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故事:遗像
惊悚故事 故事

惊悚故事:遗像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浮日闲
2020-12-11 21:00


沈行开始后悔,他不该去参加那个什么灵异侦探社,更不该拉着自己的好兄弟潘让一起去。

他是亲眼看着潘让用自己的皮带吊死在宿舍的吊扇上,在他们参加了学校灵异社团的第七天。

在他推开宿舍门的时候,潘让的双脚还在小幅度地来回摆动着,沈行被这一幕吓得一屁股蹲倒在地。

当他反应过来,嘶吼着冲上去把潘让放下来时,潘让的尸体还带着余温。

整整两天,沈行躺在床上不吃不喝,不言不语,被室友从床上拽下来时,他死灰的脸色,青黑的眼圈,比潘让还像死人。

海棠大学社团众多,其中最出名的当属海棠灵异侦探社,因为某届社长在机缘巧合之下帮助jc破获了一桩凶杀案,因此声名远播,除此之外,还有它的凶名。

每年社团活动必出意外,意外坠崖,意外溺死,每次都以意外结案,连jc都说这个社团邪门得很,但依旧挡不住精力旺盛,喜欢追求刺激的年轻大学生们前赴后继。

沈行一直对这个灵异社团好奇得很,在即将毕业之际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拉着自己的好兄弟潘让参加了这次探险活动。

沈行第一次知道学校后山还有这样一个地方。

推开破旧掉漆的木门,伴随着令人牙酸的吱呀声,一股腐朽潮湿的味道扑面而来。

这是一座独栋的二层小楼,一楼是空荡荡的房间,斑驳的墙壁上留有大块大块的暗褐色痕迹。踩着随时有可能断裂的木质楼梯,沈行小心翼翼地上了二楼。

从进入这栋小楼的那一刹那开始,沈行的胸口就闷得发慌,甚至出现了轻微耳鸣,直到潘让走过来推了推他,沈行才反应过来潘让在和自己说话。

“你怎么了这是,今天一直魂不守舍的,该不会是被吓到了吧”潘让的大嗓门及时缓解了沈行的耳鸣。

“你哭着喊着非得拉我来参加活动,这一看,也没什么呀,就一破房子。”

沈行勉强一笑,好兄弟是在安慰自己,可看着大大咧咧,毫不在意的潘让,沈行觉得胸口闷得更厉害了。

这一次的探险活动除了沈行和潘让,还有社团里的四个老成员。来了小楼之后潘让率先上了二楼,四个老成员则在一楼慢悠悠查看完一圈才上了二楼。

“这栋小楼在四年前出现过一场凶杀案,受害人是咱们学校的一个学生,被割喉而死。后来,咱们社团那一届的学长来小楼探险时发现了线索,从而帮助警方破获了这场案件,抓住了那个穷凶极恶的反社会型人格的凶手。”

老成员里唯一的女生在尽心尽力的解说,沈行的目光追着潘让听得心不在焉。

“你们来看,这里有一幅相片。”潘让站在角落里举着一幅被相框包装起来的相片,这个相框与相片的尺寸怎么看怎么像遗像。

潘让拿着相框从阴暗的角落走过来,相片是黑白的,年轻的男生在相片里笑容灿烂,一双漆黑的眼睛本该随着笑容弯起的,此刻迎着光线看上去却阴冷得像淬了毒,令人汗毛乍起。

潘让手一抖,随着清脆的响声,相框掉在地上四分五裂。隔着碎裂的玻璃,相片里男生的脸被割裂成无数碎片。

“你怎么了,没事吧?”沈行被吓得一愣,转头看向潘让,发现对方比自己还愣。

女生捡起地上的相片,颇为疑惑,“这个地方我们至少来了有两三次,每次都查看得很仔细,从来没有发现有这幅相片啊?”

“诶,你们看,这个人,我怎么觉得有几分面熟?”女生招呼同伴来看。

“这男生还挺好看的。”

“好看的男生你都觉得眼熟吧。”社团里其他的老成员毫不留情地打击道。

“我真的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女生白他们几眼小声嘟囔。

沈行从女生手里接过相片,眉头紧紧蹙起,嘴角却不自觉地扬起了和相片上男生一模一样的笑。

夜里,女生躺在宿舍床上刷手机,看到手机上方弹出来的一桩凶案新闻,她突然想起来了,那张遗像上的男生照片,是四年前遇害的男生。

想到白天遗像里男生宛若毒蛇般的眼神,女生惊了一身汗意,只是,为什么四年前就已经遇害人的遗像会突然莫名奇妙地出现在那里。

乌云缓缓挡住了悬在夜空中央的圆月。

随着门板的吱呀声,小楼的房门被慢慢推开。

借着被乌云挡住的微弱月光,依稀看到黑夜里的一个人影,他在一楼空旷的房间安静的站着。

蒙住月亮的乌云被夜风吹散,黑影的身形在夜色下渐渐清晰了起来。他沿着墙角,手掌抚上墙壁,这些大片的暗褐色痕迹,是从他脖子里喷出来的献血啊。

被割喉的感觉,真的是很不美妙啊。

亲眼看着从自己脖子里喷溅出来的血染红了墙壁,感受自己身体的温度一点点变得冰凉,看着凶手们扬长而去的背影,自己只能趴在地上绝望地等待死亡。

影子踱步上了二楼,白天打碎的相框碎片依旧静静地躺在原地,那张黑白的相片也依旧在月光下诡异的笑着。

大片的月光从二楼的天窗洒落,影子的面容一寸一寸的清晰起来,赫然是沈行的脸,这张脸此刻不断扭曲变形,终于,和相片上男生的脸,慢慢重合。

沈行弯腰捡起相片,拂去上面的灰尘。

他还记得当年在二楼被众人殴打时血液飞溅在自己脸上的温热感觉,被抬起来从二楼扔下,在一楼被利刃割后,拖着断腿断脚,变形的手掌捂着喷血的脖子,苟延残喘地爬到门口,看着外面湛蓝的天空,在飞鸟划破白云的影子里咽下最后一口气。

沈行至今不理解为什么那群和自己一样朝气热血的年轻人会合伙做出来这么残忍的事情。

他只知道,借着自己的死,海棠灵异社团一炮而红,那个社长,也借此平步青云,甚至成为了jc的编外人员。

他怨,他恨,血液流干的痛苦让他最后一口怨气憋在胸腔间。在三年时间里,他借助海棠灵异社团的探险活动杀掉了当年所有的凶手,潘让是最后一个。

沈行坐在二楼窗边晃着双腿,感受着胸腔间的最后一口怨气渐渐散尽。

月亮升至中天,二楼窗口已空无一人。

月光洒落,树影婆娑,一切都显得如此静谧美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