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颜辞欢归巢去
故事 短篇故事

朱颜辞欢归巢去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白宸
2020-12-11 07:00


祖懿得了召令,去天启宫儆见新帝。

宣旨的太监恭敬的等着祖懿净手,没有一丝不耐。

“他有事找我?”祖懿搁了白玉瓶,淡淡的道。

“回您老人家的话,奴才不知。”

祖懿顿了顿,到底还是坐了宫门前轿子。

她也很久,没见过他了。

祭司祖懿,以一己之力召唤亡灵大军,平叛乱,正宫维。

世称,平阳之乱。

“三百年你父亲救了我一命,作为报恩,我答允了你父亲的要求。佑大端三百年太平。”祖懿一身红衣趴在池塘边,衣袂落在池塘里,却一寸也没沾上水。

端木垣就站在旁边,静静的看着祖懿。

自他出生的时候,祖懿便是这般模样,好似这么久以来,从未变过。

“父皇是人,他会有寿命终结的那天。”端木垣转过身去,握紧了手里的扳指。

祖懿捏着莲花的手顿了顿,“然后呢?”

“然后,大端便是我的天下了。”

祖懿看着他的背影,想起十八年前他降生时的样子。四海升平红云飘摇,她还给了他一滴朱雀精血。

可现在看起来,这孩子怎么越来越怪。

大端二十七年,皇帝驾崩,新帝继位,封祭司祖懿为神使,居宁欢殿。

“宁欢殿不是皇后才能住的地方吗?”祖懿扶了扶封赏冠,问道。

小婢女刚要点头,又想起皇帝的叮嘱,迟疑了一下:“回神使,皇后住的殿是承恩阁。”

“噢。那伺候我梳妆吧。”许是修成人形格外累些,十二个时辰有十个都在睡着。

端木垣来的时候,祖懿还在睡着。

他摸了摸祖懿的额头,目光温柔缱绻。

“十三年前我便想这样看着你了。”声音低沉压抑,高大的影子压在帷帐上。

他已经长大,身量比祖懿高了不止一个头,祖懿睡的不安稳,眉头紧锁,端木垣隔着锦被拍了拍她的背,祖懿的呼吸渐渐平稳下去。

“报!”来人摔在锦毯上,声音慌乱“三百米外发现大荆敌军,已经攻上护城河了!”

祖懿也已经惊醒,抓起架子上的披风就往外冲。

“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是伪装成流蔓延到帝都的,陛下,城里没有军队,只有一只禁军,人数只有一千,对面可是有五千的人啊!陛下,怎么办啊!”

“召集百姓躲在家里不要出来,剩下的,交给我。”祖懿一跃出了窗门,这是她第一次在宫人面前显露身手,白色的脚踝洁白如玉,侍卫有些看呆了。

端木垣一脸黑线,“出去,召集宫人,迎战。”
祖懿站在屋顶上,赤色的圆环越来越大,一扇朱红色的门悄然出现。

“朱雀神,你擅自插手人间争斗,一定会自毁神格!!”流民里一个拿着权杖的老人,高喊道。

“若是报应,尽管来。”祖懿嫣然一笑,下一秒,大门开启,数万红衣铁人奔涌而出。

五千来人,尽数斩杀。

神力耗尽,祖懿从天上坠落,红色衣衫迎风飘起,直直的向下坠落。

端木垣一跃而起,接住了祖懿。

祖懿昏迷前最后一句话是“你家的江山,我守的很好。”

端木垣抱紧了她,这是第一次,他与她挨这么近。

离平阳之乱已经过了五年,当年略显青涩的帝王,也已经沉稳。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祖懿看着端木垣,声音略显冷淡。

“你插手人间事,到底会有什么报应?”端木垣看着祖懿,想从她寡淡的眸子看出点情绪。

“与你无关。”祖懿撇开头,想要转身离去。

端木垣扯着她的衣袖,“三年前你就是如此,为何要这样?”

祖懿指尖泛红,一道流光斩断了那一抹衣角。

“朱雀天赋,我无论是在沉睡还是昏迷,都能感知一切。”

所以,三年前你趁我昏迷做了什么,我一清二楚。


端木垣将力竭昏迷的祖懿放在床上,红色的锦被披在身上,映的祖懿格外美颜。

端木垣看着眼前的人儿,手指顿了顿,散开了帷帐。

红色的烛影摇曳着,端木垣,究竟还是得偿所愿了。

偌大的宁欢殿空无一人,以祖懿的身手,悄声离去简直轻而易举。

端木垣看着红色的大殿,只是那人儿,却不再见了。

那年跟着父皇见了你,几千岁的人却光着脚趴在榻上喝桂花酿,你将小小的我抱了过来,就着你的杯子喂了我一口。

那一口甜,润了我一生。

可往后,我再也瞧不见了。

祖懿伤了根本,往后会在朱雀山沉睡很久很久,等她醒的时候,一切都会烟消云散。

朱雀有护体神光,那夜,只需她一个念头,阻止这一切轻而易举,可那一夜为什么没阻止,她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终归这一切,会烟消云散。

“阿垣以后做皇帝会保护懿姐姐的。”

“好。祖懿,等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