被狠狠砸了一下脑袋的陈朵竟然没再说话,接下来的一节课都只是趴在桌上发呆。
刚刚的事,班里同学们默契的没有告诉老师。
当然,这绝对不是因为向着我。
班里上上下下,不论男女,哪个没说过两句嘲讽我的话?
我猜,是我刚刚的忽然爆发,让大家都有些缓不过神来。
课上到一半,我忽然感觉小腹传来一阵热流。
完了。
我在心里算了算日子,应该是来大姨妈了!
可我今天穿的还是件浅色的裤子,又没带卫生巾……
大姨妈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连忙拿起纸巾,和老师请假去了厕所。
我们学校的厕所在走廊的拐角处,男厕靠外,女厕靠近走廊最边缘。
路过男厕门口时,我忽然听见一阵略微耳熟的声音:
“艹!你女朋友不是长的还不错么?让她过来陪陪我们,我们就放过你,怎么样?”
我皱皱眉,心也随之一沉,这声音怎么有点像是今天早上欺负江晨的那一群人?
我顾不得那么多,连忙转头向男厕里看去——
果然是江晨!

然而,早上还一副冷漠神色,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江晨,在听见这句话后,却仿佛一头被激怒的小狮子,眼睛瞬间红了。
他猛地扯过说话的那个男生,拽着他的头发一拳狠狠砸了下去!
这还没有结束。
他疯了一般,拳脚拼命地往那个男生身上招呼。
男生被打到在地,可江晨并不善罢甘休,仍旧死死地揪着他打。
旁边几个男生愣了两秒,连忙上去拉架,可是并没有用。
无论他们怎么在后面打江晨,江晨都仿佛没有痛觉一般,揪着那个男生往死里打。
我站在厕所门口,怔怔地看着这一幕。
忽然——
有个男生从旁边地上捡起了一块砖头!
砖头是因为男厕的门坏了,被某个老师捡来挡着门的。
眼见着那个男生冲着江晨扬起砖头,我心头一紧,那一瞬间我什么都没想,下意识地跑过去,狠狠推开了那个男生。
可是,我用力过猛,男生被狠狠推倒,后脑撞在了一旁的暖气上,刚好划过暖气边缘有些锋利的凸起处。
鲜血瞬间流下。
所有人都惊住了,包括我。

那几个男生一哄而散,扶着那个受伤的男生跑去找班主任了。
男厕所里,只剩下了我和江晨。
他面色复杂的看了我半晌,忽然叹了一口气,低低地开口,叹谓道,“你是不是傻。”
这句话不是调侃,而是沉重的叹息。
他刚好站在我的侧面,忽然看见我的裤子,愣了一下,随后脱下外套走上前来,俯下身,将外套系在了我腰上。
我因为他忽然的靠近而不知所措,紧张到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心跳也乱了节拍。
我能闻到他身上的味道,不是我同桌那种汗臭味,而是清清爽爽的香皂味道,带着几分极淡的烟味。
系好衣服,江晨后退一步,想了想,又把我刘海撩开,掖在了耳后。
他笑了笑,原本清冷的神色也因为这一笑而显得温和了许多。
他偏着头看了看我,“自信一些,这样就很好看。”
我怔怔地点了点头,看着他的笑有些不知所措。
“那……你早上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我?”
他抿了抿嘴角,自嘲般笑了笑,“怕牵扯你呗,和我扯上关系,怕你被嘲笑,被孤立。”
我没说话。
其实江晨并不知道,即便不和他扯上关系,我也是被嘲笑被孤立的那一个。

我们很快被叫到了办公室。
没多久,我妈也被叫来了,一同被叫来学校的,还有江晨爸爸。
我妈进来的那一瞬间,说实话,我真的瞬间无地自容。
明知道学校最是正风气的地方,她还是打扮的花枝招展,化着大浓妆,踩着高跟鞋,摇曳生姿地走过来。
香水味浓的呛人。
那一刻,我真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妈走进来,先是走到我面前,蹲下身来将我上下打量一番,见我没受伤,她明显松了一口气。
站起身来,我妈将办公室里的学生家长以及老师都扫了一遍,将我搂进怀里,指着一旁头上缠着纱布的男生,“丫头,这小子是你打的?”
我还没说话,一旁的江晨先开了口,“我打的,跟她没关系。”
一旁的几名男生却不让,赶紧开口,“少扯……少乱说,明明就是你女朋友为了护着你打的韩帅!”
江晨想替我揽下,可那几名男生却死活不肯,一口咬死就是我打的。
场面一片慌乱时,打火机声忽然响起。
所有人一愣,转头看去——
是我妈,她掏出烟来,娴熟地点了一根。
我们班主任脸色瞬间一沉,“唐鑫妈妈,我们这里不让抽烟!”
我妈瞥她一眼,仍旧自顾自地吸了一口,神色没什么变化,“烟瘾犯了,忍不住。”
说着,我妈用只有站在她身边的我能听见的声音嘀咕道:
“你们校长我都睡过,抽个烟怎么了?”

我紧皱着眉,转头瞪了她一眼。
从她出现的那一刻起,带给我的没有半点安全感,只有难堪。
有时候,我真的很奇怪,她就不在意别人的目光么?从穿着打扮到说话语气,她是不是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出去卖的?
我知道,这样说显得我很没良心,可是,我心里真的是这么想的。
在一片沉默之中,我的情绪忽然爆发,从她手里抢过烟,一把扔在地上,用脚狠狠踩灭。
所有人都愣住,唯独我妈,她只有着一瞬间的错愕,满不在乎的笑了笑:
“小丫头,长大了,还有脾气了!”
说着,我妈搂住我肩膀,伸手指了指江晨,目光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一番,问道,“你就是为了他,才打人的?”
我死死咬着唇,没有应声,却有一种被人戳破心事后的窘迫感。
在我沉默的片刻里,我妈捏了捏我肩膀,冷笑道,“小伙子长的不错,就是……”
说着,我妈将目光移到了江晨父亲身上,飞快地打量了一眼,讥讽的话脱口而出,“就是家里太穷了!”



现场气氛瞬间紧张了几分。
江晨微微皱着眉,他爸更是一副怒容,只不过碍于这是在学校,而且我妈又是女人,不太好发作。
我妈却毫不避讳,她拍了拍我肩膀,当着众人的面扬声道,“以后离他远点,听见没?你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等长大以后,要嫁一个有钱人的。”
我狠狠瞪她一眼,窘迫感几乎快要在胸腔爆开,我根本不敢去看一旁的江晨。
在沉默声中,江晨父亲发了怒。
他把满腔怒火都发到了江晨身上,先是怒骂一声,随后狠狠踹了江晨一脚!
这一脚用足了力气,江晨身子本就瘦削,哪里受得住一个成年男人的全力一脚,被他踹倒在地。
可江晨神色却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紧紧抿着唇,单手撑着地面,面色平静地站了起来。
刚刚起身,他爸爸的拳脚又狠狠落了下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连串的责骂声。
班主任瞬间慌了,连忙上去拉架,我看着江晨被打的样子,一阵心疼。
这个傻子。
他就像是毫无痛觉一般,任由他爸爸打骂,身子绷的笔直,面色平静的可怕。
尤其是那双眼,空洞而又淡漠,看不出一丁点情绪波动。
那一瞬间,我忽然感觉有些害怕,我甚至忘记了要冲上去保护他。
我忍不住发抖,那种眼神……我虽然没见过,但是却很熟悉。
那天晚上,我走到小河边一心求死时,在河面的倒影中看见的自己,就是这种眼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