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离离倾城雪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离离倾城雪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白宸
2020-12-11 20:00


朝臣向前走了一步,颇为谄媚对皇位上的谢青鞠了一躬,“皇上,今天天降祥瑞,下了大雪,真是天佑我大苘啊!”

大茼已有整整三年没下过雪了,此次突降甘霖,举国同欢。

谢青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面前的珠帘发出叮叮的声音,听不出感情的声音在大殿上响起:“下雪了,爱卿很是高兴吗?”

朝臣面色一僵,一时间竟摸不准皇帝的意思。

“来人!拖下去,打入天牢!”谢青冷然抬手,眼里竟有几分煞气。

朝臣的求饶声在大殿上响起,所以人都噤若寒蝉,没有人知道这位帝王为何突然暴怒。

“传令下去,今年下雪之事,不许人庆贺,更不许讨论,违者处斩!”

“是。”

没有人知道皇帝为何对下雪讳若莫深,只有那跟了谢青几十年的老太监,听到旨意眸子划过一抹心疼。

这场雪,是谢青毕生欢愉换来的。


大茼的祭司雪氏,位同国师,年15。

先帝子嗣甚少,早早的立了谢青为太子,许是兄弟不多,不见争斗,谢青眸子里也蕴了几分纯净。

“你去寻雪氏吧,让她给你算算以后大茼的国运。”

年幼的谢青奉了先帝的旨意,去了国师府。

谢青是见过许多两鬓斑白的老人,原想着父皇口中的雪氏是位年迈老者,没想到却是位小姑娘。

小姑娘生的极为漂亮,可双眸却是极为清冷,不是看透俗物的老练,而是不谙世事的纯净。

“你把手给我。”小姑娘生的竟比他还低一头,声音却极为老练。

谢青不禁生了几分疼惜,眼子也多了点暖意,他望着那只洁白如玉的手,竟不禁出了神。

“你的运道,很好。”说完却皱起了眉头,她又抬手探了探,“可你的姻缘线,却只有半截。”

谢青却并不在意,他还年幼,并不能理解姻缘到底是什么意思。

谢青运道极好,这话传回了宫里,一向严肃的帝王却龙颜大悦。他是知道雪丫头的,一个极好,便是他的眼光没有错。

随即下令让皇子住在太师府,让雪氏教导谢青为君之道。

谢青觉得雪魄讲话极为有趣,明明有些东西她一点都不明白,却能一本正经的讲给他。

就比如何不食肉糜的典故。

谢青扶着案牍,抬头看着雪魄,端正的声音里却多了几分少年的顽劣:“不知雪太师是如何理解这句话?”

“史料有讲,你可一观。”雪魄瘫着个脸,颇为正经的回答。

谢青身边不缺能人才识,可像雪魄一般半吊子还面不改色的充数的,他倒是第一次见。

谢青伏在桌上,笑的眼泪都沁出来了。

这一笑,却将一旁伺候的太监惊的连忙跪地,“殿下,万不可如此啊!”

雪魄看着谢青,仍旧是那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只眼眸底下,含了几分笑意。

竖日,太师府来了宣旨太监,雪魄帝师教养不好太子,遂,掌嘴二十,禁足两个月。

太子被接回了宫,临行前他拉着帘子,看着跪在地上的雪魄,太监驾着她瘦小的胳膊,那脸上,仍是一派的寡淡。

谢青第一次对自己身份产生了怨恨,也是第一次,如此渴望达到权利的顶峰。

大茼三十年,先帝驾崩,谢青继位。

先帝实行的朝政十分正确,为谢青坐朝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更何况……还有一位晓通天意的帝师。

登基那日,雪魄遵循先帝遗照,为谢青造势。

晴空万里的天上出了彩云,映映相辉,竟像佛光普照。

人人叹新帝有为,笼络了这样一位通晓天意的女子。

可只有谢青看到了,那黑色袍子下的斑斑血迹。

雪魄是最后一位祈族后人,这样的能力,只有女子能施展,逆天的能力带来的是,每位帝师,最多只能活到二十岁。

雪魄进宫面圣,看着已经身着龙袍的谢青,竟难得露出了一抹笑意。

谢青屏退众人,看着她唤了一声雪魄。

他不想唤师傅,更不想唤帝师。

那年他看她宛若素帛般无从下手,如今他已经身处高位,有些事,是不是就可以……

雪魄那一抹笑快的转瞬即逝,她屈膝跪下,白玉般的面容恭敬异常,“臣为陛下算了一卦,太傅女儿的命格与陛下相旺,还往陛下早日成亲。”

她娘亲说她痴傻,看不懂这人间的东西。

她总不说话,这回她懂了,可这情,她不能要。

薄命之人,偕老,是奢望,她不能害他。

谢青看着跪在地上的雪魄,眸子里的伤情,浓的化不开。

大茼开始大涝,百姓流离失所。谢青整日宿在朝政殿,处理政务。

皇后不受宠,听了流言说谢青与太师暗通款曲,嫉妒之下派人去做了些事。

渔民在河岸里捞出来许多石碑,上边写着帝师解天灾,一时间议论纷纷,上了民意求帝师出手。

朝臣向皇帝施压,要他责令帝师出手,一向温润的谢青竟砸了茶盏。

三日后,雪魄不请而来。

“明日臣会在祭坛祈福,望陛下到时候观礼。”

谢青掐着雪魄的手腕,眸子里竟有点点水光,“你明知道,我不愿你如此 也不需要你如此。”

雪魄双手冰凉异常,声音更是淬了冰一般,“臣的作用,就是保护陛下的江山。”

谢青松了手,目送着雪魄出去,一滴泪顺着他的眸子掉下。

朕是皇帝,能拥有任何东西,美人、权势、地位,却不能拥有你。


雪魄割腕取血画法阵,谢青几次三番要冲上去,却生生止住了脚步。

法阵成了,一道血光冲天,竟是带了几分常人没见过的异象。

三日后,各方传来捷报,洪涝,止住了。

同日,帝师病危。

谢青一脚将传旨的太监踹开,疾奔出殿,没人见过谢青这样的模样,一个个都惊的跪地相接。

“你来了。”雪魄看着谢青,雪白的嘴角是止不住的鲜血。

“太医!传太医!救不了帝师朕要你们通通陪葬!”谢青双目赤红,竟是从没有的慌乱。

他去擦拭雪魄嘴角的血,却怎么也擦不干净。

“臣自知寿命不多,昨日布下最后一卦,大茼会有五年大旱,臣拼尽全力只能在第四年降下大雪。臣无能,还请陛下恕罪。”雪魄有些歉意的笑了笑。

谢青拼命的摇着头,温热的液体流入她的脖颈,“我不需要你做这些,我只要你。”

“那年见了你,我便知晓了娘亲口中的情意。”雪魄艰难的说出最后几个字,倒在谢青怀里,再没了生息。

她本还有三年寿命,逆转了天灾,报应在了她身上,死后魂飞魄散再无转世。

可她不在乎,纵使万劫不复,我为你,也甘之如饴。

谢青立下诏书,雪魄葬于皇陵,百年与皇帝同棺。

这天下,我会守的好好的,为了你。



“你只有半截姻缘线。”

“若这另一头是你,我不在意。”

可这句话,他再也没机会说出口了。


分享到: